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红色的哀怨——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赏析
  • 一代经典武侠剧——天蚕变
  • 八、九十年代香港原创悲情武侠剧回顾
  • 女性主义视角的崩塌--从李碧华原著本到电影改编本
  • 性别与叙事:当代中国电影中的女性
  • 含泪的笑——周星池电影再认识
  • 追寻失落的文明——《失落的文明2——海底迷城》赏析
  • 试析“古装主旋律”电视剧作品的叙事策略与角色设置
  • 《人间四月天》影评
  • 冯小宁电影中的生态意识初探
  • 人性表现的三组平行交叉蒙太奇
  • 电视剧不能冷淡了青春校园题材
  • 张艺谋电影中父亲形象的嬗变及文化意蕴
  • 苍白的外表下的性别歧见——浅谈《英雄》中的性别倾向
  • 关于中国影视艺术创作现状的美学断想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专题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红色的哀怨——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赏析

    发布时间: 2007/11/20 14:16:1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国学网
    文字 〖 〗 )
                                                       红色的哀怨
                                                               ——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赏析
                                                       作者: 王馨      
     
    提要:从影片所使用的镜头、色彩、构图开始分析影片的艺术特色和其艺术性,再具体分析影片中的人物性格、特色及导演所要表达的思想情感。
    关键词:镜头,色彩,构图,女性人物
    一,沉稳的镜头运用
    影片一开始,就以一个特写镜头定格在女主人公颂莲的面部,而与她对话的“娘”始终隐藏在镜头之外。2分16秒,当颂莲说完“女人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嘛”开始,到2分43秒,镜头始终定格在人物的面部,人物表情冷漠,泪水渐渐滑落,而背景音乐(娶亲声)却渐渐响起,预示了人物的悲剧命运。
    当陈府的管家带新来的四太太颂莲去拜见府中众人是,导演使用了跟镜头,通过管家带颂莲参观的顺序,让片中的各个主要人物陆续登场,也将陈府的各个“规矩”展现了出来。影片使用了大量的长镜头,保持了时空的完整性,如颂莲去拜见府中众人这一节,就是典型的长镜头,它调度纵深的场面,以跟镜头为主,移镜头为辅,紧随人物之后。镜头随着人物缓慢行进,将陈府的幽深、安静表露无疑,并通过镜头展现的这一系列画面表现了一种沉重、无奈的气息。
    在影片的结尾处,三太太梅珊被秘密处死时,使用了主观镜头,即通过颂莲的“眼睛”让观众来“目击”角楼上的凶案,并且与颂莲的面部特写镜头快速切换,显得很有感染力,将女主人公不安、恐惧、怀疑的心情充分传递出来,让观众身临其境,感同身受。当女主人公发出“杀人啦”的惨叫时,令观众的心灵深处不禁一颤。结束时,镜头逐渐拉出从近景至中远景,颂莲在点着灯笼的庭院中来回走动,大面积的蓝色背景和灯笼紧紧地框住她的活动,压抑与封闭发挥到了极致,颂莲的悲剧命运早已注定,导演对黑暗的封建势力显示出无可奈何的恐惧。影片末,颂莲迷茫的眼神、幽深封闭的灰色大宅院、鲜艳夺目的大红灯笼,这些镜头让人挥之不去,留下深刻的、难以磨灭的印象。
    影片整体都是平稳的推拉摇镜头,有大量的定格,特写,并且有意地把人物或画面注意的中心置于众深空间,又以左右的两面墙或景物来造成逼仄、压抑的感觉,符合影片深沉、苦闷、压抑、悲凉的基调。
    二,对比突出的色彩
    影片以青灰色为主要基调,导演在剧情的关键处以大面积的红色或以青灰色的画面点缀上醒目的红色,给观众以视觉冲击,从而留下深刻的印象,感觉到红色贯穿了整部影片。红色作为色素不仅在环境色,而且在服装,道具中反复出现,有意识削弱服装的色彩,突出作为主要道具的灯笼。而有些段落则相反,红作为补充色素的呼应,也就是说在服装,道具,布景中的红色起到调和色彩的作用,比如管家手中的红伞,大少爷的红马甲,三太太的戏服,四太太的头巾,门饰等。影片中出现黑色的时刻,封灯时颂莲一身红旗袍在一片狼籍的黑色中冷冷的站着,那无疑是对封建家长制的讽刺。雁儿跪在雪地中红灯笼燃烧释放的火焰前,任凭炽热与冰冷在眼前交织,“太太梦”的幻想随着红灯笼的灰烬飘逝在冰天,埋葬于冻地,于是她的生命成为她的累赘,死了才是解脱。
    影片中的红色并没有给人一种热烈喜庆或温馨的感觉,相反逐渐演变成了阴森恐惧的冷色调。他在影片中对红色的渲染,显然不是实验的,而是体验的。红色所致力的是意象与情绪的宣泄,它与青灰色之间构成了一种情绪张力,从而让影片陷入一种“神话”的氛围,强调影片中人物生命的强烈、生存环境的严酷和生存斗争的艰辛。
    三,不均衡的构图
    在电影构图中,有一种情况是,“原本不均衡的构图并不由新的布局对象进入画面来获得均衡,而是通过建立画内和画外的某种关系,使观众意识到画外空间的存在,随后把想象画面叠加在表象画面之上去获得新的平衡。最典型的莫如〈〈大红灯笼高高挂〉〉,影片始终没有让观众看到颂莲所嫁的老爷的面目。导演在许多场面都是让颂莲处于画面的一侧,而让另一侧空着,老爷则在画外,通过对话、视线等建立画内和画外的联系。这样画外的老爷便出现在观众的想象画面之中,并叠加于表象画面而获得新的均衡。”(1)  影片处处在回避或隐藏男主人公陈老爷这个人物,而人物镜头调度上过于隐藏的处理让人产生生硬之感,但这样的处理也微妙地揭示了封建势力高高在上,犹如处于云端,让人不可见,却总是当某人触犯“规矩”时显示它的威慑力。这样的处理手法使陈老爷成为一个封建家族家长的代表和缩影。导演仅需将镜头聚焦于陈家,却使一家一族的规则运作具有了一种普遍性,成为对中国旧时千万个封建家族的概括,从家族延伸到当时的社会。由此,规训过程在影片中又有了横向存在的反映。这使得影片本身具有了一种张力,使影片所反映的繁复的个体性“规矩”上升为一种文化的表达。
    影片虚化了时代背景,以典型的“窝里斗”现象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反思与批判。封闭的封建大宅院是整个封建文化的缩影,影片以小见大,表达对传统生活氛围的恐惧与逃脱。影片具有很强的象征和寓意,在那个时代表现了人们的某种心情。对于过去的封建势力磨灭人性和生命的行为,都被放到了黑森森笼罩着的封闭的院落。在无处可逃的空间里,巧妙的展示着深层的寓意。而大红灯笼这个中国传统的象征物体,不是代表着希望,而是暗喻了被控制着的人性和权力人物的存在。影片透露着一种绝对的精神困境,那种人与人之间互相隔绝的令人窒息的心慌与沉郁。无力抗争的主题影片多处定格特写采用对称构图,沉稳的基调。在摄影里,框起到突出主体,封闭空间的作用。片中经常出现大面积的庭院和处于远景的人物的对比。旧宅院中那极度规矩的构图与故宫的建筑有完全相同的意味,都显现出一种异常稳定、简单延续的秩序和这种秩序的强大力量。影片中女性抗争的失败与悲剧命运,正好强化了压在她们头上的秩序。
    四,悲哀的女人们
    退学的女大学生颂莲嫁到了豪门大院,仿佛无所畏惧,一步步观察着这个财物丰腴的家族。她果断、理性,没有与生俱来投机取巧的机敏,本无心于勾心斗角的后院之争,她只想关上门安心地做一房不需要冒险的姨太太。她说:“整天你算计我,我算计你,斗来斗去有什么意思?”可是那些大红灯笼扰乱了她的世界,让她无法放下她那颗高傲要强的心,于是她进入了陈氏家族法构筑的竞技场,为了自己的生存而陷入妻妾争斗,然而她在被“规矩”束缚的同时却在一步步远离“规矩”。当她走近死人屋,当她不遵从祖上规矩而改变就餐地点,当她遇上大少爷,当她谎称自己有了身孕以博得老爷的宠幸,受到的待遇也从偶尔的点灯、捶脚升级为点“长明灯”,甚至二姨太也得拿出伺候陈老爷的本事为其捶背时,命运已经注定。她说:“点灯、灭灯、封灯,我真的无所谓了,我就是不明白,在这个院里人算个什么东西?像狗,像猫,像耗子,什么都像,就是不像人,我站在这儿总在想,还不如吊死在那个死人屋里。”颂莲的反叛和好胜性格,终使她败在深谋远虑,笑里藏刀的二姨太手里。 当她意识到作为人她已经没有生存下去的理由时,她选择了逃避。然而不经意间出卖了梅珊后,她开始意识到恐惧,于是她只有以疯狂来逃避现实的残酷。
    梅珊 “高兴就唱,不高兴就哭”,一个直率得尖锐的人,总是树敌,爱憎分明,也真诚得让人感动。在颂莲被封灯的那一刻,只有她在遗憾和同情。她是所有女子中最具有自我意识和独立意识的一个。她曾是京城名旦,嫁给陈老爷后,她以一种无奈却悠然的姿态接受了命运,并不迷失在这富豪之家的点灯、捶脚的争斗中,她试图活得更自我,努力营造一个自己的世界,例如在屋中挂满戏服和京剧脸谱。她反抗强加在自己身上的控制,选择了偷情。这无异于逆转了宗族法规的操控机制,直接冒犯了家长的尊严。在宗族法规制之下的竞争也必然包含着监督机制,梅珊偷情被发现是迟早的事情。她所招致的后果是被秘密地处死在陈家阁楼屋顶一间长年用大铁锁封住的黑屋里。在冬日里微曦的凌晨,一群黑衣人将她封堵口鼻,五花大绑,迅速地扛至楼顶的黑屋内吊死,然后这群黑衣人又迅速地消失。一切是短暂的,隐秘的,没有任何残迹可供人探寻。只有关于黑屋的神秘传说在支支吾吾的闲言碎语中若隐若现。梅珊是电影中最具有人性的角色,也是最值得同情的人,她真诚的让人仿佛看到了严寒中的春光。在30分12秒时,梅珊身穿红色戏服,在陈府灰黑的屋顶唱戏,与颂莲白色的衣服和陈府的青砖白瓦形成鲜明的对比,这不正是她悲剧一生的真实写照?
    二太太卓云是个笑里藏刀的家伙,她一方面与颂莲称姐道妹,故做关心,一方面又指使丫鬟雁儿对颂莲“扎小人儿”,并且在背后说梅珊的坏话,挑拨离间,勾心斗角。她自觉的迎合了封建家长制度,自觉的成为了害人的帮凶,活的卑贱而又愚蠢。她以为除去梅珊和颂莲就可以专宠,却没想到老爷又娶了年轻漂亮的五太太来代替梅珊和颂莲的位置,始终都没有她插脚的份儿。她虽然活着。以二太太的身份活着,但是,没有儿子的她的地位在陈府始终是不高的,陈老爷会娶一个又一个的姨太太,而她将永远活在寂寞中。
    丫鬟雁儿梦想当姨太太,她恨颂莲,认为是颂莲抢了她“四姨太”的地位,于是,她对颂莲下诅咒,“扎小人儿”;她朝颂莲的衣服上吐口水;她嘲讽颂莲没本事让老爷来过夜;她向二太太告发颂莲假怀孕的事,使得颂莲被打入“冷宫”;她在屋内私自点灯笼,做“太太梦”。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嫉妒,因为她想当太太,说穿了,她也是迎合了黑暗的封建制度,并且甘心为其丧命。她活的也很悲哀,所以当她死后,颂莲不无羡慕的说了一句“死的好”,这句既是说雁儿,也是在说她自己。
    大太太是影片中着力最少的角色,基本上只是在跟进跟出。她对于生活采取容忍的态度,变得麻木冷漠,整日安心念佛,因为她已经无力争宠。而且,她大太太的身份和为老爷生下大儿子的事实,已经令她在陈府拥有无人可以替代的至高无上的地位了,她已经知足。她平时虽然不问世事,安心念佛,但是当雁儿被颂莲揭发私自点灯笼时,她就开始发挥作用了,因为在家中,老爷不在,她就是最高统治者,拥有决定他人生死的权力。有她,陈府“后院”的“规矩”才得以延承。
    以上就是影片中的几位主要女性,影片也正是围绕这她们而展开。影片是从夏开始,经过秋,经过冬,转眼又是第二年夏,没有春天的日子,造就了一曲红色的哀歌!
    注释:(1)〈〈电影的解读〉〉颜纯钧 中国电影出版社  1995年4月第1版  第178页
    参考文献:〈〈电影的解读〉〉颜纯钧  中国电影出版社  1995年4月第1版
    〈〈大学影视欣赏〉〉 姚军  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12月第1版
    〈〈红 灯 笼 的 飘 零 ——〈大红灯笼高高挂〉电影赏析 〉〉http://www.blogcn.com/user40/dudingshenlou/blog/20993072.html
    〈〈规训与惩罚:宗族法下的女人们—评〈大红灯笼高高挂〉〉〉 西南政法大学新闻中心 作者:研究生部 田璐   http://www.swupl.edu.cn/xinwen/dispArticle.Asp?ID=1805
    编辑:管理员

    戏曲文学与表演艺术的关系
    追寻失落的文明——《失落的文明2——海底迷城》赏析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