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中国十大古墓被盗事件
  • 货币的起源与发展史
  • 历史研究外的“四大家族”
  • 古代战车结构图
  • 古代为什么要在“午时三刻”开刀问斩
  • 中国历史小知识(2) 
  • 唐朝历史上的四位公主
  • 揭秘古代宫女的选拔制度 “选美”堪比科举
  • 中国人为何称“龙的传人”
  • 鲁迅爱过的人:与北大校花马钰通信7年(1)
  • “三寸金莲”摇千年:宋朝不裹小脚被视为粗人
  • 小报史话
  • 民国四大美女
  • 三位美女影响埃及历史
  • 趣读史记——不可不知的史记事件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文史博览
    钱锺书改诗信笺证:“裂吾心”改为“碎”

    发布时间: 2010/8/18 14:04:0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文汇报
    文字 〖 〗 )

    我常说:一个真学者,往往不世故,到老,还是一颗赤子心。 

     
      报载:胡乔木曾经取自己所作的旧体诗词请钱锺书先生斧正,钱先生也就动笔大改,后经人提醒方悟。此事足见钱先生的犯傻。所谓“斧正”也者,人们都知道是客气话,接受者往往说几句赞美话就完了。钱先生却较起真来,然而也可见其赤子之心。

     
      1987年,钱先生的老学生彭祖年先生有信给钱锺书,附上所写的两首旧体诗请斧正,钱先生也就认认真真作了修改,并回了一信。信写于该年六月廿五日(我不知钱先生用的是阳历还是农历,所以依原信月日作汉字而不作阿拉伯字)。


      祖年我兄如握: 


      日前奉华中寄来学报先君专辑,即知全出大力斡旋奔走,庶克臻此。正思作书,忽获尊函,周详颠末,果如臆料。既感且惭,匪言可谢。骇悉贵体违和,尤所悬系。吾侪侵寻哀乐,经历忧患,兄虽资同松柏,而亦景迫桑榆。尚乞稍自摄卫,毋师墨家之以苦为极也。贱躯稍差,春节住医院以来,又将半年,仍每日服中药两煎,溺频失眠,迄未平善。陶篁村诗云“老来无病亦支离”,况衰病相撄乎!承示旧作二章,对仗工稳,声律谐和,足徵兄于兹事已升堂入室,倾倒倾倒!“裂”字易“碎”字,“汇”字易“贯”字,“琳琅丽句”易“淋漓大句”(与“明时”较呼应),何如?率尔妄陈,聊答虚怀。专此复谢,即颂


      暑安


      弟钱锺书敬上 内人同候


      六月廿五日


      “时吟大句动乾坤”,贵乡曾涤生《酬李芋仙》诗中句。“元气淋漓泣真宰”则不待言矣。

     
      后面的两句,是钱先生写完信后又加上的话。信写在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用笺上,毛笔直行,两纸,共22行。凡是表敬之处,都提行。这里依今日的做法,都接排不空了。这封信,迄今未见公布。今年是钱先生百年诞辰,彭祖年先生如果活着,也要97岁了。我手中的这封信,是1991年5月彭先生复印给我的,旧年10月我再复印了呈杨绛先生。诚如程千帆先生所说:文献涉及的典故,旧典易寻,今典难知。所以我还是就我所知道的一些情形作些笺证的好,以免后人又要去作考证。


      先说彭祖年先生,好几部钱锺书的传记都说到钱有这么个学生,但语焉不详。严格说来,钱在蓝田国立师范学院外文系任教时(1939年12月至1941年暑假),彭在该校国文系读书,上过钱基博和我的外公锺锺山的课,是否上过钱锺书的课,则不得而知了。但那所大学学生无多,所以钱锺书当时应该也知道这么一位国文系的学生的。彭生于壬子年腊月十三日(1913年1月19日),而钱锺书生于庚戌年十月二十日(1910年11月21日),彭小于钱不足三岁。他16岁就结婚,读书时已有三个儿女了。彭曾于1943年下半年参加抗日远征军第十一集团军,明年与第二十集团军会师芒市,亲历庆典。1945年,彭在国师任助教。1948年有事请假,停薪留职。1949年8月湖南和平起义,得朋友来信,将去河南上革命大学,而被原为保长而时为乡长的变色龙诬陷为反革命,关押于区政府18天,按照诬告的材料,判处死刑。幸而副区长兼人民法庭庭长的某君,经三次调查,证实彭是好人,无罪开释,开放行证和迁移证,让他至河南中原革命大学学习。彭晚年每谈及此事,对这位救命恩人充满感激之情。彭中原革大学习结束后,分配至武汉高校工作。“文革”中,以“逃亡地主”“历史反革命”“里通外国”等罪名在全校批斗,成群众被斗的第一名。“文革”结束后,经多年奔走,终于还个清白之身,以副教授退休。


      在彭的坎坷一生中,还有一位老人对他坚持走完这艰难的人生道路起过关键作用,这个老人就是教育家王季范先生。王季范(毛泽东的姨表哥,王海容的祖父)是其中学六年的校长,据说他治校极严,要学生勤学,课余活动则一定要活动,不得在自修室中。1961年暑假,彭浮肿久不愈,王季范邀至北京家中疗养达21天之久,照顾甚周。“文革”中彭受审查后,王频来信宽慰,寄送学习资料,并托过访的彭先生之女传话要坚信党的政策,宽心等待结论。在那个大讲阶级斗争的时代,一个中学时代的校长,能对一个有家庭、历史等问题的早年的学生如此关心,足见其仁人之心。


      彭所呈旧作二章,是两首诗。其中一首是《挽陶军教授》,诗云:“遽惊恶耗裂吾心,涕泪纵横不自禁。一语深情倾肺腑,十年浩劫结苔岑。精研学术兼中外,发展文明汇古今。报国忠勤留业绩,言传身教众人钦。”


      陶军,燕京大学学生,英文极好。据说当年接收华中大学时,作为接收者的陶军用一口流利的英语作演说,着实令该校的教授们刮目相看。他是1941年到晋察冀抗日革命根据地参加革命队伍的,后任华中师院的教务长、副院长,长期任该校党委常委。他对老教授如钱基博先生等都颇为敬重。1958年大跃进、教育革命、拔白旗时,他对每周上课时间、劳动时间都有记录。周总理和陈毅召开的广州会议(1962年3月)后,他在全校大会上说“要重整家园”,这当然就成了“文革”中打成走资派的大罪状。“文革”中他和彭祖年成了难友。彭是历史问题,难以定案的,尽管“帽子拿在群众手里”。陶却在“四人帮”覆灭前不到一月被宣布戴上右派分子帽子(这也匪夷所思),于是人们避之唯恐不及,只有彭在公众场合仍然和他谈笑自若,不管他人侧目而视。“四人帮”覆灭后,陶立即平反,其家自然又是高朋满座了,何况他在1981年10月至1982年12月还出任我国驻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设在法国巴黎)的副代表。然而他并没有忘记患难之交的彭祖年,1987年正月初二下午,彭去看陶,畅谈两小时之久,临别之时,陶夫妇送至门口,陶对彭说:“你我患难深交,如兄如弟,况你比我长(约长四岁),但你言谈中还存客气,以后万勿如此。”诗中“一语深情倾肺腑,十年浩劫结苔岑(苔岑喻志同道合的朋友)”背景乃如是。数月后,陶不幸因脑溢血辞世。辞世前四日,彭尚在其家畅谈甚久。陶的入党介绍人是邓拓。陶有挽邓拓长联,彭说其联情文并茂。陶有注释《邓拓诗词墨迹选》之书。这些我都未见到。我记得陶军在湖南师大何泽翰教授来华中师大作《儒林外史》的学术报告时是出席的(陶之关心学术于兹可见),见过一面,印象已经模糊。彭诗作于1987年陶辞世之后。


      诗中“遽惊恶耗裂吾心”句,彭以为不用“裂”字,不能表达痛苦之极深,钱改为“碎”,彭说:“始悟‘裂’只能以上对下,不能用于朋友之间,即令情谊至厚。”所悟是否对,也不一定。陆九渊祭其前辈吕祖谦的祭文,就有“讣书东来,心裂神碎”之语(见《东莱集》附录卷二),这是以下对上之例。可惜钱、彭已往,请益无从了。至于将“发展文明汇古今”的“汇”改为“贯”,自然好些,不烦辞费。


      彭先生晚年收集“文革”后所作诗稿为《采玉集》(名“采玉”者,是其蓝田国师情结的反映。彭在蓝田时赠其在重庆教育部工作的表兄有句云:“我采蓝田玉,君饮峨眉雪。”),自费印刷,此诗改题为《悼念原华中师范学院副院长陶军同志》,这两处都未按钱先生所说改动,大概是年事已高而忘却了。


      另一首题为《赋呈李国平先生》,诗云:“岂冀登龙声誉重,高山仰止是吾师。中西深究畴人术,唐宋精研表志诗。矍铄斯翁徵上寿,琳琅丽句颂明时。天公造设东湖水,付与挥毫注砚池。”
      李国平,著名数学家。曾留学日本,也曾在法国工作过。1955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酷爱古典诗词,研《易经》,精书法。与钱锺书同庚,与钱相识,故其《钱基博先生百年祭》的五言古诗落款自称“世侄”(见《华中师大学报》1987年《纪念钱基博先生诞生百周年专辑》)。1986年,彭的外孙女考得理科总分607分的高分,想问数学系何专业为好,彭遂冒昧往询李国平先生。自通姓名、单位和来意后,李二话不说,即从内室取出纸笔,说:“看见过你的诗,很好。”要彭写近作给他看。原来“文革”前李在武汉大学孙教务长之尊人处看过彭的诗,甚为嘉许。教务长之尊人即引彭见之,未遇。“文革”风暴骤起,事遂作罢。彭说原来有打油诗567首,“文革”中尽付劫灰,已经洗手不干了。李说:“今是何时?你我好此道者,友好必强之,怎能逃脱?”彭说:“万不得已,应付应付。”次日彭即作此诗送呈李先生。李先生极好写诗,有一年夏天,居然写了一百首,我曾见到。就我挑剔的眼光来看,其中也不乏佳作。此诗“岂冀登龙声誉重”,其背景盖如是。“天公造设东湖水,付与挥毫注砚池。”则就李先生善诗词和书法言之,而武大即近东湖也。


      钱改“琳琅丽句”为“淋漓大句”,彭很认同,在给我的信中说:“‘淋漓大句’与‘明时’较呼应。真如高唱‘大江东去’。‘琳琅丽句’直似低吟‘杨柳岸,晓风残月’。”钱所改,用了两个古典,一个是杜甫《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反思前夜风雨急,乃是蒲城鬼神入。元气淋漓障犹湿,真宰上诉天应泣。”这是形容山水画障之神奇,画上风雨之景如真实之状。元气是自然之气,淋漓状其沾湿流滴之状。钱先生却将“淋漓”移用于“大句”之上,其义遂引申而为酣畅。可谓神来之笔。李商隐《韩碑》诗有云“濡染大笔何淋漓”,此尚谓笔墨淋漓,实,不如钱改“淋漓大句”之灵动也。钱用的另一个古典是曾国藩《酬李芋仙》诗“巴东三峡猿啼处,太白醉魂今尚存。遂有远孙通肸蚃,时吟大句动(一本作拏)乾坤”。李芋仙是清末忠州人,地处三峡。诗称李芋仙是李太白的远裔,通其精微之妙(“肸蚃”义如是),时常有振动乾坤的大句。可以说是赞赏备至了。钱从中取“大句”二字而已。


      彭先生爱写旧体诗。平心而论,以上两首诗,虽有切身感受,但还有相当的应酬成分,不如他的另一些感情更为深沉之作。钱锺书能抽出宝贵的时间为之修改,是很重旧谊的了。 (王继如)


       

    编辑:杨丽

    春秋战国侠客:十步杀一人
    秦汉魏晋“丁中制”之衍生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