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林则徐生平
  • 满清八位皇后身世档案
  • 梁启超和他的新闻思想
  • 历史上的纪晓岚
  • 鳌拜生平简介
  • 林则徐:近代中国“开眼看世界第一人”
  • 蒙古亲王僧格林沁家族与清皇家的世代政治联姻考述
  • 白莲教王聪儿--武艺高强,有勇有谋的女英雄 (1)
  • 历代清帝像:乾隆
  • 张之洞及其《劝学篇》
  • 曾国藩:民生以穑事为先
  • 一代名相陈廷敬
  • 吴敬梓与郑板桥为什么不相往来
  • 历代清帝像:順治
  • 翁同龢-鹁鸽峰头墓草青 人物话旧重研评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人物
    顺治严办乡试舞弊巨案 “斩首”行动震慑舞弊者

    发布时间: 2008/3/13 9:36:2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文字 〖 〗 )

    年年高考,舞弊年年有,且是屡禁不止。这也算是从古到今的“传统”了。香港《文汇报》刊文称,在古代的科举时代,考生行贿请托以求榜上有名,考官中饱私囊乱点龙虎榜,致有人丢官弃职,有人身陷囹圄,有人身首异处。  

    顺治十四年(公元一六五七年),江南地区选拔举人的乡试将在江宁(今南京)举行。顺治皇帝核准了礼部遴选的二十名考官,专门召见主考方犹、副主考钱开宗,叮嘱告诫秉公选拔贤才,切勿营私舞弊。两人俯伏在青砖地上,诚惶诚恐异口同声“遵旨”。

    自谓圣门弟子的考生良莠不齐,有心术不正者自知翰墨低劣难以录取,各找途径以钱开路。主考也好,考官也好,在黄金白银面前乱了方寸,或半推半就,或来者不拒,甚至讨价还价,早把圣谕丢在了脑后,但以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考试完毕,已通关节的考生悠然自得等待榜上题名,至有呼朋唤友预摆喜宴者,酒酣耳热之际,洋洋得意,自吹自擂神通广大有钱能使鬼推磨。

    常言道,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终于东窗事发!

    江南乡试发榜日,无数落榜生久聚不去,窃窃私议者有,愤于形色者有。

    早在发榜前,业已风传考场关节颇多。榜发之时传言有了印证:多个众所周知才低品劣之徒弹冠相庆,而早有文名的饱学之士尤侗、汤传楹等却名落孙山。

    文庙看榜现场骚动起来,笑骂中举前三名是“贾斯文、程不识、魏无知”。

    有人大呼考场不公,众口响应,声震耳膜。不平与气愤如火山爆发,有考生冲上前去,一把扯下榜文,撕作了片片蝴蝶。哭声、骂声,引来了无数各式人等围观。

    两江总督朗廷佐闻报大惊,急忙出兵弹压,将人群驱散。

    考官龚勋少有机会来六朝古都,趁着风和日丽游览秦淮河,不料被几个考生撞见,围住了讥讽谩骂还挨了老拳。

    正、副主考方犹与钱开宗心慌意乱,匆匆整理行装登船离宁。闻讯赶到的考生紧追不舍,叫骂声中,砖头瓦片如蝗飞来。 船至常州、苏州时,又遭当地考生追击咒骂。

    江南乡试舞弊事不胫而走,天子脚下的京都也已纷纷扬扬:

    ——录取举人方章钺是主考方犹的本家。按《钦定科场定律》,考生是考官族人的应回避作别头试,违者考官革职查办,考生即使录取也必取消资格。

    ——有打油诗一首四处流传,嬉笑怒骂主考方犹、副主考钱开宗贿赂公行,以钱取士:

    孔方主试副钱神,题义先分富与贫。

    定价七千方立契,经房十二不论文。

    ——江宁书摊上,出现了名为《万金记》的小册子,竞相传阅,据董含三的《罔识略.乡闱异变》载:“万金记以‘方’字去一点为‘万’,‘钱’字去偏旁为‘金’,指两主考之姓,备及行贿通贿之状。”

    负稽察违误之责的给事中阴应节,拟就了奏章一道,连同打油诗、《万金记》送呈顺治皇帝。大意谓:江南主考方犹、钱开宗等弊窦多端,榜发后士子愤其不公,哭文庙,殴考官,物议腾沸。乞皇上立赐提究严讯,以正国宪而重大典。

    大清国开国未几,就曝出此等丑闻,顺治的恼怒自不必说,当下准了阴应节的奏请,降旨一道:

    据奏江南乡试情弊多端,物议鼎沸。方犹等经朕面谕,尚敢如此,殊属可恶。方犹、钱开宗并考官俱着革职,并中式举人方章钺等,着刑部差员速拿来京严刑详审。

    于是乎,二十个考官被摘去顶戴花翎,连同方章钺等考生嫌犯一并打入刑部大牢究审。

    为缓和朝野舆论,顺治下令已录取的举人重考。复试在紫禁城太和门举行,顺治帝亲自主持。考场内外兵丁林立如同两军之对阵,又每名考生由二个全副武装的八旗兵左右监视。

    考场气氛肃杀,顺治虽传话让考生们尽心构艺、不必畏惧,又格外供给烟茶。但众多考生终是惴惴不安,竟有手难把笔者!诚如《国史旧闻》所云:“当是时,人人自谓天威严重,不知几许将登鬼录,几许将御魑魅,几许将锢终身。”

    复试阅卷完毕,考官评定等级后送呈顺治帝。顺治核准后裁定:

    汪溥勋等七十四名仍准举人功名;史继佚等二十四名亦准为举人,罚停会试二科;方域等十四名文理不通,俱着革去举人。

    顺治又对作弊人犯裁决如下:

    方犹、钱开宗着即正法,妻子家产藉没入官;叶楚槐等考官十七人俱着即处绞,妻子家产藉没入官;已死之考官卢铸鼎,妻子家产藉没入官;考生方章钺等八人俱着责四十板,家产藉没入官,父母妻子兄弟并流徙宁古塔。

    顺治皇帝峻法严刑惩办科场舞弊案,用人头镇压以身试法者。消息飞传处,闻者咋舌,身家性命要紧,少有人再敢自蹈死路了,故此后五十年间,科场舞弊几近绝迹。

    重温历史旧案,在于以史为鉴,愿有丧斯文、有悖道德的作弊事不再;又为给人以启示:虽不敢苟同顺治皇帝以人头镇压舞弊、大开杀戒,但纵观近年高考舞弊丛生,往往以违纪论处而不以违法惩办,罪与罚大不相当,无异姑息养奸,不可不谓禁而不止的主因。(陆茂清)

    编辑:汀滢

    顺治帝两次废后
    静妃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