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试谈薛宝钗的性格特点
  • 论《红楼梦》 的悲剧性
  • 对宝黛爱情悲剧的再认识
  • 贾敬、贾赦、贾政兄弟比较谈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1)
  •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晴雯论
  • 《〈西江月〉二首·评贾宝玉》解读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2)
  • 《葬花吟》赏析(1)
  • 试论《红楼梦》诗词与人物形象塑造的关系
  • 《红楼梦》中的悲剧角色
  • 论《红楼梦》诗词曲赋的艺术价值
  • 《红楼梦》诗词曲赋介绍
  • 《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前言 (二)
  • 论《红楼梦》的人物系统
  • 如何看《红楼梦》的时序

    发布时间: 2010/11/3 13:34:3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红楼》2010年第3期
    文字 〖 〗 )
    《红楼梦》被认为有很多时序矛盾,人物年龄忽大忽小,时间顺序忽前忽后,形成时间倒流。但也有的红学家则认为“所写岁时节序,年龄大小,竟而如此相合,井然不紊”。
    对这两类看法我都不赞同。我以前对《红楼梦》的一些时序问题提出过我自己的看法,但这些问题都只是一个个的例证,不够系统。我想在这篇文章中把《红楼梦》的“时序矛盾”作个归总。
    现今的《红楼梦》是经过曹雪芹多次增删后的改写本。我认为时序矛盾主要是曹雪芹改写成今本后造成的,原来的“初稿”并没有时序矛盾。
    《红楼梦》的时序可分前十八回和第十九回后两大部分来说。

    一、《红楼梦》前十八回的时序

    己卯、庚辰、戚序、蒙府等脂批本的第十七回中都有批语:“年表如此写亦妙”。但这都是夹批,批的时间应该是比较早,很可能这是对早期稿子的批语。所以我估计初稿有可能是按顺序写的。
    现在我把《红楼梦》前十八回中所有有关薛家的故事都从《红楼梦》中抽出来,组成薛家的故事;把剩下的内容组成另一故事,并尽量能恢复到“初稿”中的样子。这样得到的两个故事基本上都没有时序矛盾。
    薛家的故事从第三回末的最后一节的“次日起来”开始,王夫人收到了金陵来信,薛家要启程进京;到第五回开头的“黛玉方渐渐的回转来”是第一部分。
    宝玉做红楼梦的部分和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先不管,接着是王夫人在薛姨妈处闲话,就是第七回的开头。以后有宝钗讲冷香丸的故事、周瑞家的问香菱的身世、周瑞家的送宫花。送到黛玉处,黛玉在宝玉房中玩。从周瑞家的口中,宝玉得知宝钗身体不适。这是第二部分。
    第七回的周瑞家的送宫花是作者通过她把十二金钗除了元春、湘云和妙玉外的九人都串连起来,是为介绍人物而设置的情节。这部分内容是最容易把不同时间的故事连在一起的。其中贾琏戏凤姐这部分的时间就和其他内容的时间不连续,而和刘姥姥走后的时间连在一起的。所以这几小节的内容不在薛家的故事里,而要把它提出来放在刘姥姥走后,周瑞家的向凤姐回话时。
    再往下接的是第八回宝玉去看望宝钗的故事。这里有通灵宝玉和金锁的初次相会、黛玉对宝玉和宝钗关系吃醋的故事、宝玉回房后为枫露茶要撵李嬷嬷的事,直到宝玉睡下为止是第三部分。
    再后面就到第十八回元春省亲时薛姨妈和宝钗出场了。
    这些内容是从宝钗十二岁开始的薛家的故事。从薛蟠买英莲打死冯渊、自己带家人起身进京;路上走了二年、宝钗十四岁的冬天到贾府;然后薛姨妈和王夫人姊妹相见;宝玉和宝钗的通灵和金锁相见;最后元春接见薛家母女。这里面的人物和时间都没有时序矛盾。需要修正的只有第四回中“今黛玉虽客寄于斯,日有这般姐妹相伴,除老父外,馀者也就无庸虑及了。”因为此时黛玉已经十岁,老父已经去世。这段话明显是改写时增添的。
    回过头来看其他内容。
    在抽去了薛家的故事,黛玉六岁来贾府后,《红楼梦》就没有再写她的活动,而是接着写刘姥姥一进荣国府的故事了(宝玉做红楼梦的部分先不说)。刘姥姥这部分故事的时间是在黛玉八岁的秋尽冬初(这从第六回凤姐二十岁的年龄可以推算出来),这离黛玉来贾府已有两年的时间(黛玉六岁九、十月到贾府、刘姥姥在黛玉八岁秋末冬初到荣国府正好二年)。本来这两年里应该有不少故事,但现在都被曹雪芹删去,我们已经看不到了。
    刘姥姥走后,周瑞家的首先要去凤姐处回话,这就和第七回的贾琏戏凤姐这部分内容连上了:刘姥姥吃了午饭,收了凤姐给她的二十两银子,就随周瑞家的到周瑞家坐了片刻,仍从后门出去回家了。周瑞家的送了刘姥姥去后,当然先要给凤姐回话,然后才会去给王夫人回话。她到凤姐处,凤姐正在睡中觉。这是很合情理的,凤姐不可能等周瑞家的送走刘姥姥、来回了话才午睡,这中间没有时间缺失是很妥帖的。所不同的就是来凤姐处的理由,这是今本改写的结果。既然不是送宫花来凤姐处,凤姐叫彩明送宫花给秦可卿的内容只能是后加的,只和今本有关,改成今本前不应该存在这样的内容。而我的这两个故事应该是今本之前的内容,所以要剔除与之不相干的文字。
    再往下就是掌灯时分,凤姐已卸了妆,来见王夫人回话,除了零星家务外,凤姐又笑道:“今儿珍大嫂子来,请我明儿过去逛逛,明儿倒没有什么事。”王夫人道:“有事没事都害不着什么。每常他来请,有我们,你自然不便意,他既不请我们,单请你,可知是他诚心叫你散淡散淡,别辜负了他的心,便是有事,也该过去才是。”凤姐答应了。这就有凤姐宝玉去宁府、宝玉和秦钟会面、两人商量上家塾、焦大骂街被塞马粪,第二天贾母又去宁府看戏等情节。
    往下除去宝玉探望宝钗、通灵金锁相会和枫露茶的事,接着的是秦钟在贾蓉的陪同下来宝玉处,于是就是第九回在家塾闹学堂;第十回秦可卿生病;第十一回贾敬生日、贾瑞思淫;第十二回贾瑞死于凤姐的相思局、黛玉去扬州探父病。
    这是从黛玉八岁秋尽冬初到黛玉九岁的冬底的一年多时间。中间也没有时间上的倒流和任何时序矛盾。
    第十三回秦可卿的死是在删去《秦可卿淫丧天香楼》后的剩余部分。这部分的故事删去了,时间也减少了。于是只能写成是贾琏还在去扬州的路上,秦可卿就死了。这是产生秦可卿死期和林如海死期不能合茬的根本原因。如果添入被删去的部分,秦可卿死在第二年的八九月间,这就能和林如海的死对应起来。这个时序矛盾是删改的原因,现在我们完全可以弄懂了。再往下的第十四至十八回也都是循序渐进的。
    从第十三回起到第十八回是黛玉九岁冬天后到黛玉十三岁元宵节的故事,没有任何时序矛盾。所需要做的就是把其中和“初稿”不相干的部分薛家和贾雨村的内容剔除和订正。剔除的内容有:
    第九回薛蟠在学堂中的故事;
    第十三回薛蟠送樯木板材的事;
    第十六回平儿、贾琏、凤姐谈论香菱和薛蟠的事;
    第十八回贾蔷从苏州采买来的十二个女孩子到王夫人上房、林之孝家的回小尼姑、小道姑和妙玉情况的时候,宝钗在场的情节。
    这些内容的时间都在宝钗十四岁来贾府以前,不可能是真实发生的事。这是曹雪芹把“初稿”修改成今本时加进去的。
    贾雨村第四回后的履历也不是现在书中所写的那样。
    我们已经知道,薛蟠是在宝钗十二岁时打死的冯渊。冯家人告了一年状,时间就到了宝钗十三岁,对应黛玉十一岁,贾雨村这时才能补应天府的缺。可我们在书中看到的是黛玉六岁到贾府,过了两个月,贾雨村就去金陵赴任了。这是曹雪芹把薛家的故事提前后,必然要作的一种补救。事实是贾雨村到了京里,贾政保奏后确实复职候缺,但并没有马上补应天府的缺,而是当了别的官。直到黛玉十一岁的那年,才能去金陵赴任。这中间隔了五年的时间。
    因为贾雨村为薛蟠的事帮了王家的忙,王子腾才“累上保本”,让贾雨村进京候补京缺。这个时间要在黛玉十一二岁后。而黛玉从苏州给林如海送葬后回京是在黛玉十岁时。贾雨村那时还没有在应天府上任,更不可能从该任上回京候补京缺,所以第十六回雨村和贾琏黛玉同行的事根本不能发生。这也是曹雪芹把薛家故事提前后,把它作为已发生的事,再把一些可能和应该发生事写在小说中。这就打乱了时间结构,造成了时序矛盾。当然第十七回贾政要雨村题对额也是为了使事情更像真的而加出来的。当时雨村还没有进京。这可以从后文中看出端倪:
    第三十二回时黛玉是十三岁了,这时贾雨村可以在京候补京缺,但还没有得到实缺,所以书中用的是“兴隆街的大爷”来描述贾雨村,而不是雨村的官衔。第四十八回时(黛玉十五岁)的贾雨村才是京官,从他对石呆子的处理像是京兆尹之类的地方官。第五十三回又升为大司马,进入了中央权力机构。到第七十二回时则又降了,但降到什么官位、什么原因造成的则没有写出来。
    现在我们得到的两个故事是薛家的故事和除去薛家内容的其他人物的故事。我把《红楼梦》前十八回分成这两部分,具体的内容可能不一定全对,原则就是:一部分只有薛家的内容,另一部分没有薛家的内容。
    现在的文本内容和这两部分之和的内容所差的就只是第五回宝玉做的红楼梦了。这个红楼梦故事应该在那个部分?宝玉什么时候做的这个红楼梦?做梦的地点又在哪里?
    这部分内容应该在除去薛家内容的那个故事中,因为它基本上不是薛家的故事。但和宝钗有关,因为宝玉梦中见到的兼美既像黛玉,又像宝钗。只有宝玉见过宝钗后,才能做这样的梦。于是做梦的时间也必然是在薛家到贾府、宝钗十四岁的冬天以后。而做梦的地点就不可能是现在所写的秦可卿的卧房内。因为秦可卿在宝钗十二岁(黛玉十岁)时就死了。 如果这部分内容不是后来改写时增加的,那起先的做梦地点就应该在其他地方。如果这部分内容是曹雪芹最后才写的,他把它写在秦可卿的卧房里,那只能是想通过对秦可卿卧房的描写来反映作者的观点:秦可卿是擅风情的淫妇。而且因为改写的这部分放在前面,秦可卿可以作为还没有死来处理。总之这都是增删剪辑造成的,而且是曹雪芹有意而为的。
    这两个故事都没有时序矛盾。如果把薛家的故事按时间顺序插入后一个故事内,也就是黛玉十岁那年年底王夫人收到金陵来信(插在第十六回黛玉和贾琏回来以后)、黛玉十二岁冬薛家来贾府(插在第十八回王夫人十月忙完省亲别墅的事后),合在一起的整个故事也不会有时序矛盾。这有可能就是曹雪芹的“初稿”(当然还要加进《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等内容)——它是按时间顺序按部就班写的,就像是“年表”。第十七回中的“年表如此写亦妙”可能就是对这样的文本作的批语。
    但现在故事不是这样“合并”的,而是把薛家来贾府的时间提前,目的是让黛钗的矛盾尽可能早的出现在读者面前。就是曹雪芹把没有时序矛盾的“初稿”中薛家的部分提前放到了现在的位置,并添加了一些因薛家提前到贾府而可能出现的情节(即我在前面要求剔除和改正的部分内容),删去了《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等内容成了今本——这才形成了时序矛盾。
    这就是我对前十八回出现时序矛盾的看法。后来的回目中虽然还有剪接,会造成时序矛盾,这需要增加三年、补充两个闰月,才能看清时间的脉络。除此之外,还有刘姥姥二进荣国府、第五十二至五十七回的内容以及第七十二回贾琏借当、尤二姐周年、贾政才回家的几段故事的时间顺序,都不应该是在现在所处的位置。但影响已没有前十八回那样大,以后的薛家故事和其他部分的内容也能合辙了。

    二、《红楼梦》第十九回后的时序

    现在我把第十九回后的顺序按宝玉的年龄大致排列一下:
    第十九回在元春省亲后,宝玉已经十四岁(因为正月二十一日是宝钗十五岁的生日)。按现在的时序,第十九回至第二十二回都被按排在正月十五后到宝钗生日前后的几天内。但从文字中明显看得出不少故事不应该在这段时间内。
    如“玉生香”的故事,和第八回就有可能是连在一起的。第八回是在宝钗十四岁刚到贾府不久的事,所以这部分内容是把年前的故事移到了年后。
    而第二十回贾环和莺儿赶围棋的故事也和第十八回的“贾环从年内染病未痊,自有闲处调养,故亦无传”矛盾。前两天病得连元春省亲都不能参加,现在居然可以玩耍?所以这部分内容应该是前几年过年的情景,如今插入其中。 
    往后大姐生病的故事也不在元春省亲后到宝钗生日前这段时间内,因为按排不下十二天。或是整个事件都在宝钗生日前;或是发病在宝钗生日前,痊愈在宝钗生日后;或是都在宝钗生日后。
    元春送灯谜的时间也不像在此时,而是应该在元宵节前。
    这些都是曹雪芹把素材剪辑后重新安排的,是删改的结果。
    第二十五回宝玉被魇。那年宝玉十四岁。该年有个闰三月,所以宝玉能在和尚颂持后三十三天痊愈,并能在四月初三四去沈世兄家赴席。这年的立夏是闰三月十五前后,芒种只能是四月十六、七日,而不是四月二十六、七日。
    第二十七回的四月二十六日交芒种是宝玉十五岁的事,因为前一年有了闰三月,这年的芒种才能是四月二十六、七日。曹雪芹把第三十七回宝玉闲逛的二年中的部分内容移到了这里。
    第三十回中宝玉的活动也不是发生在几个时辰内的事,尤其是龄官划蔷的故事明显是在伏天,曹雪芹为了集中描写宝玉性格而移到了这里。
    然后就是第三十七回,宝玉在贾政放了学差后在大观园内闲逛了二年(这从第四十五回黛玉已经十五岁可以推定)。探春生病的事书中从没有说起,只是在探春给宝玉的花笺中提到,这也可以是两年后的事。
    就在群芳结海棠社、做过菊花诗后,写了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这里出现了一个至今未能解决的刘姥姥和贾母的年龄关系。其实只要把这时理解为刘姥姥一进荣国府后的第二年就没有问题了。也就是刘姥姥在黛玉八岁的秋冬一进荣国府打秋风后,第二年前来答谢。当时刘姥姥七十五岁,贾母才七十一岁。贾母比刘姥姥小好几岁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现在曹雪芹把它移到这里,为了符合当时环境,对人物形象作了修改。但他没有把刘姥姥和板儿的年龄作订正,于是就出现了这个无法解决的矛盾。
    第四十九回香菱学诗本不是问题,只要看懂这里有个闰十月,香菱就有一个月的学诗时间。
    第五十二回后半回到第五十七回的开头是曹雪芹插在燕窝事件之间的内容。其时间跨度大致有两三个月。但这些内容也不是必然连续的,其中尤以乌进孝送租和甄家女人来贾府为明显。
    乌进孝送租中涉及贾琏和凤姐借当的事。借当是在第七十回才发生的事,这时还没有发生,贾蓉如何能未卜先知?所以必然是从后文中移过来的。
    而按“甄贾全同”的观点,第五十六回甄家女人说甄宝玉十三岁,贾宝玉也必然是十三岁。所以这段内容应该发生在元春省亲的前一年,曹雪芹把它从前面移过来了。
    这几部分内容移动的痕迹是显而易见的。
    第五十七回薛姨妈的生日和第三十六回的生日日期不同,也有剪辑移动的痕迹。我以为很有可能是曹雪芹把这部分内容从第三十六回末移到了第五十七回。但把宝玉和黛玉改成没有去、加进了薛蝌陪伙计吃酒的内容。这是因为第五十七回时宝玉因为紫鹃的戏语而生着病、黛玉也添了病症,自然就不能去了;而薛蝌则在第四十九回就已经到了,当然也要作交待。这样的话,薛姨妈的生日还是只有一个,而且也符合曹雪芹对每个人的生日只写一次的手法。
    再有就是贾政回京的时间。书中已写明贾政将于冬底回京,后面再写贾母八月初三日的八旬之庆,当然就是在第二年。通常红学家都不承认这一点,认为贾政是在当年六月中就回京了,所以时序就不对了。
    而贾琏借当的事和尤二姐的周年联系在一起,尤二姐的周年是在腊月,所以借当也必然在腊月,并且是贾政冬底回京的那年。因为第七十二回林之孝讲要放丫头配小子时,贾琏就说了这时贾政才回家不久。曹雪芹在今本中把这些内容都移到八月中秋前,他改了借当理由,但没有改凤姐为尤二姐周年而要抽头的目的。虽然产生了时序矛盾,但还是能看出中间的修改过程和痕迹。
    当作了这样的理解后,时序就不再矛盾。
    今本《红楼梦》是在初稿的基础上修改而成的。我将这些被认为是时序矛盾的文字移到相应的位置,产生的文字就没有了时序矛盾,就像是恢复成了原来的“初稿”。当然这只是我的一种看法,虽然有某种文本依据,毕竟没有真实的曹雪芹原稿作证而不能定论。但自成体系、自圆其说,所有的时序矛盾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释。这总比没有任何凭据的说什么二稿合一、一书多改、五次增删产生五个书名等种种“成书说”有道理得多。也对“年表说”作了无情的批驳。

    这种看法自曹雪芹成书的二百多年来,大概还没有其他人提出过。今天我把它发表出来,供大家参考。

     
    编辑:辛向前

    宝玉娶谁会幸福 (2)
    红楼美学论片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