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诸子| 两汉经学| 魏晋玄学|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宋明理学| 明清哲学| 相关研究|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先秦诸子
  • 两汉经学
  • 魏晋玄学
  • 隋唐儒道释之合流
  • 宋明理学
  • 明清哲学
  • 相关研究
  • 现代人读《四书五经》
  • □ 同类热点 □
  • 心学大师 王守仁
  • 仁学
  • 明夷待访录
  • 明夷待访录 黄宗羲
  • 清代儒学
  • 清学开山 顾炎武
  • 经学畸人 廖平
  • 明清哲学家:王夫之
  • 孟子字义疏证
  • 崔述与清代疑古儒学
  • 清代经学兴盛的原因
  • 乾嘉汉学的前驱
  • 颜李学派
  • 叔世硕儒 戴震
  • 明清哲學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哲学 >> 明清哲学
    中晚明的现成良知之辨(5)

    发布时间: 2019/9/9 0:07:0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儒学网
    文字 〖 〗 )
    六、结论
    通过上面几个部分的讨论,我们可以略作总结如下。“见在良知”的观念是阳明思想的必然蕴涵,其涵义在龙溪的相关论说中得到了充分的阐发。但由于罗念庵、聂双江、刘狮泉等江右学者使用了“现成良知”的用语,且龙溪并未对“见在良知”与“现成良知”这两个不同用语在语意内涵上的细微差异以及所可能引起的不同理解有所分辨,加之其他学者多透过念庵、双江等人所诠释的“现成良知”来了解阳明、龙溪“见在良知”的思想,以及学者在工夫实践过程中不善会“见在良知”或“现成良知”完整涵义所产生的流弊,遂使“现成良知”取代了“见在良知”而成为晚明思想界更为通行的用语,围绕“现成良知”所展开的辩难,更成为当时思想界的一个重要论题。本文之作,便是力求较为全面深入地考察阳明尤其龙溪“见在良知”观念的涵义,分析检讨龙溪与念庵、双江、狮泉双方“现成良知之辨”的过程与各自的理论内涵和视域,并揭示现成良知之辨在晚明进一步的演化及其趋向。
    依笔者之见,由于一元论的体用思维方式,阳明学必然要求“见在良知”的观念,换言之,在阳明学一元论的思路下,作为先验本体的良知同时一定要在当下的经验意识领域有所呈现和表露,表现为经验状态的“见在良知”与作为道德实践先天根据的良知本体具有质的同一性。但是,同样在阳明学的话语形式下,也潜伏着一种二元论的体用观,受制于这种体用思维方式的学者,强调良知本体与良知在经验意识领域中的呈露这两者之间的距离,强调在经验意识领域中表现为发用状态的“现成良知”的不纯粹性。由于这两种体用思维方式的差异,主张与批评“现成良知”的持论双方在论辩时便经历了一个由各执一端到视域融合的发展过程。[70]龙溪与双江、念庵、狮泉论辩时,尽管龙溪并非无视良知之体与良知之用在纯粹性(成色)上的差异,因而相应并未否定后天工夫的重要性,但过于强调良知之体与良知之用之间的本质同一性;而双江、念庵、狮泉虽然也不否定“现成良知”具有其本体先验的根源,由此也决非抹杀道德实践所必需的先天根据,但不免过于坚持良知之发用状态不足为践履工夫的本体依据。但是,正是由于双方的往复辩难,“见在良知”或“现成良知”这一概念中所蕴涵的一个重要问题便益发突显出来。这个问题就是:对于良知之体与良知之用来说,如何在其本质的同一性与其纯粹性的差异这两者之间保持平衡;落实到理学的话语和实践中,就是如何消解先天本体与后天工夫之间的紧张。而在后来继续的相关讨论中,现成良知的支持者与批评者虽然双方仍然各有侧重,但已经对问题所要兼顾的两面逐渐有了较为清醒的认识和相对的持平之见。由批判现成良知到批判现成圣人,便是这种视域融合在现成良知论批判者方面所产生的结果。
    晚近国际学术界曾有一场究竟应当如何理解孟子性善论的讨论。安乐哲(Roger T. Ames)教授推进了葛瑞翰(A. C. Graham)有关孟子性善论的观点,认为应当从动力(dynamics)、过程(process)和向善论(ameliorism)的角度来理解孟子的“人性”,不应当将人性译为human nature而预设本质主义(essentialism)的思路。[71]华蔼仁(Irene Bloom)教授则质疑安乐哲的观点,认为孟子性善论尽管不能作本质主义的理解,但孟子应当肯定共同人性(common humanity)的立场。[72]除了这两种较为对立的观点之外,其他学者也有相关的论说。[73]对于以安乐哲与华蔼仁为主的这场辩论,刘述先教授有较为详细的介绍和评论,[74]本文无需赘述。而之所以提到这场讨论,是因为在笔者看来,撇开话语形式的古今中西之异,有关孟子性善论的这次当代辩难,与中晚明的现成良知之辨,在理论的内涵上有着相当的关联性。华蔼仁之说与龙溪认为良知本体一定要表现于经验的意识活动虽然各有门庭,但她主张孟子性善论肯定“共同人性”,又和龙溪强调“见在良知与圣人未尝不同”、“昭昭之天即广大之天”显示了相同的取向。安乐哲的思路与双江、念庵固然难以相提并论,因为双江、念庵无疑肯定“共同人性”,但在强调人性要在经验层面意义活动的历史过程中才能获得自身完满的现实性、成为具体的普遍性这一点上,双方则不无相通之处。当然,本文最后附带提及晚近国际学界的这场讨论,显然并非要比较古今这两场不同的论辩,更不是说当代的这场讨论是中晚明现成良知之辨的现代翻版,而是要指出某些根本性的哲学问题委实具有超越古今东西的普遍性。如果我们没有忘记良知这一阳明学的核心观念正是孟子心性论尤其性善论的浓缩表达,深入细致地重温中晚明的现成良知之辨,除了满足深化阳明学的研究这一要求之外,对于当代孟子学的讨论和重新诠释,[75]或许也不无助益。
    编辑:秋痕

    中晚明的现成良知之辨(4)
    中晚明的现成良知之辨(6)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