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1)
  • 《错误》赏析
  • 朱自清优美散文《歌声》
  • 卞之琳诗歌欣赏(2)
  • 风雨兼程——汪国真诗集(一)
  • 贺铸《踏莎行·阳羡歌》赏析
  • 图文并茂《再别康桥》
  • 梅花诗词赏析(专辑)
  • 废名《初恋》赏析(1)
  • 郭沫若经典诗歌十首(2)
  • 意象欲出造化已奇──诗歌意象的解读
  • 试解李商隐《无题》李贺《七夕》诗
  • 汉乐府 江南
  • 松树的文化意境
  • 元人小令选(58首)赏析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诗文赏析
    穆旦诗选(五)

    发布时间: 2010/11/1 10:09:1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诗歌库
    文字 〖 〗 )

    小镇一日


    在荒山里有一条公路,
    公路扬起身,看见宇宙,
    想忽然感到了无限的苍老;
    在谷外的小平原上,有树,
    有树荫下的茶摊,
    在茶摊旁聚集的小孩,
    这里它歇下来了,在长长的
    绝望的叹息以后,
    重又着绿,舒缓,生长。

    可怜的渺小。凡是路过这里的
    也暂时得到了世界的遗忘:
    那幽暗屋檐下穿织的蝙蝠,
    那染在水洼里的夕阳,
    和那个杂货铺的老板,
    一脸的智慧,慈祥,
    他向我说“你先生好呵,”
    我祝他好,他就要路过
    从年轻的荒唐
    到那小庙旁的山上,
    和韦护,韩湘子,黄三姑,
    同来拔去变成老树的妖精,
    或者在夏夜,满天星,
    故意隐约着,恫吓着行人。

    现在他笑着,他说,
    (指着一个流鼻涕的孩子,
    一个煮饭的瘦小的姑娘,
    和吊在背上的憨笑的婴孩,)
    “咳,他们耗去了我整个的心!”
    一个渐渐地学会插秧了,
    就要成为最勤快的帮手,
    就要代替,主宰,我想,
    像是无纪录的帝室的更换。
    一个,谁能够比她更为完美?
    缝补,挑水,看见媒婆,
    也会低头跑到邻家,
    想一想,疑心每一个年轻人,
    虽然命运是把她嫁给了
    呵,城市人的蔑视?或者是
    一如她未来的憨笑的婴孩,
    永远被围在百年前的
    梦里,不能够出来!

    一个旅人从远方而来,
    又走向远方而去了,
    这儿,他只是站站脚,
    看一看蔚蓝的天空
    和天空中升起的炊烟,
    他知道,这不过是时间的浪费,
    仿佛是在办公室,他抬头
    看一看壁上油画的远景,
    值不得说起,也没有名字,
    在他日渐繁复的地图上,
    沉思着,互扭着,然而黄昏
    来了,吸净了点和线,
    当在城市和城市之间,
    落下了广大的,甜静的黑暗。
    没有观念,也没有轮廓,
    在虫声里,田野,树林,
    和石铺的村路有一个声音,
    如果你走过,你知道,
    朦胧的,郊野在诱唤
    老婆婆的故事,——
    很久了。异乡的客人
    怎能够听见?那是讲给
    迟归的胆怯的农人,
    那是美丽的,信仰的化身。
    他惊奇,心跳,或者奔回
    从一个妖仙的王国
    穿进了古堡似的村门,
    在那里防护的,是微菌,
    疾病,和生活的艰苦。
    皱眉吗?他们更不幸吗,
    比那些史前的穴居的人?
    也许,因为正有歇晚的壮汉
    是围在诅咒的话声中,
    也许,一切的挣扎都休止了,
    只有鸡,狗,和拱嘴的小猪,
    从它们白日获得的印象,
    迸出了一些零碎的
    酣声和梦想。

    所有的市集和嘈杂,
    流汗,笑脸,叫骂,骚动,
    当公路渐渐地向远山爬行,
    别了,我们快乐地逃开
    这旋转在贫穷和无知的人生。
    我们叹息着,看着
    在朝阳下,五光十色的
    一抹白雾下笼罩的屋顶,
    抗拒着荒凉,丛聚着,
    就仿佛大海留下的贝壳,
    是来自一个刚强的血统。
    从一个小镇旅行到大城,先生,
    变幻着年代,你走进了
    文明的顶尖——
    在同一的天空下也许
    回忆起终年的斑鸠,
    鸣啭在祖国的深心,
    当你登楼,憩息,或者躺下
    在一只巨大的黑手上,
    这影子,是正朝向着那里爬行。

    1941年7月


    哀悼


    是这样广大的病院,
    O太阳一天的旅程!
    我们为了防止着疲倦,
    这里跪拜,那里去寻找,
    我们的心哭泣着,枉然。

    O,哪里是我们的医生?
    躲远!他有他自己的病症,
    一如我们每日的传染,
    人世的幸福在于欺瞒
    达到了一个和谐的顶尖。

    O爱情,O希望,O勇敢,
    你使我们拾起又唾弃,
    唾弃了,我们自己受了伤!
    我们躺下来没有救治,
    我们走去,O无边的荒凉!

    1941年7月



    摇篮歌
       ——赠阿咪


      流呵,流呵,
      馨香的体温,
      安静,安静,
    流进宝宝小小的生命,
    你的开始在我的心里,
     当我和你的父亲
      洋溢着爱情。

    合起你的嘴来呵,
    别学成人造作的声音,
    让我的被时流冲去的面容
    远远亲近着你的,乖乖!
       去了,去了
      我们多么羡慕你
       柔和的声带。

      摇呵,摇呵,
      初生的火焰,
    虽然我黑长的头发把你覆盖,
    虽然我把你放进小小的身体,
    你也就要来了,来到成人的世界里,
      摇呵,摇呵,
     我的忧郁,我的欢喜。

      来呵,来呵,
     无事的梦,
      轻轻,轻轻,
    落上宝宝微笑的眼睛,
    等你长大了你就要带着罪名,
      从四面八方的嘴里
     笼罩来的批评。

    但愿你有无数的黄金
    使你享到美德的永存,
     一半掩遮,一半认真,
      睡呵,睡呵,
     在你的隔离的世界里,
    别让任何敏锐的感觉
    使你迷惑,使你苦痛。

    睡呵,睡呵,我心的化身,
    恶意的命运已和你同行,
    它就要和我一起抚养
    你的一生,你的纯净。
      去吧,去吧,
     为了幸福,
      宝宝,先不要苏醒。

    1941年10月

    本诗系为王佐良夫妇的第一个孩子诞生而作。“阿咪”即王佐良夫人徐序。诗中的“我”是一位母亲,她在对襁褓中的婴孩说话。



    控诉

    又名《寄后方的朋友》




    冬天的寒冷聚集在这里,朋友,
    对于孩子一个忧伤的季节,
    因为他还笑着春天的笑容——
    当叛逆者穿过落叶之中,

    瑟缩,变小,骄傲于自己的血;
    为什么世界剥落在遗忘里,
    去了,去了,是彼此的招呼,
    和那充满了浓郁信仰的空气。

    而有些走在无家的土地上,
    跋涉着经验,失迷的灵魂
    再不能安于一个角度
    的温暖,怀乡的痛苦枉然;

    有些关起了心里的门窗,
    逆着风,走上失败的路程,
    虽然他们忠实在任何情况,
    春天的花朵,落在时间的后面。

    因为我们的背景是千万人民,
    悲惨,热烈,或者愚昧的,
    他们和恐惧并肩而战争,
    自私的,是被保卫的那些个城;

    我们看见无数的耗子,人——
    避开了,计谋着,走出来,
    支配了勇敢的,或者捐助
    财产获得了荣名,社会的梁木。

    我们看见,这样现实的态度
    强过你任何的理想,只有它
    不毁于战争。服从,喝彩,受苦,
    是哭泣的良心唯一的责任——

    无声。在这样的背景前,
    冷风吹进了今天和明天,
    冷风吹散了我们长住的
    永久的家乡和暂时的旅店。



    我们做什么?我们做什么?
    生命永远诱惑着我们
    在苦难里,渴寻安乐的陷阱,
    唉,为了它只一次,不再来临;

    也是立意的复仇,终于合法地
    自己的安乐践踏在别人心上
    的蔑视,欺凌,和敌意里,
    虽然陷下,彼此的损伤。

    或者半死?每天侵来的欲望
    隔离它,勉强在腐烂里寄生,
    假定你的心里是有一座石像,
    刻画它,刻画它,用省下的力量,

    而每天的报纸将使它吃惊,
    以恐吓来劝说他顺流而行,
    也许它就要感到不支了,
    倾倒,当世的讽笑;

    但不能断定它就是未来的神,
    这痛苦了我们整日,整夜,
    零星的知识已使我们不再信任
    血里的爱情,而它的残缺

    我们为了补救,自动的流放,
    什么也不做,因为什么也不信仰,
    阴霾的日子,在知识的期待中,
    我们想着那样有力的童年。

    这是死。历史的矛盾压着我们,
    平衡,毒戕我们每一个冲动。
    那些盲目的会发泄他们所想的,
    而智慧使我们懦弱无能。

    我们做什么?我们做什么?
    呵,谁该负责这样的罪行:
    一个平凡的人,里面蕴藏着
    无数的暗杀,无数的诞生。

    1941年11月



    赞美


    走不尽的山峦和起伏,河流和草原,
    数不尽的密密的村庄,鸡鸣和狗吠,
    接连在原是荒凉的亚洲的土地上,
    在野草的茫茫中呼啸着干燥的风,
    在低压的暗云下唱着单调的东流的水,
    在忧郁的森林里有无数埋藏的年代。
    它们静静地和我拥抱:
    说不尽的故事是说不尽的灾难,沉默的
    是爱情,是在天空飞翔的鹰群,
    是干枯的眼睛期待着泉涌的热泪,
    当不移的灰色的行列在遥远的天际爬行;
    我有太多的话语,太悠久的感情,
    我要以荒凉的沙漠,坎坷的小路,骡子车,
    我要以槽子船,漫山的野花,阴雨的天气,
    我要以一切拥抱你,你,
    我到处看见的人民呵,
    在耻辱里生活的人民,佝偻的人民,
    我要以带血的手和你们一一拥抱。
    因为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一个农夫,他粗糙的身躯移动在田野中,
    他是一个女人的孩子,许多孩子的父亲,
    多少朝代在他的身边升起又降落了
    而把希望和失望压在他身上,
    而他永远无言地跟在犁后旋转,
    翻起同样的泥土溶解过他祖先的,
    是同样的受难的形象凝固在路旁。
    在大路上多少次愉快的歌声流过去了,
    多少次跟来的是临到他的忧患;
    在大路上人们演说,叫嚣,欢快,
    然而他没有,他只放下了古代的锄头,
    再一次相信名词,溶进了大众的爱,
    坚定地,他看着自己溶进死亡里,
    而这样的路是无限的悠长的
    而他是不能够流泪的,
    他没有流泪,因为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在群山的包围里,在蔚蓝的天空下,
    在春天和秋天经过他家园的时候,
    在幽深的谷里隐着最含蓄的悲哀:
    一个老妇期待着孩子,许多孩子期待着
    饥饿,而又在饥饿里忍耐,
    在路旁仍是那聚集着黑暗的茅屋,
    一样的是不可知的恐惧,一样的是
    大自然中那侵蚀着生活的泥土,
    而他走去了从不回头诅咒。
    为了他我要拥抱每一个人,
    为了他我失去了拥抱的安慰,
    因为他,我们是不能给以幸福的,
    痛哭吧,让我们在他的身上痛哭吧,
    因为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一样的是这悠久的年代的风,
    一样的是从这倾圮的屋檐下散开的
    无尽的呻吟和寒冷,
    它歌唱在一片枯槁的树顶上,
    它吹过了荒芜的沼泽,芦苇和虫鸣,
    一样的是这飞过的乌鸦的声音。
    当我走过,站在路上踟蹰,
    我踟蹰着为了多年耻辱的历史
    仍在这广大的山河中等待,
    等待着,我们无言的痛苦是太多了,
    然而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然而一个民族已经起来。

    1941年12月



    黄昏


    逆着太阳,我们一切影子就要告别了。
    一天的侵蚀也停止了,象惊骇的鸟
    欢笑从门口逃出来,从化学原料,
    从电报条的紧张和它拼凑的意义,
    从我们辩证的唯物的世界里,
    欢笑悄悄地踱出在城市的路上
    浮在时流上吸饮。O现实的主人,
    来到神奇里歇一会吧,枉然的水手,
    可以凝止了。我们的周身已是现实的倾覆,
    突立的树和高山,淡蓝的空气和炊烟,
    是上帝的建筑在刹那中显现,
    这里,生命另有它的意义等你揉圆。
    你没有抬头吗看那燃烧着的窗?
    那满天的火舌就随一切归于黯淡,
    O让欢笑跃出在灰尘外翱翔,
    当太阳,月亮,星星,伏在燃烧的窗外,
    在无边的夜空等我们一块儿旋转。

    1941年12月



    洗衣妇


    一天又一天,你坐在这里,
    重复着,你的工作终于
    枉然,因为人们自己
    是脏污的,分泌的奴隶!
    飘在日光下的鲜明的衣裳,
    你的慰藉和男孩女孩的
    好的印象,多么快就要
    暗中回到你的手里求援。
    于是世界永远的光烫,
    而你的报酬是无尽的日子
    在痛苦的洗刷里
    在永远不反悔里永远地循环。
    你比你的主顾要洁净一点。

    1941年12月


    报贩


    这样的职务是应该颂扬的:
    我们小小的乞丐,宣传家,信差,
    一清早就学会翻觔斗,争吵,期待——
    只为了把“昨天”写来的公文
    放到“今天”的生命里,燃烧,变灰。

    而整个城市在早晨八点钟
    摇摆着如同风雨摇过松林,
    当我们吃着早点我们的心就
    承受全世界踏来的脚步——沉落
    在太阳刚刚上升的雾色之中。

    这以后我们就忙着去沉睡,
    一处又一处,我们的梦被集拢着
    知道你们喊出来使我们吃惊。

    1941年12月

    注:李方编《穆旦诗全集》本中,“觔斗”作“斛斗”,诗末无标点,疑有误,以上按常识更正。


    春底降临


    现在野花从心底荒原里生长,
    坟墓里再不是牢固的梦乡,
    因为沉默和恐惧底季节已经过去,
    所有凝固的岁月已经飘扬,
    虽然这里,它留下了无边的空壳,
    无边的天空和无尽的旋转;
    过去底回忆已是悲哀底遗忘,
    而金盅里装满了燕子底呢喃,

    而和平底幻象重又在人间聚拢,
    经过醉饮的爱人在树林底边缘,
    他们只相会于较高的自己,
    在该幻灭的地方痛楚地分离,
    但是初生的爱情更浓于理想,
    再一次相会他们怎能不奇异:
    人性里的野兽已不能把我们吞食,
    只要一跃,那里连续着梦神底足迹;

    而命运溶解了在它古旧的旅途,
    分流进两岸拭着疲弱的老根,
    这样的圆珠!滋润,嬉笑,随它上升,
    于是世界充满了千万个机缘,
    桃树,李树,在消失的命运里吸饮,
    是芬芳的花园围着到处的旅人。
    因为我们是在新的星象下行走,
    那些死难者,要在我们底身上复生;

    而幸福存在着再不是罪恶,
    小时候想象的,现在无愧地拚合,
    牵引着它而我们牵引着一片风景:
    谁是播种的?他底笑声追过了哭泣,
    一如这收获着点首的,迅速的春风,
    一如月亮在荒凉的黑暗里招手,
    那起伏的大海是我们底感情,
    再没有灾难:感激把我们吸引;

    从田野到田野,从屋顶到屋顶,
    一个绿色的秩序,我们底母亲,
    带来自然底合音,不颠倒的感觉,
    冬底谎,甜蜜的睡,怯弱的温存,
    在她底心里是一个懒散的世界:
    因为日,夜,将要溶进堇色的光里
    永不停歇;而她底男女的仙子倦于
    享受,和平底美德和适宜的欢欣。

    1942年1月



    绿色的火焰在草上摇曳,
    他渴求着拥抱你,花朵。
    反抗着土地,花朵伸出来,
    当暖风吹来烦恼,或者欢乐。
    如果你是醒了,推开窗子,
    看这满园的欲望多么美丽。

    蓝天下,为永远的迷迷惑着的
    是我们二十岁的紧闭的肉体,
    一如那泥土做成的鸟的歌,
    你们被点燃,却无处归依。
    呵,光,影,声,色,都已经赤裸,
    痛苦着,等待伸入新的组合。

    1942年2月


    诗八章

    又名:诗八首


    1

    你底眼睛看见这一场火灾,
    你看不见我,虽然我为你点燃;
    唉,那燃烧着的不过是成熟的年代。
    你底,我底。我们相隔如重山!

    从这自然底蜕变底程序里,
    我却爱了一个暂时的你。
    即使我哭泣,变灰,变灰又新生,
    姑娘,那只是上帝玩弄他自己。

    2

    水流山石间沉淀下你我,
    而我们成长,在死底子宫里。
    在无数的可能里一个变形的生命
    永远不能完成他自己。

    我和你谈话,相信你,爱你,
    这时候就听见我底主暗笑,
    不断地他添来另外的你我
    使我们丰富而且危险。

    3

    你底年龄里的小小野兽,
    它和春草一样的呼吸,
    它带来你底颜色,芳香,丰满,
    它要你疯狂在温暖的黑暗里。

    我越过你大理石的理智殿堂,
    而为它埋藏的生命珍惜;
    你我底手底接触是一片草场,
    那里有它底固执,我底惊喜。

    4

    静静地,我们拥抱在
    用言语所能照明的世界里,
    而那未成形的黑暗是可怕的,
    那可能和不可能的使我们沉迷。

    那窒息着我们的
    是甜蜜的未生即死的言语,
    它底幽灵笼罩,使我们游离,
    游进混乱的爱底自由和美丽。

    5

    夕阳西下,一阵微风吹拂着田野,
    是多么久的原因在这里积累。
    那移动了的景物移动我底心
    从最古老的开端流向你,安睡。

    那形成了树木和屹立的岩石的,
    将使我此时的渴望永存,
    一切在它底过程中流露的美
    教我爱你的方法,教我变更。

    6

    相同和相同溶为怠倦,
    在差别间又凝固着陌生;
    是一条多么危险的窄路里,
    我制造自己在那上面旅行。

    他存在,听从我底指使,
    他保护,而把我留在孤独里,
    他底痛苦是不断的寻求
    你底秩序,求得了又必须背离。

    7

    风暴,远路,寂寞的夜晚,
    丢失,记忆,永续的时间,
    所有科学不能祛除的恐惧
    让我在你底怀里得到安憩——

    呵,在你底不能自主的心上,
    你底随有随无的美丽的形象,
    那里,我看见你孤独的爱情
    笔立着,和我底平行着生长!

    8

    再没有更近的接近,
    所有的偶然在我们间定型;
    只有阳光透过缤纷的枝叶
    分在两片情愿的心上,相同。

    等季候一到就要各自飘落,
    而赐生我们的巨树永青,
    它对我们的不仁的嘲弄
    (和哭泣)在合一的老根里化为平静。

    1941年2月

    编辑:李瀛慧

    穆旦诗选(四)
    穆旦诗选(六)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