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先秦|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代辽金| 元代| 明代| 清代| 当代| 评论|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红楼梦》专题研究
  • 《三国演义》研究
  • 《水浒传》研究
  • 《金瓶梅》研究
  • 《西游记》研究
  • 影视文学研究
  • 戏曲文学研究
  • □ 同类热点 □
  • 论潘金莲之一:潘金莲与西门庆
  • 西门庆与李瓶儿
  • 金瓶梅中的风流尼姑们的精彩表演
  • 金瓶梅的风流娘们之李瓶儿的“性”福生活(二)
  • 张竹坡及其《金瓶梅》评本
  • 金瓶梅风流娘们之王六儿(八)
  • 点评《金瓶梅》:潘金莲形象的悲剧意义
  •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四)
  • 吴晓铃:《金瓶梅》“勉铃”释
  • 《金瓶梅》中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3)
  • 金瓶梅的风流娘们之王六儿(2)
  • 潘金莲最后的结局
  • 论张竹坡的《金瓶梅》批评
  • 《金瓶梅》的金、瓶、梅
  • “人”在《金瓶梅》中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文学 >> 当代文学 >> 专题研究 >> 《金瓶梅》研究
    《金瓶梅》散论(2)

    发布时间: 2010/9/21 11:58:2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一元一
    文字 〖 〗 )

    记得有人写文章讨论女人为什么都喜欢西门庆,这题目严然把他美化成了值得女人追求的丈夫形象。他行走花丛,纵欲手段是所向无敌的,书中描写的女人,个个为他颠狂。但王六儿与西门庆事后却骂丈夫韩道国说:“贼强人,路倒死的,你倒会吃自在饭,你还不知老娘怎么样受苦哩。”把与西门庆的性爱,看作受苦,或许是因为图财卖身,没有感情因素在里面。可爱着西门庆的李瓶儿也曾说:前番吃你弄重了,把奴的小肚子疼起来……之语。说明了西门庆的性变态,并非带给女人们的都是幸福。女人接近他,也不是为了与他做那变态的性生活取乐。

    宋惠莲为了来旺儿,上吊寻死,西门庆却不急不恼,一味容忍,看见她坐在地上哭,还说她:“好强孩子,冷地下冰着你……”后来她终于心中不快,上吊身亡,西门庆还藏着她的一只鞋子。李瓶儿死后,西门庆好伤了一场心,终日丢下众妻妾,要去李瓶儿的空房里睡,为她守夜。西门庆除了一味纵欲,到底也有感情的成份在里面。虽然又在李瓶儿的房里守夜勾搭上了奶子如意儿,把一个多情丈夫的形象弄的不伦不类。

    西门庆就是个复杂的人,他占娶了李瓶儿孟玉楼,得到了无数的金银。如果说他是为了钱,那他娶了潘金莲,不但没有分文身家,还背着武大的性命债。如果说他为了欲,那他对端庄娴静无半点邪念的填房吴月娘并没有什么性趣却能做到相敬如宾。如果说他是个有情的男人,那他为了潘金莲的挑拨,次次毒打孙雪娥,险不要了她的命。如果他是只会刀杀斧砍的凶神恶刹,那他在那种情势下,还担心如意儿受凉,为她盖上一件衣服。西门庆就是这样一个各种各样的矛盾充斥其身的人物。

    或可以这样总结西门庆,他没有丝毫人性,但他有些许人情。千里冰冻里有一点火星是最让人动容的。

    小说出现在封建社会,宿命论自然是它的主要言论。喻示奸人妻女,就会有天理报应。可西门庆壮年死去,其实是纵欲无度的最直接表现。

    但不管西门庆出现的回数再频,也终是一个配角,他的出没不过是为了体现女人们的爱恨情仇。金瓶梅是为女人而写的,就如它的名子一般。

    潘金莲

    中心人物潘金莲,是文学作品里空前绝后的淫妇――从此少有潘氏名金莲。

    但说她淫,不如说心狠手辣比较恰当。

    因为她不是本身就淫荡到了骨子里,看见西门庆这样的人物,就自轻自贱,她也有过挣扎。只能说在不幸的婚姻里,诱惑给了逃避以勇气。一方面是现实的窘迫,一方面是纸醉金迷,纵欲生活的诱惑。她感到绝望,而且这种绝望是普遍的,以至于西门庆轻而易举的就敲开除了潘金莲之外的广大女人们的门。

    做为手无寸铁的女人,为了改变生活状态,她意识到生殖工具是最得力的武器,能够帮她达到了价值的最高体现。这个强势的女人,一切人伦道德,在攀升到性欲的高潮后,指向虚无。

    她从始至终走在贪欲和不满足的路上。她言语锋利,头脑清析,多计善谋。扫除一切障碍时,毫不留情。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拳就敢敌四手。她的字典里没有侧隐这个词,就只有一个理念――受宠才能享乐。她为西门庆将武大毒死,还临危不乱,将被子蒙上武大的头,骑在武大身上防他挣扎。因小铁棍儿看见她与西门庆纵欲,没得遮羞,就调唆西门庆将个不懂事的小孩子打个半死。因嫉妒蓄养狮子猫,将李瓶儿了的孩子抓的稀烂,要了她母子两条命。来旺儿宋惠莲,皆亏在她身上,系在她身上的人命之多,堪与西门庆比肩,端的是一个红粉夜叉。

    后来她重见王婆,向王婆诉说大妻小妾之间的苦楚,被王婆说她:“好奶奶,你比那个不聪明!趁着老爹这等好时月,你受用到那里是那里。”显然她对这句话是深以为然的,这句话幽幽照进了她的内心内层的悲观绝望,这种隐隐约约的绝望,使她具有了毁灭性,摧残性。

    所以,她的死是不足为奇的,于人情于天理,于他人于自己,她非死不可。

    这个女人只是社会现象的一种代表。在她足下,是成片成片的,汁肥叶厚,颜色既妖娆又颓废,糜烂一样的怒放着的花。在它们的底下,有一具巨大的腐烂的尸体,那是它们营养充足的根源。

    编辑:杨子龙

    《金瓶梅》散论(1)
    《金瓶梅》散论(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