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文学理论著述
  • 专题研究
  • 诗文赏析
  • 古籍整理
  • 文坛动态
  • 武侠文学
  • □ 同类热点 □
  • 陶渊明人生境界的审美范型及其现代性
  • 中国当代文学的分期及其发展概况
  • 说宋代笔记(上)
  • 《边城》里翠翠的人物形象分析(2)
  • 现代格律诗史纲
  • 柳永词风及其词史地位(一)
  • 鲁迅的药与酒及魏晋风度(二)
  • 朦胧诗
  • 中国美学
  • 此情可待成追忆--谈林徽因的记忆与李商隐的锦瑟二诗
  • 《封神演义》研究综述
  • 唐诗格律
  • 小说类型理论与批评实践——小说类型学研究论纲
  • 90年代诗歌(一)
  • 中国诗学的百年历程 蒋寅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文学理论著述
    浅议宋词的发展与美感(2)

    发布时间: 2010/11/1 10:05:5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文化报
    文字 〖 〗 )

    中唐,起李白的时代文人还没有开始填词,到了中唐才有文人开始填词。不过中唐时词作者很少,而且他们都是以游戏态度而为之。中唐填词的文人有张志和、韦应物,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王建的《宫中调笑》,这首词太美、太缠绵、太柔弱、太感人:

    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

    这首词以女子的口吻写女子的相思和哀怨,特别缠绵、委婉。“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特别含蓄(春天来了,草儿长长了,它们阻断了我丈夫归来的路),这是蛮语,因为丈夫也许是负心汉,也许是在外求官、求学。

    我们再来欣赏白居易的《长相思》: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

    这首词特别耐人寻味。汴水、泗水,写水长,是为了写情长。写了水后写山,“吴山点点愁”(我的愁如远处的山凝聚成一团团)。上阙写景,下阙抒情。“恨到归时方始休”(我那么恨你,只要你回来了我就不恨你),非常缠绵。但是最后只是“月明人倚楼”(夜晚只有我一个人在月光下倚楼想你),非常形象。

    晚唐五代,兴词真正成熟是晚唐、五代。第一,词在艺术上成熟了,表现力更丰富;第二,词的作家群出现了;第三,形成了独特的风格。

    清朝有一个学者谈晚唐五代词成熟的标志,说:“毛嫱、西施,天下美妇人也,严妆佳,淡妆亦佳,粗服乱头,不掩国色。”毛嫱、西施都是美女,她们浓妆艳抹很漂亮,淡妆也很漂亮,不打扮还是漂亮。然后他谈到晚唐五代的词人,说:“飞卿,严妆也。”飞卿(温庭筠)的词像严妆美女,“端己,淡妆也”,端己(韦庄)的词如淡妆美人,“后主则粗服乱头”,后主(李煜)的词则不打扮,没有修饰。

    此外,晚唐五代除了南方的创作,在西南地区(西蜀,现在的成都)也有一批文人。当时后蜀的赵崇祚把温庭筠、皇甫松、韦庄的词编了一本词集——《花间集》(这是中国最早的词集),这些词人的风格绮丽婉约,是婉约派的代表。

    宋词的起源就是婉约,人称“花间派”。所以晚唐五代的词成熟了,代表词人有温庭筠、韦庄、李后主,特别是李后主的出现,标志着词的小高潮。

    温庭筠的词,特别美,他的《望江南》: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蘋洲。

    女子梳洗打扮之后,站在楼上,望着长江,很远很远有一个黑点,那是不是一条船呢?是一条船。那是不是我家的船呢?不是。“过尽千帆皆不是”,那是千百遍的折磨,希望之后是失望。最后,“斜晖脉脉水悠悠”(船过完了,江上空荡荡,只有一抹夕阳余晖还在江面上。水仍然在流淌着)。“肠断白蘋洲”(看着没有船了,江中间只有一个小岛,我以为是条船,但不是,最后的希望都没有了,我肝肠寸断)。

    所以词的味道在于注重细节描写,人物形象特别深刻,它与诗不一样。

    韦庄的词也是值得我们爱。他是一个落魄文人,他的《菩萨蛮》也写得很缠绵:

    红楼别夜堪惆怅,香灯半卷流苏帐。残月出门时,美人和泪辞。

    琵琶金翠羽,弦上黄莺语。劝我早归家,绿窗人似花。

    这首词写词人回忆他为求功名,与爱人离别的情景。“红楼别夜堪惆怅”(在红楼分别的那个晚上,我的心情是何等惆怅)。那是什么样的氛围呢?“香灯半卷流苏帐”(点着一支蜡烛,帘幕低垂,我们含着泪相望);我们一直坐到下半夜,“残月出门时”(天上挂着一弯残月,我背着行囊,打着绑腿,穿着草鞋,出门了);“美人和泪辞”(我的那个她含泪默默地送我)。然后词人又回忆,当晚他的爱人弹着琵琶说:“你要早点回。你把我抛在家里,我的青春怎么耗得起?我这朵花在家里不就蔫了吗?”

    韦庄的词写得好,冯延巳的词写得更好,李璟(李后主的父亲)的词尤其写得好,如他的《摊破浣溪沙》:

    菡萏香消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

    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限恨,倚栏干。

    编辑:秋痕

    浅议宋词的发展与美感(1)
    浅议宋词的发展与美感(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