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论语
  • 大学
  • 孟子
  • 中庸
  • 春秋
  • 《礼经》
  • 尚书
  • 周易
  • 诗经
  • □ 同类热点 □
  • 现代人读“论语”-子之武城
  • 现代人读“论语”-颜渊问仁
  • 现代人读“论语”-仲弓问仁
  • 现代人读“论语”-礼之用
  • 现代人读“论语”-贫而无诌
  • 现代人读“论语”-齐景公问政于孔子
  • 现代人读“论语”-叶公问孔子于子路
  • 现代人读“论语”-信近于义
  • 现代人读“论语”-富与贵
  • 现代人读“论语”-哀公问社于宰我
  • 于丹的《论语》读法(1)
  • 现代人读“论语”-学而时习之
  • 现代人读“论语”-父在,观其志
  • 现代人读“论语”-慎终,追远
  • 现代人读“论语”终结篇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哲学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论语
    以逻辑方式解读《论语.阳货》“宰我问三年之丧”章(2)

    发布时间: 2017/8/10 0:37:1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孔子试图以“安”来“诓”宰予,结果缩短丧期的想法并没有给宰予带来任何的负罪感。孔子的这一失败是可想而知的。“安”作为私人的一种内心感受,本身就具有极大的随意性和主观性,加之每个人的立场和利益不同,在各种现实的考量与理性思维的制约下,想要人们就同一件事情怀有同样的感受是异常困难的,也不符合人类本性具有差异这一事实。 
       孔子之应二 
       孔子在意识到“安”的道德约束力在宰予身上失效之后,又提出了另一个论据,那就是“三年之丧”是“天下之通丧也”。孔子要求人们必须“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三年,因为“三年之丧”是大家普遍遵循的、早已有之的规章制度。 
       这里牵涉到另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那就是“礼”的形式与内容的问题。以“丧礼”为例,我们为父母的离去感到悲伤是其内容,而披麻戴孝三年则是其形式。一般来说,内容要重于形式,不管任何时候,在父母去世的时候我们都应该悲痛而不是高兴,但表达悲伤以及祭奠的形式却是随时代而变化的。譬如,我们现在对死者进行火葬而不再是土葬就是一种形式上的改变,但这种改变并不代表我们对已故者的尊敬和怀念有所减损。 
       孔子对“礼”形式的偏执随处可见。譬如《论语论语·八佾十七》中曾载有这样一段生活场景,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在孔子看来,子贡为了一只羊而置“礼”于不顾是不对的,即使这个“礼”已经名存实亡。我们再看下面《礼记·檀弓》中的一则故事: 
       子路有姊之丧,可以除之矣,而弗除也,孔子曰:“何弗除也?”子路曰:“吾寡兄弟而弗忍也。”孔子曰:“先王制礼,行道之人皆弗忍也。”子路闻之,遂除之。 
       子路想为其姐姐多服丧些日子甚至都遭到孔子的严厉制止,由此可见孔子对礼的整个程序的遵守和执行是寸步不让的。 
       孔子对礼的形式的执着一直被后人斥为“保守”、“僵化”、“落后”,但孔子这么做不是没有道理的。试想,如果人人都如宰予那般要求缩短丧期,那么既然宰予可以提出“一年”的建议,其他人也就一样可以提出诸如“半年”、“一个月”、“一个星期”甚至“一天”的建议,最后谁来统一这些意见呢?还是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就行了呢?显然,如此下去,“礼”也就不成其为“礼”了。 
       因此,我们必须承认,孔子的话中有一点是正确的,那就是“礼”的约束力来源于它的“通”性。正是大家都这么做,使它具有了某种稳定性和权威性,一旦某个人违背,就会遭遇来自社会舆论方面的压力。缺乏这种共通性和权威性,“礼”的道德约束力是无以寄存的。 
       综上所述,在上述情境中,孔子唯有在处理好“礼”的整体与部分的关系问题以及“礼”的内容与形式的关系问题之后,方可能找到回应宰予的正确之路。事实上,这两个关于“礼”的逻辑问题同样也为难着21世纪的现代人。我们总是一方面要求制度的规范化,另一方面又不断地强调制度的人性化,而处理二者之间的矛盾在笔者看来有赖于我们对上述逻辑问题做出更清晰的回答。作者:陈敏
    编辑:秋痕

    以逻辑的方式解读《论语.阳货》“宰我问三年之丧”章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