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中国十大古墓被盗事件
  • 货币的起源与发展史
  • 历史研究外的“四大家族”
  • 古代战车结构图
  • 古代为什么要在“午时三刻”开刀问斩
  • 中国历史小知识(2) 
  • 唐朝历史上的四位公主
  • 揭秘古代宫女的选拔制度 “选美”堪比科举
  • 中国人为何称“龙的传人”
  • 鲁迅爱过的人:与北大校花马钰通信7年(1)
  • “三寸金莲”摇千年:宋朝不裹小脚被视为粗人
  • 小报史话
  • 民国四大美女
  • 三位美女影响埃及历史
  • 趣读史记——不可不知的史记事件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文史博览
    神话的背后——有关武王伐纣的历史(2)

    发布时间: 2011/10/27 11:33:50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剑历史门户网
    文字 〖 〗 )

    附:武韬·文伐 


        文王问太公曰:“文伐之法奈何?”太公曰:“凡文伐有十二节: 

       “一曰,因其所喜,以顺其志,彼将生骄,必有好事,苟能因之,必能去之。 

       “二曰,亲其所爱,以分其威。一人两心,其中必衰。廷无忠臣,社稷必苊。 

       “三曰,阴赂左右,得情甚深,身内情外,国将生害。 

       “四曰,辅其淫乐,以广其志,厚赂珠玉,娱以美人。卑辞委听,顺命而合。彼将不争,奸节乃定。 

       “五曰,严其忠臣,而薄其赂,稽留其使,勿听其事。亟为置代,遗以诚事。亲而信之,其君将复合之,苟能严之,国乃可谋。 

       “六曰,收其内,间其外,才臣外相,敌国内侵,国鲜不亡。 

       “七曰,欲锢其心,必厚赂之;收其左右忠爱,阴示以利;令之轻业,而蓄积空虚。 

       “八曰,赂以重宝,因与之谋,谋而利之,利之必信,是谓重亲;重亲之积,必为我用,有国而外,其地大败。 

       “九曰,尊之以名,无难其身;示以大势,从之必信,致其大尊;先为之荣,微饰圣人,国乃大偷。 

       “十曰,下之必信,以得其情;承意应事,如与同生;既以得之,乃微收之;时及将至,若天丧之。 

       “十一曰,塞之以道。人臣无不重贵与富,恶死与咎。阴示大尊,而微输重宝,收其豪杰。内积甚厚,而外为乏。阴纳智士,使图其计;纳勇士,使高其气。富贵甚足,而常有繁滋。徒党已具,是谓塞之。有国而塞,安能有国。 

       “十二曰:养其乱臣以迷之,进美女淫声以惑之,遗良犬马以劳之,时与大势以诱之,上察而与天下图之。 

       “十二节备,乃成武事。所谓上察天,下察地,征已见,乃伐之。” 


        三、牧野之战 


        孟津观兵后二年(公元前1122年),商纣荒淫无度,残酷暴虐,已成民之大忿,其杀比干,囚箕子,致使微子外逃奔周的行径,可谓毁尽臣心。于是武王问太公说:“仁者贤者亡矣,商可伐乎?”太公对曰:“先谋后事者昌,先事后谋者亡,夏条可结,冬冰可折,时难得而易失。”告诉武王,时机已经成熟,应尽快采取攻势。于是武王将商纣的暴行通报中原诸侯,号召他们再次会师孟津,共同伐纣。 


        据史记周本纪所载:当时武王所率的兵力计有戎车三百乘,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及庸、蜀、羌等第部族。武王三十三年(公元前1122年)一月三日,周师东下,路线即为沿渭水循黄河自孟津前进,参与东征的西北西南个部族,亦先后来会合。一月二十八日,周的军队度过孟津,诸侯亦皆率师来会,于是武王发表“泰誓”三篇,昭告众人,痛述商纣罪状,既而率大军向殷都进发。由孟津至商都四百余里,周的军队于二月四日清晨便已抵达商都南郊牧野(据尚书记载牧野据商都三十里,一说七十里),各诸侯的军队也随即到达。武王在此时又发表“牧誓”一篇,激励三军奋勇作战,严守军纪,武王自己也左仗黄钺,右秉白旄(帅啊),亲自指挥作战。商纣这才发兵相迎,号称七十万(数字绝对是夸张了点,但是就殷周军队的数量而言,多寡立分)应战。这便是历史上有名的牧野之战。 


        关于此次战役的详细情形,史籍中均无记载,但由各种相关记述佐照,亦有一些梗概踪迹可循。 


        首先,这是一场以寡击众,以少胜多的战役。 


        武王在“泰誓”中说:“受(纣名)有臣亿万,惟亿万心,予有臣三千惟一心”,又说“受有亿兆夷人,离心离德,予有乱(治理)臣十人,同心同德”,可兹说明商纣在兵力数量上仍占绝对优势。由六韬中豹韬所记载,武王频频以“以弱胜强”“以寡击众”的战法询问太公,亦可为证。但是殷商兵力虽众,但士气低落,而且训练有素的甲士战车极少,周军则已精锐之师攻击,战斗力强,且孤军远征,有进无退,故能一鼓作气,一举击溃商军。 


        再者,此战役当为战车突破战。 


        西周的军队在当时大规模的使用战车,依靠武器装备的优势,在战略战术上均发挥了巨大的威力。史称武王拥有战车三百乘,而殷商并没有任何战车兵力的记载。想来,应是殷商承平日久,戎备不足,缺乏这种武器,或者纵然有却重视不够之故。 


        史记所载,自作战开始,武王使尚父与百夫致师,既而“以大卒驰帝纣师”。所谓大卒,系指戎车,虎贲和甲士而言。又有“武王驰之,纣兵皆崩叛”,这些“驰”,均描述了战车冲击的情形。 


        六韬中关于战车的类型、构造、作用等均有较为细致的陈述,其中武冲大扶胥作震骇之用,武翼大橹矛戟扶胥、提翼小橹扶胥以及所谓辎车骑寇,均为雷霆之击而用,是为“攻坚阵,败强敌”之利器。而对战车运用,由“凡用兵之要,必有武车骁骑,驰阵选锋,见则可击”和“车者,军之羽翼也,所以陷坚阵,要强敌,遮走北也”等等记述之言,可知太公对于战车运用,不仅有中央突破的思想,且有迂回突击的观念。  


        再看朝歌以南的地形,平旷开阔,故有“牧野”之称,极便于战车的运用。周师“昧爽”(即清晨)抵达,随即“陈师牧野”以待,以此看来,当为太公事先选择好的最佳战场。 


        史籍记载中似乎并没有剧烈的战斗,所谓“罔有殷于我师,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云云,均为纣军未作激烈抵抗便纷纷败降的证明。但是同时在尚书武成篇中还有“血流漂忤”的记述。既然没有剧烈战斗,何以惨烈至此呢?观此相互矛盾的记述,或许可以看作反映了当时由战车猛烈突击时所造成的伤亡情形。 


        从以上资料分析,可约略推出牧野之战是一次军车对步兵的突破战役,是一次因武器装备优先而奠定胜局的战役。由甲骨文中“王作三师左右中”的记载,以及西周与春秋初期作战,三军并列而王居于中军的部署来看,则此次作战殷周双方的主力应皆位于中央,故而,这次突破作战,当为中央突破的战法。 


        牧野之战,双方皆投诸大量兵力,但是战事似乎极为短促,周一击而胜,而商遭袭而溃,全军大乱。纣见大势已去,归登鹿台自焚而死,于是战争迅速结束。 

    编辑:刘岩

    神话的背后——有关武王伐纣的历史(1)
    吐蕃的起源及建立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