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事件
  • 制度
  • 疆域民族
  • □ 同类热点 □
  • 清代疆域
  • 清代北京碑刻中的旗人史料
  • 清朝统治下的蒙古
  • 清代边疆民族政策思考
  • 清朝皇帝的中国观 (一)
  • “旗民不结亲—— 清朝“满汉通婚”艰难之路
  • 清代的行政区
  • 清朝皇帝的中国观(二)
  • 近代北京与西北边疆研究
  • 清朝与浩罕、阿富汗地区的关系
  • 西套蒙古问题与清准交涉
  • 清代的边疆危机
  • 漠南蒙古归附清朝 (1)
  • 没落的蒙古铁骑:蒙古是如何被满清征服的(1)
  • 清朝与朝鲜的关系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明清 >>  >> 疆域民族
    满族的阶级分化与社会结构

    发布时间: 2010/11/29 13:19:2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历史网
    文字 〖 〗 )
    满族的阶级分化与社会结构 
        女真族 (满族)的部落是由若干以血缘为纽带的氏族组成的。狩猎生产时,或以部落,或以氏族为单位进行。适应生产力的发展,氏族中出现了“牛录”(汉意为箭)这一新型的组织形式。“凡遇行师出猎,不论人之多寡,依族寨而行。满洲人出猎开围之际,各出箭一支,十人中立一总领,属九人而行,各照方向,不许错乱。此总领呼牛录厄真”。牛录这种形式既是狩猎组织,又是对外作战单位。随着女真社会剩余产品的增多,生产资料如耕地、牲畜、工具等私有制产生了。氏族制的解体和阶级的分化不可避免地同时进行着。 
        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牛录则正式成为军事组织。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努尔哈赤整顿社会组织。牛录成为八旗的最基层单位。从16世纪末到17世纪初,八旗的总首领是努尔哈赤,旗主皆由他的子侄充当,而从固山额真至牛录额真都是由贵族,或过去的氏族长担任的。贵族拥有大片的田庄,众多的奴隶和牲畜。万历四十年 (1612年),努尔哈赤一次给其长子褚英、二子代善各“部众五千户,牲畜八百群,银一万两”。此外,还有早期归附努尔哈赤,并随其南征北战屡立功劳的勋臣,如费英东、额亦都、何和里、扈尔汉等人,封他们官爵,赐予土地、奴仆等丰厚的财产。这些贵族、贝勒、勋臣就构成了满族社会的奴隶主集团。平民是八旗的兵卒,过去氏族的一般成员。满语称“诸申”,又叫“伊尔根”。他们是贵族的“管下人”,有部分私有财产,如土地、奴婢、牲畜等,数量有限。平民中还包括其他归降的部落族寨的士兵与百姓。对于奴隶主贵族来说,平民是他们的部属,人身依附关系很强。平民要为贝勒、额真当兵出征,交纳赋税,“使臣驿马”,“巡视边疆”等多项差役。平民的自由民地位也在不断地变化,大部分平民越发贫困。朝鲜使臣申忠一在《建州图录》中记载:诸申“前则一任自意行止,亦且田猎资生。今则既束行止,又纳所获”。万历四十三年,努尔哈赤曾下令:“各牛录每十人出牛四只,于旷野处屯田,造仓积粮。”《满洲老档秘录》也记述:“每牛录出十男四牛。”平民随时要为首领、贵族出劳动力,耗用自己的财产,加上对他们的种种限制,多数平民的地位和生活状况在下降,不少人陷入贫困的境地。 
    这个问题曾引起皇太极的关注,颁布谕旨:“凡贫穷者,则又给予妻室、奴仆、庄田、牛马、衣食赡养。” 然而,处于社会最底层毫无人身自由的是广大奴隶,或奴仆,满语叫作“包衣阿哈”、“阿哈”。奴隶,或奴仆,主要来源有三个方面:(1)由诸申转化而来。平民犯罪,沦为奴隶。或穷困欠债,将妻子儿女典卖为奴。(2)家生奴婢。包衣阿哈世代为奴,其所生子女仍为奴,亦称“家生子”。他们的生活、婚嫁、居住,都要由主人来安排。(3)战争掠夺俘虏为奴。这种奴隶,或奴仆,占大多数。初期女真族各部落之间互相征伐,掠取对方人口为奴。尔后,抢掠汉人、朝鲜人作奴隶,为数不少,主要用于农耕。奴隶、奴仆是主人的私有财产,可以馈赠,亦可以买卖。沈阳开城地区就是一处贩卖奴仆的市场。早期时,一个奴隶可以换30疋布,或15头牛。奴隶无任何人身自由,时常被主人打骂凌辱,有的甚至被活活打死。有压迫,就有反抗。清初八旗奴仆的大量逃亡,酿成所谓的“逃人事件”,其原因即在此。 
        万历年间,建州女真的社会性质基本上是奴隶主占有制,仍保留着浓厚的奴隶社会习俗。努尔哈赤的大福晋(夫人)死去时,“四婢殉之,宰牛马各一百”。努尔哈赤去世时,皇后和两妃均被逼殉葬,奴婢随葬的就更多了。直到康熙十二年(1673年),康熙帝玄烨方下令禁止八旗包衣佐领下奴婢随主殉葬。从此,人殉的陋习被取消了。 
        包衣阿哈(奴仆)主要在主人家从事内务劳动。而大批的奴隶则在庄田上从事农业耕作。八旗的农庄叫拖克索。《清文鉴》解释说:“田耕的人所住的地方叫拖克索。”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申忠一到达建州时,见到六座“农庄”,每庄设有管庄人,监督阿哈生产。努尔哈赤在统一女真的战争中,掠夺为奴的人口大量增加,拖克索内阿哈的数量也多起来。万历四十七年(天命四年、1619年),上自努尔哈赤、贝勒,下至额真,皆有奴婢农庄。有的农庄“多至五十余所”。天启二年(天命七年、1622年),努尔哈赤一次就从托克索抽调阿哈800人去浑河收打粮食。可知耕田阿哈数目的遽增。完全脱离了生产劳动的贝勒、额真以剥削阿哈为生。“奴隶耕作,以输其主” 。“仆夫力耕,以供其主,不敢自私”。阿哈的劳动所获绝大部分 被主人剥夺了。这一切表明,在满族社会中,贵族、勋臣、额真是统治阶级;诸申,尤其阿哈,是被剥削阶级。正如努尔哈赤所言:“若无阿哈,主何以为生?若无诸申,贝勒何以为生?”这种阶级关系和社会结构是努尔哈赤建立奴隶制政权的根基。 
    编辑:辛向前

    尼泊尔,数千年中华帝国的最后一个宗藩
    清朝的疆域空前辽阔 总体超越汉唐元明四朝盛世(1)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