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影视、戏曲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 □ 同类热点 □
  • “诗言志”与“诗言情”的异同
  • 论鲁迅小说创作中的悲剧意识
  • 唐代文学是如何划分成四个时代(初、盛、中、晚唐)的?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2)
  •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
  • 论余华小说人物的悲剧性(1)
  • 论鲁迅小说的生命意识
  • 不遵守创作公约 新诗最终将死亡
  • 论余秋雨散文的文化取向
  • 陆游老而弭笃的感情——读陆游的爱情诗词
  • 谈杜甫的《同诸公登慈恩寺塔》(2)
  • 古代的“中秋无月诗”简析
  • 对《归去来兮辞》的解析(2)
  • 《春江花月夜》——宇宙意识与价值追寻
  • 《武王伐纣平话》与《封神演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综合评论 >> 其他文学评论
    观察:如何确保文学奖客观公正

    发布时间: 2014/12/20 0:33:5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文字 〖 〗 )
    中新网北京12月18日电(上官云) 从鲁迅文学奖到老舍文学奖、再到路遥文学奖,一个出色的奖项对文化界、读者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单以诺奖为例,2012年至2014年得主分别为中国作家莫言、加拿大女作家门罗以及法国作家莫迪亚诺,在名单公布前,这三位作家的作品都卖的不是“很景气”,之后几乎均被抢购一空,乃至需要“连夜加印”。而曾经备受推崇的国内多个文学奖,却正在逐渐失去“公信力”与权威性。在这点上,学者们也各有看法。 
      由来:文学奖曾承担重要职能
      在很多人尤其是文学青年的心目中,能拿到一个有分量的文学奖是一件十分荣耀的事情,在潜意识里,不少读者也认为,得到文学奖的作品必然多半是好作品。评论家周志强从文学角度分析了文学奖设立的初衷与最初承担的职能。
      历数国内文坛影响力较大的奖项,还是当属中国作协举办的各类文学奖。著名评论家白烨对这些奖项比较熟知,也担任了2014年鲁迅文学奖的评委。据他介绍,早前大型文学奖项并没有严格的规范,从2005年3月起,中宣部制定了《全国性文艺新闻出版评奖管理办法》,就全国性评奖活动主办单位的资质等方面做出明确规定。因此,设立全国性文艺奖项,需要遵照以上规定,按照要求向有资格主办的主管部门申报,得到审批之后才能立项和举办。
      对于白烨的说法,周志强分析,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文学奖曾经承担了重要的社会职能,推出很多作家,比如刘心武、张洁等人。同时,通过文学颁奖活动,实现了什么是“好作品”标准的制定,当时的读者构成也相对简单,符合大部分人的要求,“但文学奖的评选结果,在当时也是有争议的。但是那是的文学奖能够确立新的文学写作模式与创作意识先锋性、保守性的分水岭。”
      但进入新世纪后,这种状态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文学奖几乎失去了对文学发展的号召作用。周志强认为,随着时代的发展,文学奖越来越成为作品市场化的标签,具体表现在获奖后的书能够大卖,作者能够获得名声,“同时文学生态也发生重要变化,纯文学、通俗文学、网络文学出现融合趋势,并拥有各自的读者群,其评价标准几乎完全不同,文学奖再试图达到三个领域的协调一致就十分困难了。”
      现状:国内文学奖泛滥 难有真正的“客观公正”
      从某种程度上说,读者对获奖作品的关注源自该文学奖的公信力。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是,国内多个文学奖似乎正在逐渐失去这种话语权。譬如鲁迅文学奖,早年它曾推介过阎连科、池莉、徐小斌等一系列优秀作家,随后不久,便陷入“徇私”、“跑奖”的负面评价之中难以挣脱。更不要说刚刚起步的“路遥文学奖”,连举办的合法性都受到质疑。
      学者胡野秋用“泛滥”来形容目前国内文学奖的现状,而不断传出的评奖丑闻更使其公信力和权威性大打折扣,比如鲁奖曾经出现一个作者三次获奖的情况,这让人觉得评选机制十分混乱,“文学界有个说法‘面朝文学,背对文坛’,或许就是对评奖水平下滑的一种抗议吧。”
      文学奖的官方化也是胡野秋注意到的问题之一。他说,很多人会有这样的观点:文学奖是官方出钱就要由官方来办,但这个想法是很值得商榷的,“文化事业会管办分离。在国外,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就不受政府影响。”
      无论如何,鲁迅文学奖、老舍文学奖都多少带有一些官方色彩,并且举办多次;相较而言,完全由民间人士操办的“路遥文学奖”似乎更容易在评选章程方面受到质疑。胡野秋承认,目前民间文学办奖仍然相当不成熟,“很多还都是官办模式,很难确保奖项的公正性。”
      周志强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他认为,文学奖评出的作品总归会有争论,甚至退一步讲,由于评价标准的多元化,文学奖也很难有真正的客观公正,“从这个角度说,文学奖的评选是否透明并不重要,当今天的文学奖拿不出一个适合所有人的标准时,就容易走向混乱。关键还是在于背后整个大的体制。出现一系列‘跑奖’、‘拉票’现象,应该是当前作者写作的市场化、利益化来买单。”
      解决之道:建立监察制度 奖项设立要落到实处
      借鉴,可能是完善中国文学奖举办问题的一个好办法,比如评选过程的公开透明、评委的独立不受干扰等等。胡野秋介绍,国外很多文学奖的兴办机制是比较成熟的,有些地方值得学习。
      “就诺贝尔文学奖来说,评委都是一些固定的德高望重的教授,由哪些人担任评委会提前公布。”胡野秋认为,国外办奖的“反腐机制”较好,而中国对文学腐败的惩治却没能跟得上,“文学评奖惩罚机制的缺失,就很难杜绝文学奖的‘黑色现象’。”
      “文学奖的定位可以具有一定的差异性,可以颁给纯文学,也可以颁给畅销书。”但胡野秋强调,无论哪一种,中国文学奖的评选都是越透明越好,“也可以考虑建立相关的监察制度。不过我对民间办文学奖还是支持的,只是相关程序还有待完善。”
      “官方也好、民间也罢,关键在于要用评审结果的质量让大家无话可说。“胡野秋认为,再好的文学奖评选出的作品都可能有争议,但只要程序合法公正即可,“文学奖的标准应该关注文学性,回到作品本身。”
      “一个奖项的设立与运作,宗旨是什么,程序怎么样,谁来操办,都既要有其特点,落到实处,又要公开、公正、透明,这就要求在机构上、程序上、人员上,都有相应的支撑力量与配套措施。”谈到饱受争议的路遥文学奖时,白烨在接受北京晨报采访时曾这样表示。
      “今天的文学创作非常分散,多元化已经十分成熟和普遍,不可能有一个奖能把所有的领域,所有的流派,所有的风格一网打尽。更重要的是,文学创作本来就是很主观的活动,没办法完全客观。”白烨称。
    编辑:秋痕

    陈思和:中国文学未陷中年危机 而是迈入壮年时期
    中国家庭剧:呼唤温情表达和生活智慧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