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先秦诸子
  • 两汉经学
  • 魏晋玄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 宋明理学
  • 明清哲学
  • 相关研究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 同类热点 □
  • 中国传统文化的现代意义
  • 论庄子人生态度思想在现实生活的指导意义
  • 西方哲学史撰作中的分期与标名问题
  • 论王阳明心即理说的主要观念
  • 何谓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 亚里士多德的实体论
  • 文化的功能分析
  • 中国古代的阴阳五行说
  • 浅析朱熹关于"格物致知"的学说
  • 孔、孟、荀的政治思想
  • 王阳明「四句教」析论
  • 孔子“仁”学思想的意义
  • 《孟子‧知言养气章》的「志─心─气」关系初探
  • 《周易》的圣人观与儒家的内圣外王
  • 中国古代哲学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哲学 >> 相关研究
    老张的生活哲学(2)

    发布时间: 2019/8/28 0:10:5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再譬如餐纸,必须重复使用直至殆尽其可用价值,一次,母亲捩了一小截餐巾纸揩拭嘴角的汤渍,揩净之后正欲弃之,老张怒气冲冲地当着众人的面,一把夺过母亲手里的餐纸,气急败坏地擦了擦桌面上的油渍,又在地上擦了擦,才小心翼翼地丢入垃圾筐。老张对可用性的过分延宕,由以上林林总总可窥得一二。   
      不只对人,老张对己也是一样的严苛。退休前,老张是一名有着近四十年警龄的老民警。退休之后,老张拆掉了警服上的警徽、警衔,将警服改制为便服,几套轮换著,一穿便是十几年,做儿女的也曾给老张添置过不少衣裳,却接连遭到老张义正词严的指责,在其眼中,不必要的添置即为浪费,浪费则是不可饶恕的。   
      老张是闲不住的,总要寻一些事来填满自己的空暇时间,生怕那些边边角角的时间浪费掉。于是有一阵子,老张一时兴起,在自家楼后的空地上,划定几片区域,捡拾了不少小区外整修人行道时废弃的砖块,用这些略有缺损的方形砖围出了几个矩形池子,各铺一厚层路边花坛里掘来的土,老张又饶有兴味地跑去种子公司购置了不少种子,这其中既有黄瓜、丝瓜一类的藤蔓攀缘科,又有菠菜、油菜一类的叶科。老张将不同属类的菜种播撒于不同的池子里,黄瓜、丝瓜拼种于同一池,菠菜、油菜分种于另外两个池子里。黄瓜种子率先发了芽,丝瓜紧随其后,又相继抽脱成一株株的细苗,苗与苗之间疏密有致,长势愈发粗茁,约莫着十五六公分时,顶端冒出了细须,老张连忙搭了瓜架子,瓜架子是极简易的,两根细竹竿顶端相错,再用绳子捆住即可。菠菜、油菜那两池相对省心,间苗后只是定期浇浇水,隔一段时间施一次肥,清除一下杂草,仅此而已。半个月左右,黄瓜纽、丝瓜纽一前一后如弯钩般冒了出来,老张心里生出一丝欢愉之意。又过了个把月,黄瓜、丝瓜先后成熟,老张小心翼翼地将黄瓜、丝瓜掐下来,生怕弄断瓜秧……慢慢的,老张尝到了这其中的甜头,摊子越铺越大,又添了几个池子,增种了西红柿、豆角。天不遂老张之意,后来小区物业找上了门,严肃要求老张拆掉违规的菜畦,老张当然是说什么也不愿意,可胳臂终究拧不过大腿,老张的菜畦,最终还是拆掉了。   
      (三)   
      看电视剧是老张为数不多的消遣方式之一,与其说老张喜欢看电视剧,倒不如说老张喜欢沉浸于声与像交织的世界,剧情之于老张而言显得无足轻重,是可有可无的,他看电视剧的主要目的在于彻底的放松,打开电视的那一刻,意味着他停掉了手里的活计,抽脱于纷繁的世事,遗世而独立,进入到一个无意识的、思维休憩的场域,因而他常常在此刻进入意识游离的入化之境,类似于睡梦,但不等同于睡梦,是可以自由掌控寐与醒的,此刻老张紧绷的身体骤然松弛下来,心也变得清澄透亮,不沾染一丝一缕的尘埃。   
      老张是个老烟枪,有着几十年的吸烟史,体内填塞着密密实实的焦油、尼古丁。平日里老张一天两顿酒,他对酒精的痴醉丝毫不逊于烟草,两者在本质上而言是一种殊途同归的精神麻痹与忧苦隐遁。五年前舅舅的离世之于老张而言,毋庸置疑是一场灭顶之灾,这创痛是绝非时间可以冲淡、稀释的,是一种根深蒂固、雕镂于灵魂深处的撕心裂肺之痛。老张在经历了巨大的悲恸之后,变得刻薄、暴戾起来,叫人难以接近、捉摸不定,脾气常常来得轻易且汹涌,洪水猛兽一般,让人招架不住。剥开脾气的外壳来看,芯子其实就是悲痛。大悲大痛是具有毁灭性的,且从一点一滴着手,一点一点地咬噬着老张的灵魂,让他近乎疯魔。绵绵的痛楚似融化在了老张的身体里面,随着他一起老去,写满了时间的字样,日积月累的光阴的残骸,压得他喘不过气来,是一种不息的长久之痛,刻在了生命里面。一定程度而言,烟酒救了老张,这是一种逃避的哲学。烟酒是开在苦痛世界的一扇门,经由这扇门,通往的是一个苦痛偃息的平和世界,心是轻飏的,似尘嚣上的一缕云,一片天高云淡。现在,他一口酒下了肚,心情是极为舒畅的。在一片毛茸茸的醺意之中,老张是安静的。他的眼神是柔和的,脸上也流露出轻松之意。老张一仰脖,将酒盅里的酒全然饮尽,一滴不剩。这时候,老张的脸慢慢浮现出一层红彤彤的暖色,柔和地洋溢着,褪去了平日里暗沉的底色,脸上显出一团红润润的和蔼之气,亮亮堂堂,且覆着一层油光,气色愈发好看。以后的每一口下去,脸上都是暖融融的,筋骨完完全全舒展开,各个关节松弛且润滑,毋庸置疑,酒精在老张的身体里面随着血液欢快地奔涌着,起着一种妙不可言的作用,让他整个人活泼泼的,皮肤、头发都焕然地显现出光彩来,昂扬蓬勃,浓郁的酒香从他身上氤氲开来,缓缓地浮荡着。然而一旦烟灭酒尽,快感旋即消隐,老张就像搁浅触礁的船只,再次堕入茫茫苦海。这时老张只得再点燃一根烟,再斟上一杯酒,使自己融入到烟酒之中,短暂地忘却忧愁。这烟酒哇,是老张命里注定的东西,是不可或缺的必要组份,一旦少了,老张也便不得安生。一开始,老张的女儿们为了老张的身体考虑,一个个地加以阻挠,到了后来也便不再阻拦老张了,她们心里清楚得很,老张要是没了烟酒,就没了活路啊。   
      于是,老张吸烟喝酒种下的因,一粒一粒地萌发,钻出芽来,幼茎以参天之势迅猛生长,慢慢地有了合抱之粗,再后来结出了累累的果——各路病症缠上了身,老张不得已之下,也便收敛了一些。作者:刘庆来  
    编辑:秋痕

    老张的生活哲学(1)
    古今之变中的哲学与政治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