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中国十大古墓被盗事件
  • 货币的起源与发展史
  • 历史研究外的“四大家族”
  • 古代战车结构图
  • 古代为什么要在“午时三刻”开刀问斩
  • 中国历史小知识(2) 
  • 唐朝历史上的四位公主
  • 揭秘古代宫女的选拔制度 “选美”堪比科举
  • 中国人为何称“龙的传人”
  • 鲁迅爱过的人:与北大校花马钰通信7年(1)
  • “三寸金莲”摇千年:宋朝不裹小脚被视为粗人
  • 小报史话
  • 民国四大美女
  • 三位美女影响埃及历史
  • 趣读史记——不可不知的史记事件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文史博览
    满蒙联姻的传统

    发布时间: 2010/8/12 16:56:0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满族妇女生活与民俗文化》
    文字 〖 〗 )
    我们知道,清朝皇室与蒙古贵族之间的政治联姻,始终被清王朝奉为一项基本的国策,以至于成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传统。满蒙联姻的传统在规模、持续性和制度化等重要方面,都大大超过了以前历代王朝的和亲政策,并成为清代民族政策和“边政”结构中最为引人注目和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 


        满蒙之间的政治联姻活动,早在清军入关之前就已经开始。明万历四十年(1612),努尔哈赤“闻蒙古国科尔沁贝勒明安之女甚贤,遣使往聘,明安许焉。送女至,上具车服以迎筵宴如礼”,这应该是史载满蒙之间最初的通婚活动。


        努尔哈赤在逐步统一女真诸部的同时,也要做好与明王朝抗衡的准备,这就使他不得不认真考虑如何处理与林丹汗为首的蒙古察哈尔部的关系。察哈尔部位于女真和明王朝势力范围北部,从属于察哈尔的科尔沁部与建州部接壤且风俗文化相近,有过贸易任来,也曾参加以叶赫为首的“九部联军”攻伐过建州,失败后两部开始通好。努尔哈赤首先考虑与科尔沁联盟,以分化蒙古察哈尔的势力,为将来与明王朝争雄消除后患。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在迎娶科尔沁明安女之后,努尔哈赤继续推动满蒙通婚,而形成了第一次与蒙古诸部联姻的高潮。


        万历四十二年(1614)四月,努尔哈赤二子巴图鲁贝勒娶喀尔喀蒙古之扎噜特部钟嫩女为妻;同时,五子莽古尔泰娶该部内齐之妹为妻。六月,四子皇太极娶科尔沁部莽古思之女。同年十二月,十子德格类娶扎噜特部哈拉巴拜之女。次年春,努尔哈赤自己又纳科尔沁贝勒孔果尔之女为妃。紧接着,努尔哈赤以女相嫁(其第三、第八女,弟舒尔哈齐第四女分别下嫁蒙古)。天命二年(1617),努尔哈赤嫁舒尔哈齐之女,纳喀尔喀部台吉恩格德尔为额驸。七年后,恩格德尔正式归附,被编人满洲八旗。天命十年(1625),努尔哈赤第八女嫁给来投的喀尔喀部博尔济吉特氏台吉固尔布什。之后又陆续纳五名蒙古额驸于麾下,皆编入八旗。天命十一年(1626),努尔哈赤将养子图伦之女肫哲公主嫁予外藩蒙古科尔沁部台吉奥巴。至此,不用动一枪一刀,仅通过娶媳嫁女,努尔哈赤便将蒙古科尔沁部、喀尔喀部等编入八旗,使之成为满洲统治集团的一部分,并在其后与明王朝的军事战争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皇太极时期,更是将政治联姻的作用发挥到了极致。在皇太极的9位后妃中,有6位是蒙古后妃,而且所立五宫皇后全是蒙古女子。先娶后嫁,皇太极又将10名亲女、2名养女嫁给了蒙古贵族。这12位下嫁皇女中,有6位是孝端文皇后和孝庄文皇后的亲生女,有2位是蒙古侧妃和贵妃所生。蒙古后妃所生女再返嫁回蒙古各部,可谓亲上加亲,同时12位皇女所嫁的均是蒙古贵族博尔济吉特氏。也就是说,这时的满蒙联姻实质上是满族贵族爱新觉罗氏与蒙古贵族博尔济吉特氏之间相互婚嫁的“世婚”。这样,满蒙上层贵族联姻成为传统与祖制。上述这些数字可以说明,皇太极时期为臣服和利用蒙古诸部,通过政治联姻做出了很多努力。皇太极正是在历史的关键时期,成功地控制和利用了蒙古诸部的强大军事力量,才最终实现了合力击败明王朝、进而入主中原的历史伟绩。


        清王朝的统治稳固之后,满蒙联姻更成为所谓“北不断亲”的国策。当然,满蒙联姻在天下一统之后也多少发生了一些变化。满洲皇女不断被下嫁给外藩蒙古王公,但清朝皇帝所娶蒙古公主的数量却逐渐减少,都是娶满洲异姓贵族之女为后妃。而且从康熙直到清末,再未立蒙古皇后。顺治皇帝只有一个亲生女,嫁给了满洲大臣纳尔杜。康熙九年(1670),顺治皇帝的从兄简亲王之女,以顺治养女之名下嫁蒙古。康熙皇帝8位公主中,先后有6位下嫁蒙古。雍正皇帝也是独生女,故未远嫁,但也以3位养女下嫁蒙古。乾隆皇帝5位亲生女中,有2位下嫁蒙古王公,不过都是嫁给长期留住北京的额驸。此外,嘉庆皇帝两位公主和道光皇帝一位公主,也先后下嫁蒙古。


        可以说,满洲公主下嫁蒙古王公的数量、等级与清朝统治的时局形势有很大的关系。皇太极巩固后金政权、联合蒙古对抗明朝之时,康熙朝需要利用蒙古八旗出兵平叛、巩固国家疆域之时,都是公主下嫁最多最集中的时候。乾隆时清朝对外蒙古等边疆的统治稳定之后,下嫁公主的数量便出现逐朝减少的趋势。这前后的变化也正说明满蒙联姻的政治实用性。


        满蒙联姻的制度化,还表现在围绕联姻通婚而形成了一整套维护双方上层特殊亲族关系的规制。主要包括下嫁公主的品级及俸禄制、蒙古额驸入京朝觐制、公主回京省亲制、赐恤致祭制、生子予衔制、备指额驸制等等。


        满洲公主(格格)的品级大约在崇德年间开始有规制,清廷皇女远嫁到蒙古时,出于政治需要而将她们的品级有所提高,以示亲抚。下嫁蒙古的公主所享受俸禄标准,大约在顺治十八年(1661)至乾隆五十四年(1789)期间修改制定而成。定制是固伦公主居外藩游牧处者,给俸银1000两、俸缎30匹,居京城者则给岁银400两、米300石;和硕公主居外藩者给岁银是400两、俸缎15匹,在京者给银300两、米150石等等。蒙古额驸也同样依照封号级别,分别领有岁银和俸缎。


        努尔哈赤时规定,凡嫁出去的女儿不准擅自回来。清朝对下嫁公主回京探亲的时间等,也都有详细的条例加以限制。雍正年问规定:公主、格格下嫁蒙古成婚后,非奉特旨留京者,不得过一年限期。凡请来京由理藩院核准者,自到京日起,限六个月即令起程回蒙古地。下嫁公主如果久居京城,自然无法发挥她们对蒙古各部的羁縻监督和施展影响的作用,故严格限制其在京逗留时间。下嫁蒙古的公主,若生子均授予职衔品级。公主之子授一品,郡主之子授二品,县主、郡君、县君之子授三品。下嫁公主及额驸亡故,朝廷会派人致祭,以示对亡故者及其家属的关怀和体恤。


        下嫁外藩蒙古的满洲皇女们,虽享有优厚的俸银和俸缎,其所生子女也能够封享职衔品级,但远嫁本身对于她们来说,毕竟是一件痛苦的事,更何况并非皇女们本人所愿。蒙古高原苦寒寂寞,游牧迁徙的生活相当艰苦,还有远离亲人的孤独。就连努尔哈赤本人也对蒙古贝勒坦言并不愿远嫁女儿:“尔等常居郊野,而我女则不能,我女身居楼阁,衣食具备。我不能嫁女于受苦之地,分给万家之国人。俾苦居楼阁,近于我而养育之。”这是努尔哈赤极少表露的表达骨肉深情的言语,但为了政治上的利益,皇女们的命运与幸福,往往也只会被忽略,甚至被牺牲掉。


        努尔哈赤将侄女(舒尔哈赤之女)嫁给蒙古喀尔喀部贝勒恩格德尔,这位格格远嫁蒙古后抱怨说:“惯居热炕之人,不耐寒地,难以生活。”这位格格多次往返于建州和喀尔喀部之间,在父汗与丈夫之间起了很大的协调作用,恩格德尔几经反复终于率部投奔努尔哈赤,得到宴赏与礼遇,格格也得以与丈夫一起定居于后金之地。这说明,满洲皇女远嫁蒙古,从生活习惯上都有一时难以适应的情形。皇太极将女儿准哲公主远嫁给科尔沁部土谢图台吉。公主回来探亲,离开时众亲送行,“汗下马,公主抱汗泣,次与诸贝勒依次相抱而泣。时汗与诸贝勒高声呼父太祖圣威汗齐哭之。此时,众皆落泪,乃因劝公主,仍恸哭不已”,骨肉生死离别之情可见一斑。


        满洲贵族女性自幼在皇族家庭里娇生惯养而形成桀骜不驯的性格,但她们在婚嫁上不能自主,只能任其父兄家长或朝廷摆布。因而有的皇女出嫁后便随心所欲以发泄不满,骄横、桀骜,甚至欺凌蒙古额驸。远嫁的皇女与她们的丈夫之间,婚后多有矛盾,婚姻生活便常常不能合睦。准哲公主婚后遭到夫婿冷落,皇太极怒责土谢图台吉:“令尔有罪之妻寝室居前,令我女寝室于后……且彼族察哈尔欲杀尔,何为以其女为嫡,我仍眷佑尔,尔何为以我女居次?”皇太极的斥责虽表达了护佑皇女之心,却并不能改变皇女自下嫁时起便已注定的不幸的婚姻生活与命运。清朝中期以后,满洲宗室之女下嫁外藩蒙古的旧制逐渐有所松弛。这一方面是由于朝廷对于蒙古的统治已经相当稳固,另一方面,满洲贵族也极力避免将女儿远嫁,而更愿与京师的权贵攀亲。


        总之,清代满蒙之间的政治联姻是一项民族统治的政策,下嫁的满洲公主身负“绥服”、监督和羁縻蒙古王公的重要责任。但被指婚远嫁通常也并非皇女本人所愿,她们出于无奈,被迫服从由皇上安排的婚姻。


        在中国历史上,匈奴、蒙古等北方草原游牧民族从来都是难于被驾御和控制的,但是清朝统治者却做到了这一点,实现了真正大一统的王朝统治,而满蒙联姻应该是其诸多有效手段中相当重要的一个。
    编辑:赵茂

    班固造假?
    武则天也有小鸟依人一面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