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戏曲
  • 散曲
  • 诗歌
  • 小说
  • □ 同类热点 □
  • 马致远《汉宫秋》原文欣赏(一)
  • 马致远《汉宫秋》原文欣赏(二)
  • 张可久散曲欣赏
  • 倪瓒——《人月圆》[黄钟]
  • 马致远《汉宫秋》原文赏析(三)
  • 折桂令·微雪
  • 寿阳曲 潇湘雨夜
  • 马致远《汉宫秋》原文赏析(五)
  • 夜行船 秋思
  • 无名氏 散曲欣赏
  • 离亭宴煞
  • 马致远散曲欣赏
  • 马致远《汉宫秋》原文赏析(四)
  • 夜行船·秋思
  • 乔吉散曲欣赏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元代文学 >> 作家作品 >> 散曲
    马致远《汉宫秋》原文欣赏(二)

    发布时间: 2010/10/12 11:50:48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国学网
    文字 〖 〗 )


                                                       第一折 

    〔毛延寿上,诗云〕大块黄金任意挝,血海王条全不怕;生前只要有钱财,死后那管人唾骂。某,毛延寿,领着大汉皇帝圣旨,遍行天下,刷选室女,已选勾九十九名;各家尽肯馈送,所得金银,却也不少。昨日来到成都秭归县,选得一人,乃是王长者之女,名唤王嫱,字昭君。生得光彩射人,十分艳丽,真乃天下绝色。争奈他本是庄农人家,无大钱财。我问他要百两黄金,选为第一。他一则说家道贫穷,二则倚着他容貌出众,全然不肯。我本待退了他,〔做忖科,云〕不要,倒好了他。眉头一纵,计上心来。只把美人图点上些破绽,到京师必定发入冷宫,教他受苦一世。正是: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下〕〔正旦扮王嫱引二宫女上,诗云〕一日承宣入上阳,十年未得见君王;良宵寂寂谁来伴,惟有琵琶引兴长。妾身王嫱,小字昭君,成都秭归人也。父亲王长者,平生务农为业。母亲生妾时,梦月光入怀,复坠于地,后来生下妾身。年长一十八岁,蒙恩选充后宫。不想使臣毛延寿,问妾身索要金银,不曾与他,将妾影图点破,不曾得见君王,现今退居永巷。妾身在家颇通丝竹,弹得几曲琵琶。当此夜深孤闷之时,我试理一曲消遣咱。〔做弹科〕〔驾引内官提灯上,云〕某汉元帝,自从刷选室女入宫,多有不曾宠幸,煞是怨望咱。今日万机稍暇,不免巡宫走一遭,看那个有缘的,得遇朕躬也呵。〔唱〕   
        【仙吕·点绛唇】车碾残花,玉人月下吹箫罢。未遇宫娃,是几度添白发。   【混江龙】料必他珠帘不挂,望昭阳一步一天涯。疑了些无风竹影,恨了些有月窗纱。他每见弦管声中巡玉辇,恰便似斗牛星畔盼浮槎。〔旦做弹科〕〔驾云〕是那里弹的琵琶响?〔内官云〕是。〔正末唱〕是谁人偷弹一曲,写出嗟呀?〔内官云〕快报去接驾。〔驾云〕不要。〔唱〕莫便要忙传圣旨,报与他家。我则怕乍蒙恩把不定心儿怕,惊起宫槐宿鸟,庭树栖鸦。   
        〔云〕小黄门,你看是那一宫的宫女弹琵琶,传旨去教他来接驾,不要惊唬着他。〔内官报科,云〕兀那弹琵琶的,是那位娘娘?圣驾到来,急忙迎接者!〔旦趋接科〕〔驾唱〕   
        【油葫芦】恕无罪,吾当亲问咱。这里属那位下?休怪我不曾来往乍行踏。我特来填还你这泪揾湿鲛绡帕,温和你露冷透凌波袜。天生下这艳姿,合是我宠幸他。今宵画烛银台下,剥地管喜信爆灯花。   
        〔云〕小黄门,你看那纱笼内烛光越亮了,你与我挑起来看咱。〔唱〕   
        【天下乐】和他也弄着精神射绛纱,卿家,你觑咱,则他那瘦岩岩影儿可喜杀。〔旦云〕妾身早知陛下驾临,只合远接;接驾不早,妾该万死。〔驾唱〕迎头儿称妾身,满口儿呼陛下,必不是寻常百姓家。   
       〔云〕看了他容貌端正,是好女子也呵!〔唱〕   
       【醉中天】将两叶赛宫样眉儿画,把一个宜梳裹脸儿搽,额角香钿贴翠花,一笑有倾城价。若是越勾践姑苏台上见他,那西施半筹也不纳,更敢早十年败国亡家。   
    〔云〕你这等模样出众,谁家女子?〔旦云〕妾姓王名嫱,字昭君,成都秭归县人。父亲王长者,祖父以来,务农为业。闾阎百姓,不知帝王家礼度。〔驾唱〕   
        【金盏儿】我看你眉扫黛,鬓堆鸦,腰弄柳,脸舒霞,那昭阳到处难安插,谁问你一犁两坝做生涯。也是你君恩留枕簟,天教雨露润桑麻。既不沙,俺江山千万里,直寻到茅舍两三家。   
    〔云〕看卿这等体态,如何不得近幸?〔旦云〕当初选时,使臣毛延寿索要金银,妾家贫寒无凑,故将妾眼下点成破绽,因此发入冷宫。〔驾云〕小黄门,你取那影图来看。〔黄门取图看科〕〔驾唱〕   
        【醉扶归】我则问那待诏别无话,却怎么这颜色不加搽?点得这一寸秋波玉有瑕。端的是卿眇目,他双瞎?便宣的八百姻娇比并他,也未必强如俺娘娘带破赚丹青画。   
    〔云〕小黄门,传旨说与金吾卫,便拿毛延寿斩首报来。〔旦云〕陛下,妾父母在成都,见隶民籍,望陛下恩典宽免,量与些恩荣咱。〔驾云〕这个煞容易。〔唱〕   
        【金盏儿】你便晨挑菜,夜看瓜,春种谷,夏浇麻,情取棘针门粉壁上除了差法。你向正阳门改嫁的倒荣华。俺官职颇高如村社长,这宅院刚大似县官衙。谢天地可怜穷女婿,再谁敢欺负俺丈人家!   
    〔云〕近前来听寡人旨,封你做明妃者。〔旦云〕量妾身怎生消受的陛下恩宠!〔做谢恩科〕〔驾唱〕   
        【赚煞】且尽此宵情,休问明朝话。〔旦云〕陛下明朝早早驾临,妾这里候驾。〔驾唱〕到明日,多管是醉卧在昭阳御榻。〔旦云〕妾身贱微,虽蒙恩宠,怎敢望与陛下同榻?〔驾唱〕休烦恼,吾当且是耍,斗卿来便当真假。恰才家辇路儿熟滑,怎下的真个长门再不踏?明夜里西宫阁下,你是必悄声儿接驾;我则怕六宫人攀例拨琵琶。〔下〕   
    〔旦云〕驾回了也,左右且掩上宫门,我睡些去。〔下〕 

    编辑:李瀛慧

    马致远《汉宫秋》原文欣赏(一)
    马致远《汉宫秋》原文赏析(三)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