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历史学的基本学术理念:怀疑的态度与历史演进的方法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晚明史研究七十年之回眸与再认识(二)

    发布时间: 2007/4/30 10:06:05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明清史研究信息资讯网
    文字 〖 〗 )

    二、近代化/现代化视角:西方冲击中国反应模式的消解

    与资本主义萌芽问题相联系的是近代化的视角。尽管近代化和现代化这两个术语能否通用在史学界存有争议,但有关近代化的研究,或者说研究中国现代化的启动,无疑与晚明社会研究有着密切联系。

    谈到这里,不能不首先谈到西方的现代化理论。在西方,现代化的理论渊源可以追溯到社会学的诞生。经典社会学家孔德(August Comte)、斯宾塞(Herbert Spencer)、迪尔凯姆(Emile Durkheim)等,都曾致力于社会发展和社会变迁的研究,有着从传统到现代社会发展的经典论述。[21]20世纪初,马克斯·韦伯提出了中华帝国的概念,认为与西方不同,中国是一个静止的社会,除非受到外力冲击,自身难以转变为一个理性现代社会。他将资本主义社会与前此的社会视为两个阶段。帕森斯(Talcott Parsons)论述了前近代与近代两个社会的特征,分为五对模式变量:普遍性与个别性,特定性与扩散性,业绩与世袭,感情中立与情感,集体取向与个人取向,以此区别传统社会与现代社会,并认为现代化就是前者向后者的进化。[22]

    20世纪5060年代,美国以费正清(JKFairbank)为首的哈佛学派提出了西方冲击—中国反应的模式。这一模式将近代西方资本主义社会视为一个动态、发展的社会,而将中国社会看作长期处于基本停滞状态的传统社会,在19世纪中叶西方冲击之后,才有可能发生向近代社会的转变。[23]也就是认为中国社会内部不具备走向近代的动力,推动中国走向近代的是外部的动力。这种西方中心论的观点在70年代以后受到批判,被柯文(Paul ACohen)称为的“中国中心观”所代替。[24]中国中心观以中国社会内部为出发点,探讨中国社会内部的变化动力和形态结构,主张多学科的综合研究。此后,大多西方史学家运用“前近代”(Early Modem,或译为近代早期、早期现代)来研究指称晚明的历史。如美国学者魏斐德(Frederic Wakeman)注意到晚明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并一直持续到清代。[25]

    采用前近代,或者近代早期框架进行晚明研究的,还有日本学者。如沟口雄三在研究晚明东林党人的思想时,就是以中国前近代思想的演变为主题思考的。[26]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学者王国斌(RBin Wong)力图在一个平等的框架中,对中国与欧洲走向近代化的历史变迁模式进行比较研究。他指出,在近代早期的欧洲和明清时期的中国,经济变化的动力颇为相似,直到19世纪,它们才变得截然不同。[27]

    20世纪,中国史学界的状况正如有的学者所说,“面对席卷世界与中国的历史新潮流,越来越多的史学家立足于现世,将中国乃至整个世界的发展变革,将传统的以农业为主的社会向现代工业化社会的转变这一通常被称为‘现代化’历史趋势和进程,作为史学研究的对象”[28]80年代中期,中国现代化研究全面展开,北京大学罗荣渠教授主持的“世界现代化进程研究”和华中师范大学章开沅教授主持的“中外近代化比较研究”成为国家社会科学的重点课题,十多年来,研究成果颇为丰硕,出版了大量论著。然而,大批成果都将考察界定在中国近代史的分期——鸦片战争,主要考察的是自鸦片战争以后中国经历的从传统农业社会向现代工业社会转变的历程。因此,其中涉及15世纪中叶至17世纪中叶即晚明内容的不多。

    现代化理论无论是作为一种历史的思维,还是作为研究的方法,都拓宽了中国历史的研究。对晚明社会的研究也不例外。事实上,已有越来越多的学者注意到晚明中国发生的变化,认为传统与近代截然两分的近代化理论,不符合中国社会的历史实际。中国台湾学者熊秉真指出,二三十年来的研究“都在陈述着明清与近代之间在对立和断裂之外,可能实存着更重要的延续、衔接、交相为生的关系”[29]。胡晓真称,晚明社会是“启蒙与现代的源头”[30]。张寿安提出,应重新检讨“传统中国的真面貌”,从明清文化的变化探索“前近代中国社会的现代性走向”。[31]

    90年代末,吴承明提出,“一国的现代化,在历史上有个开始期,即各种现代化因素的出现时期”,并把中国现代化因素的出现定于1617世纪。[32]也就是说,他提出了将中国现代化起始时间定在晚明。我认为,现代化与工业化基本上属于同义语,而将晚明社会变迁直接与工业化发展相联系显然不太合适;即使是在1617世纪的英国,当时也同样没有工业化,因此,以工业化的标准衡量晚明,显然无的放矢。所以,对于晚明社会,不宜以现代化代替近代化的提法,以传统社会向近代社会的转变即近代化的转变过程来解释,可能更为合理。

    从传统社会向近代社会的转型,是中国社会历史迄今为止最重要的社会转型,不应把现代化只看作是西方向世界扩张和传播的过程,并简单地理解为西方化。在西方著作中,这种观点自18世纪以来占有统治地位,因为那一世纪正是欧洲发生迅猛发展的时期,从那时以后,西方才拥有了话语霸权。然而,事实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启动发生于晚明,中国走向近代的开端并不始自西方冲击或者说闯入之时,中国走向近代化的道路,应该在中国社会内部寻求,而不是延续西方冲击—中国反应模式的理路,才能接近历史的真实。以1840年作为中国近代的开始,仍然带有西方冲击—中国反应模式的明显印迹。还有,至今许多论著中的所谓现代化标准,都是以西方经验来进行衡量的,而事实上自1949年以后,中国开始走上了非资本主义的现代化道路。因此,对传统社会向近代社会发展模式的探讨,我们应以中国历史经验作为出发点,跳出既定单一的思维方式去思考;应该充分认识到中国近代化不是西方化,中国古代社会的发展有着自身独特的发展道路。就这一意义来说,对中国传统社会向近代社会转变的关键时期,即晚明社会现象进行具体实证考察,将有助于深入探讨中国传统社会向近代社会转变的近代化历程,也有助于西方冲击—中国反应模式的完全消解。

    作者:万明,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北京100732)

    (原载《学术月刊》()2006.10.126136

    编辑:汀滢

    晚明史研究七十年之回眸与再认识(三)
    晚明史研究七十年之回眸与再认识(一)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