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先秦诸子
  • 两汉经学
  • 魏晋玄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 宋明理学
  • 明清哲学
  • 相关研究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 同类热点 □
  • 心学大师 王守仁
  • 仁学
  • 明夷待访录
  • 明夷待访录 黄宗羲
  • 清代儒学
  • 清学开山 顾炎武
  • 经学畸人 廖平
  • 明清哲学家:王夫之
  • 孟子字义疏证
  • 崔述与清代疑古儒学
  • 清代经学兴盛的原因
  • 乾嘉汉学的前驱
  • 颜李学派
  • 叔世硕儒 戴震
  • 明清哲學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哲学 >> 明清哲学
    中晚明的现成良知之辨(6)

    发布时间: 2019/9/9 0:06:5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儒学网
    文字 〖 〗 )
    注释: 


    [1] 王守仁,《传习录》上,《王阳明全集》(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页24。
    [2] 王守仁,《传习录》下,《王阳明全集》,页96。
    [3] 王守仁,《传习录》中,《王阳明全集》,页85。案:是书作于嘉靖七年(1528)戊子阳明征思田途中,是年冬阳明即卒于归途,故此见亦可谓阳明之“晚年定论”。
    [4] 朱子对“体用一源”的阐发与运用,可参考(一)、David Gedalecia, “Excursion into Substance and Functio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ti-yung paradigm in Chu Hsi ”, Philosophy East and West, 26(1974),pp.443-451;(二)、张永儁,“朱熹哲学思想之‘方法’及其实际运用”,《国际朱子学会议论文集》(上册),台北: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1993年5月,页343-369。
    [5] 唐顺之便曾经指出:“儒者曰体用一原,佛者曰体用一原;儒者曰显微无间,佛者曰显微无间。其孰从而辨之?”见《唐荆川集》卷十《中庸辑略序》。
    [6] 朱熹,《朱文公文集》卷四十《答何叔京》第三十书。
    [7] 朱熹,《朱文公文集》卷四十八。
    [8] 王守仁,《传习录上》,《王阳明全集》(上),页17。
    [9] 王守仁,《传习录中》《答陆原静》,《王阳明全集》(上),页63。
    [10] 王守仁,《传习录上》,《王阳明全集》(上),页31。
    [11] 王守仁,《传习录中》,《王阳明全集》(上),页64。
    [12] 王守仁,《王阳明全集》(上),页115。
    [13] 王守仁,《传习录下》,《王阳明全集》(上),页122。
    [14] 阳明喜引伊川“体用一源,显微无间”语,《传习录》中五见,《阳明文录》二见。当然,关键并不在于引用次数的多少,而在于是否真正将其落实到思维方式上去。如朱子亦引伊川此说,但朱子本身则显然是二元论的思考方式,这在理气、心性、未发已发等方面均表露无疑。
    [15] 黄宗羲,《明儒学案》卷十六《江右王门学案一》“文庄邹东廓先生守益”,页340。
    [16] 欧阳德,《欧阳南野先生文集》卷一《答陈盘溪》。亦见黄宗羲,《明儒学案》卷十七《江右王门学案二》“文庄欧阳南野先生德”,页361。
    [17] 黄宗羲,《明儒学案》卷十九《江右王门学案四》“主事黄洛村先生弘纲”(北京:中华书局,1985),页451。
    [18] 黄宗羲,《明儒学案》卷十九《江右王门学案四》“郎中陈明水先生九川”,页461。
    [19]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二《书婺源同志会约》。
    [20] 王守仁,《王阳明全集》(上),页791。
    [21]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四。
    [22] 同上。
    [23]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五《书同心册卷》。
    [24]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七《南游会纪》。
    [25]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十八。
    [26]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七《南游会纪》。
    [27]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六。
    [28]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三。
    [29]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三。
    [30]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十《答罗念庵》第一书。
    [31]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六《致知议略》。
    [32]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十六。
    [33]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七《南游会纪》。
    [34]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十四。
    [35]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七《南游会纪》。
    [36]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三。
    [37]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六《致知议辨》。
    [38] 黄宗羲,《明儒学案》卷十二《浙中王门学案二》“郎中王龙溪先生畿”,页239-240。
    [39] 王守仁,《王阳明全集》(上),页95-96。
    [40] 聂豹,《双江聂先生文集》卷八。
    [41] 同上。
    [42]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六《致知议辨》。
    [43] 念庵回忆初见龙溪时云:“忆壬辰岁(嘉靖十一年,1532)与君处,君是时孳孳然,神不外驰,惟道之求。汎观海内,未见与君并者,遂託以身之不疑。”见罗洪先,《念庵文集》卷八《书王龙溪卷》。顾宪成也说:“始先生(念庵)倾慕阳明,真如孔孟复出。见阳明之高足弟子王龙溪,如见阳明焉。以故一颦一笑,亦步亦趋,无不奉为蓍察。”见顾宪成,《顾端文公文集》附录《南岳商语》。
    [44] 罗洪先,《念庵文集》卷八。
    [45]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二。
    [46] 罗洪先,《石莲洞罗先生文集》卷十二《甲寅夏游记》。
    [47] 黄宗羲,《明儒学案》十八《江右王门学案三》“文恭罗念庵先生洪先”,页395。
    [48] 聂豹,《双江聂先生文集》卷九《答胡青崖》。
    [49] 聂豹,《双江聂先生文集》卷八《答唐荆川》第二书。
    [50] 黄宗羲,《明儒学案》卷五十四《诸儒学案下二》,页1292。
    [51] 罗洪先,《念庵罗先生文集》卷四《读双江先生困辨录抄序》。
    [52] 王畿,《王龙溪先生全集》卷二《松原晤语》。
    [53] “本质结构”与“存在过程”的说法取自杜维明先生。在关联于成圣之学的论述中,杜先生对二者的关系有极富启发性的阐释。参见“主体与实体——王阳明思维方式阐述”,载氏著,《人性与自我修养》(北京:中国和平出版社,1988),页132-133。
    [54] 如隆庆三年己巳(1569),时双江与念庵俱已作古,曾见台与龙溪会于武林,重提念庵的收摄保聚说以质疑龙溪的见在良知。龙溪再次表明了自己见在良知的一贯立场:“见台举念庵子收摄保聚之说,以为孩提爱敬,乃一端之发见,必以达之天下继之,而后为全体。孩提之知,譬诸昭昭之天;达之天下之知,譬诸广大之天。收摄保聚,所以达之也。予谓昭昭之天即广大之天,容隙所见,则以为昭昭;寥廓所见,则以为广大,是见有所梏,非天有大小也。齐王觳觫堂下之牛,特一念之昭昭耳,孟子许其可以保民而王,此岂有所积累而然哉?充而至于保民,亦惟不失此一念而已。故曰‘大人者,不失赤子之心’。大人之所以为大人,惟在不失之而已,非能有加毫末也。但以为近来讲学之弊,看得良知太浅,说得致良知工夫太易。良知万古不息,吾特顺之而已,其有所存照,有所修持,皆病其为未悟良知本体。然则圣人之兢兢业业,终身若以为难者,果何谓耶?予尝为之解曰:易者,言乎其体也;难者,言乎其功也。知易而不知难,无以征学;知难而不知易,无以入圣。非难非易,法天之行,师门学脉也。”(《王龙溪先生全集》卷十六《别曾见台漫语摘略》)当然,所谓“易者,言乎其体也;难者,言乎其功也。知易而不知难,无以征学;知难而不知易,无以入圣。”也显示出龙溪力图使自己的看法能够达到圆融中道,不堕一偏。同样的话还见于《王龙溪先生全集》卷八《致知难易解》。
    [55] 王艮,《王心斋先生遗集》卷一《答朱思斋明府》。
    [56] 王栋,《一庵王先生遗集》卷一。
    [57] 当然,这并不是说龙溪的活动只限于儒家知识分子的理论思辨,近溪的活动只限于平民百姓的日常教化。事实上,近溪的讲学活动既无法脱离当时以士大夫为主体的儒家学者圈子,龙溪遍布大江南北的讲会活动无疑也广泛涉及到民间的日常教化活动。因此,这种差别只是相对而言的。
    [58] 罗汝芳,《盱坛直诠》下卷。
    [59] 瞿汝稷,《指月录》卷二十八(台北:新文丰出版公司,1992),页477下。
    [60] 黄宗羲,《明儒学案》卷三十四《泰州学案三》,页806。
    [61] 邹善,《颖泉先生语录》,黄宗羲,《明儒学案》卷十六《江右王门学案一》,页347。
    [62] 顾宪成,《小心斋札记》卷十一。
    [63] 黄宗羲,《明儒学案》卷三十五《泰州学案四》,页825。
    [64] 顾宪成,《当下绎》,见《顾端文公遗书》。
    [65] 同上。
    [66] 刘宗周,《人谱·证人要旨》,见《刘宗周全集》(第二册)(台北: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1996),页10。
    [67] 刘宗周,《重刻王阳明先生传习录序》,见《刘宗周全集》第三册下,页728。
    [68] 罗汝芳,《近溪子明道录》卷四《会语》。
    [69] 王嗣槐,《桂山堂读传习录辨》卷一《事物辨一》。
    [70] 有关阳明学话语中体用观上的一元论与二元论思维方式,参见彭国翔:“良知异见——中晚明阳明学良知观的分化与演变”,《哲学门》(北京大学哲学系),第2卷第2册,2001年12月,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页88-103。
    [71] Roger T. Ames, “The Mencian Conception of Ren xing: Does it Mean’Human Nature’?” In Chinese Texts and Philosophical Contexts: Essays Dedicated to Angus C. Graham. Ed. H. Rosemont Jr. La Salle, Ⅲ. Open Court, 1991.
    [72] Irene Bloom, “Mencian Argument on Human Nature (Jen-hsing)”, Philosophy East and West, Vol. 44, No. 1 (January, 1994), pp.19-53.
    [73] 如信广来(Shun Kwong-loi)教授的“《孟子·告子上》第六章疏解”,载李明辉主编,《孟子思想的哲学探讨》(台北:中央研究院文哲研究所,1995),页97-113。后来信教授更有Mencius and Early Chinese Thought (Stan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专书讨论孟子思想。
    [74] 刘述先,“孟子心性论的再反思”,载李明辉主编,《孟子思想的哲学探讨》,页75-95。
    [75] 当代孟子学的研究可谓蔚为大观,仅以台湾学界为例,中央研究院中国文哲研究所出版的《孟子学研究丛刊》即可为一例。该丛刊包括(一)、李明辉,《康德伦理学与孟子道德思考之重建》(1994);(二)、李明辉主编,《孟子思想的哲学探讨》(1995);(三)、黄俊杰主编,《孟子思想的历史发展》(1995);(四)、杨儒宾,《儒家身体观》(1996);(五)、黄俊杰,《孟学思想史论》(卷二)(1997)。
    编辑:秋痕

    中晚明的现成良知之辨(5)
    实事求是的乾嘉学派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