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陶渊明人生境界的审美范型及其现代性
  • 中国当代文学的分期及其发展概况
  • 现代格律诗史纲
  • 说宋代笔记(上)
  • 朦胧诗
  • 柳永词风及其词史地位(一)
  • 中国美学
  • 鲁迅的药与酒及魏晋风度(二)
  • 此情可待成追忆--谈林徽因的记忆与李商隐的锦瑟二诗
  • 《封神演义》研究综述
  • 中国诗学的百年历程 蒋寅
  • 评《东西方比较文学史》
  • 屈原流放汉北考
  • 论何其芳三十年代的诗 孙玉石
  • 小说类型理论与批评实践——小说类型学研究论纲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试论赋体文学创作手法对元嘉诗歌创作的影响(二)

    发布时间: 2010/11/22 11:07:1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历史千年
    文字 〖 〗 )
    二、元嘉诗歌的铺排:方位对句与景致对句 
      (一)方位对句 
      元嘉诗歌在造句上常用方位对旬,对观览的大视界作出明确交待。如谢灵运诗:“柏梁冠南山,桂宫耀北泉”(《日出东南隅行》)、“江南倦历览,江北旷周旋”(《登江中孤屿》)、“卜室倚北阜,启扉面南江”(《田南树园激流植棱》)、“秋泉鸣北涧,哀猿响南峦”(《登临海峤初发疆中作与从弟惠连见羊何共和之》)等。再如鲍照诗:“西上登雀台,东下望云阙”(《代陆平原君子有所思行》)、“东海进逝川,西山导落晖”(《松柏篇》)、“赤板横西阻,火山赫南威”(《代苦热行》)、“东南望河尾,西北隐昆崖”(《赠故人马子乔》六首其三)、“北出湖边戏,前还苑中游”(《中兴歌》十首其六)、“北临出塞道,南望入乡津”(《送盛侍郎饯候亭》)、“南帆望越峤,北榜指齐河”(《还都至三山望石头城》)等。用方位对句对观览的视界作出明确交代后,就有利于诗人在诗歌中作进一步的铺排描写。 
      元嘉诗歌中这种鲜明的方位对句,不仅仅是出于诗歌形式对称的目的,更主要的是为了在空间上铺陈描述——“前后左右广言之”的需要。谢灵运《日出东南隅行》:“柏粱冠南山,桂宫耀北泉。晨风拂檐幌,朝日照闺轩。美人卧屏席,怀兰秀瑶瑶。 
      皎兰秋松气,淑德春景暄。”此诗“南”“北”二句从大环境落笔,由远而近,顺着晨风与阳光的方向,将读者视线逐步引入闺帏中的“美人”,而作者用笔之法正是阶梯式过渡铺陈。又如其《田南树园激流植棱》“卜室倚北阜,启扉面南江。激涧代汲井,插槿当列墉。群木既罗户,众山亦当窗”六句,后四句各自从远与近对应北室与南扉,六句诗在全诗中正是铺陈性景致描述。再如《善哉行》“阳谷跃升,虞渊引落。景曜东隅,畹畹西薄。三春奥敷,九秋萧索。 
      凉来温谢,寒往暑却”八句,前说太阳东升西落,铺陈四句,后说时景代谢,也铺陈四句,正是为达士当及时行乐的主题服务的,可见其目的首先并不在于诗歌形式整饬上的需要。 
      即便是在赠别诗中,也不例外。如谢灵运《酬从弟惠连》“西川”、“东山”二句,正是为“别时”、“别后”二句铺底张本,为的是展示全时空的“悲”与“情”。鲍照《赠故人马子乔》六首其四云:“种橘南池上,种杏北池中,池北既少露,池南又多风。”即使在比兴之中亦作南北铺陈,正是出于务求尽到的意图。至于《拟行路难》其一“洛阳名工铸为金博山,千斫复万镂,上刻秦女携手仙。承君清夜之欢娱,列置帏里明烛前,外发龙鳞之丹彩,内含麝芬之紫烟”云云,更是典型的赋体手笔。而第三首则又可作赋松诗读,“东南望河尾,西北隐昆崖”既写尽松树“百尺下无枝”的高盛气势,又为“悲凉贯年节”而“葱翠恒若斯”垫笔,这与“野风振山籁,鹏鸟相惊离”二句,正是分别从远眺与近观两面铺写。 
      又其《玩月城西门廨中》写月云:“始见西南楼,纤纤如玉钩。末映东北墀,娟娟似蛾眉。蛾眉蔽珠栊,玉钩隔琐窗。三五小时,千里与君同。”以方位词点明不同的视点,从而描述月亮“始”“末”全景致,而月亮的空间挪移过程,也正是作者观察与感受的全过程。对于读者而言,这同样也是“月亮走我也走”的观赏与感受过程。 
      (二)景致对句 
      所谓“景致对句”,是指将所欲描述的景致对象径直列于句首而逐一地对陈铺叙,这在元嘉诗歌中更是多见。如颜延之《从军行》写边塞景事云:地广旁无界,岩阿上亏天。峤雾下高鸟,冰沙固流川。秋飚冬未至,春液夏不涓。闽峰指荆吴,胡埃属幽燕。横海咸飞骊,绝漠皆控弦。驰檄发章表,军书交边塞。接镝赴阵首,卷甲起行前,羽驿驰无绝,旌旗昼夜悬。卧伺金柝响,起候亭燧燃。 
      全诗一气铺排而下,句式齐整,而且语法结构基本一致,为主谓(时以复合形式,如“横海”、“绝漠”、“接镝”、“卷甲”等)陈述式。这自然让人联想起汉代的“苑猎”大赋。又鲍照《登庐山》诗以“千岩”对“万壑”,“瘫蓰”对“纷乱”,“洞涧”对“耸树”,“阴冰”对“炎树”,“晨鹃”对“夜猿”,“深崖”对“穷岫”,用的几乎是同一句法,而庐山风景也全由这一系列的铺排句子表现竞尽。在谢灵运诗里,“岩峭岭稠叠,洲萦渚连绵。白云抱幽石,绿筱媚清涟”(《过始宁墅》)之类的格局,也是屡见不鲜。采用这种以铺排的景致对句状写山水景物的表现手法,正是为了能够穷形尽相地描绘出“千圻邈不同,万岭状皆异”(《游岭门山》)的自然山水与风云多变的地域景观,于是在形式上也就相应地呈现出工整厚重乃至富艳的特点。 
      三、从想象静观到移步换景 
      赋体文学“前后左右广言之”的铺陈手法,施之于诗歌创作领域,自当有所转化。元嘉诗人匠心独运,写作时便是将想象式的静观(汉大赋多夸张想象之辞)转换为实地考察式的移步换景。 
      谢灵运的《山居赋》就是一篇如实铺陈的文字,它有明显不同于汉代赋家创作的地方,而受左思《三都赋》影响较大。左思作《三都赋》,是赋史上的一大变革。他在《三都赋序》中指出:司马相如、班固等汉代赋家,极宏侈之词,“假称珍怪,以为润色”,但“考之果木,则生非其壤;校之神物,则出非其所。于辞则易为藻饰,于义则虚而无征。且夫玉卮无当,虽空非用;侈言无验,虽丽非经”j。因此他“摹《二京》而赋《三都》,其山川城邑,则稽之地图;其鸟兽草木,则验之方志。风谣歌舞,各附其俗;魁梧长者,莫非其旧”。这就将大赋创作由夸饰虚构严格转入到求真求实的道路上去了。谢灵运的《山居赋》创作,就是从这条路子上发展而来。 
    编辑:李瀛慧

    试论赋体文学创作手法对元嘉诗歌创作的影响(一)
    试论赋体文学创作手法对元嘉诗歌创作的影响(三)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