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综合评论
  • 论著评论
  • □ 同类热点 □
  • 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2)
  • 历史小说《张居正》读后感
  • 《战争与和平》与《红楼梦》比较谈片
  • 邓红梅著《女性词史》
  • 评钱基博《现代中国文学史》
  • 谈谈余光中的诗
  • 《苏轼诗词艺术论》简评
  • 浅谈《围城》方鸿渐的爱情
  • 袁枚接收女弟子的动机
  • 王维诗歌的独特解读—读王志清《纵横论王维》
  • 笙歌散尽游人去(1)
  • 简评《李杜诗学》
  • 《资治通鉴》里的权谋智慧
  • 为六朝诗一辩
  • 金庸小说爱情主题的文化解读(一)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文学评论 >> 论著评论
    被诗歌抛弃的时代

    发布时间: 2011/10/13 10:38:5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北京晨报
    文字 〖 〗 )

    一直都是这样,地球是一个,可世界不是一个。/很多红柱子错落/有人在背后说,欢迎回到中国。

    ——摘自《时差》,作者王晓妮,选自《当代诗(2)》

    有多少人,还在读诗呢?说不出是这本书生不逢时,还是这个时代被诗所抛弃。

    古往今来,诗歌都是一种文明,但当一个民族失去了诗的时候,她的浪漫与冲动,她的思考与深情,她的爱与痛,她的压抑与愤怒,又该如何表达?难道,我们要用数钱的钞票声来讴歌,用啤酒瓶相撞的声音来赞美,用吆五喝六的划拳来礼赞?

    法国人曾说,斯大林时代的暴政令人厌恶,但想到要治理陀思妥耶夫斯基笔下的那些人物,这恐怕也是无可奈何。一个民族的精神世界决定了她的命运,当我们不读诗时,那么,我们未来的艰难,也许不可避免。

    毫无疑问,我们正沉浸在一个高度世俗化的时代中,没有理想,没有形而上,没有永恒,没有陶醉,只有现实利益,只有肤浅的欲望。

    对比当年的朦胧诗、后朦胧诗,本书中的作品更晦涩、更琐碎也更无奈,它们沉入在细节中,不再有田园风光,不再有天堂,相反,充斥的是城市生活的细节,以及我们每天都会遭遇的那些重复动作。如果说,曾经的诗人是明澈而苦痛的,那么,这一代诗人就是沉重而麻木的,他们已经接受了命运——诗已不再是一种解放,而成了无奈的挣扎。

    “痛苦不会摧毁痛苦的可能性”、“这过度编制的世界上哪还有空白”、“从自由向着不自由去越狱”……这种深深的乏力感,将是我们在后人眼中的符号,它映照着无法回避的现实:世界太强大了,遮住了个体一切可能的视野,当我们醒来时,它已变成了另一个样子,不管你接受与否,它不可动摇,更可悲的是,它不再是一个客体,而是一个鲜活而生动的主体,它甚至可以塑造你和你孩子的梦,塑造出无数愤怒而苍白的人。

    那么,我们究竟是在梦中,还是在醒来,我们究竟是在塑造着,还是在被塑造着?现代化把我们放进了一个由镜子组成的屋子中,我们每一动作,镜像们也在动作,镜像们的镜像们也在动作,于是,一个人就成了一片人群,我们再也无法分辨孰真孰伪。然而,我们真能打破这个镜屋吗?在飞奔的时代中,我们高喊下车,但谁来踩这脚刹车呢?

    一切都在被裹挟中,走向看不清的未来,“火车忙碌得越来越隐约”,只剩下一个微渺的直觉:唾弃了诗歌的时代,一定会被诗歌所唾弃。

    文/唐山

    ●文学:《当代诗(2)》

    作者:孙文波主编

    定价:26元

    评分:8.0

    出版:文化艺术出版社

    编辑:秋痕

    由《人间词话》中的引词看王国维美学标准和思想(1)
    《盛世启示录》:“文以载道”的历史专著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