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上古时代
  • □ 同类热点 □
  • 姜尚
  • 西周的宗法礼乐制度
  • 周公姬旦
  • 召公
  • 宗法制度
  • 西伯昌
  • 周幽王
  • 奴隶社会的章服制度
  • 西周东周时期中原地区列国源流
  • 西周(约公元前11世纪─公元前771年)
  • 西周法律制度
  • 公亶父
  • 褒姒
  • 周厉王
  • 周穆王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上古至周 >> 
    试论商周时期人神关系之演变(2)

    发布时间: 2011/9/27 15:24:5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儒家中国
    文字 〖 〗 )
    三  


        在周王室东迁前后,随着周统治危机和社会茅盾的日益加深,人神关系也出现了急剧变化。  


        当时社会上普遍出现一股与传统思想对立的疑天和责天思潮,人们对“天”和“天命”观念也表示怀疑和责难。这股思潮在《诗经》的变风、变雅中表现得极为明显,如表现为疑天:  


        “悠悠苍天,曷其有所?”               《唐风·鸨羽》  

        “天实为之,谓之何哉?”               《邶风·北门》  

        “民今方殆,视天梦梦”                《小雅·正月》     

        “天之生我,我辰安在”                《小雅·小牟》                                          
        “天命不彻(通),我不敢效我友自逸”          《小雅·十月之交》  


        再如表现为责天:  


        “上帝板板(反常),下民卒癉(病)”           《小雅·板》  

        “上帝甚蹈,无自暱(病)焉”           《小雅·菀柳》  

        “不吊昊天,不宜空我师”            《小雅·节南山》  

        “昊天不佣(均),降此鞠讻。昊天不惠,降此大戾”  同上  

        “如何昊天,辟言不信。胡不相畏,不畏于天。”    《小雅·雨无正》  

        “浩浩昊天,不骏(大)其德,降丧饥谨,斩伐四国”    同上  


        恨天、怨天、骂天之语比比皆是,甚至认识到老百姓所受苦难与上天无关,而是人们自己造成的,如“政民之孽,匪(非)降自天。噂沓背憎,职(主)竞由人。”[13]原本神圣不可侵犯的天和天命范畴已不再让人们感到畏惧,殷周之际的天神观念正在逐步失去原来的神圣性和权威性。  


        西周末年出现的这股疑天和责天思潮,如果从人神关系的角度去看待,那么无疑向人们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即中国古代人神关系中原本占主导地位的神的地位正在不可避免地动摇,贬低,乃至崩溃。西周厉王以后,社会日益动荡不安,与犬戎等边境少数民族的矛盾日趋激烈,《诗经》中的变风、变雅就直观地暴露了社会现实的种种危机和矛盾,更为严重的是,西周统治者对此却一筹莫展,回天乏术,时人对社会现实既已强烈地愤慨不满,则对西周统治者用以说教的那一套上帝神权理论自然也不再相信,授周人以统治权力的至上神上帝自然首当其冲地成为时人攻击的对象,所以当时的人们才会如此肆无忌惮地攻击、责骂上天。可以说,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和人们认识水平的提高,神的地位遭受动摇和削弱乃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再从西周时期人神关系中神与人地位演变的自身逻辑发展来看,这一情况的出现也是顺理成章的。因为,既然周人的统治是因其道德完善而受命于天,周王也即天之子,那么一旦周王的权威逐渐衰落,老百姓为饥饿和战争所困扰,对现实生活产生强烈不满时,自然而然地就会对主宰一切的至上神上帝的神圣性和权威性产生怀疑和动摇,这在本质上和商末出现的天神地位下降的现象有相通之处;并且,神的形象为什么不会更进一步蜕化萎缩,直至转变成以人为主、为人所用呢?西周神人观念中互相矛盾的两个方面,即在一定程度上重视事在人为的思路,已为这种进一步转化的可能性掀起了沉重幕帷的一角,并为春秋时期人神关系的较为彻底的倒转奠定了基础。  


        需要指出的是,上帝这一至上神虽遭当时人们的广泛攻击和责骂,但毕竟还没有到完全否定的地步,当时人们所责骂和攻击的主要是上帝的反常和善恶不分,鉴于此,可以认为西周末年正处于由神主宰人转为人主宰神的过渡时期。  


        四  


        再至春秋中期,人在人神关系中主导地位终于得到了确立。  


        先看中原地区,汉水流域的随国的杰出思想家季梁首先发出了时代强音,他说:“夫民,神之主也,是以圣王先成民,而后至于神。”[14]此后,民为神主的类似思想在中原诸国不断得到继承和进一步阐发。如《左传庄公三十二年》载虢国的史嚣说:“吾闻之,国将兴,听于民;将亡,听于神。神,聪明正直而壹者也,依人而行。”宋国的司马子鱼也说:“祭祀以为人也。民,神之主也……。”[15]尽管圣王“先成民”的目的是为了“至于神”,但毕竟民已成为“神之主”;尽管神“聪明正直”,但还要依赖于人。再看处于荆蛮之地的楚国,“(楚)灵王卜,曰:余尚得天下。不吉。投龟诟天而呼上曰:是区区者而不余畀,余必自取之。”[16]这是公元前539年的事。占卜不吉而“诟天”,甚至威胁声称要“自取之”,天神在楚灵王眼里,竟无丝毫尊严可言,这和商末武乙的“射天”之举简直似从一个模子中所出。无疑,此时天上之神的地位,在礼法制度远不如中原诸夏完备的楚国,正遭受着商末时期的同样命运。总起来看,在北方中原诸夏,人受神的束缚较为严重,但也正由于神权理论较为完善,一旦人们的思想禁锢被打破,理性思维萌芽出土,相应地就能提出类似“民为神主”这样内涵较为明确的命题;而在楚国等边远地区,神虽长期占统治地位,但神权理论却不如中原地区那样发展得细致完密,人所受束缚相对要轻,所以才会有楚灵王那样令人惊骇的对神不恭之举,但至春秋中期,无论是中原还是边远地区,在中国古代的人神关系中,人都已被推至了前台,占据了首要位置,而神则相应地降至次要地位。  


        与人在人神关系中占主导地位的社会思潮相适应的,则是事在人为的政治思想的抬头。春秋初期,各统治阶级中普遍存在着注重事在人为的政治思想,如郑国大夫子产极为有名的那句“天道远,人道迩,非所及边,何以知之。”[17]子产还说:“政如农功,日夜思之,思其始而成其终。朝夕而行之,行无越思,如农之有畔,其过鲜矣。”[18]为政之道就如农夫的种田之术,这和西周时期的天命神权相比,已是一种相当清醒和理性的思考了。它表明以子产为代表的一些先进政治家,已基本从西周的天神观念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能从现实生活的角度出发,对当时社会政治加以较为客观地审视并作出属于自己的思考。  


        但无论是“民为神主”,还是“天道远,人道迩”,都有其难以超越的历史局限性。对于前者,我们看到,民与神仍然处于同一共同体内,民虽已成为“神之主”但神毕竟不可能一下子被完全剔除,而且还在背后不断地纠葛着人的手脚。对于后者,也是如此。“天道远,人道迩”这一命题,从深层次看,可以认为是西周时强调人事的思想,经过西周末年天命神学体系崩溃后的深一步阐发。限于时代背景,子产不可能另起炉灶,将神的因素完全剔除,只能将周人强调人事的做法借鉴过来,在新的政治环境里加以强化和作出新的诠释,这是子产等人的先进之处,也是他们的受限制之处。  


        春秋中期出现的人神地位颠倒的现象,可以说是本周末年出现的疑天和责天思潮的必然结果。上帝至上神既已权威不在、威风扫地,现实社会又日新月异,发展迅快,则依靠人事、重视人事的因素就理所当然地要凸现出来,更何况,还有周人注重人事的先例在前。故此时,中国古代的人神关系,已完成了由神占主导地位到人占主导地位的嬗变过程,人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出现于历史舞台的中央,以历史主角的身份进行各种经济、政治活动,而不用再附藉于神的权威或戴着神的面具出现,当然,神并未彻底退出历史舞台,在无所不能的人间英雄背后仍清晰可见神的形象;同时,这一转变的完成,也意味着由神创造一切、不见人之活动的神本文化也将相应转为由人创造一切、神之形象黯淡的人本文化,战国时期诸子百家著书立说、爬梳整理中国的古史传说,使中国古史呈现出由一系列人间英雄扮演主角的整齐划一面貌,这一举动就深受人本文化思潮的影响,从这个角度看,尽管这种转变有不尽彻底之处,但其意义无疑是十分重大的。  



    注释:  

    [①] 参考张之恒主编:《中国考古学通论》,南京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第202页。  

    [②]  陈梦家:《殷墟卜辞综述》第十七章《宗教》,科学技术出版社,1956年版。  

    [③]  参考晁福林:《论殷代神权》,《中国社会科学》1990年第1期。  

    [④]  关于商代的上帝是否为至上神,翦伯赞(《先秦史》,北京大学出版社,1990年)、胡厚宣(《殷卜辞中的上帝和王帝》,《历史研究》1959年9、10期)等学者认为是,郭沫若(《青铜时代·先秦天道观之进展》)、陈梦家(《殷墟卜辞综述》第十七章,科学出版社,1956年)等学者认为否,本文暂从后说。  

    [⑤] 《礼记·表礼》  

    [⑥] 《史记·殷本纪》  

    [⑦]  参考侯外庐:《中国古代社会史论》第274页,人民出版社,1955年版。  

    [⑧] 任继愈:《中国哲学发展史·先秦卷》,第94页。  

    [⑨] 《尚书·召诰》  

    [⑩] 参考侯外庐:《中国思想通史》第一卷上编,第四章《西周城市国家的意识形态》,第87-88页。  

    [11] 《尚书·君奭》  

    [12] 《尚书·康诰》  

    [13] 《小雅·十月之交》  

    [14] 《左传·恒公六年》  

    [15] 《左传·僖公十九年》  

    [16] 《左传·昭公十三年》  

    [17] 《左传·昭公十八年》  

    [18] 《左传·襄公二十五年》  

       

    (原文载于《常熟理工学院学报》2006年3期 )  
    编辑:蓝雅萍

    试论商周时期人神关系之演变(1)
    周代的以德治国思想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