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万历定陵洞开之后的厄运(组图)
  • 600年之朱棣生母之谜
  • 朱元璋相貌之谜
  • 黄宗羲
  • 顾炎武
  • 朱元璋身边的几位女人(3)
  • 张居正多侧面的性格悲剧
  • 晚明著名学者焦竑
  • 李自成魂归何处?
  • 明宣宗朱瞻基-有“蛐蛐皇帝”之称的明朝第五位皇帝
  • 特立独行的海瑞
  • 朱元璋的平民情结
  • 明人笔下的郑和
  • 追求“自我”的李贽
  • 北京“四川营”与明末著名女将秦良玉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人物
    明抗击后金大将袁崇焕冤案大揭秘(10)

    发布时间: 2008/5/12 10:30:3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文史春秋》
    文字 〖 〗 )

    在天启六年(公元1626年)正月“宁远战役”前后,以魏忠贤为代表的阉党全面窃权。他们在天启五年、六年两次大兴诏狱,残酷镇压东林党人,东林骨干岌岌殆尽。此时,朝中君昏政暗,魏忠贤阉党权势熏天,专制朝政,左副都御史杨涟疏劾魏忠贤24四条罪状,结果反遭其陷,导致了首辅叶台山,次辅韩(火广)相继遭罢黜,吏部尚书赵星南等朝臣获狱被逐,一时朝政废弛,殃及边关。

    当时,上至亲王、公侯,下至地方官吏,无不蝇营蚊附,颂阉媚阉,各地修魏忠贤生祠就有40所。天启六年(公元1626年)三月,魏忠贤遣司礼监太监刘应坤等分镇山海关等处,“不时以密封走报”,实际是对袁崇焕加强监视。在东林党失势,失去朝中权臣有力支撑情况下,袁崇焕为蓟辽总督阎鸣泰(阉党)所迫,联名上疏,请求在宁远为魏忠贤建立生祠。这显然是违心的、无奈的,但却被部分不明真相的东林党人视为叛徒所不耻,连与他一起并战边关的上司孙承宗(东林党人)在他被捕入狱时,也没有竭力替他辩罪申诉。朝中阉党余孽,首辅温体仁(毛文龙同乡)、吏部尚书王永光、兵部尚书梁廷栋及高捷、薜国观、陈演等又极力推波助澜,不惜以10万本钱印刷邸报,宣传袁崇焕“通敌叛国罪行”,必欲置袁崇焕于死地,袁崇焕朝中无人替其申冤辩白,自然难逃厄运。

    至于袁崇焕“擅杀边帅”之罪,其实,袁崇焕杀毛文龙是整顿军事的重大决策,也是强化边防布局的必然结果。《东江始末》记载此事时说:“华亭公(钱龙锡)造袁寓,屏去左右,低徊再四。”袁崇焕奏疏中也说:“辅臣钱龙锡为此一事,低徊臣寓私商,臣日入其军,斩其帅。”可见这个决策事前曾与东林党人,特别是钱龙锡秘密商议。毛文龙,仁和人,天启元年辽、沈失陷后,以都司逃朝鲜,后从海道收复镇江。不久,明朝升毛文龙任总兵、都督等职,开府皮岛(朝鲜称之椴岛),号东江镇。毛文龙最初在皮岛建立据点,招徕流亡,联络登州,对牵制后金有一定作用。但是,他很快投靠阉党,辇金京师,拜魏忠贤为父。辽东巡抚王化贞、兵部尚书张鹤鸣更欲借毛文龙收复镇江事,改变熊廷弼“以守为主”的方略。熊廷弼从全局出发,曾指出:“三方兵力未集,而文龙发之太早,致使奴恨辽人,焚戮几尽,厚南卫之毒,寒朝鲜之胆,夺西河之气,乱三方并进之本,误专遣联络之成算,目为奇捷,乃奇祸耳。”王化贞不听忠告,轻发偾事,终致广宁失落。

    此后,毛文龙专横自恣,军马钱粮不受核,杀降民、难民冒功,侵夺军饷,劫掠商船,骚扰朝鲜,不受节制;更重要的是毛文龙与后金早有私通,“阳修阴诱”。崇祯元年(公元1628年),毛文龙在致皇太极的信中说:“大事若成,连各岛都是你的……你如何待我?如佟、李之隆我,我不肯;如西夷之头领隆我,我亦不肯。”“尔取山海关,我取山东,若从两旁夹攻,则大事成矣,我不分疆土,亦不属尔管辖。”毛文龙叛明降金的罪行昭著,剩下的是待价卖身了。崇祯二年六月一日,袁崇焕与毛文龙在双岛会议,袁提出三方布置,毛认为“宁远兵马俱无用”;袁要更定营伍,毛更是不从。因此,杀毛文龙就势在必行。袁崇焕事后给崇祯的奏疏说:“请旨而出海以行诛……机一泄而贻患无穷……惟有出其不意,收而戮之。”袁崇焕快刀斩乱麻的果敢行动,深为孙承宗所欣赏。他后来在《闻袁自如被逮》诗中称此举“东江千古英雄手”。《明史》中《袁崇焕本传》也说:“崇焕在辽,与(赵)率教、(祖)大寿、(何)可刚定兵制,渐及登莱、天津及东江兵制,合四镇兵十五万三千有奇,岁费度支四百八十余万,减旧一百二十余万。”这一切说明袁崇焕整顿东江是必要的,有成效的。而且,袁崇焕握有崇祯帝御赐的“尚方宝剑”,可以便宜行事,即斩杀了毛文龙,袁崇焕也罪不当磔。但毛文龙依仗阉党,朝中权臣又多得其贿赂,袁崇焕断了他们的财路,虽然自己清廉自重,但却不明白贪污受贿是犯罪,阻碍别人升官发财也是“犯罪”,遭至权臣阉党的忌恨。

    至于“通敌叛国”、“引寇入关”一说,纯属子虚乌有。事实上,袁崇焕对后金绕过宁(远)、锦(州),另觅道路,威胁北京的可能性早有警觉。他在崇祯二年(公元1629年)春就指出,“蓟门单弱,敌所窃窥。臣身在辽,辽无足虑,严饬蓟督,峻防固御,为今日急著”。但是,袁崇焕一疏再疏,终未引起崇祯帝的重视。九月八日,“又报奴已渡河”,袁崇焕“即发参将谢尚政等备蓟,及至彼,蓟抚以奴信未确,仍勒之归”。袁崇焕的援军刚刚被遣还,后金的攻势开始了。十月,后金兵分三路,一入大安口,一入龙井关,一入洪山口。十一月,兵抵遵化。面对京师危机,袁崇焕“心焚胆裂,愤不顾死”,先命山海关总兵赵率教率部入援,赵在遵化城下中矢阵亡,遵化失陷。接着后金兵越过蓟州,西徇三河、顺义,直逼通州。袁崇焕急驰入援,沿途分兵防守抚宁、永平、迁安、丰润、玉田、蓟州等处,并于后金兵之前赶到通州。袁崇焕突然出现在通州,后金军完全没有料到,惊吓溃败,以为退路已断绝,于是西犯京师,实际上是为了自保而被逼施展的“围魏救赵”。袁崇焕不顾士马疲劳,间道飞抵京师,在广渠门外与后金军进行了一场激战。袁崇焕躬环甲胄,自辰时至申时10个小时,转战十余里,冲突十余合,终于打退了后金兵。皇太极下令退出北京城,保卫北京之战胜利。

    十二月初一,正当袁崇焕准备乘胜进军之际,崇祯在平台召见袁崇焕,并以“招兵胁和,将为城下之盟”的罪状,将其下锦衣卫狱。这件事与皇太极设下“反间计”的圈套有关。据蒋良骐《东华录》卷二记载:“先是,获明太监二人监守之。至是副将高鸿中,参将鲍承先遵上密计,坐近二太 监,故作耳语云:‘今日撤兵计也。顷上车骑向敌,有二人来见,语良久去,意袁巡抚有密约,事可立就矣。’时杨太监者,仰卧窃听。庚戌,纵之归。后闻明王用杨监言,执崇焕入城磔之。”实际上,在此之前阉党就已制造袁崇焕通敌的舆论。兵科给事中钱家修在《白冤疏》中说:“江西道御史曹永祚捉获奸细刘文瑞等七人,面语口称:‘焕附书与尹通敌。’原抱奇、姚宗文即宣于朝,谓焕构通为祸,志在不小。次日,皇上命诸大臣会鞫明白……不谓就日辰刻文端七人走矣。”

    这显然是阉党一大阴谋。姚宗文原为浙党,天启时依附阉党,曾诽谤辽东经略熊廷弼,使之去职,致使辽、沈失守,现在他又重操故伎,陷害袁崇焕。中国历史上施用反间计及诬陷忠良通敌者不乏先例,但中不中计,确可判断国君的贤愚。崇祯中计,说明这个刚愎自用的君主用人多疑,正如《明史述评》所说,“无知人之识”。查查袁崇焕投身辽战几年的光荣历史,看看眼下千里赴难出生入死的表现,戳穿“反间计”是不难做到的,但此时只信内廷(太监)不信外臣的崇祯,对阉党“借刀杀人”的大阴谋毫无觉察,甚至成了阴谋家的杀人工具。崇祯虽然自己认定“朕非亡国之君,臣皆误国之臣”,实际上他在位17年,换了50个大学士、14个兵部尚书,除袁崇焕外还杀死和逼死督师与总督10人、巡抚11人,自毁长城,令忠臣心冷。嗜杀成性的崇祯帝,处袁崇焕以磔刑也就不足为怪了。就连深受崇祯帝倚重的祖大寿,崇祯四年(公元1631年)四月,镇守大凌河,也由于粮尽援绝投降了清朝。

    编辑:汀滢

    幼年朱棣
    明抗击后金大将袁崇焕冤案大揭秘(9)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