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1)
  • 《错误》赏析
  • 朱自清优美散文《歌声》
  • 卞之琳诗歌欣赏(2)
  • 风雨兼程——汪国真诗集(一)
  • 贺铸《踏莎行·阳羡歌》赏析
  • 图文并茂《再别康桥》
  • 梅花诗词赏析(专辑)
  • 废名《初恋》赏析(1)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2)
  • 意象欲出造化已奇──诗歌意象的解读
  • 试解李商隐《无题》李贺《七夕》诗
  • 汉乐府 江南
  • 松树的文化意境
  • 元人小令选(58首)赏析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诗文赏析
    休闲美文赏析:仲夏斗飞蟀

    发布时间: 2009/9/4 16:10:2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新民晚报
    文字 〖 〗 )

                         

     
      
        作者:秦维宪
        
        蟋蟀善斗,从宫廷到民间,早已名扬四海;而一种长翅膀的蟋蟀,俗称飞机蟋蟀会斗,却很少为年轻人所知。
        
        飞蟋蟀个儿比蟋蟀小一半,头尖屁股长,色泽如酱油,每年从7月上旬起便开始南征北战。40年前,上海城市尚未改建,每晚在路灯下,居民楼房的墙上,以及商店门板的缝隙中,都能捉到飞蟋蟀。如今,随着现代化城市的崛起,上海城内已觅不到这些小精灵了。如果“虫迷”兴致高昂,必须奔周庄、同里、南浔、乌镇等保留明清古宅的江南小镇,方能逮住飞蟋蟀。
        
        记得我少时,即上世纪60年代,每当仲夏夜,我们院子里的小伙伴们便带着竹筒、蟋蟀网沿着北京西路的一盏盏路灯,搜索在空中飞累而稍停街沿的飞蟋蟀,往往一个晚上能抓一二十只,深夜返家,兴致勃勃地在闪着蓝光的八瓦日光灯下,让飞蟋蟀开斗。当时每天早晨9:00前,我等小“虫迷”一路小跑到南京西路,分别等候在店堂门口,一俟营业员拆去门板,那门缝里立即跳出众多飞蟋蟀,直乐得我等左扑右套,满载而归。当时,南京西路店堂门缝里飞蟋蟀最多的有蓝棠皮鞋店、博步皮鞋店、景德镇瓷器店、永明文具店、环球水果店、老大房食品店,以及一些服装店。我等捉回飞蟋蟀,便分成格斗队,以甲、乙、丙、丁形式开斗,那些飞蟋蟀在虫盆、铅皮罐里直杀得天昏地暗,我等高兴得忘乎所以,甚至忘记了吃午饭……
        
        几十年后,已难见可爱的飞蟋蟀了。惟有一次难忘的古镇之旅,让我又圆了少年美梦。
        
        1996年7月中旬,我陪几位朋友去周庄,晚上在古宅的墙上轻而易举地捉住十几只飞蟋蟀。回到宾馆,在明亮的灯光下置一“天乐盖”灰盆,将两只飞蟋蟀的翅膀拔掉,遂放入盆中开斗。我用须草(乃陈年黄鼠狼胡子所做)轻轻引牙,左右、前后,两只飞蟋蟀振翅而鸣:“滴滴滴……”
        
        我猛一抽草,两只小巧玲珑的飞蟋蟀以“小罗成”冲阵之势,发疯般地咬在一处,先打几只“滚夹”,“沙”地弹开,旋又恶狠狠冲上再咬,双方一个“搭桥”,甲虫将乙虫一只“猪猡”,乙虫痛得发出一连串的“滴滴”之声,按行话此乃败叫,也即放“急屁”,很快此虫落荒而逃。
        
        朋友们高兴得手舞足蹈,提议最后一对开斗时不要拔翅膀。我遵命,将虫儿放入盆中,谁料小厮们尚未等余打草,已咬将起来,几个回合后,一只黑油油的飞蟋蟀被对方咬出珠水,居然一下跳到盆沿,再狠杀一个回马枪,将敌手的一只抱耳爪咬断,以致败虫疼得飞出盆外,飞出屋外,飞向星光灿烂的夜空……

    编辑:秋痕

    美文赏析:晨赏牵牛花
    翠色人生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