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明(公元1368年-公元1645年)
  • 毛佩琦:重新审视明朝
  • 明帝国“超稳定”国家政权结构背后的危机
  • 明朝:文字狱与八股文堆就的文化悲剧(1)
  • 一位葡萄牙人眼中的明末社会
  • 晚明在烟花烂漫中坠落
  • 明朝:文字狱与八股文堆就的文化悲剧(2)
  • 明代“独夫”政治的终结
  • 明代饮食思想与文化思潮
  • 明朝:黑暗的发明
  • 大明帝国的民间印象
  • 明代中后期流氓及流氓意识盛行 源于政治流氓化?
  • 明朝为何未出现洪武之治
  • 明太祖定都应天并开始营建南京城
  • 明末社会经济概况(1)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朝代
    明代商业与社会变迁(3)

    发布时间: 2012/5/23 10:28:2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华文史网
    文字 〖 〗 )
    晚明城镇商业的空前发展 
        ——以店铺业为指标 


        在封建社会,贩运是各类商业活动的基础,贩运商则是从商人员的主体。商贩活动的活跃程度直接影响到铺商、居间商、货币商的兴衰。这一点治史者已有普遍共识。我们说晚明是一个商业社会,既是指当时贩运贸易的兴盛,更是指当时大中城镇的商业化趋势和以商业活动为主要职能的小城镇的大量兴起。城镇中的商业店铺是商品交换的基本场所,也是城镇功能演进和衡量整个社会商品经济发展的一项重要指标。因此,对晚明城镇商业的发展轨迹作一细致、详尽的分析与研究,有利于我们发现晚明商业与前朝的不同之处,探索这种不同对当时社会变迁的影响。 
        在我国宋朝,商业已经有了较大发展,当时既有资金雄富的大商人,又有如开封、临安等都市店铺群落的兴盛,更有无可数计的小商贩活动。但与明朝尤其是晚明相比,其商业规模、商人数量、商人地位还是大大不如。朱元璋建立明朝以后,经过一百多年相对安定、平和的休养生息,到明中叶,社会生产力有了较大提高,工农业发展了,尤其在手工业中出现了一些新的生产关系的萌芽,生产者生产商品的意识明显加强,导致当时的农业、手工业都在不同程度上卷入到商品经济中去。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商业活动的活跃和加强就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具体表现为:商路更加广阔宽泛,商人队伍不断壮大,商业资本迅速拓殖,商人的社会地位随之提高,商业流通——主要是民用产品的长途贩运面广量大、频繁密集;作为商品主要集散地的大小市镇,则兴盛勃起,大城市空前繁荣,各地的农村集市与区域性的中小城镇相连接,几形成了遍布全国的商业网络,绽现出市场经济的萌芽;而作为城镇经济活动的主要载体—店铺业则是熠熠生辉,“大之而为两京、江、浙、闽、广诸省,次之苏、松、淮、扬诸府,临清、济宁诸州,仪真、芜湖诸县,瓜州、景德诸镇”[15],都店铺林立,生意兴隆。 
        首先是明朝皇族聚居、王府所在、官僚贵戚麇集的大都会如北京、南京、开封等市,店业发达。 
        北京可称全国财货骈集之市。据万历时的宛平县知县沈榜记,万历十六年对铺户编审,顺天府的主要属县宛平、大兴两县分别有上中二则铺户3787户和6383户。据户部尚书张学颜题,宛大两县,“原编(铺户)一百三十二行”,其中“除本多利重如典当等项一百行”外,其他是针篦杂粮行、碾子行、炒锅行、卖笔行、柴草行等32行[16]。这32行显然也包括理发、餐饮、修理等服务行业和一些流动摊贩在内,应属下三则铺行。据万历十年(1582年)的统计,这些下三则铺行总共约有34377户之多[17]。而顺天府府丞宋仕题:当时“铺行之下则什倍于上中”,照此计算,两县下三则工商铺户[18]人数比以上的统计还要多。万历《顺天府志》记载,两县所管的农村户口,宛平为14441户、大兴是15163户[19]。以农户数与铺户数相比,铺户比例之大是不言而喻的。 
    开封是一个典型的封建消费型城市,周王宗藩、官僚贵族、豪绅地主等多聚居于此地。明中叶以前,城内许多商业设施和饮食文化娱乐场所都是为满足这些人奢侈性消费而设。中叶以后,在保持这种奢侈性消费特征的同时,生产经营型及为满足广大民众生产、生活需要而开设的各类店铺业、服务业、文化娱乐业等日渐增多起来,开封的城市功能在悄悄发生着变化。对此,17世纪中期成书的《如梦录·街市纪》中有一段详尽记载: 
        (徐府〖周王第三女府〗后坑有关帝庙)自关帝庙大街往南,是兴龙桥,有写真方馆,至西亭府牌坊,有带子、子巾、大小鞋帽、松串、簪棒、白货等铺。 
        折向东,路北,有五彩彩头条、牙子、汗巾、铸铜簪扣、酒店、铜匠、整理琵琶弦子。北是茶叶胡同。过口往东有成衣、烧酒、皮金、杂货、南酒、药材等铺,木耳店、酒馆,至徐府——中山王裔孙之府……故名徐府街……又东是大山货店街,有杂货店、当店、柬帖铺、打金铺。北是乔三府胡同口,有炒黄丹、倾销(专作熔化、整碎金银铺店)、打金、正升字号店。北是黑墨胡同口,有烧饼、冷酒、杂货。过口是华亭王府,大门改为大杂货铺,东至大店街角。自大店街回来,往西路南,有杂菜、杂货,如松字号店,俱是杂货、扇儿。北门(此有误)店内,俱是楼房,有百余间……至小山货店口,过口往西,有杂店、过客店。至草三亭北口,过口往西,有羊皮金、打飞金、皮金、头条、牙子、铜锡簪扣等铺,西复抵大街。 
        大街往南,有饭店、刷字、刻字、成衣、造玉牒册、刊竺板。至长史司署……往南有竹货、漆店,三街六市,奇异菜蔬,密稠不断,饭店、皮鮓、素面店、羊肉车、鸡、鸭、鹅(店),直至大隅首。 
        折向东,有打银铺、缎店、估衣铺、羊肉、响糖,路北(是)草三亭…… 
        巷口往东,有估衣店、南酒店、各样美酒店。再东有估衣、大缎店三座、当店、轴丈铺、孝帽、倾销、杂货。至小山货店南口,揭裱书画页、手卷,再北,俱是字号店、红纸店、京文纸、倾销、合森字号、生熟药材、北头路东,老庄家茶叶店、各品芽茶、往南接连不绝,俱是药铺、扇儿铺。路西,张时天店、古连纸铺,对醋张家胡同西口,是张应奉酒饭店、各色奇馔,又有倾番丝银铺,南北香料、药材店、羊皮、磁器店。往南,有打金店、皮金铺,迤南通是生熟药铺,至南口……[20] 
        照此看来,开封城内可谓“生意挨门不断”,城外如“丽景门外吊桥下,有过客店、竹竿行、羊毛行、皮店”和一些手工业作坊[21],也可称“逐门生意”。方圆数里之内有如此众多、密集的店铺,令人叹为观止。 
        明初首都南京,在永乐以后虽然丧失了京师地位而作为留都,但那里仍居住着许多高官豪族。由于已有的城市规模、有利的地理交通环境和周围富庶的资源,自明中叶以后,它也逐渐朝商业化城市转向。时称南京是个“北跨中原,瓜连数省,五方辐辏,万国灌输。三服之官,内给尚方,衣履天下,南北商贾争赴”[22]之地。据正德《江宁县志》不完全的统计,当时南京已有104种铺行。描绘明代后期南京城市繁荣和社会生活景况的写实作品《南都繁会图卷》,为我们真实地再现了当时南京市场繁华和市民生活充裕富庶的场景。画面上街巷纵横,店铺栉比,冲天的市招琳瑯满目。据王宏钧、刘如仲先生统计,画面上光幌子招牌就有109种,如“义兴油坊”、“涌和布庄”、“绸绒老店”、“铜锡老店”、“雨伞”、“头发老店”、“靴鞋老店”、“立记川广杂货”、“西北两口皮货发售”、“东西两洋货物俱全”、“木行”、“大生号生熟漆”、“枣庄”、“应时细点名糕”、“杨君达家海味果品”、“万源号通商银铺”、“书铺”、“裱画”、“画寓”、“药材”、“人参发兑”、“茶社”、“酒”、“张楼”……[23]这些都应该是当时现实写照,艺术家是根据实际生活来进行创作的。对照文字记载,我们还可以知道事实上每一种行业的铺户还不止一家,如何良俊记,城中“糖食铺户约有三十余家”[24]。至于这些店铺之形态和经营繁忙情状,正德年间的散曲大家陈铎的《滑稽余韵》有所反映,陈铎写到了36家铺户(行):如纸马铺, 
    众神祗见数还钱,僧道科仪,件件周全。蜡烛坚实,千张高大,水作新鲜。拖柜上张张漫展,草拗儿捆捆牢缠。但愿门前,擦背挨肩。日日初一,月月新年。 
        颜料铺 好供给绘手施呈,颜料当行,彩色驰名。自造银朱,真铅韶粉,道地石青。小涂抹厅堂修整,大庄严殿宇经营。近日人情,奢侈公行。不尚清白,俱是妆成。 
        香蜡铺 向通衢物攘人稠,手脚不停,包裹如流。也卖明矾,也秤豆粉,也货桐油。贱咸食桩桩都有,歪生药样样都收。行次情由,不可追求。本是杂货营生,虚耽香蜡名头。[25] 
        经营同种商品者基本集中在同一条街坊上,如“铜铁器则在铁作坊,皮市则在笪桥,南鼓?铺则在三山街口旧内西门之南,履鞋则在桥夫营,簾箔则在武定桥之东,伞则在应天府街之西,弓箭则在弓箭坊,木器南则在纱库街,北则木匠营”[26],形成许多专业市场。 
    编辑:秋痕

    明代商业与社会变迁(2)
    明代商业与社会变迁(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