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南阳县衙,记载古代女子五大酷刑
  • 清代官职一览表
  • 《中国历史地名大辞典》
  • 中国历史梗概
  • 关于三宝太监郑和下西洋的几件事
  • 熟记纵横九百字,略知上下五千年(二)
  • 熟记纵横九百字,略知上下五千年(一)
  • 天下郡国利病书(图)
  • 钱穆:《国史大纲》引论
  • 世界历史
  • 二十五史简介
  • 古代后宫嫔妃制度(1)
  • 中国各省省名历史由来和变化
  • 古本竹书纪年辑校
  • 中国古代史(史籍)中容易误读的字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文献史料
    古本竹书纪年辑校

    发布时间: 2007/5/28 15:53:1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国学网
    文字 〖 〗 )

    嘉定朱有曾辑录

    海宁王国维校补

    五帝

    昌意降居若水,产帝乾荒。(《山海经·海内经》注。)

    帝王之崩曰陟。(《韩昌黎集·黄陵庙碑》)

    国维案:此昌黎隐括本书之语,非原文如是。

    黄帝既仙去,其臣有左彻者,削木为黄帝之像,帅诸侯朝奉之。(《太平御览》七十九引《抱朴子》曰:“汲郡中竹书”云云。今《抱朴子》无此文。)

    黄帝死七年,其臣左彻乃立颛顼。(《路史·后纪》六。)

    颛顼产伯鲧,是维若阳,居天穆之阳。(《山海经·大荒西经》注。)

    帝尧元年丙子。(《隋书·律历志》引,丙作景,避唐讳。《路史·后记》十引,无帝字。)

    后稷放帝朱于丹水(《山海经·海内南经》注。《史记·高祖本纪》正义引“后稷放帝子丹朱于丹水”。《五帝本纪》正义引“后稷放帝子丹朱”。)

    命咎陶作刑。(《北堂书钞》十七。)

    三苗将亡,天雨血,夏有冰,地坼及泉,青龙生于庙,日夜出,昼日不出。(《通鉴外纪》一注引《隋巢子》、《汲冢纪年》。《路史·后纪》十二注云《纪年》、《墨子》言“龙生广,夏冰,雨血,地坼及泉,日夜出,昼不见”,与《外纪》所引小异。)

    夏后氏

    居阳城。(《汉书·地理—志》注、《续汉书·郡国志》注。)

    黄帝至禹,为世二十。(《路史·发挥》三。)

    国维案:此亦罗长源隐括本书之语,非原文。

    禹立四十五年。(《太平御览》八十二。)

    启曰会。(《路史·后纪》十三“启曰会”,注见《纪年》。)

    益干启位,启杀之。(《晋书·束晳传》。《史通·疑古篇》《杂说篇》两引“益为后启所诛”。)

    九年,舞九韶。(《路史·后纪》十三注引“启登后九年舞九韶”。《大荒西经》注引“夏后开舞九招也”。)

    二十五年,征西河。(《北堂书钞》十三引“启征西河”四字。《路史·后纪》十三云“既征西河”,注:“《纪年》在二十五年。”)

    即位三十九年亡,年七十八。(《真诰》十五。《路史·后纪》十三注引作“二十九年,年九十八”。)

    国维案:《太平御览》八十二引《帝王世纪》“启升后十年,舞九韶。二十五年,征河西。”而《通鉴外纪》引皇甫谧曰:“启在位十年。”则《世纪》不得有“启三十五年”之文,疑本《纪年》而误题《世纪》也。此与《真诰》所引“启三十九年亡”符同。《路史》注既引《纪年》启在位二十九年,故征西河亦云在二十五年矣。未知孰是。

    大康

    大康居斟鄩。(《水经·巨洋水注》、《汉书·地理志》注、《史记·夏本纪》正义引傅瓒曰:“《汲冢古文》大康居斟鄩,羿亦居之,桀亦居之。”)

    乃失邦。(《路史·后纪》十三注。)

    (羿居斟鄩。)(《水经·巨洋水注》、《汉书·地理志》注、《史记·夏本纪》正义。)

    仲康

    后相即位,居商丘。(《太平御览》八十二。)

    国维案:《通鉴外纪》“相失国,居商丘”,盖亦本《纪年》。《通鉴地理通释》

    (四)云:“商丘当作帝丘。”

    元年,征淮夷、畎夷。(《后汉书·西羌传》引“后相即位元年,乃征畎夷”。《太平御览》八十二引“元年征淮夷”。《路史·后纪》十三“征淮、畎”,注:“准夷、畎夷,《纪年》云元年。”)

    二年,征风夷及黄夷。(《太平御览》八十二。《路史·后纪》十三“二年征风、黄夷”,注:“并《纪年》。”《后汉书·东夷传》注及《通鉴外纪》二均引“二年征黄夷”。)

    七年,于夷来宾。(《后汉书·东夷传》注,《路史·后纪》十三注。《通鉴外纪》二引“于”作“干”。)

    相居斟灌。(《水经·巨洋水注》、《汉书·地理志》注、《路史·后纪》十三引臣瓒所述《汲冢古文》。)

    少康

    少康即位,方夷来宾。(《后汉书·东夷传》注。《路史·后纪》十三注引此下有“献其乐舞”四字,疑涉帝发时事而误。)

    帝●[宀一]宣居原,自原迁于老丘。(《太平御览》八十二、《路史·后纪》十三注。《御览》作“自迁于老丘”。《路史》注“●”作“予”,“丘”作“王”。)

    柏杼子征于东海,及三寿,得一狐九尾。(《山海经·海外东经》注。《太平御览》九百九引“夏伯杼子东征,获狐九尾”。《路史·后纪》十三:“帝杼五岁,征东海,伐三寿”,注:“本作王寿,”《纪年》云:“夏伯杼子之东征,获狐九尾。”又《国名纪》己云:“后杼征东海,伐王寿。”)

    后芬即位,三年,九夷来御。(《后汉书·东夷传》注、《太平御览》七百八十、《通鉴外纪》二、《路史·后纪》十三。《御览》“芬”作“方”,又此下有“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十九字,郝兰皋曰:“疑本注文,误入正文也。”)

    后芬立四十四年。(《太平御览》八十二、《路史·后纪》十三注。)

    后荒即位,元年,以玄珪宾于河,命九东狩于海,获大鸟。(《北堂书钞》八十九。《初学记》十三引“珪”作“璧”,“鸟”作“鱼”,无“命九东”三字。《太平御览》八十二引“荒”作“芒”,“鸟”作“鱼”,无“命九”二字。国维案:“九”字下或夺“夷”字,疑谓后芬时来御之九夷。)

    后芒陟位,五十八年。(《太平御览》八十二。《路史·后纪》十三注引作“后芒陟,年五十八”。)

    后泄二十一年,命畎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后汉书·东夷传》注。《通鉴外纪》二引“帝泄二十一年如畎夷等爵命”。《路史·后纪》十三注引下有“繇是服从”四字。)

    二十一年(陟)(《路史·后纪》十三注。)

    不降

    不降即位,六年,伐九苑。(《太平御览》八十二、《路史·后纪》十三注。)

    六十九年,其弟立,是为帝扃。(《太平御览》八十二。《路史·后纪》十三注云:“《纪年》云六十九陟。”)

    帝厪,一名胤甲。(《太平御览》八十二。)

    胤甲即位,居西河。(《山海经·海外东经》注、《太平御览》八十二、《通鉴外纪》二。《开元占经》六引作“胤甲居西河”,《御览》四引作“胤甲居于河西”。)

    天有妖孽,十日并出,其年胤甲陟。(《山海经·海外东经》注、《开元占经》六、《太平御览》四及八十二引上二句。《山海经》注无“天”字,《占经》无“妖”“十”二字。《通鉴外纪》二引“十日并出,其年胤甲陟。“《路史·后纪》十三:“胤甲在位四十岁,后居西河,天有妖孽,十日并照于东阳,其年胤甲陟。”注云:“以上《纪年》。”案《路史》此条或有增字。又《御览》四引“十日并出”下有“又言本有十日,迭次而运照无穷”十三字,则恐是注文也。)

    孔甲

    后昊立三年。(《太平御览》八十二。)

    后发一名后敬,或曰发。(《太平御览》八十二。《路史·后纪》十三:“帝敬发,一曰惠。”注曰:“见《纪年》。”)

    后发即位,元年,诸夷宾于王门再保庸会于上池,诸夷入舞。(《北堂书钞》八十二。《后汉书·东夷传》注、《御览》七百八十引均无“再保庸”以下七字,《通鉴外纪》二、《路史·后纪》十三引亦同。《外纪》末句作“献其乐舞”乃改本书句,《路史》仍之。)

    其子立为桀。(《太平御览》八十二。)

    (居斟鄩。)(《水经·巨洋水注》、《汉书·地理志》注、《史记·夏本纪》正义。)

    (畎夷入居豳岐之间。)(《后汉书·西羌传》。案《西羌传》三代事多本《汲冢纪年》,而语有增损。)

    后桀伐岷山,进女于桀二人,曰琬,曰琰。桀受二女,无子,刻其名于苕华之玉,苕是琬,华是琰,而弃其元妃于洛,曰末喜氏。末喜氏以与伊尹交,遂以间夏。(《太平御览》一百三十五。《艺文类聚》八十三引无末四句,《御览》八十二引无末二句。“后桀伐岷山”,《御览》八十二引作“后桀命扁伐山民,进女于桀二人”,《类聚》引作“岷山庄王女于桀二人”,《御览》八十二引作“山民女于桀二人,桀受二女”,《御览》八十二作“桀爱二人”。“琰”,《御览》引皆作“玉”。“刻其名”,《类聚》及《御览》八十二引皆作“斵其名”,《北堂书钞》二十二亦引“斵苕华”三字。)

    筑倾宫,饰瑶台。(《文选·吴都赋》注。《文选·东京赋》注引作“夏桀作琼宫、瑶台,殚百姓之财”,《太平御览》八十二引“桀倾宫,饰瑶台,作琼室,立玉门”。)

    夏桀末年,社坼裂,其年为汤所放。(《太平御览》八百八十。《路史·后纪》十三注引“桀末年社震裂”六字。)

    汤遂灭夏,桀逃南巢氏。(《太平御览》八十二。)

    自禹至桀十七世,有王与无王,用岁四百七十一年。(《太平御览》八十二。《文选·六代论》注引“凡夏自禹至于桀十七王”十字,《史记·夏本纪》集解引末二句,《通鉴外纪》二引“四百七十一年”六字,《路史·后纪》十三注:“《纪年》并穷、寒四百七十二年。”)

    “商”部分

    汤有七名而九征。(《太平御览》八十三。)

    外丙

    外丙胜即位,居亳。(《太平御览》八十三。)

    仲壬

    仲壬即位,居亳,命卿士伊尹。(《春秋经传集解·后序》。《尚书·咸有一德》疏、《通鉴外纪》三引《纪年》,《太平御览》八十三引杜《后序》,均作“其卿士伊尹”。)

    仲壬崩,伊尹放大甲于桐,乃自立。(《春秋经传集解·后序》。《尚书·咸有一德》琉、《通鉴外纪》三。《太平御览》八十三引《汲冢琐语》同,但无“于桐”二字,又“立”下有“四年”二字。)

    大甲

    伊尹即位,放大甲。七年,大甲潜出自桐,杀伊尹,乃立其子伊陟、伊奋,命复其父之田宅而中分之。(《春秋经传集解·后序》、《尚书·成有一德》疏、《通鉴外纪》三。《外纪》“放大甲”作“于大甲”。《文选·豪士赋序》注引“大甲既出自桐杀伊尹”九字。)

    (十二年陟。)(《史记·鲁世家》索隐:“《纪年》大甲惟得十二年。”)

    沃丁

    沃丁绚即位,居亳。(《太平御览》八十三。)

    小庚

    小庚辨即位,居亳。(《太平御览》八十三。)

    小甲

    小中高即位,居亳。(《太平御览》八十三。)

    雍己

    雍己伷即位,居亳。(《太平御览》八十三。)

    大戊

    仲丁

    仲丁即位,元年,自亳迁于嚣。(《太平御览》八十三。)

    征于蓝夷。(《后汉书·东夷传》注、《太平御览》七百八十。)

    外壬

    外壬居嚣。(《太平御览》八十三。)

    河亶甲

    河亶甲整即位,自器迁于相。(《太平御览》八十三。)

    征蓝夷,再征班方。(《太平御览》八十三。)

    祖乙

    祖乙滕即位,是为中宗,居庇。(《太平御览》八十三。《路史·国名纪》丁引“滕”作“胜”。)

    祖辛

    开甲

    帝开甲踰即值,居庇。(《太平御览》八十三。)

    祖丁

    祖丁即位,居庇。(《太平御览》八十三。)

    南庚

    南庚更自庇迁于奄。(《太平御览》八十三、《路史·国名纪》丁。)

    阳甲

    阳甲即位,居奄。(《太平御览》八十三。)

    盘庚

    盘庚旬自奄迁于北蒙,曰殷。(《太平御览》八十三。《水经·洹水注》引无“旬”字,《史记·项羽本纪》索隐、《殷本纪》正义均引作“盘庚自奄迁于北蒙,曰殷虚”,《尚书·盘庚》疏引“盘庚自奄迁于殷”七字,《路史·国名纪》丁引“旬”下有“即位”二字。)

    殷代邺南三十里。(《尚书·盘庚》疏。《史记·项羽本纪》索隐引作“南去邺三十里”,《殷本纪》正义引作“南去邺四十里”。)

    国维案:此七字乃注文。

    自盘庚徙殷,至纣之灭,七百七十三年,更不徙都。(《史记·段本纪》正义。案“七百”朱辑本改作“二百”,又下有“纣时稍大其邑,南距朝歌,北据邯郸及沙丘,皆为离宫别馆”二十三字,盖误以张守节释《史记》语为《纪年》本文也。)

    国维案:此亦注文,或张守节隐括本书之语。

    小辛

    小辛颂即位,居殷。(《太平御览》八十三。)

    小乙

    小乙敛居殷。(《太平御览》八十三。)

    武丁

    祖庚

    祖庚曜居殷。(《太平御览》八十三。)

    祖甲

    帝祖甲载居殷。(《太平御览》八十三。)

    和甲西征,得一丹山。(《山海经·大荒北经》注。)

    国维案:“和”“祖”二字形相近,今本《纪年》系之阳甲,乃有阳甲名和之说矣。

    冯辛

    冯辛先居殷。(《太平御览》八十三。)

    庚丁

    庚丁居殷。(《太平御览》八十三。)

    武乙

    武乙即位居殷。(《太平御览》八十三。)

    三十四年,周王季历来朝,王赐地三十里,玉十珏,马八匹。(《太平御览》八十三。)

    三十五年,周王季伐西落鬼戎,俘二十翟王。(《后汉书·西羌传》注。《通鉴外纪》二引“武乙三十五年周俘狄王”十字。)

    大丁

    大丁二年,周人伐燕京之戎,周师大败。(《后汉书·西羌传》注。《通鉴外纪》二“周人”作“周公季”。)

    三年,洹水一日三绝。(《太平御览》八十三。)

    四年,周人伐余无之戎,克之,周王季命为殷牧师。(《后汉书·西羌传》注。《文选·典引》注引“式乙即位,周王季命为牧师”,与此异。)

    七年,周人伐始呼之戎,克之。(《后汉书·西羌传》注。)

    十一年,用人伐翳徒之戎,捷其三大夫。(《后汉书·西羌传》注。)

    文丁杀季历。(《晋书·束皙传》、《史通·疑古篇》《杂说篇》。《北堂书钞》四十一引《纪年》云“文丁杀周王”云云。)

    帝乙

    帝乙居殷。(《大平御览》八十三。)

    二年,周人伐商。(《大平御览》八十三。)

    帝辛

    帝辛受居殷。(《太平御览》八十三。)

    六年,周文王初禴于毕。(《通鉴前编》。《唐书·历志》“纣六祀,周文王初禴于毕”,虽不著所出,当本《纪年》。)

    毕西于丰三十里。(《汉书·刘向传》注。)

    国维案:此亦注文。

    殷纣作琼室,立玉门。(《文选·东京赋》注及《吴都赋》注。)

    天大曀。(《开元占经》一百一引“帝辛受时天大曀”。)

    汤灭夏,以至于受,二十九王,用岁四百九十六年。(《史记·殷本纪》集解。《文选·六代论》注引“殷自成汤灭夏,以至于受,二十九王”十四字,《通鉴外纪》二引“二十九王,四百九十六年”十字。)

    “西周”部分:

    武王

    十—年庚寅,周始伐商。(《唐书·历志》。)

    王率西夷诸侯伐殷,败之于坶野。(《水经·清水注》。)

    王亲禽帝受辛于南单之台,遂分天之明。(《水经·淇水注》。《初学记》二十四引“周武王亲禽受于南单之台”十一字。)

    武王年五十四。(《路史·发挥》四。)

    成王

    康王

    康王六年,齐太公望卒。(《太公吕望墓表》。)

    晋侯作宫而美,康王使让之。(《北堂书钞》十八。)

    成康之世,天下安宁,刑措四十年不用。(《文选·贤良诏》注。《太平御览》八十四引“十”下有“余”字。)

    昭王

    昭王十六年,伐楚荆,涉汉,遇大咒。(《初学记》七。)

    十九年,天大曀,雉兔皆震,丧六师于汉。(《初学记》七。《开元占经》一百一、《太平御览》九百七引无末句。)

    昭王末年,夜清,五色光贯紫微。其年王南巡不反。(《太平御览》八百七十四。《路史·发挥》三注引“清”作“有”。)

    穆王

    穆王元年,筑祇宫于南郑。(《穆天子传》注。)

    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晋书·束皙传》。)

    穆王以下都于西郑。(《汉书·地理志》注臣瓒曰云云,不言出何书,然其下所云郑桓公灭郐居郑事皆出《纪年》,则此亦宜然。)

    国维案:上二条皆束皙、臣瓒隐括本书之语。据第二条则《纪年》穆王、共王、懿

    王元年,均当书“王即位居西郑”矣。

    穆王所居郑宫、春宫。(《太平御览》一百七十三。《初学记》二十四引下四字。)

    北唐之君来见,以一骝马,是生绿耳。(《穆天子传》注、《史记·秦本纪》集解。“骝马”集解引作“骊马”。)

    穆王北征,行流沙千里,积羽千里。(《山海经·大荒北经》注。《穆天子传》注引“穆王北征,行积羽千里”九字。)

    (西征犬戎,)取其五王以东,(王遂迁戎于太原。)(《穆天子传》注引“取其五王以东”六字,《后汉书·西羌传》:“王乃西征犬戎,获其五王,王遂迁戎于太原。”考《西羌传》前后文皆用《纪年》,此亦当隐括《纪年》语。)

    十三年,西征,至于青鸟之所憩。(《艺文类聚》九十一。《山海经·西次三经》注引“穆王西征,至于青鸟所解”十字。)

    十七年,西征昆仑丘,见西王母,西王母止之曰:“有鸟■人。”(《穆天子传》注。《艺文类聚》七引至“西王母止之”,《史记·周本纪》集解、《太平御览》三十八引至“见西王母”,又二书“西征”下均有“至”字。)

    西王母来见,宾于昭宫。(《山海经·西次三经》注、《穆天子传》注。《山海经》注引作“穆王五十七年”,然《穆传》注引“其年来见”,其年即承上文十七年,则《山海经》注所引衍一“五”字。)

    三十七年,伐越,大起九师,东至于九江,叱鼋、鼍以为梁。(《文选·恨赋》注。“三十七年”,《文选·江赋》注、《艺文类聚》九、《初学记》七、《太平御览》九百三十二、《通鉴外纪》三引同,《御览》三百五、《路史·国名纪》己均引作“四十七年”,《广韵》二十二元引作“十七年”,《御览》七十三引作“七年伐越”,《北堂书钞》一百十四引作“伐大越”,《类聚》九、《外纪》三引作“伐楚”,《御览》三百五引作“伐纣”,《路史·国名纪》己作“伐纡”,“纣”乃“纡”之讹,“叱”,《类聚》、《初学记》均引作“比”,《书钞》引作“驾”,《御览》七十三及三百五均引作“架”。《文选·江赋》注引作“叱”,与此同。)

    穆王南征,君子为鹤,小人为飞鸮。(敦煌唐写本《修文殿御览》残卷。)

    穆王东征天下二亿二千五百里,西征亿有九万里,南征亿有七百三里,北征二亿七里。(《开元占经》四。《穆天子传》注引“穆王西征还里天下亿有九万里”十三字。)

    共王

    懿王

    懿王元年,天再旦丁于郑。(《太平御览》二、《事类赋注》一。《开元占经》三引“懿王元年天再启”。)

    孝王

    孝王七年,冬大雨雹,牛马死,江、汉俱冻。(《太平御览》八百七十八引《史记》,案《史记》无此事,殆《纪年》文也。)

    夷王

    夷王二年,蜀人、吕人来献琼玉,宾于河,用介珪。(《北堂书钞》三十一、《太平御览》八十四。)

    三年,王致诸侯,烹齐哀公于鼎。(《太平御览》八十四。《史记·周本纪)正义引作“三年致诸侯,翦齐哀公昴”。)

    猎于桂林,得一犀牛。(《太平御览》八百九十。)

    命虢公率六师伐太原之戎,至于俞泉,获马千匹。(《后汉书·西羌传》注见《纪年》。)

    七年,冬雨雹,大如礪。(《初学记》二、《太平御览》十四。)

    厉王

    淮夷入寇,王命虢仲征之,不克。(《后汉书·东夷传》。案此条章怀太子注不云出《纪年》,然范史四裔传三代事皆用《史记》及《纪年》修之,此条不见《史记》,当出《纪年》也。)

    共伯和干王位。(《史记·周本纪》索隐。《庄子·让王篇》释文引作“共伯和即于王位”。)

    共和十四年,大旱,火焚其屋,伯和篡位立,秋,又大旱。其年周厉王死,宣王立。(《太平御览》八百九十七引《史记》,然《史记》无此文,当出《纪年》。)

    宣王

    四年,使秦仲伐西戎,为戎所杀。(《后汉书·西羌传》。)

    秦无历数,周世陪臣,自秦仲之前,初无年世之纪。(《广弘明集》十一。)

    国维案:此亦注文。

    王召秦仲子庄公,与兵七千人,伐戎破之。(《后汉书·西羌传》。)

    三十年,有兔舞镐。(《太平御览》九百七。《初学记》二十九引作“宣王三年有兔舞镐”,《通鉴外纪》三作“三十年有兔舞于镐京”。)

    (三十一年,)王师伐太原之戎,不克。(《后汉书·西羌传》。)

    三十三年,有马化为狐。(《开元占经》一百十九。《占经》作“周灵王三十三年”,“宣”“灵”形相近,字之误也。《御览》八百八十七、《广韵》四十祃均引“周宣王时马化为狐”,《御览》九百九引“宣王时乌化为狐”’“乌”亦字误。)

    (三十六年,)王伐条戎、奔戎,王师败绩。(《后汉书·西羌传》。)

    (三十八年,)晋人败北戎于汾、隰。(《后汉书·西羌传》。)

    戎人灭姜侯之邑。(《后汉书·西羌传》。)

    (三十九年,)王征申戎,破之。(《后汉书·西羌传》。)

    “晋”部分:

    殇叔

    (《春秋经传集解·后序》:“《纪年》无诸国别,惟特记晋国,起自殇叔,次文侯、昭侯,以至曲沃庄伯,庄伯之十一年十一月,鲁隐公之元年正月也,皆用夏正,建寅之月为岁首,编年相次,晋国灭,独纪魏事。”案殇叔在位四年,其元年为周宣王四十四年,其四年为幽王元年,然则《竹书》以晋纪年,当自殇叔四年始。)

    文侯

    (元年,周)幽王命伯士伐六济之戎,军败,伯士死焉。(《后汉书·西羌传》。)

    二年,同惠王子多父伐郐,克之,乃居郑父之丘,名之曰郑,是曰桓公。(《水经·洧水注》。案“同惠”疑“周厉”之讹。又《汉书·地理志》注引臣联瓒曰:“郑桓公寄奴与财于虢、会之间,幽王既败,二年而灭会,四年而灭虢,居于郑公之丘,是以为郑。”傅瓒亲校《竹书》,其言又与《洧水注》所引《纪年》略同,盖亦本《纪年》。然臣瓒以伐郐为在幽王既败二年,《水经注》以为晋文侯二年,未知孰是。)

    (七年,)幽王立褒姒之子伯服以为太子。(《太平御览》八十四。《御览》一百四十七引“幽王”下有“八年”二字,《左传·昭二十六年》疏引“平王奔西申而立伯盘以为太子”,“服”作“盘”。)

    平王奔西申。(《左传·昭二十六年》疏。)

    (九年,)幽王十年,九月,桃杏实。(《太平御览》九百六十八。)

    (十年,)伯盘与幽王俱死于戏。先是申侯、鲁侯及许文公立平王于申,幽王既死,而虢公翰又立王子余臣于携,周二王并立。(《左传·昭二十六年》疏。)

    自武王灭殷,以至幽王,凡二百五十七年。(《史记·周本纪》)集解。《通鉴外纪》三引《汲冢纪年》“西周二百五十七年”。)

    二十—年,携王为晋文公所杀。(《左传·昭二十六年》疏。)

    昭侯

    孝侯

    曲沃庄伯

    晋庄伯元年,不雨雪。(《太平御览》八百七十九引《史记》,案《史记》无此语,又不以庄伯纪元,当出《纪年》也。)

    二年,翟人俄伐翼,至于晋郊。(《太平御览》八百七十九引《史记》。)

    八年,无云而雷。十月,庄伯以曲沃叛。(《太平御览》八百七十六引《史记》。)

    庄伯以曲沃叛,伐翼,公子万救翼,荀叔轸追之,至于家谷。(《水经·浍水注》。《水经注》引此条不系年,然首句与上条《御览》所引《史记》同,知在是年,又足证《御览》所引《史记》实《纪年》也。)

    十二年,翼侯焚曲沃之禾而还。作为文公。(《水经·浍水注》。)

    鲁隐公及郑庄公盟于姑蔑。(《春秋经传集解·后序》。据《后序》在庄伯十二年正月。)

    武公

    晋武公元年,尚一军。芮人乘京,荀人、董伯皆叛。(《水经·河水注》。)

    翼侯伐曲沃,大捷,武公请成于翼,至桐庭乃返。(《水经·涑水注》。)

    七年,芮伯万之母芮姜逐万,万出奔魏。(《水经·河水注》、《路史·国名纪》戊。)

    八年,周师、虢师围魏,取芮伯万而东之。(《水经·河水注》、《路史·国名纪》戊。)

    九年,戎人逆芮伯万于郊。(《水经·河水注》、《路史·国名纪》戊注引作“九年戎人逆之郏”。)

    (十三年,)楚及巴灭邓。(《路史·国名纪》戊引“桓王十七年”云云。)

    (二十三年,)齐襄公灭纪郱、鄑、郚。(《史记·秦始皇本纪》正义。)

    二十九年,齐人歼于遂。(《唐书·刘贶传》。)

    武公灭荀,以赐大夫原氏黯,是为荀叔。(《水经·汾水注》、《汉书·地理志》注。《文选·北征赋》注引“荀”作“郇”,“原氏黯”作“原点”。)

    献公

    献公二年,周惠王居于郑。郑人入王府多取玉焉,玉化为蜮射人。(《开元占经》一百二十、《太平御览》九百五十。)

    (十七年,)卫懿公及赤翟战于泽洞。(《春秋经传集解·后序》。《后序》云“洞”当为“泂”。)

    郑弃其师。(《唐书·刘贶传》。)

    十九年,献公会虞师伐虢,灭下阳,虢公丑奔卫,公命瑕父、吕甥邑于虢都。(《水经·河水注》、《路史·国名纪》戊注。《春秋后序》引“晋献公会虞师伐虢灭下阳”十一字,“下阳”《路史》注作“夏阳”。)

    (二—十一年,)重耳出奔。(《史通·疑古篇》。)

    二十五年正月,翟人伐晋。周有白兔舞于市。(《水经·涑水注》。)

    惠公

    晋惠公二年,雨金。(《太平御览》八百七十七引《史记》。)

    秦穆公(十二年。)取灵丘。(《古文苑》注一引王顺伯《诅楚文跋》。)

    六年,秦穆公涉河伐晋。(《太平御览》八百七十七引《史记》。)

    惠公见获。(《史通·疑古篇》。)

    (十一月,)陨石于宋五。(《史通·惑经篇》。)

    十五年,秦穆公帅师送公子重耳,涉自河曲。(《水经·河水注》。)围令狐、桑泉、臼衰,皆降于秦师。狐毛与先轸御秦,至于庐柳,乃谓秦穆公使公子絷来与师言,退舍,次于郇,盟于军。(《水经·涑水注》。)

    文公

    (五年,)周襄王会诸侯于河阳。(《春秋经传集解·后序》。)

    文公城荀。(《汉书·地理志》注。《文选·北征赋》注引作“郇”。)

    襄公

    晋襄公六年,洛绝于◆[氵向]。(《水经·洛水注》。)

    灵公

    成公

    景公

    (十一年,)齐国佐来献玉磬、纪公之甗。(《春秋经传集解·后序》。)

    厉公

    悼公

    平公

    昭公

    晋昭公元年,河水赤于龙门三里。(《水经·河水注》。)

    六年十二月,桃杏华。(《太平御览》九百六十八。)

    顷公

    定公

    晋定公六年,汉不见于天。(《太平御览》八百七十五。)

    十八年,青虹见。(《太平御览》十四。)

    淇绝于旧卫。(《水经·淇水注》。)

    (燕简公卒,次孝公立。)(《史记·燕世家》索隐:“王邵案《纪年》,筒公后次孝公,无献公。”据《史记·十二诸侯年表》,简公卒在是年。)

    二十年,洛绝于周。(《水经·洛水注》。)

    二十五年,西山女子化为丈夫,与之妻,能生子。其年,郑一女而生四十人。(《开元占经》一百十三。)

    三十——年,城顿丘。(《水经·淇水注》。)

    (三十五年,)宋杀其大夫皇瑗于丹水之上。(《水经·获水注》。)

    出公

    晋出公五年,浍绝于梁。(《水经·浍水注》。)

    丹水三日绝不流。(《水经·沁水注》。)

    六年,齐、郑伐卫。(《水经·济水注》。)

    荀瑶城宅阳。(《水经·济水注》。)

    宅阳一名北宅。(《史记·穰侯列传》正义。)

    国维案:此亦注文。

    十年十一月,于粤子句践卒,是为菼执,次鹿郢立。(《史记·越世家》索隐。)

    卫悼公卒于越。(《史记·卫康叔世家》“悼公五年本”,索隐引《纪年》云:“四年卒于越。”据《左氏·哀二十六年传》,悼公四年,当晋出公十年。)

    十二年,河绝于扈。(《水经·河水注》。)

    十三年,智伯瑶城高梁。(《水经·汾水注》。)

    (十六年,于粤子鹿郢卒,次不寿立。)(《史记·越世家》索隐引《纪年》“鹿郢立六年卒”。)

    荀瑶伐中山,取穷鱼之丘。(《水经·巨马水注》、《初学记》八、《太平御览》六十四。)

    十九年,晋韩庞取卢氏城。(《水经·洛木注》。)

    (燕孝公卒,次成侯载立。)(《史记·燕世家》:“孝公十二年,韩、赵、魏灭智伯,十五年,孝公卒。”索隐曰:“《纪年》智伯灭在成公三年。”又曰:“案《纪年》成侯名载。”今据此补。)

    (二十二年,赵襄子、韩康子、魏桓子共杀智伯,尽并其地。)(《史记·晋世家》:“哀公四年,赵襄子、韩康子、魏桓子共杀智伯,尽并其地。”索隐:“如《纪年》之说,乃出公二十二年事。”今据补。)

    二十三年,出公奔楚,乃立昭公之孙,是为敬公。(《史记·晋世家》素隐。)

    敬公

    (三年,)于粤子不寿(立十年。)见杀,是谓盲姑,次朱句立。(《史记·越世家》索隐。)

    六年,魏文侯初立。(《史记·晋世家》索隐引“敬公十八年,魏文侯初立。”案《魏世家》索隐引《纪年》,文侯五十年卒,武侯二十六年卒,由武侯卒年上推之,则文侯初立当在敬公六年,《索隐》作十八年,“十八”二字乃“六”字误离为二也。)

    (十一年,)田庄子卒。(《史记·田敬仲世家》索隐引《纪年》:“齐宣公十二年田庄子卒。”案宣公十二年当晋敬十一年。)

    (十二年,)田悼子立。(《史记·田敬仲世家》索隐。)

    燕成公(十六年。)卒,燕文公立。(《史记·晋世家》索隐。)

    幽公

    幽公三年,鲁季孙会晋幽公于楚丘,取葭密,遂城之。(《水经·济水注)。《太平寰宇记》曹州乘氏县下引作“幽公十三年”。)

    七年,大旱,地长生盐。(《北堂书钞)一百四十六。)

    九年,丹水出,相反击。(《水经·沁水注》。)

    十年九月,桃杏实。(《太平御览》九百六十八。)

    十二年,无云而雷。(《太平御览》八百七十六引《史记》。)

    (十四年,)于粤子朱句(二十四年。)灭滕。(《史记·越世家》索隐。)

    燕文公(二十四年。)卒,简公立。(《史记·燕世家》索隐。)

    (十五年,)于粤子朱句(三十五年。)灭郯,(《史记·越世家》索隐。)以郯子鴣归。

    (《水经·沂水注》。《水经注》引作“晋烈公四年,于越子朱句伐郯,以郯子鴣归”,系年与《索隐》不合。)

    (秦灵公卒。)(《史记·秦始皇本纪》“肃灵公”,索隐曰:“《纪年》及《系本》无“肃”字,立十年。”)

    (十七年,)于粤子朱句(三十七年。)卒。(《史记·越世家》索隐。)

    十八年,晋夫人秦嬴贼公于高寝之上。(《史记·晋世家》索隐。)

    烈公

    晋烈公元年,赵简子城泫氏。(《水经·沁水注》。)

    韩武子都平阳。(《水经·汾水注》。)

    三年,楚人伐我南鄙,至于上洛。(《水经·丹水注)、《路史·国名纪》己。)

    四年,赵城平邑。(《水经·河水注》、<初学记》八。)

    五年,田公子居思伐邯郸,围平邑。(《水经·河水注》。)

    国维案:田居思即《战国策》之田期思,《史记·田敬仲世家》之田臣思。(巨思之讹。)《水经·济水注》引《纪年》作田期,《史记·田敬仲世家》引《纪年》谓之徐州子期。而据《济水注》,“齐田期伐我东鄙”在惠成王十七年,距此凡五十三年,且此时三家尚未分晋,赵不得有邯郸之称,疑《河水注》所引“晋烈公五年”或有误字也。

    (六年,)秦简公(九年。)卒,次敬公立。(《史记·秦本纪》索隐。)

    (九年,)三晋命邑为诸侯。(《史记·燕世家》索隐。)

    十年,齐田肦及邯郸韩举战于平邑,邯郸之师败逋,获韩举,取平邑新城。(《水经·河水注》。)

    十一年,田悼子卒,(次田和立。)田布杀其大夫公孙孙,公孙会以廪丘叛于赵。田布围廪丘,翟角、赵孔屑、韩师救廪丘,及田布战于龙泽,田布败逋。(《水经·瓠子水注》、《史记·田敬仲世家》索隐引“齐宣公五十一年,公孙会以廪丘叛于赵”十五字,“次田和立”四字亦据索隐补。)

    十二月,齐宣公薨。(《史记·田敬仲世家》索隐。)

    十二年,王命韩景子、赵烈子、翟员伐齐,入长城。(《水经·汶水注》。)

    景子名虔。(《史记·韩世家》索隐。)

    国维案:此司马贞据《纪年》为说,非原文。

    (十五年,)魏文侯(五十年。)卒。(《史记·魏世家》索隐。)

    (十六年,)(齐康公五年。)田侯午生。(《史记·田敬仲世家》索隐。)

    (十八年,)秦敬公(十二年。)卒。乃立惠公。(《史记·秦本纪》索隐。)

    二十二年,国大风,昼昏,自旦至中。明年,太子喜出奔。(《太平御览》八百七十九引《史记》,今《史记》无此文,当出《纪年》。)

    国维案:《史记·晋世家》索隐引《纪年》,魏武侯以晋桓公十九年卒。以武侯卒年推之,则烈公当卒于是年。烈公既卒,明年太子喜出奔,立桓公,后二十年为三家所迁。是当时以桓公为未成君,故《纪年》用晋纪元盖讫烈公。明年桓公元年,即魏武侯之八年,则以魏纪元矣。《御览》引晋烈公二十二年,知《纪年》用晋纪元讫于烈公之卒。《史记》索隐引魏武侯十一年、二十二年、二十三年、二十六年而无七年以前年数,知《纪年》以魏纪元自武侯八年后始矣。至《魏世家》索隐引武侯元年封公子缓,则惠成王元年之误也。说见后。

    “魏”部分:

    武侯

    武侯十一年,城洛阳及安邑、王垣。(《史记·魏世家》索隐。)

    宋悼公(十八年。)卒。(《史记·宋世家》索隐。)

    (十七年,)于粤子翳(三十三年。)迁于吴。(《史记·越世家》索隐。)

    (十八年,)(齐康公二十二年。)田侯郯立。(《史记·田敬仲世家》索隐。)

    (二十年)(于粤子翳三十六年。)七月,于粤太子诸咎弑其君翳。十月,粤杀诸咎粤滑,吴人立子错枝为君。(《史记·越世家》索隐。)

    (二十一年,)于粤大夫寺区定粤乱,立无余之。(《史记·越世家》索隐。)

    齐田午就其君及孺子喜而为公。(《史记·田敬仲世家》索隐。)

    国维案:《史记·田敬仲世家》索隐:“《纪年》齐康公五年田侯午生,二十二年田侯郯立,后十年齐田午弑其君及孺子喜而为公。”又据索隐引《纪年》,齐宣公薨与公孙会之叛同年。而据《水经·瓠子水注》引,则公孙会之叛在晋烈公十一年,宣公于是年卒,则康公元年当为晋烈公十二年,二十二年当为魏武侯十八年,此事又后十年,当为梁惠成王二年。然索隐又引梁惠王十三年当齐桓公十八年,后威王始见,(又案《魏世家》索隐引齐幽公之十八年而成王立,幽公或桓公之讹。)则桓公(即田午。)十八年当惠成王十三年,其自立当在是年矣。年代参错,未知孰是。

    韩灭郑,哀侯入于郑。(《史记·韩世家》索隐。)

    二十二年,晋桓公邑哀侯于郑,韩山坚贼其君哀侯,而韩若山立。(《史记·韩世家》索隐。《晋世家》索隐引“晋桓公十五年韩哀侯卒”。)

    赵敬侯卒。(《史记·晋世家》索隐引“晋桓公十五年赵敬候卒”。)

    二十六年,武侯卒。(《史记·魏世家》索隐。)

    燕简公(四十五年。)卒。(《史记·燕世家》索隐。)

    “魏·梁惠王”部分:

    梁惠成王

    元年,韩共侯、赵成侯迁晋桓公于屯留。(《水经·浊漳水注》、《史记·晋世家》索隐。)

    昼晦。(《开元占经》一百一。)

    封公子缓、赵侯种、韩懿侯伐我取蔡,而惠成王伐赵围浊阳。(《史记·魏世家》:“初武侯卒也,子莹与公中缓争为太子。”索隐引《纪年》曰:“武侯元年,封公子缓、赵侯种、韩懿侯伐我取蔡,而惠成王伐赵围浊阳,七年,公子缓如邯郸以作难”云云。案武侯元年当作惠成王元年,据本文自明。《水经·沁水注》引“梁惠成王元年,赵成侯偃、韩懿侯若伐我葵”,《路史·国名纪》己引同,惟“葵”作“鄈”,索隐引作“蔡”,乃字之误。)

    邺师败邯郸之师于平阳。(《水经·浊漳水注》。)

    二年,齐田寿帅师伐我,围观,观降。(《水经·河水注》。)

    魏大夫王错出奔韩。(《史记·魏世家》集解。)

    三年,郑城邢丘。(《水经·河水注》。)

    秦子向命为蓝君。(《水经·渭水注》。《太平寰宇记》雍州蓝田县引“惠王命秦子向为蓝田君”,《长安志》引作“梁惠成王命太子向为蓝田君”。)

    四年,河水赤于龙门三日。(《水经·河水注》。)

    五年,公子景贾帅师伐郑,韩明战于阳,我师败逋。(《水经·济水注》。)

    六年四月甲寅,徙都于大梁。(《水经·渠水注》。《汉书·高帝纪》注臣瓒曰:“《汲冢古文》惠王之六年自安邑迁于大梁。”《史记·魏世家》集解、《孟子》正义皆引“梁惠成王九年四月甲寅徙都大梁”。)

    于粤寺区弟思弑其君莽安,次无颛立。(《史记·越世家》索隐。)

    七年,公子缓如邯郸以作难。(《史记·魏世家》索隐。)

    雨碧于郢。(《太平御览》八百九、《广韵》二十二昔、《路史·发挥》一注。)

    地忽长十丈有余,高半尺。(《太平御览》八百八十。)

    八年,惠成王伐邯郸,取列人,伐邯郸,取肥。(《水经·浊漳水注》。)

    雨黍于齐。(《太平御览》八百四十二引“惠成王八年雨黍”七字,又八百七十七引全文作《史记》。)

    雨骨于赤髀。(《路史·发挥》一注。)

    齐桓公(十一年。)弑其君母。(《史记·田敬仲世家》索隐。)

    九年,与邯郸榆次、阳邑。(《水经·洞涡水注》。)

    晋取泫氏。(《太平御览》一百六十三、《太平寰宇记》泽州高平县条、《路史·国名纪》己注。)

    王会郑厘侯于巫沙。(《水经·济水注》。)

    十年,入河水于甫田。又为大沟而引甫水。(《水经·渠水注》。)

    瑕阳人自秦导岷山青衣水来归。(《水经·青衣水注》。)

    十一年,郑厘侯使许息来致地,平丘、户牖、首垣诸邑及郑驰道。我取轵道,与郑鹿。(《水经·河水注》。)

    东周惠公杰薨。(《史记·六国表》集解。)

    十二年,龙贾帅师筑长城于西边。(《水经·济水注》。)

    楚师出河水以水长垣之外。(《水经·河水注》。)

    郑取屯留、尚子、涅。(《水经·浊漳水注》。《太平寰宇记》潞州长子县下引“郑取屯留、长子”六字。)

    十三年,王及郑厘侯盟于巫沙,以释宅阳之围,归厘于郑。(《水经·济水注》。)

    齐威王立。(《史记·魏世家》索隐引“齐幽公之十八年而威王立”,又《田敬仲世家》引“梁惠王十三年当齐桓公十八年,后威王始见”,今据补。)

    十四年,鲁共侯、宋桓侯、卫成侯、郑厘侯来朝。(《史记·魏世家》索隐。)

    于粤子无颛(八年。)薨,是为菼躅卯。(《史记·越世家》索隐。)

    十五年,鲁共侯来朝。(《史记·六国表》集解。)

    邯郸成侯会燕成侯于安邑。(《史记·六国表》集解。)

    遣将龙贾筑阳池以备秦。(《太平寰宇记》郑州原武县下。)

    郑筑长城自亥谷以南。(《水经·济水注》:“自亥谷以南,郑所城矣。《竹书》曰:梁惠成王十五年筑也。”)

    十六年,秦公孙壮帅师伐郑,围焦城,不克。(《水经·渠水注》。)

    秦公孙壮帅师城上枳、安陵、山氏。(《水经·渠水注》。)

    邯郸伐卫,取漆富丘,城之。(《水经·济水注》。)

    齐师及燕战于泃水,齐师遁。(《水经·鲍丘水注》。)

    邯郸四曀,室坏多死。(《开元占经》一百一引作周显王四年。)

    十七年,宋景●[善攴]、卫公孙仓会齐师,围我襄陵。(《水经·淮水注》。)

    齐田期伐我东鄙,战于桂阳,我师败逋。(《水经·济水注》。《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索隐:“王劭案《纪年》梁惠王十七年齐田忌败我桂陵,与此文异。”又《田敬仲世家》“田臣思”索隐:“《战国策》作田期思”,《纪年》谓之徐州子期。)

    东周与郑高都、利。(《水经·伊水注》。)

    郑厘侯来朝中阳。(《水经·渠水注》。)

    有一鹤三翔于郢市。(敦煌唐写本《修文殿御览》残卷。)

    十八年,王以韩师败诸侯师于襄陵。(《水经·淮水注》。)

    齐侯使楚景舍来求成。(《水经·淮水注》。)

    王会齐、宋之围。(《水经·淮水注》。)

    赵败魏桂陵。(《史记·魏世家》索隐。)

    十九年,晋取玄武、濩泽。(《水经·沁水注》。)

    二十年,齐筑防以为长城。(《水经·汶水注》。《史记·苏秦传》正义引“齐”下有“湣王”二字。)

    (二十四年,)楚伐徐州。(《史记·越世家》索隐。)

    二十五年,绛中地坼,西绝于汾。(《水经·汾水注》。)

    二十六年,败韩马陵。(《史记·魏世家》索隐。)

    二十七年十二月,齐田肦败梁马陵。(《史记·孙子吴起列传》索隐。案《魏世家》索隐引“二十八年与齐田肦战于马陵”,二十七年十二月在周正为二十八年二月,是《魏世家》索隐已改算为周正也。《田敬仲世家》索隐引“齐威王十四年田肦伐梁战马陵”,考《纪年》齐威王以梁惠王十三年立,至此正得十四年。)

    二十八年,穰苴帅师及郑孔夜战于梁赫,郑师败通逋。(《水经·渠水注》。)

    二十九年五月,齐田肦及宋人伐我东鄙,围平阳。(《水经·泗水注》。《史记·魏世家》索隐引作“二十九年五月齐田肦伐我东鄙”。)

    九月,秦卫鞅伐我西鄙。(《史记·魏世家》索隐。《商君列传》索隐引无月。)

    十月,邯郸伐我北鄙。(《史记·魏世家》索隐。)

    王攻卫鞅,我师败绩。(《史记·魏世家》索隐。)

    (秦孝公会诸侯于)逢泽。(《史记·六国表》惠王二十九年秦孝公二十年会诸侯于泽,徐广曰:“《纪年》作逢泽。”《水经·渠水注》引徐说略同。)

    二十年城济阳。(《水经·济水注》。)

    秦封卫鞅于邬,故名曰商。(《水经·浊漳水注》、《路史·国名纪》己。《后汉书·光武帝纪》注引作“卫鞅封于鄡”。)

    三十一年三月,为大沟于北郛,以行圃田之水。(《水经·渠水注》。)

    邳迁于薛,改名徐州。(《水经·泗水注》。《史记·鲁世家》索隐引“梁惠王三十一年下邳迁于薛”,《孟尝君列传》正义引“梁惠王三十年下邳迁于薛,改名徐州”,“三十”下夺“一”字。)

    (三十二年,)与秦战岸门。(《史记·秦本纪》索隐。此年据《史记·六国表》补。)

    三十六年。(《春秋经传集解·后序》:“惠王三十六年改元从一年始,至十六年而称惠成王卒。”)

    一年。(《春秋经传集解·后序》。)

    (二年,)郑昭侯武薨,次威侯立。(《史记·韩世家》索隐。)

    (九年,郑)威侯(七年。)与邯郸围襄陵。五月,梁惠王会威侯于巫沙。十月,郑宣王朝梁。(《史记·韩世家》索隐。)

    (十年,)齐田肦及邯郸韩举战于平邑,邯郸之师败逋,获韩举,取平邑、新城。(《水经·河水注》。)

    朱氏右曾曰:此事《水经注》引作晋烈公十年,索隐云《纪年》败韩举当韩威王

    八年,计相距七十八岁,不应有两田肦、两韩举。考《赵世家》云:“肃侯二十三年,

    韩举与齐、魏战,死于桑丘。”肃侯元年当梁惠王二十二年,下逮后元十年,为肃侯

    之二十五年,盖《赵世家》误“五”为“三”,《水经注》误“惠成后元十年”为“晋

    烈公十年”也。至《韩世家》以韩举为韩将,则更舛矣。

    十一年,(会韩威侯、齐威王于)平阿。(《史记·孟尝君列传》:“田婴与韩昭侯、魏惠王会齐宣王东阿南,盟而去。”索隐曰:“《纪年》当惠王之后元十一年,作平阿。但齐之威、宣二王文舛互不同也。”案韩昭侯《纪年》亦当作韩威侯。)

    十三年,会齐威王于甄。(《史记·孟尝君列传》索隐。)

    四月,齐威王封田婴于薛。十月,齐城薛。(《史记·孟尝君列传》索隐。)

    婴初封彭城。(《史记·孟尝君列传》索隐。)

    国维案:此司马贞据《纪年》为说,非本文。

    十四年,薛子婴来朝。(《史记·孟尝君列传》索隐。)

    十五年,齐威王薨。(《史记·孟尝君列传》索隐。)

    十六年,惠成王卒。(《春秋经传集解·后序》。)

    “魏·今王”部分:

    今王

    (四年,)郑侯使韩辰归晋阳及向。二月,城阳、向,更名阳为河雍,向为高平。(《水经·济水注》引无年,《史记·赵世家》集解:“徐广曰:《纪年》云魏襄王四年改河阳曰河雍,向曰高平。”据此补。又(秦本纪》集解:“徐广曰:《汲冢纪年》云魏哀王二十四年改宜阳曰河雍,向曰高平。”案《纪年》终于今王二十年,不得有二十四年,“二十”字衍。)

    碧阳君之诸御产二龙。(《开元占经》一百十三。)

    (五年,)燕子之杀公子平。(《史记·燕世家》索隐。)

    齐人禽子之而醢其身。(《史记·燕世家》集解。)

    赵立燕公子职。(《史记·六国表》集解。《赵世家》:“赵召燕公子职于韩,立以为燕王,使乐池送之。”集解:“徐广曰:《纪年》亦云尔。”)

    六年,秦取我焦。(《路史·国名纪》己。)

    齐地暴长,长丈余,高一尺。(《太平御览》八百八十引作周隐王二年。)

    七年,韩明帅师伐襄丘。(《水经·济水注》。)

    秦王来见于蒲坂关。(《水经·河水注》。)

    四月,越王使公孙隅来献乘舟,始罔及舟三百,箭五百万,犀角、象齿。(《水经·河水注》。)

    齐宣王(八年。)杀其王后。(《史记·田敬仲世家》索隐。)

    楚景翠围雍氏。(《史记·韩世家》集解。)

    秦助韩,共败楚屈丐。(《史记·韩世家》集解。)

    韩宣王卒。(《史记·韩世家》集解。)

    齐、宋围煮枣。(《史记·韩世家》集解。)

    八年,翟章伐卫。(《史记·魏世家》索隐。)

    秦楮里疾围蒲不克,而秦惠王薨。(《史记·樗里子列传》索隐。本不系年,以秦惠王薨年考之列此。)

    九年,洛入成周,山水大出。(《水经·洛水注》。)

    五月,张仪卒。(《史记·韩世家》及《张仪传》索隐。)

    楚庶章帅师来会我,次于襄丘。(《水经·济水注》。)

    十年十月,大霖雨,疾风,河水溢酸枣郛。(《水经·济水注》。)

    十二年,秦公孙爰帅师伐我,围皮氏,翟章帅师救皮氏围,疾西风。(《水经·汾水注》。)

    十三年,城皮氏。(《水经·汾水注》。)

    (十四年,)秦内乱,杀其太后及公子雍、公子壮。(《史记·穰侯传》索隐。)

    (十六年,秦拔我蒲坂、)晋阳、封谷。(《史记·魏世家》“哀王十六年,秦拔我蒲坂、阳晋、封陵。”索隐曰:“《纪年》作晋阳、封谷。”)

    十七年,邯郸命吏大夫奴迁于九原,又命将军、大夫、适子、戍吏皆貉服。(《水经·河水注》。)

    十九年,薛侯来,会王于釜丘。(《水经·济水注》。)

    楚入雍氏,楚人败。(《史记·韩世家》集解。)

    二十年。(《春秋经传集解·后序》:“今王终二十年。”)

    附无年世可系者

    附无年世可系者

    洛伯用与河伯冯夷斗。(《水经·洛水注》。)

    殷王子亥宾于有易而淫焉,有易之君绵臣杀而放之,故殷主甲微假帅于河伯以伐有易,灭之,遂杀其君绵臣。(《山海经·大荒东经》注。)

    河伯仆牛。(《山海经·大荒东经》注:“河伯、仆牛皆人姓名,见《纪年》”。)

    不窋之晜孙。(《尔雅·释亲》注。)

    应。(《水经·滍水注》、《汉书·地理志》注引臣瓒曰:“《汲冢古文》殷时已有应国。”)

    留昆。(《穆天子传》注:“留昆国见《纪年》。”)

    盟于大室。(《北堂书钞》二十二。)

    执我行人。(《史通·惑经篇》。)

    楚共王会宋平公于湖阳。(《水经·泚水注》。)

    宋大水,丹水壅不流。(《水经·获水注》。)

    子南弥牟。(《史记·周本纪》集解、《水经·汝水注》、《汉书·武帝纪》注皆引臣瓒曰:“《汲冢古文》谓卫将军文子为子南弥牟。”)

    子南劲朝于卫,后惠成王如卫,命子南为侯。(《史记·周本纪》集解、《水经·汝水注》、《汉书·武帝纪》注。)

    梁惠王废逢忌之薮以赐民。(《左传·哀十一年》疏。《汉书·地理志》注引“废”作“发”。)

    齐师逐郑太子齿奔张城、南郑。(《水经·涑水注》。)

    秦师伐郑,次于怀城、殷。(《水经·沁水注》、《路史·国名纪》丁。《太平寰宇记》怀州下引“秦师伐郑,至于怀、殷”。)

    宋桓侯璧兵。(《史记·宋世家)“辟公辟兵”,索隐曰:“《纪年》作桓侯璧兵。”)

    宋剔成肝废其君璧而自立。(《史记·宋世家》索隐。)

    纺子。(《太平寰宇记》赵州高邑县下“《史记》云‘赵敬肃侯救燕,燕与中山公战于房子,惠文王四年城之’是也,《竹书纪年》作纺子。”)

    卫孝襄侯。(《史记·卫康叔世家》索隐:“乐资据《纪年》以嗣君即孝襄侯。”)

    魏殷臣、赵公孙裒伐燕,还取夏屋,城曲逆。(《水经·滱水注》。)

    燕人伐赵,围浊鹿,赵武灵王及代人救浊鹿,败燕师于勺梁。(《水经·滱水注)。)

    壬寅,孙何侵楚,入三户邦郛。(《水经·丹水注》。)

    孙何取◆[氵隐]阳。(《水经·颍水注》。)

    楚吾得帅师及秦伐郑,取纶氏。(《水经·伊水注》、《后汉书·黄琼传》注、《路史·后纪》十三。)

    秦胡苏帅师伐郑,韩襄败秦胡苏于酸水。(《水经·济水注》。)

    翟章救郑,次子南屈。(《水经·河水注》、《汉书·地理志》注。)

    魏章帅师及郑师伐楚,取上蔡。(《水经·汝水注》。)

    齐师伐赵东鄙,围中牟。(《水经·渠水注》、《左传·定九年》疏。)

    救山塞,集胥口。(《史记·苏秦传》集解。)

    编辑:汀滢

    不要被胡编乱造的“史料”蒙蔽
    谈谈广东的由来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