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服饰| 膳食| 礼仪| 建筑| 曲艺| 信息资讯| 民族风采| 民间传说|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饮食健康
  • 菜系菜谱
  • 酒文化
  • 饮食文化
  • □ 同类热点 □
  • 摊面饼的做法
  • 中国茶道“四谛”
  • 谢讽《食经》
  • 粽子、馒头和馄饨的来历
  • 中国四大名醋
  • 包饺子的花样介绍
  • 鲁迅的“螃蟹论”
  • 红茶制作工艺起源探秘
  • 锡伯族饮食文化
  • 中国菜名有学问
  • 何故四菜一汤
  • 《红楼梦》中的公子小姐如何养生
  • 上海都市饮食的泛民俗现象及其思考
  • 中华地方名吃:陕西扯面宽得像腰带
  • 四川小吃-担担面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民俗 >> 膳食 >> 饮食文化
    为什么翠花上的是酸菜? 这个问题终于有了答案

    发布时间: 2017/11/15 1:43:3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新网微信公众号
    文字 〖 〗 )
    前一阵,南方网友们被北方小伙伴买菜的豪放惊呆了:排骨是论扇买的;大葱论捆称的;土豆要拿麻袋装的……
      但是,跟东北人入冬前囤白菜相比,这些真是小巫见大巫。两三家邻居合买一四轮车都是很常见的!
      什么?你问为什么要囤白菜?当然是腌酸菜了!
      酸菜,在东北人心目中的地位,堪比四川人对火锅、陕西人对面条、山东人对煎饼、广东人对早茶……有什么事是一碗酸菜汤解决不了的吗?如果有,那就再加一张油饼!
      尤其是冬天,什么都比不上一大碗浓浓的酸菜汆白肉。切成细丝的酸菜,和大块的五花三层白肉放在一锅,小火慢咕嘟,熬到那每一根酸菜丝儿上都粘了肉的油脂,亮晶晶的,贼有食欲!
      夹一筷子,酸菜是还是脆的,咸酸爽口;五花肉肥而不腻,入口即化。最神的还数那锅酸菜汤,混着菜的酸、肉的香,顶上面还飘着一层油花。
      抱着碗嗦溜一大口,酸、鲜、爽、香、烫、一起从嘴里呼啸而过,落入胃中。一瞬间,通体舒畅,从胃里直暖到手指尖儿。
      你会腌酸菜吗?
      曾几何时,酸菜腌的怎么样是衡量一个东北女人持家能力高低的重要指标之一。
      腌的好的,色香味俱佳,而且一定名声在外。送亲戚,送邻居,送同事:“我新腌的酸菜,给你带了两颗~尝尝,老脆生了!”
      送到最后,发现自己家都不够吃了,也一样美滋滋~
      腌得不好,那酸菜就软塌塌的,用手指头一戳一个坑。不仅颜色发黑,还散着一股难以形容的腐败味道。在还用大缸腌酸菜的年代,一坏就是一缸菜,足够闹心一整个冬天!
      怎么办?只能悄么声地到处打听秘方:“哎,你家那酸菜咋腌的啊?咋就那么好吃…我这咋整都不行…”
      那羡慕的心情,堪比办公室里的女同事新买了一件貂儿。
      那时候,腌酸菜是东北的全民总动员,是一年当中最有生活气息的光景,也是多少年来北方城市的一道独特风景线。
      快入冬了,就看见楼道里,花园旁,整整齐齐码着的大白菜,一颗一颗都经过了精心挑选。
      晒个两三天,就可以往缸里放了,一层白菜,一层盐,最后压上一块闪耀着灵魂光辉的大石头,大功告成!
      这是最最“老土”的腌法了,也只有上了年纪的老辈人,还“固执”地守着。
      那口几斤沉的酸菜缸,是家里最重要的物件儿,搬到哪都得带着。老人说,有了酸菜缸,才有过冬的样子。
      而现在,酸菜缸在东北越来越不常见了。住楼上,地方小,屋里热,大缸实在不方便。
      但这点小困难,怎么能阻止东北阿姨们渴望亲手腌酸菜的心!
      她们利用起家里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白菜切丝、浸盐,塞进罐子里密封,简单方便省地方。味道跟大缸腌的比起来差点意思,但过过酸菜瘾已经足够!
      酸菜,也是家
      快20年前,东北歌手雪村唱红了《东北人都是活雷锋》,里面一句“翠花,上酸菜~”让东北酸菜瞬间火遍大江南北。
      如今,东北人想在外地吃到一口家乡菜,可比以前容易多了。
      检验一个东北饭馆是不是地道,一锅酸菜汆白肉是必不可少的。
      东北人总能一口尝出,这酸菜是自家缸里腌出来的,还是工业化生产的;这汤里的酸,是酸菜煮出来的,还是调料调出来的。
      就像,你总能一口吃出妈妈做的菜;酸菜,对于东北人,就是家的味道。
      还没有酸菜缸高的时候,东北小朋友就帮着妈妈往缸里递白菜。等缸口压上了石头,就一天三遍地问:“啥时候能吃啊?”。
      有嘴馋的,自己偷偷薅两片叶子尝尝,结果被咸得直跳脚,惹来家里大人的哄堂大笑。
      真到了冬天,妈妈从已经结了冰碴的缸中把菜捞出来,手冻的通红,嘶嘶哈哈地进屋。
      她把菜叶子一层一层的掰下来,直到最后露出嫩黄色的菜心,那就是多少东北小孩翘首以盼的美食啊!直接生吃,酸凉脆爽,拿冰糖葫芦都不换!
      后来,长大了,很多人走南闯北。去的地方的多了,可能有人就觉得东北酸菜“俗”,一炖一大锅,上不了台面,比不得南方的点心精致,川渝的火锅刺激。
      直到有一天路过某个小饭馆,一股窜鼻子的酸味突然冒出来,才发现,身为东北人的胃里永远藏着一只叫“酸菜”的馋虫,这辈子,都别想喂饱它。
      这点对酸菜的馋和念想,提醒着每一个东北人,自己是从哪来的。
      记得,数九寒天里一进家门,身上的冷风还没散尽,那汆酸菜浓浓的鲜香就迫不及待的钻进鼻子里;
      记得,过年酸菜馅的饺子一端上桌,筷子都扔一边,用手抓着两个就往嘴里塞,一边烫得哈气,一边感受酸菜汁水流进喉咙的酸爽;
      记得,妈妈给准备的行李里,塞得最多就是酸菜。装进袋里、塞进瓶里、码在罐里……一个冬天,都吃不完。
      在网购越来越发达的今天,想吃酸菜,早就不用自己腌了。鼠标点几下,真空包装整颗的、方便食用切丝的、甚至私人订制酸度的都能马上送到家门口。
      但是,那些跟妈妈一起围着酸菜缸等着盼着的日子,那些跟三五好友就着酸菜汤喝酒吹牛的日子,才是真正浸着酸菜味儿,属于东北的日子。
      记者:解培华、刘锡菊
    编辑:秋痕

    吃的是月饼 寻的是记忆
    南和小米煎饼:传承百年美味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