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试谈薛宝钗的性格特点
  • 论《红楼梦》 的悲剧性
  • 对宝黛爱情悲剧的再认识
  • 贾敬、贾赦、贾政兄弟比较谈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1)
  • “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晴雯论
  • 《〈西江月〉二首·评贾宝玉》解读
  • 大观园平面图的研究(2)
  • 《葬花吟》赏析(1)
  • 试论《红楼梦》诗词与人物形象塑造的关系
  • 《红楼梦》中的悲剧角色
  • 论《红楼梦》诗词曲赋的艺术价值
  • 《红楼梦》诗词曲赋介绍
  • 《红楼梦研究稀见资料汇编》前言 (二)
  • 论《红楼梦》的人物系统
  • 《红楼梦》对人情小说传统的扬弃与超越(2)

    发布时间: 2010/10/26 9:35:1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新国学网
    文字 〖 〗 )

     

    (二)《红楼梦》对才子佳人小说的扬弃
       曹雪芹创作《红楼梦》,他所面对的第二个传统是才子佳人小说。作者对才子佳人小说是异常熟悉的。开卷第一回即批评“才子佳人等书”“开口‘文君’,满篇‘子建’,千部一腔,千人一面,且终不能不涉淫滥”。第五十四回又由贾母具体剖析了才子佳人小说的不近情理之处。
        曹雪芹一方面从理论分析的角度批评才子佳人小说,另一方面又在情节设计上有意戏拟才子佳人小说。第一回“贾雨村风尘怀闺秀”,让俗不可耐的贾雨村扮演才子,让甄士隐家的丫鬟娇杏扮演佳人,便是饱含调侃意味的戏拟: 

        这里雨村且翻弄诗籍解闷,忽听得窗外有女子嗽声,雨村遂起身往外一看,原来是一个丫鬟在那里掐花儿:生的仪容不俗,眉目清秀,虽无十分姿色,却也有动人之处,雨村不觉看得呆了。那甄家丫鬟掐了花儿,方欲走时,猛抬头见窗内有人:敝巾旧服,虽是贫窘,然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更兼剑眉星眼,直鼻方腮。这丫鬟转身回避,心下自想:“这人生的这样雄壮,却又这样褴楼:我家并无这样贫窘亲友,想他定是主人常说的什么贾雨村了,———怪道又说他必非久困之人,每每有意帮助周济他,只是没什么机会。”如此一想,不免又回头一两次。雨村见他回头,便以为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遂狂喜不禁,自谓此女子必是个巨眼英豪,风尘中之知己。 
        接下来是雨村高中,选为知县,“向甄家娘子要那娇杏作二房”。“却说娇杏那丫头,便是当年回顾雨村的,因偶然一看,便弄出这段奇缘,也是意想不到之事。谁知他命运两济,不承望自到雨村身边,只一年,便生一子;又半载,雨村嫡配忽染疾下世,雨村便将他扶作正室夫人,正是:偶因一回顾,便为人上人。”这个富于喜剧意味的才子佳人故事,至少包含了三重调侃:一是雨村视娇杏为“巨眼英豪,风尘中之知己”,只是自作多情;二是雨村人格卑下,却当仁不让以才子自居;三是“佳人”娇杏,其人生际遇纯属“侥幸”。“才子佳人”成为调侃对象,这是《红楼梦》解构传统才子佳人小说的入手之处。
        《红楼梦》对“小巧玩物”的设计也令人想到才子佳人小说。如:宝玉“落草时衔下来的宝玉”,上有八字:“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宝钗的金锁“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上亦有八字:“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由此演绎出金玉良缘之说。(第八回)宝玉有金麒麟,湘云亦有金麒麟,黛玉因此起了戒心。(第三十一回)但曹雪芹在设计这类情节时,却有意颠覆才子佳人小说的情节套路。才子佳人小说往往由小巧玩物导向“风流佳事”,而在《红楼梦》中,恰好是有着小巧玩物的宝钗、湘云,并非贾宝玉认可的知己。他所认可的知己黛玉偏偏没有小巧玩物。而且,贾宝玉对与生俱来的小巧玩物(落草时衔下来的宝玉)一直怀有敌视之意。第三回,宝黛初次见面,因听说黛玉没有玉,宝玉“登时发作起狂病来,摘下那玉,就狠命摔去,骂道:‘什么罕物!人的高下不识,还说灵不灵呢!我也不要这劳什子。’”
       这段情节颇有些神秘意味,并因其神秘意味获得了值得细读的丰富内涵。从视玉为小巧玩物的角度来解读,我们不妨说,金玉良缘之说代表了才子佳人小说的传统,贾宝玉砸玉,即是对才子佳人小说既有情节套路的否定。从视玉为贾宝玉命根子的角度来解读,我们应当认为,金玉良缘之说代表了一种命运,一种由社会常规所决定的命运,贾宝玉砸玉,即是对命运和社会常规的反抗。更合理的解读是:将这两种角度结合起来,贾宝玉砸玉,既标志着才子佳人小说传统情节套路的瓦解,又象征着社会常规对贾宝玉失去约束力量。此后宝黛对金玉良缘之说的恐惧、质疑和挑战,也一方面表达了曹雪芹的小说理念,另一方面表达了曹雪芹的人生理念。小说理念与人生理念结合,赋予了相关情节以深厚内涵。
        第二十八回,贵妃元春赏赐端午节礼品,独宝玉和宝钗相同,这当然不是偶然的。因为薛姨妈曾对王夫人提过“金锁是个和尚给的,等日后有玉的方可结为婚姻”等话,薛姨妈、王夫人是亲姐妹,元春系王夫人所生,相互之间的沟通是不困难的。而元春身为贵妃,她的这一行动本身就是对宝玉、宝钗婚姻的具有权威意义的认可,即对金玉良缘之说的认可。宝玉有“玉”,而黛玉无“金”,面对金玉良缘的强势舆论,黛玉可以仰仗的只有宝玉的感情,而宝玉感情的天平究竟是倾向于姐姐(薛宝钗)还是倾向于妹妹(林黛玉),黛玉心中无底,只有想方设法试探宝玉。
        怎么试探呢?不能直说,只有旁敲侧击,于是凡属可以提到金玉良缘之说的时候,黛玉就绝不放过。黛玉的想法是:“你心里自然有我,虽有‘金玉相对’之说,你岂是重这邪说不重人的呢?我就时常提这‘金玉’,你只管了然无闻的,方见的是待我重,无毫发私心了。怎么我只一提‘金玉’的事,你就着急呢?可知你心里时时有这个‘金玉’的念头。我一提,你怕我多心,故意儿着急,安心哄我。”(第二十九回)至于宝玉,他的想法却是:“别人不知我的心,还可恕;难道你就不想我的心里眼里只有你?你不能为我解烦恼,反来拿这个话堵噎我,可见我心里时时刻刻白有你,你心里竟没我了。”两人各有各的理由,便不免时常围绕金玉良缘发生口角: 
    那宝玉又听见他(指林黛玉)说“好姻缘”三个字,越发逆了己意,心里干噎,口里说不出来;便赌气向颈上摘下“通灵玉”来,咬咬牙,狠命往地下一摔,道:“什么劳什子!我砸了你,就完了事了!”偏生那玉坚硬非常,摔了一下,竟文风不动。宝玉见不破,便回身找东西来砸。(第二十九回)

    编辑:李瀛慧

    《红楼梦》对人情小说传统的扬弃与超越(1)
    《红楼梦》对人情小说传统的扬弃与超越(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