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康熙因宠爱乾隆而传位于雍正考
  • 辛酉政变
  • 清朝的宫廷政变
  • 八国联军侵略中国
  • 清末时期的“剪辫运动”
  • 康熙第八世孙分析雍正死亡真相
  • 皇太极的继位之迷
  • 雍正帝杀子辨疑
  • 清代名将年羹尧为何被雍正赐死?
  • 《辛丑条约》的签订
  • 《纽约时报》美国记者眼中的光绪与慈禧之死
  • 澳门与乾隆朝大教案
  • 以史为鉴:太平天国败亡一百四十年祭(1864——2004)
  • 满清入关后的两次“屠城”:扬州十日与嘉定三屠(1)
  • 清初的朱三太子案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事件
    “吴樾刺杀”促清五大臣出洋考察

    发布时间: 2011/4/5 2:08:4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人民网
    文字 〖 〗 )
    立宪之成立是否愈速,则取决于五大臣是否还能出洋。端方是体制内坚定的立宪者,他在致电沪上报界时说:“炸药爆发,……益征立宪之不可缓也。”他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多次进宫面见太后……

      1905年,囿于各种压力,清廷上层接受立宪主义的政治主张,决定试探性地往宪政方向转型。第一步便是简派官员分赴海外,实地考察各国政治。但这一步迈出得并不顺利,五大臣尚未离京,便受到革命党人吴樾的炸弹袭击。

      “烈士”吴樾

      在光绪1905年7月16日的诏书中,派出的大臣是四位:载泽、戴鸿慈、徐世昌和端方,满汉各二,有王公、有廷臣、有疆吏,分布均衡。十来天后,又下谕旨加派绍英,共五人。应该说,清廷为立宪预备,先派人考察西洋政治,是很慎重的举措。这一举措颇得当时舆论赞同,但革命党对满清立宪持反对态度。

      1905年刚创刊的革命派杂志《醒狮》,其第一期刊登宋教仁《清太后之宪政谈》的文章,批评清廷立宪。文章开头引用这样一个信息:“今日满政府有立宪之议,有某大臣谒见西太后,西太后语曰:‘立宪一事,可使我满洲朝基础永久确固,而在外革命党,亦可因此消灭。候调查结局后,若果无碍,则必决意实行’云云。”

      这是清廷上层真实心态的流露,它不了解立宪,因而对立宪也不先拒绝,后人往往多从革命党角度指清廷立宪为假立宪,如《民报》创刊第一号便有这样的表述:“假考察政治之名,以掩天下之耳目”。至少从这里看,这种说法站不住。当然,革命党是反对由清廷来主导立宪的,它的目的是推翻清廷。因此,五大臣出洋考察为清廷立宪迈出第一步,便遭到来自革命党人的狙击。

      1905年9月24日(农历八月廿六),是五大臣离京出洋的日子。所谓出师不利,可看五大臣之一戴鸿慈当天的日记:

      “辰初拜祖,亲友踵宅送行甚众。十时,肩舆至正阳门车站,冠盖纷纭,设席少叙。十一时,相约登车。泽公先行,余踵至。两花车相连,泽、徐、绍三大臣在前车,余与午桥(即端方-笔者注)中丞在后车。午帅稍后来,坐未定,方与送行者作别,忽闻轰炸之声发于前车。人声喧扰,不知所为。仆人仓皇请余等下车,始知有人发炸弹于泽公车上。旋面泽公,眉际破损,余有小伤。绍大臣受伤五处,较重,幸非要害。徐大臣亦略受火灼,均幸安全。”

      除了绍英被送往医院外,其他几位大臣当即商定“改期缓行”。次日,戴、徐、端三位早起进宫,戴鸿慈当日记曰:“八时,蒙召见。……余与徐、端两大臣各据所见奏对。皇太后垂廑听纳,复慨然于办事之难,凄然泪下。”

      引爆者自炸而亡,面部尚可辨认,当时拍成照片,行文至各省辨认,被认出为直隶高等学堂的学生吴樾。吴樾,安徽桐城人士,与陈独秀同乡,是当时桐城派领袖吴汝纶的堂侄,士绅家庭出身。入读保定高等学堂时,深受反清革命书籍影响,后又结识革命党人,遂走上革命道路,并经蔡元培介绍加入光复会。

      他的革命举措主要是对清廷大员的暗杀,并认为现今的时代就是暗杀的时代。当他决定在五大臣离京之日采取刺杀行动时,先行写好两封信寄往他的一位海外朋友。待其朋友收到来信,爆炸事件已经发生一个月。该朋友便以“烈士吴樾君意见书”为题,将后一封信当做他的遗书节录在《民报》第三期上。

      从这封信来看,吴樾痛恨当时梁启超等人的立宪主义,认为“立宪主义徒堕落我皇汉民族之人格,侮辱我皇汉民族之思想。吾辈今日非极力排斥此等谬说,则吾族无良死心塌地归附彼族者必日加多”。但,立宪业已成为那个时代的主潮,并且舆论已经有效地带动朝廷。只是在吴樾看来:“立宪之声嚣然遍天下,以诖误国民者,实保皇会人为之倡。宗旨暧昧,手段卑劣。进则不能为祖国洗濯仇耻,退亦不克得满洲信任。”

      至于清廷被卷入立宪,吴樾认为也是满人别有用心,不过是要“增重于汉人奴隶之义务”。这是他的忧愤:“考求政治、钦定宪法之谬说这是他的忧愤:“考求政治、钦定宪法之谬说伛于朝野间。哀哉!我四万万同胞稍有知识者相与俯首仰目,怀此丝毫无利益我汉族之要求。谬说流传,为患剧。”当他决定采取行动时,这样告白世人:“樾生平既自认为中华革命男子,决不甘为拜服异种非驴非马之立宪国民也,故宁牺牲一己肉体,以剪除此考求宪政之五大臣。”

      百十年来,吴樾被视为革命志士当无疑也;他的革命英迹也颇为流传。今人余世存编辑《非常道·英风第八》,便载有吴樾两则革命轶事,这里且录“我为易,留其难以待君”:陈独秀20岁时,与革命党人吴樾相争刺杀满清五大臣,竟至于扭作一团、满地打滚。疲甚,吴问:“舍一生拼与艰难缔造,孰为易?”陈答:“自然是前者易后者难。”吴对曰:“然则,我为易,留其难以待君。”遂作易水之别。后吴引弹于专列,就义,重伤清二臣,时年26岁。该事有无很难考证,且该轶事主人公年龄也有所不确。吴樾1878年生人,陈独秀小一岁,为1879年。吴1905年行刺时27岁,陈是年26岁,非20岁。

    编辑:秋痕

    清朝的宫廷政变
    “吴樾刺杀”促清五大臣出洋考察(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