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敦煌学
  • 西方历史
  • 近现代史
  • □ 同类热点 □
  • 敦煌壁画故事
  • 敦煌壁画艺术
  • 敦煌学的基本概念
  • 敦煌雕塑艺术
  • 敦煌石窟形制
  • 敦煌学
  • 敦煌文学作品概
  • 敦煌诗赋辞文
  • 斯坦因与王圆箓的交易
  • 敦煌历史
  • 敦煌地理文书
  • 敦煌文书中教育文献
  • 敦煌文书中的祆教、景教、摩尼教文献
  • 敦煌道教文献
  • 敦煌壁画简介之“福田经变”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历史专题 >> 敦煌学
    百年来敦煌吐鲁番出土《三国志》古写本研究编年(1)

    发布时间: 2011/11/4 11:20:37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艺术百家》
    文字 〖 〗 )

    内容提要:百年来在敦煌和吐鲁番地区共计出土了六种《三国志》古写本残卷,此外还有被鉴定为伪卷的《蜀志?诸葛亮传》。各类著录及研究成果散见于海内外书刊,本文将收集到的资料按年代汇成编年,以方便研究者查找,偶有按语,略辨是非。  


    关键词:敦煌吐鲁番;《三国志》古写本;研究编年;敦煌学   

        
      百年来,被称为《三国志》古写本的计有7种,即藏于我国新疆博物馆的《吴志?吴主传》、《魏志?臧洪传》,藏于敦煌研究院的《吴志?步骘传》,藏于日本的《吴志?虞翻陆绩张温传》、《吴志?虞翻传》前篇及《吴志?韦曜华覈传》以及被鉴定为伪卷的《蜀志?诸葛亮传》。鉴于各种古写本及研究成果散见于海内外,查找不易,兹将业已收集到的资料汇为一编。拾遗补阙,请待来日。  
        

      1909年  
      《吴志?韦曜华覈传》二十五行残卷出土。  
      据《新疆稽古录?麴氏所抄三国志韦曜华覈残传》称,宣统元年,新疆鄯善农民掘地吐峪沟(又写作土峪沟),得《三国志?吴志?韦曜华覈传》,旋归新疆布政司王树楠所有。  
        

      1913年  
      王树楠《新疆稽古录?麴氏所抄三国志韦曜华覈残传》刊出。  
      王氏《新疆稽古录》于是年7月发表于北京《中国学报》第九期之《金石》专栏,其中《麴氏所抄三国志韦曜华覈残传》见第25页,该文推测《韦曜华覈传》残卷应为麴嘉从北魏获得的诸史写本之一。此后《韦曜华覈传》残卷如何流入中村不折手中,情况不详。  
        

      ?1914-1915年  
      《吴志?虞翻陆绩张温传》八十行残卷当出土于此时。  
      关于《虞翻陆绩张温传》残卷出土的年代,以往有三种说法:一,1902—1904年说。此说据刘忠贵(1984)介绍,见于日本讲谈社编《世界美术全集》第七卷中国古代1中日本京都本愿寺大谷光瑞中亚探险队在新疆吐鲁番掘得。①二,1914—1915年说。此说见于王树楠1925年跋《三国志?吴志?虞翻陆绩张温传》:“余曩在吐鲁番所得”②。三,1924年说。此说见于刘忠贵(1965)、郭沫若(1972)的文章。  


      瑜按:第一种说法值得怀疑,因为此残卷未见1914年以前日本学者的有关著录,例如内藤虎次郎(内藤湖南)于所撰《西本愿寺的出土文物》③一文,在说到“古书的残片”时只提及《论语》、《左传》、《史记》、《汉书》的残片,并未提到有《三国志》的残片。第三种说法只是一种推测,没有任何根据。只有第二种说法可信度较高。因为此残卷起先为王树楠所得,后归其子王禹敷。  
        

      ?年  
      《吴志?虞翻传》十行残卷出土情况不详。  
      片山章雄推测,此残卷1924年左右出土于吐鲁番。④  
      瑜按:从内容与字体看,此残卷实际是上面提到的《吴志?虞翻陆绩张温传》八十行的前一部分。其出土时间很可能也是1914-1915年。  
        

      1924年  
      白坚从日本某君处重资购得《虞翻陆绩张温传》八十行残卷。⑤  
      罗福成撰成《晋写本陈寿〈三国志?吴志〉残卷校字记》一文,校得残卷与通行本不同处三十二条。⑥  
      白坚撰《晋写本〈三国志?吴志〉残卷跋》,以南监本、汲古阁、殿本诸刊本校残卷,揭櫫残卷“大构于丕”、“大农”可正诸刊本绝不可通之讹误,认为残卷乃“信史真义”。⑦  


      1925年  
      白坚从某人处获得《虞翻传》十行残卷,并将之影印行世。  
      白坚用泰西影印法影印《虞翻陆绩张温传》,分贻同志。王树楠为之撰写跋文,交待该残卷为其在新疆吐鲁番时所得。⑧  
        

      1926年  
      罗振玉增订《汉晋书影》,收录《虞翻陆绩张温传》写本残卷书影,可惜剪去残卷第一行的四个残字,造成人为缺憾。罗振玉同时撰写《三国志残叶跋》,该跋文见收于1937年武居陵藏《古本三国志》和1943年罗福颐辑《贞松老人遗稿乙集》之《贞松老人外集》卷三。  
        

      ?—1937年  
      易培基早年于长沙就开始著《三国志校义》,1920年章太炎为之写序言。1926年,易培基发表《三国志校义序》,扩《三国志校义》为《三国志补注》。⑨其中曾引用晋残卷(《虞翻陆绩张温传》)和唐卷子本(《韦曜华覈传》残卷)⑩。  


      1926-1936年  
      卢弼撰《三国志集解》,对晋写本残卷的价值表示怀疑,言“抄本惟此一字(“大构于丕”之“丕”)可取,然犹有疑者……”B11。  
        

      ?1930年  
      《虞翻陆绩张温传》八十行残卷从白坚处易手,归日本人武居陵藏。B12  
        

      1930年  
      据1929年日本大藏出版社出版的《昭和法宝总目录》所收《中村不折搜集禹域出土墨宝录》,该时期尚无有关《三国志》残卷的记录。B13  
      内藤湖南于恭仁山庄汉学居为《虞翻陆绩张温传》八十行残卷和《虞翻传》十行残卷作跋文,并摹写《虞翻传》十行残卷。B14  
      瑜按:当在1929年后,《虞翻传》十行残卷从白坚处散出,为中村不折购得,入藏于日本东京书道博物馆。  
        

      1931年  
      武居陵藏影印《古本三国志》出版,作《古本三国志邦文解说》。武居除影印《虞翻陆绩张温传》八十行残卷外,还影印了内藤湖南的《虞翻传》十行残卷摹本。武居陵藏同时收录内藤湖南为八十行残卷和十行残卷作的跋文,名之曰《晋人写三国志残卷跋》。B15  
      百衲本二十四史之一的《三国志》出版。当时张元济曾以晋写本作参校本,但未据晋写本修改宋绍熙本中的讹误。B16  
      武居陵藏发表《古本三国志邦文解说》,刊载处不详。B17  
        

      ?1931年  
      敦煌藏经洞某处出《三国志?吴志?步骘传》残卷,为敦煌名士张鉴铭所得,后传其子张作信。B18  
        

      1938年  
      张元济《校史随笔》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三国志》章有一节“古写本之异同”,共校出古写本与宋绍熙本不同者43处。B19  
        

      ?年(抗战胜利以后)  
      抗战时期,蒋天枢避难入四川,继续《三国志》的研究,陈寅恪嘱其关注新疆出土写本。然因条件限制,未能得见。B20抗战胜利以后,蒋天枢随复旦大学复校回上海,在合众图书馆获见日本人影印写本,先后用三本细校,并迻录写本序跋于扉页。B21  
        

      1952年之前  
      书道博物馆自编《书道博物馆所藏经卷文书目录附解说》。该目录记有“《三国志》吴志第十二虞翻传,晋写本,吐鲁番出。”和“《三国志》吴志第二十韦曜华覈传,鄯善出。”B22  
        

      1952年  
      日本文化财产保护委员会出版《重要文化财产目录(美术工艺品)》著录《虞翻传》十行残卷。该目录第68页的书道博物馆条目下,载“纸本墨书三国志吴志第廿残卷一卷”。B23  
        

      1955年  
      张作信捐献《步骘传》残卷给敦煌文物研究所。B24  
        

      1959年  
      日本平凡社出版的《书道全集》第3卷,收日比野丈夫《三国志吴志残卷》,提及《虞翻传》十行残卷。B25  
        

      1959年  
      中华书局《三国志》陈乃乾标点本出版,1959年12月印行。该书书影一的解说为“东晋写本《吴志》残卷(一九二四年新疆鄯善县出土)”。陈氏据晋写本对《三国志》正文或删或改,达十一处之多。B26  
        

      1964年  
      刘忠贵撰成《本所藏晋写卷本〈三国志?步骘传〉残卷考释》。文见陈国灿、陆庆夫主编《中国敦煌学百年文库?历史卷》所收《敦煌文物研究所》1965年9月藏书。(兰州:甘肃文化出版社,1999年)。该文文首附常书鸿按语,论及《步骘传》是土地庙流出之物。刘忠贵对校残卷和宋绍熙本,并从避讳、无裴注、异体、纸张以及和《虞翻陆绩张温传》比较这五个方面断定《步骘传》为晋写本,并就其中的异文发表了看法。文中表示对《吴志?韦曜华覈传》、《吴志?虞翻陆绩张温传》的藏处不明。  

        
      1965年  
      1月10日,《魏志?臧洪传》残卷一页、《吴志?吴主传》残卷一页出土于新疆吐鲁番英沙古城之南,距苏公塔1公里光景的一座佛塔遗址的陶瓮中,瓮外有铁镞木箭二十余支,瓮内有还有写本佛经残卷十三种、桦树皮汉字文书、梵文贝叶两片和回鹘文字木简25枚和其它文物等。B27  
        

      1972年  
      郭沫若作《新疆新出土的晋人写本〈三国志〉残卷》,文刊《文物》1972年第8期。同时公布《吴志?吴主传》残卷图版,比核出土残卷和宋本的异同7处,认为从文献学的角度看来,《吴志?吴主传》不及《吴志?虞翻陆绩张温传》贡献大。并从书法方面将1965年新疆吐鲁番出土的晋写本《吴志?吴主传》残卷与《吴志?虞翻陆绩张温传》八十行残卷作了比较。  
        

      1972年  
      郭沫若著《出土文物二三事》由文物出版社出版。收《新疆新出土的晋人写本〈三国志〉残卷》一文,同时附有清晰图版。  
        

      1973年  
      姚季农《两种古卷——吴书写本与宋绍熙本三国志校勘记》发表于古籍史料出版社。姚文比照宋绍熙本对《吴志?吴主传》残卷作了详细研究,比核二者异文9条,并对其中1则异文进行了探讨;对《吴志?虞翻陆绩张温传》残卷作了详细研究,比核二者异文38条,并对其中5则异文进行了探讨;对《虞翻传》十行残卷作了研究,比核二者异文2条。提及《韦曜华覈传》,言“未见”。B28  
      潘吉星所撰《关于造纸术的起源——中国古代造纸技术史专题研究之一》。该文刊《文物》1973年第9期,文中报告了科学分析和检验之后得出的晋写本纸质情况,其中就有《吴志?吴主传》残卷的分析情况报告。  
      潘吉星撰《新疆出土古纸研究——中国古代造纸技术史专题研究之二》。文刊《文物》1973年第10期,文中附表公布了新疆出土古纸检验结果,得出《吴志?吴主传》残卷的抄写年代为265—420年,并附有对残卷古纸的物理化学结构观察情况解说。  
        

      1975年  
      文物出版社出版《新疆出土文物》。该书收录了《吴志?吴主传》残卷书影。  
        

      1976年  
      每日新闻社出版《重要文化财19书迹?典籍?古文书》。该书第84页公布《韦曜华覈传》残卷图片,同页有《虞翻陆绩张温传》残卷卷尾部分图版,下注藏兵库上野淳一,还公布了《虞翻传》十行残卷图片。  
        

      1977年  
      文物出版社出版《新疆历史文物》。该文提及“近年来又在吐鲁番县英沙古城发现晋人抄写的《魏书》(《臧洪传》残页)”,并附书影,见该书图版十四。还提及《吴书》(《吴主权传》)残页。该书同时提及《吴书》(《虞翻传》)残页。  
      瑜按:该书书影很不清晰,不利于进一步研究。  


      1977年  
      《文物资料丛刊》第1辑发表《敦煌文物研究所藏敦煌遗书目录》,其中收《吴志?步骘传》,并附图版。  
        

      1978年  
      钱剑夫在《中国语文》第2期发表《〈三国志〉标点本商榷》一文,对于标点本据古写本校改的问题谈了他的看法,认为“或改或不改,也不见得有什么严格的标准”,并就《虞翻陆绩张温传》和《吴主传》两个残卷的一些异文是否当改提出了意见。  
      大川富士夫的《古本三国志》发表于《立正大学文学部论丛》第62号。该文对《虞翻传》八十行残卷的出土、流传情况作了详细的介绍,并用静嘉堂所藏北宋咸平本对校《虞翻陆绩张温传》八十行残卷、《虞翻传》十行残卷、《吴志?吴主传》残卷。文中提及王树楠的《韦曜华覈传》跋文,亦不清楚其所藏之处。  
        

      1979年  
      潘吉星著《中国造纸技术史稿》由文物出版社出版,书中第十一章为“新疆出土古纸研究”。言及《吴志?吴主传》,内容与1973年文相同。  
        

      1980年  
      榎一雄主编《讲座敦煌1〈敦煌の自然と现状〉》由日本大东出版社出版,收录金冈照光撰《敦煌の现状——1979年5月》一文,该文提及敦煌研究院所藏《吴志?步骘传》。B29  
      日本文化厅编《国宝重要文化财产目录美术工艺品编》载“纸本墨书三国志吴志第廿残卷一卷”。B30  
      蒋天枢《三国志?吴书?虞翻、张温传校记》,发表于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1981年出版的《纪念陈垣诞辰百周年史学论文集》。该文对《虞翻陆绩张温传》残卷作了详细研究。  
      瑜按:该文中有两处《虞翻传》误印为《翻虞传》。  
        

      1981年  
      李永宁、刘忠贵合撰《〈三国志步骘传〉写本(残卷)考释》。该文在刘忠贵1965年文章的基础上加进了《步骘传》残卷来源于张鉴铭、张作信父子的说明,并略谈了该卷的真伪问题。提及《虞翻陆绩张温传》八十行残卷、《吴志?吴主传》残卷,表示《吴书?韦曜华覈传》“此残卷只在王树楠《新疆访古录》卷一中提及,笔者未见实物或影印件,亦不知该件现藏于何处。”。  


      1983年  
      姚季农文《两种古卷——吴书写本与宋绍熙本三国志校勘记》由谢铭仁译成日文《〈吴书〉的写本和宋绍熙本〈三国志〉校订记——两种古写本》发表于《季刊邪马台国》第18号。  
      尾崎雄二郎发表《敦煌文物研究所藏〈三国志步骘传〉残卷》一文,刊《季刊邪马台国》第18号。该文对《步骘传》作了详细的研究。文中提及《虞翻陆绩张温传》八十行残卷。  
        

      1984年  
      刘忠贵《敦煌写本〈三国志?步骘传〉残卷考释》,刊《敦煌学辑刊》,1984年第1期。该文在1965年文章的基础上略有修改,删去了常书鸿的按语。该文言及《吴书?吴主权传》残卷、《虞翻陆绩张温传》八十行残卷,引郭沫若说。仍然表示《吴书?韦曜华覈传》“不知现藏于何地”。  
        

      1985年  
      蒋天枢《论学杂著》由中州古籍出版社出版,该书收录《三国志?吴书?虞翻、张温传校记》一文,文后附有写作经过的说明。  
      徐祖藩、秦明智、荣恩奇合编《敦煌遗书书法选》,甘肃人民出版社出版。《吴志?步骘传》残卷图片入选其中。  
        

    编辑:刘岩

    敦煌文献:新材料与新问题
    百年来敦煌吐鲁番出土《三国志》古写本研究编年(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