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金庸小说人物武功排行(1)
  • 关于《圆月弯刀》的结局
  • 康敏·天龙八部
  • 梁羽生vs金庸vs古龙
  • 阿碧·天龙八部
  • 论当代武侠小说的“成人童话”世界(台湾篇)
  • 古代武侠小说与当代武侠小说
  • 段延庆·天龙八部
  • 深度分析:金庸小说中的暗线
  • 西方骑士文学与中国武侠小说之比较
  • 刀白凤·天龙八部
  • 武侠小说的宗师——宫白羽
  • 侠文化(1)
  • 略论梁羽生武侠小说作品的人物情感描写
  • 古龙小说复仇模式及其对传统的突破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武侠文学
    笑傲江湖?令狐冲什么时候才开始喜欢任盈盈的(1)

    发布时间: 2009/6/18 14:43:4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书摘
    文字 〖 〗 )
    要不是有令狐冲,盈盈是一个难以教人喜欢的女子。读者喜欢她,不是因为她聪明,不是因为她美丽,而是因为她对令狐冲的真情。“婆婆”的真面目盈盈在《笑傲江湖》出现的时候,已经过了全书的五分之二,这只是仅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出现”,又整整超过十万字之后,才能看得到盈盈的“真面目”。不过,除了这个“只缘身在此山中”聪明得来十分懵的令狐冲外,人人都已猜到“婆婆”根本不是“婆婆”了。这个“婆婆”人未出现,就已经在音乐上替令狐冲洗雪了冤屈,使得金刀王元霸一家人和岳不群无法再冤诬令狐冲偷了《辟邪剑谱》,同时也是《笑傲江湖》的点题:正道高手刘正风和魔教长老曲洋死后,便无人能奏得出这一支《笑傲江湖》了。盈盈隔着竹舍,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奏起了《笑傲江湖》的曲子,这一段有着极其精彩而且极重要的描写:那女子又嗯了一声,琴音响起,调了调弦,停了一会,似是在将断了的琴弦换去,又调了调弦,便奏了起来。初时所奏和绿竹翁相同,到后来越转越高,那琴韵竟然履险如夷,举重若轻,毫不费力地便转了上去。令狐冲又惊又喜,依稀记得便是那天晚上所听到曲洋所奏的琴韵。这一曲时而慷慨激昂,时而温柔雅致,令狐冲虽不明乐理,但觉这位婆婆所奏,和曲洋所奏的曲调虽同,意趣却大有差别。这婆婆所奏的曲调平和中正,令人听着只觉音乐之美,却无曲洋所奏热血如沸的激奋。奏了良久,琴韵渐缓,似乎乐音在不住远去,倒像奏乐之人走出了数十丈之远,又走到数里之外,细微几不可再闻。琴音似止未止之际,却有一两下极低极细的箫声在琴音旁响了起来。回旋婉转,箫声渐响,恰似吹箫人一面吹,一面慢慢走近,箫声清丽,忽高忽低,忽轻忽响,低到极处之际,几个盘旋之后,又再低沉下去,虽极低极细,每个音节仍清晰可闻。渐渐低音中偶有珠玉跳跃,清脆短促,此伏彼起,繁音渐增,先如鸣泉飞溅,继而如君卉争艳,花团锦簇,更夹着间关鸟语,彼鸣我和,渐渐的百鸟离去,春残花落,但闻声萧萧,一片凄凉肃杀之象,细雨绵绵,若有若无,终于万籁俱寂。箫声停顿良久,众人才如梦初醒。……值得注意的是:这段文字除了极其优美动人,文辞典丽,媲美《老残游记》的黑白二妞弹唱的那一段描写,更重要的是,这段文字写的是音乐,但这音乐本身就是一个象征,所以在描写这段音乐的文字里也充满了暗示。“婆婆”(盈盈)一上场(人不出现,但音乐中显示出来,而作者是用写音乐声响的文字表达出来)便是“续弦”。其时,令狐冲正因师妹变心,师父怀疑而变得心哀若死,全无斗志,直至后来“护送”“婆婆”(圣姑)才恢复生机,而日后盈盈也取代了岳灵珊在令狐冲心目中的位置,这“续弦”自是一语双关。

     
        “魔”“道”之间接下来的描写是同一乐曲,但因奏者不同,意境不一,在令狐冲听来,其实有改弦换辙,暗含虽亦是恋爱,但又是另一番境界了,而音乐后来似远似近,远而复近,不就是盈盈的若即若离吗?到末了是“琴箫各奏”,琴韵虽好,箫声更丽的写照。以令狐冲的任侠豪放,若无盈盈的细心果断,不一定能长久的“笑傲”,同样的,盈盈再机警美丽,没有令狐冲的侠骨柔情,也不能成大器,两人在一起,才是真正的“笑傲江湖”。当时,作者便写下了两句点题式的对话。令狐冲道:“……只不过弟子听到的是两个人琴箫合奏,一人抚琴一人吹箫,奏的便是这‘笑傲江湖之曲’……”他这句话未说完,绿竹丛中传出铮铮铮三响琴音,那婆婆的语音极低极低,隐隐约约地似乎听得她说:“琴箫合奏,世上那里去找这一个人去?”这是“点题”。值得注意的是这部曲子全书中比较重要的出现只有三次:第一次是令狐冲初在书中出现不久,为救仪琳而重伤,无意中看见被正道残杀全家而又身负重伤的衡山派刘正风,还有魔教长老曲洋,两人乃莫逆相交,至死不肯出卖朋友,两人合奏一曲《笑傲江湖》,曲终人亡,含笑而逝,却把谱子传给了不明乐理的令狐冲。重要的是:当时令狐冲身旁有仪琳,仪琳是个小尼姑,对令狐冲却是情根深种,令狐冲却仍不大明白,也不十分放在心上,可是,如果令狐冲和仪琳的感情发展下去,肯定也为正道所不容的,更何况日后令狐冲还当上了“恒山派”的掌门。这事件后来还有一个变化,嵩山派“大嵩阳手”费彬追杀刘、曲二人,一向被认为排挤他师弟刘正风的衡山派掌门“潇湘夜雨”莫大先生,突然出现,以急疾紧扣的二胡剑法刺杀费彬后,飘然而去。一点点鲜血从两柄长剑间溅了出来,费彬腾挪闪跃,竭力招架,始终脱不出莫大先生的剑光笼罩,鲜血渐渐在二人身周溅成了一个红圈。猛听得费彬长声惨呼,高跃而起。莫大先生退后两步,将长剑插入胡琴,转身便走,一曲“潇湘夜雨”在松树后响起,渐渐远去。……这一段写莫大先生,神采飞跃纸上,但曲洋和刘正风却评为:曲洋摇了摇头,便道:“他剑法如此之精,但所奏胡琴一味凄苦,引人下泪,未免太也俗气,脱不了市井的味儿。”刘正风道:“是啊,师哥奏琴往而不复,曲调又是尽量往哀伤的路上走。好诗好词讲究乐而不淫,哀而不伤,好曲子何尝不是如此?我一听到他的胡琴,就想避而远之。”令狐冲心想:“这二人爱音乐入了魔,在这生死关头,还在研讨什么哀而不伤,什么风雅俗气。”……令狐冲心里想他们“爱音乐入了魔”,这“入了魔”三个字,也用得恰好,再适当也没有了。这“入了魔”也可以说是打破隔碍的“成了道”,“魔”、“道”二间,就是见仁见智的问题了。正教中嵩山派要追杀刘正风,便是因为他因音乐而“入了魔”,但其实就算他不入魔,嵩山派野心勃勃,一样不会放过他的,这样说来,嵩山派何尝不就是“魔”?《笑傲江湖》人间重弹《笑傲江湖》曲子的第二次出现,便是全书接近中段,王家拿着这本曲谱硬说令狐冲窃据《辟邪剑谱》,而令狐冲正为岳灵珊伤心失意,以致引出了绿竹巷的“婆婆”,也就是盈盈,这段已录在前文。直到全书末了,令狐冲跟盈盈结婚,贺客要新郎、新娘演一演剑法,令狐冲却托辞为大喜之日动刀动枪不妥,不如合奏一曲,便是《笑傲江湖》:当下令狐冲取出瑶琴、玉箫,将玉箫递给盈盈。盈盈不揭霞帔,伸出纤纤素手,接过箫管,引宫接商,和令狐冲合奏起来。两人所奏的正是《笑傲江湖》之曲。这三年中,令狐冲想起当日在衡山城外荒山之中,初聆衡山派刘正风和日月教长老曲洋合奏此曲。二人相交莫逆,只因教派不同,难以为友,终于双双毙命。今日自己得与盈盈成亲,教派之异不复得能阻挡,比之撰曲之人,自是幸运得多了。又想刘曲二人合奏此曲,原有弥教之别、消积年之仇的深意,此刻夫妇合奏,终于完偿了刘曲两位前辈的心愿。想到此处,琴箫奏得更是和谐。群众大都不懂音韵,却无不听得心旷神怡。……金庸致力对正邪之间的矛盾、道魔之间的取舍,恐怕是当世小说家中最重要的一位。譬如他透过“爱情”为主线,在《倚天屠龙记》里的张翠山与殷素素、张无忌和赵敏,《射雕英雄传》里的郭靖与黄蓉,都处理得惊涛骇浪,荡气回肠,令人叹为观止。可是在《笑傲江湖》里,透过一首跟书名相同的曲子,引出仪琳、岳灵珊、盈盈跟令狐冲的爱情,又把刘正风、曲洋正邪之间的仇恨消除,得以在正道(华山派弟子,曾任恒山派掌门,始终不肯入日月教)的令狐冲和邪教(日月教主)缔结良缘为结。这明显的“琴瑟和鸣”之意,却是透过江湖几番腥风血雨,无数幸与不幸的总结。这一种“大同”的题旨,在音乐声中不立文字的镌印在“群豪”的心里,“一曲既毕,群豪纷纷喝彩,道喜声中退出新房。喜娘请了安,反手掩上房门”。然而这似欠缺了什么呢?果尔,精密于呼应、巧妙于伏笔的金庸,加了这一小段:突然之间,墙外响起了悠悠的几下琴声。令狐冲喜道:“莫大师伯……”盈盈低声道:“别作声。”只听胡琴缠绵宛转,却是一曲“凤求凰”,但凄清苍凉之意终究不改。令狐冲心下喜悦无限:“莫大师伯果然没死,他今日来奏此曲,是贺我和盈盈的新婚。”琴声渐渐远去,到后来曲未终而琴声已不可闻。……莫大先生这下出来,可是同样的“神龙见首不见尾”,此人在全书之中,神出鬼没,境界之高,在武侠小说之中,也实属罕见。且看他几次出现,都是在市井茶寮的不起眼之处,或闪电出剑印证,或猝起拔剑杀人,或向令狐冲道明盈盈的被困少林,然后失其所踪,虽行于江湖,实为世外高人,五岳剑派里,嵩山派自是野心勃勃,实力宏大,华山派的主脑也机谋深沉,包藏祸心,泰山派高手如云,互争权位,恒山派“三逸”,来头也非同小可,只有衡山派自书开始刘正风一役而后,似乎都没有什么声威。事实上,莫大先生在全书里,《笑傲江湖》的音律中,甚至五岳剑派之间,都有一种“制衡”、“平衡”的力量,跟衡山的“衡”字不谋而合。不管这是金庸的天机妙合,还是笔者的牵强附会,在金庸增删本的《笑傲江湖》,使得莫大不莫名其妙地死于华山石洞中,实在是前后呼应、强化主题、塑造人物成功的一笔!那么说来,盈盈和令狐冲便是为《笑傲江湖》谱子而存在的两个人,两人不管一切悲欢离合、惊险艰辛,然而到最后仿佛得刘正风、曲洋上天之灵的护佑,还是会使《笑傲江湖》得以在人间重弹。
    编辑:雪竹

    盘点金庸笔下的十八个江南女子:各有各的风韵(12)
    笑傲江湖?令狐冲什么时候才开始喜欢任盈盈的(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