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试谈薛宝钗的性格特点
  • 论《红楼梦》 的悲剧性
  • 对宝黛爱情悲剧的再认识
  • 贾敬、贾赦、贾政兄弟比较谈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1)
  •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晴雯论
  • 《〈西江月〉二首·评贾宝玉》解读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2)
  • 《葬花吟》赏析(1)
  • 试论《红楼梦》诗词与人物形象塑造的关系
  • 《红楼梦》中的悲剧角色
  • 论《红楼梦》诗词曲赋的艺术价值
  • 《红楼梦》诗词曲赋介绍
  • 《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前言 (二)
  • 论《红楼梦》的人物系统
  • 《红楼梦评论》的悲剧思想研究

    发布时间: 2019/9/5 12:07:0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王国维是清末著名的国学大师,他将中西方的哲学和美学思想相融合,从而形成了自己的一套文艺美学体系。他突破传统道德伦理,吸收西方美学理论,将其融于中国传统美学理论中,把美学推向了生存本体论的层面。他的学术研究得到诸多学者的赞赏,鲁迅曾赞扬他,“中国有一部《流沙坠简》,印了将有十年了。要谈国学,那才可以算一种研究国学的书。开首有一篇长序,是王国维先生作的,要谈国学,他才可以算一个研究国学的人物。”[1]   
      一、叔本华的悲剧观对王国维的影响   
      从古希腊的亚里士多德到现代的黑格尔,西方美学史上的悲剧不断得到充实和发展,但总的来说,他们都是用积极的历史观点去衡量悲剧的价值。唯独叔本华把悲剧做了消极的阐释,他从唯意志论哲学出发,导出了悲观主义人生观,把悲剧与悲观绝望等同起来。悲剧就是要描写人生可怕的事情,以此来警示人们要摆脱生活的欲望。悲剧之所以伟大,诚如鲁迅所说:“悲剧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悲剧是一种更高级的艺术表现形式。   
      叔本华的悲剧观点十分消极,这显然是很片面的。他之所以如此推崇悲剧,是因为所处的历史时期社会矛盾激烈,他对人生绝望不愿活在现实的水深火热中,但又摆脱不了现实,于是在艺术中去寻求精神慰藉,悲剧就是最合适的表达形式。王国维亦是如此,他生在封建社会晚期,社会昏暗、内忧外患、民不聊生。他看不到希望,很早就产生了悲观厌世的思想,因而很容易接受叔本华的悲观主义。面对国家的黑暗,中国人民却习惯了乐天的精神而变得麻木,艺术作品也多是“大团圆式”的结局。王国维却敏锐地发现了《红楼梦》的精神正好与这种旧的传统观念相反,因此,他借用叔本华的悲剧观写出《红楼梦评论》,也是第一次采用西方论文的逻辑思维,系统揭示了《红楼梦》的悲剧美学价值。   
      二、《红楼梦评论》的主要思想   
      《红楼梦评论》发表于1904年,是红学研究的开山之作。《红楼梦评论》共分为五个章节。   
      第一章“人生及美术之概观”。论述了人生的目的、意义、生活的本质和艺术的社会功用。王国维将老子和庄子的厌世哲学,与叔本华的悲观主义糅合在一起,论证了人生的本质就是无穷无尽的痛苦。第二章“《红楼梦》之精神”。探讨了《红楼梦》的基本精神就是运用一个悲剧爱情故事来展现人的欲望和意志造成的无法忍受的痛苦。告诉人们要看破人生的本质,拒绝生活的欲望,去走解脱之路。第三章“《红楼梦》之美学上之价值”。分析了《红楼梦》的价值在于它“大背于吾国人之精神”,否定了中国那种盲目的“乐天”精神。第四章“《红楼梦》之伦理学上之价值”。王国维根据叔本华的哲学思想,认为拒绝“生活之欲”而达到“解脱”,是伦理学的最终目的。故“《红楼梦》美学上之价值,亦与其伦理学上之价值相联络也”。[2]第五章“馀论”。他提出《红楼梦》研究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倡“辨妄求真”的考证精神。为日后胡适、俞伯平等人对《红楼梦》的研究指出了一条明路。   
      《红楼梦评论》的文艺价值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他敢于批判国人盲目的乐天精神,批判文学作品中千遍一律的“大团圆结局”。王国维的观点是非常进步的。第二,他为《红楼梦》的历史遭遇鸣不平,批判那些只把《红楼梦》当作是才子佳人的庸俗之作,甚至说红楼梦是“淫书”的学者。他虽没有详细论述应该采取的正确研究方法,但他提出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三、王国维的“红学思想”   
      王国维认为,《红楼梦》不仅具有反传统的精神,而且具有悲剧美。他根据叔本华的悲剧说,将悲剧分为三种,第一种是由毒蛇之人恶意为之;第二种是由于命运造成的;第三种“非必有蛇蝎之性质与意外之变故也,但由普通之人物、普通之境遇,逼之不得不如是。”[3]第三种悲剧是最高级别的,《红楼梦》以贾宝玉和林黛玉的悲剧爱情故事为主线,描写了大观园中男男女女的生活之欲,最后以贾宝玉的出家来暗示解脱之道,是彻头彻尾的悲剧。因此《红楼梦》是第三种悲剧,是悲剧中的悲剧,属于悲劇美的最高典范。   
      从古至今,我国有许多优秀作品都离不开“大团圆”式结局。《红楼梦》却与这种传统的“乐天”文化相反,以悲剧告终,从而使人们透彻地看待人生与痛苦的关系。在《红楼梦评论》中,王国维将《桃花扇》与《红楼梦》做比较,“故吾国之文学中,其具厌世解脱之精神者,仅有《桃花扇》与《红楼梦》耳……故《桃花扇》之解脱,他律的也;而《红楼梦》之解脱,自律的也。且《桃花扇》之作者,但借侯、李之事,以写故国之戚,而非以描写人生为事,故《桃花扇》,政治的也,国民的也,历史的也;《红楼梦》,哲学的也,宇宙的也,文学的也。此《红楼梦》之所以大背于吾国人之精神,而其价值亦即存乎此。”[4]   
      他认为,《红楼梦》就是一部谈论人类欲望与解脱的巨著,他的论述不仅符合艺术创作的规律,也实现了美学与伦理学价值的统一。王国维将人生的本质归于痛苦和欲望,虽然片面,但这种敢于直面人生的精神,以及不粉饰和掩盖人生苦难的生活态度,比那些盲目乐观主义更值得赞赏。   
      王国维通过对《红楼梦》的评论,表达了他对人生根本问题的思考。他以叔本华的意志论哲学为基础,融合中国的道教思想,认为人存在就有欲望,有欲望就有追求。欲望不能满足而痛苦,一个欲望满足了又会被其他的欲望所取代。如此循环反复,人就永远处于欲望不能被满足的痛苦之中。即使欲望满足了,不再有新的欲望产生了,人也不会感到幸福。因为当人无所事事的时候,空虚、无聊、厌倦之情就会袭来,生活本身就变成一种不堪忍受的重负,这同样是一种痛苦。他把人生比喻成钟摆,一边是欲望得不到满足,另一边是欲望得到满足后的空虚,中间那一刻才是快乐的,但快乐很短暂。因此,王国维认为生活就是欲望,人生就是痛苦。   
      面对人生的痛苦,王国维将艺术作为解脱的途径。他在《红楼梦评论》中指出,“美术之务,在描写人生之苦痛与其解脱之道,而使吾侪冯生之徒,于此桎梏之世界中,离此生活之欲之争斗,而得其暂时之平和,此一切美术之目的也……”[4]他认为艺术可以给人带来心灵上的慰藉,将生活之痛苦托付在艺术之上,以此来摆脱现实的痛苦。   
      他的悲剧思想得到了朱光潜、李泽厚等学者的支持,这些学者都强调中国缺少悲剧观念,对于王国维的《红楼梦评论》也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现代学者叶嘉莹对《红楼梦评论》的评价是,“从中国文学批评的历史来看,则在静安先生此文之前,在中国一向从没有任何一个人曾使用这种理论和方法从事过任何一部文学著作的批评,所以静安先生此文在中国文学批评史上实在乃是一部开山创始之作也。”[5]   
      总之,王国维的《红楼梦评论》不仅给《红楼梦》研究带来了重要的影响,他运用西方美学理论研究《红楼梦》,采用系统的思维逻辑和思考方式给整个文艺批判界也带来了重要的影响。而《红楼梦评论》中所论述的悲剧思想,也给人生带来了深刻思考。作者:田 芮
    编辑:秋痕

    从“解脱”嗅《〈红楼梦〉评论》中的“佛味”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