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作家作品
  • 文学理论著述
  •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
  • □ 同类热点 □
  • 试析《金瓶梅》在白话长篇小说发展史上的文学定位
  • 简述《水浒传》的艺术结构和叙事手法
  • 简析《金瓶梅》的艺术特色
  • 简析《水浒传》的文学影响 和社会影响
  • 简析《西游记》寓有人生哲理的“游戏之作”
  • 简述“三言”、“二拍”“无奇之所以为奇”的艺术特色
  • 简述《西游记》神幻世界的奇幻美与诙谐性
  • 简论明代俗文学的发展与对文学特性认识的深化
  • 简析汤显祖代表作《牡丹亭》的艺术风格
  • “三言”、“二拍”与明代的市民社会风情
  • 简述以袁宏道为代表的公安派文学艺术风格
  • 试析汤显祖在中国戏剧发展史上的影响
  • 简述《水浒传》的成书过程与作者
  • 简述明代中期三大传奇的艺术创作
  • 《三国演义》简介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明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牡丹亭》“至情”思想对明清女性创作的影响(1)

    发布时间: 2019/6/10 0:12:5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牡丹亭》的研究一直是明传奇研究的焦点,尤其近年来趋向对“女性性别话语”和“女性自我意识觉醒”问题的关注。阳明心学“良知”思想不仅掀起了一股个性思潮,直接鼓舞了文艺领域内尊情的风尚,同时引发了女性读者面向自我、对自我的关注。尤其是在汤显祖传奇典范《牡丹亭》“至情”说的浪潮下,后世的女性创作和批评地位日益上升。 
      一、《牡丹亭》“至情”思想 
      就《牡丹亭》的思想内容看,一直以来有不少争论,但主要围绕“主情”说。汤显祖以“情”破题,“天下女子有情,宁有如杜丽娘者乎!”又以“情”入题,“梦其人即病,病即弥连,至手画形容传于世而后死。死三年矣,复能溟莫中求得其所梦者而生。如丽娘者,乃可谓之有情人耳。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清楚地点明了开“人情之大窦”。王思任评论《牡丹亭》说:“《牡丹亭》,情也。若士以为情不可以理论,死不足以尽情,百千情事,一死而止,则情莫有深于阿丽者矣。” 
      对“情”的理解,明清研究者就持存不同意见,如王思任把这份情理解为“从一而终,殉夫以死”,吕天成则认为是“怀春慕色之情”,除程琼以“应思寓言既多,暗意不少,须教节节灵通”论《牡丹亭》外,多数女性读者关注的是“感情”。如黄淑素点评:“《西厢》生于情,《牡丹》死于情也。……柳梦梅、杜丽娘当梦会闺情之际,如隔万重山,且杜宝势焰如雷,安有一穷秀才在目?时势不得不死,死则聚,生则离矣。”同时并重“情色”的也不乏其人,如《才子牡丹亭》中的批注。 
      建国初,文学史版本对《牡丹亭》思想内容的评论,侧重其体现的社会内涵,简单说来就是“个性解放思想”和“民主思想”。游国恩等主编《中国文学史》,认为《牡丹亭》“通过杜丽娘和柳梦梅生死离合的爱情故事,热情歌颂了反对封建礼教、追求自由幸福的爱情和强烈要求个性解放的精神”。 
      概括来说,当代研究者大致是在“情”的论争中持如下种观点。第一种是作品表现了青年男女的爱情,最终爱情超越死亡,姚莽提出汤显祖《牡丹亭》的模式力图打破“才子佳人”的俗套,指点“真正的爱情”。另外一种看法具有很强的批判性,以成柏泉为代表,他在他的论述中提出“《牡丹亭》在生和死以及争取自由的爱情结合这类题材的取资方面,都不过承袭旧题,没有能够突破前人的樊篱”,因此它的感人之处在于杜丽娘的“那个追求天然之情”,“包含着对青春难再的珍惜,对韶光流逝的惋恨,对纯真爱情的憧憬向往”,“赋予了人生的哲理意义”。持第三种观点者赞同“情欲”说,如陈庆惠认为“《牡丹亭》是一部写人欲的戏。杜丽娘情欲的萌动和这种情欲的不能实现之间的矛盾,是《牡丹亭》的灵魂所在”,“汤氏所讲的情,实际上是讲欲,或者说是欲基础上的情”。这种观点大有不可一世的形势,包括卜键《美丑都在情和欲之间——〈牡丹亭〉与〈金瓶梅〉比较谈片》的“情欲一体说”在内的言论都丰富了这一学说。孙书磊指出“《牡丹亭》的题材虽是婚姻故事,但它的主题并非在于表现爱情。它所要表现与赞颂的却是人的欲望,既包括对幸福的性生活的渴望,也包括对大自然美丽风光的热爱、对生命美好的追求”。 
      二、明末清初女性创作和批评群体的兴起 
      中国女性文学源远流长,到明代晚期,思想领域与经济领域内空前活跃,空前解放,女性知识文化水平在这一阶段得到了很大提高。姚品文在《清代女性诗歌的繁荣与理学的关系》中曾经论述过,明清时期理学的提倡,使得上层社会的一部分人改变了“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固有观念和态度,加强了对女子的文化教育。这一点,在《牡丹亭》里也得到了具体体现。杜宝夫妇设闺塾教杜丽娘,为了女儿“他日到人家,知书识礼,父母光辉”。但正如《牡丹亭》中所显示的,杜丽娘所受的文化教育,并没有束缚在理学的框架内。丽娘读《诗经》,读出的是真真切切的爱情和性情。这些教育使得女性扩大了眼界,开启了心智,感知并认知“自我”的存在。一旦女性开始关注到自己生命的意义,便能够感慨“可惜颜色如花,岂料命如一叶乎”,开始涉足文化的创造。比较多的是诗词写作,也有其他如小说戏曲作品等,这些突破被许多思想较为开放的上层文人看成一种风雅加以鼓励,慢慢地在社会上形成了气候。 
      明清两朝,女性创作者数量剧增,在外界各种条件的影响下,创作心态开始趋向自觉。明以前女性作家可追溯到约116人,而明一代却著录有244人,其中大部分集中在中晚明时期。钱谦益的《列朝诗集小传》中特列“香奋”一集,提供了有传可考的女性作家资料共计123人。叶长海先生在《明清戏曲与女性角色》一文中指出:“明清两代女剧作家得22人,所作戏曲55种。今存有18种,另残本2种,共计在20种左右。”且同一时期,女性创作者已经开始以群体形象出现于文坛。清初女诗人林以宁与同里女诗人顾姒、柴静仪、冯娴、钱凤纶、张昊、毛 等结蕉园七子之社,“艺林传为美谈”,另有嘉道杨芸、李佩金等京官眷属们的“结社分题,裁红刻翠”,大都属于一门戚族,庚倡之作”。而另一方面,女性更需要以团体的力量来与社会陋习相对抗相辩驳,譬如骆绮兰与袁枚女弟子集团。
    编辑:秋痕

    明朝的文化种子杨慎
    《牡丹亭》“至情”思想对明清女性创作的影响(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