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朝代
  • 人物
  • 制度
  • 疆域民族
  • 事件
  • □ 同类热点 □
  • 东晋历代皇帝
  • 中国历史出将入相的绝世君子--王猛
  • 车胤
  • 谢安:中国东晋政治家、书法家
  • “咏絮才女”谢道韫 诗歌之外逸事多
  • 残暴的后赵国太子石邃 以食美貌尼姑肉为生(2)
  • 王羲之生卒年考
  • 南陈后主与皇太子陈深
  • 残暴的后赵国太子石邃 以食美貌尼姑肉为生(1)
  • 王羲之与《兰亭序》之谜
  • 史上最有忍耐力的皇后羊献容
  • 残暴的后赵国太子石邃 以食美貌尼姑肉为生(3)
  • 晋元帝司马睿(1)
  • 王羲之苦练书法
  • 谢灵运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魏晋南北朝 >> 东晋及十六国 >> 人物
    中国历史出将入相的绝世君子--王猛

    发布时间: 2006/12/30 17:16:3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新浪文化
    文字 〖 〗 )

     

    居官从政者,自然都有一定的才干,能出将入相的则智慧一定超过常人。但是,只有熟知通权达变的,才能长期官居高位,只知墨守成规,不知急难从权,是不可取的。封建的官场本来是一个争权 

    夺利的战场,可是究竟因为出了些非凡的政治家而增加亮色不少,他们的言行无一不是具体的智慧的注脚,为中华智慧宝库增添了精彩的内容。出将入相是他们的目标,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建立自己的丰功伟绩,而通权达变则是他们智慧的展示,两者相得益彰。这样的人物往往被视为智慧的化身,在中国几乎妇孺皆知的诸葛亮就是这样的一个代表,其实,在中国历史上还有一位号称“功盖孔明第一人”的王猛。

    王猛,字景略,明帝太宁三年(325年)生于青州北海郡剧县(今山东寿光东南)。他出生的年代是中国历史上最动荡的时期,西晋由于司马氏各藩王之间连年血战,边远地区的少数民族开始进军中原,就是后来所说的“五胡乱中原”。王猛的家乡是暴君羯人石勒所建立的后赵,王猛幼年时便随家人辗转流离,到处躲避战乱,最后来到魏郡居住。

    由于迁徙不定,自然不会有什么财产,王猛长大后,家里非常贫穷,只好靠卖簸箕为生。有一天他到洛阳去卖簸箕,一个人要用高价购买簸箕,随后却说没有带钱,并说自己的家离这里不远,要求王猛到他家里去取钱。王猛不愿放弃这难得的买主,便跟着这人一起走。也没觉得走多远,却走进一座深山里。那人领他去见一个老人,老人须发皓然,正坐在一张胡床上,两旁有十几个侍者。王猛上前拜见,老人却说:“王公怎能拜我?”给了他十倍的价钱,并派人送他出山。王猛出山后,回头一看,竟然是中岳嵩山。

    正如张良遇到黄石公一样奇异而又令人不敢置信,王猛遇到这位老人虽没有得到什么兵书战策,却也坚定了自己一定能出人头地、干一番大事业的信念。

    拒《晋书》记载:王猛“瑰姿俊伟,博学好兵书,谨重严毅,气度雄远,细事不干其虑。自不参其神契,略不与交通,是以浮华之人咸轻而笑之,猛悠然自得,不以屑怀。”就是说王猛不仅长得身材高大、面目英俊,而且博学多才,喜欢读兵书。性格谨慎稳重,而志向远大。生活中细微小事从不放在心上,凡是不能和他心灵有所沟通的人,他理都不理。一副傲世绝俗的形象。

    王猛自负有能辅佐帝王成就大业的才能,希望能遇到值得自己辅佐的命世真主。他四处访求,却一无所遇,当时有一名官僚很赏识他,请他作自己的助手,王猛理都不理。因为一时寻访不到自己要找的人,便跑到华阴山隐居起来,静待时局的变迁。

      1

    当时东晋偏安江南,所说的中原地区就是北方却被几个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激烈争夺着,政局瞬息万变。穆帝永和五年349),暴君石虎死了,而他的后代立即展开了凶狠的厮杀,直杀得“横尸相枕,流血成渠”一岁之中,帝位三易。大将冉闵乘机攻入邺城,屠戮羯人二十余万,于穆帝永和六年(350)灭赵建魏,遂“与羌胡相攻,无月不战”,立国不及二载便被从东北扑进华北的鲜卑慕容氏的前燕政权灭掉,邺城落入燕帝慕容俊之手,而关中等地各族豪强则纷纷割据,北方称王称帝者比比皆是。在这个过程中,氐族首领苻洪崭露头角了。氐族属于西戎族,原居今甘肃东南,东汉末年内迁关中地带,与汉人杂居,逐渐“汉化”。苻氏世代为氐族酋长,石虎强徙苻洪及其部众十万至邺城以南。冉闵称帝后不久,苻洪自立为王,旋为部将毒死。其子苻健遵嘱率众西归,于穆帝永和七年351)占领关中,建都长安(今陕西西安市西北),称天王、大单于,国号秦(史称前秦)。次年称帝,势力日强。永和十年(354),东晋荆州镇将桓温北伐,击败苻健,驻军灞上(今西安市东),关中父老争以牛酒迎劳。

    王猛得知这个消息后,就身穿粗布短衣,来到桓温大营求见。桓温请王猛谈谈对时局的看法,王猛在大庭广众之中,一面捉身上的虱子,一面纵谈天下大事,滔滔不绝,旁若无人。这种行为自然殊为不雅,不过魏晋时期,贵族大多服食“五服散”。其配料在当时很贵,只有贵族子弟才服用得起,可是服下“五服散”后,血液循环加速,皮肤干燥,不能勤换衣服,否则容易磨损皮肤。衣服总穿不换,身上就难免生虱子,所以当时在大庭广众之下捉虱子,是贵族时尚行为,表示他服用得起“五服散”。王猛是附庸风雅,还是真服了“五服散”才有此举动不得而知,多半还是不讲卫生的缘故。桓温倒是很赞赏他这种魏晋风度,脱口问道:“我奉天子之命,统率十万精兵仗义讨伐逆贼,为百姓除害,而关中豪杰却无人到我这里来效劳,这是什么缘故呢﹖”王猛直言不讳地回答:“您不远千里深入寇境,长安城近在咫尺,而您却不渡过灞水去把它拿下,大家摸不透您的心思,所以不来。”桓温的心思是什么呢﹖他盘算的是:自己恢复关中,只能得个虚名,而地盘却要落于朝廷;与其消耗实力,失去与朝廷较量的优势,为他人做嫁衣裳,不如留敌自重。王猛暗带机关的话,触及了他的心病,他默然久之,无言以对,同时越发认识到面前这位扪虱寒士非同凡响。过了好半天,桓温才抬起头来慢慢说道:“江东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您的才干!”

    2

    桓温远路而来,馈饷不继,原打算就地筹集军粮,以作长久之计。不料秦军割尽麦苗,坚壁清野。十万大军没有粮食吃,自然无法停留,桓温只好撤军回到江南。他很赏识王猛的才干,赐给他华丽的马车,拜他为高官督护,邀请他一起回到东晋政权里。王猛是汉人,自然希望能在自己民族的政权里做事,尽管他知道桓温只是一世奸雄,并不是他想要辅佐的人,还是动了心。他回到华山向自己的老师请教,他的老师说:“桓温必将篡晋,你能和他这样的人共事吗?你留在这里自有富贵,何必到别的地方去。”王猛听从了老师的话,继续在山中隐居。

    永和十一年355),苻健去世。继位的苻生残忍酷虐,以杀人为儿戏,“群臣得保一日,如度十年”,昏暴胜过石虎。后赵的复辙就在眼前,举国上下人心惶惶,苻健之侄苻坚更是忧心如焚,后来决计除掉苻生。苻坚(338385),字永固,一名文玉,是十六国时期杰出的政治家。他倾慕汉族的先进文化,少时即拜汉人学者为师,潜心研读经史典籍,很快就成了氐族贵胄中罕有其匹的佼佼者。他博学强识,文武双全,而且立下了经世济民、统一天下的大志。他懂得“明政无大小,以得人为本”的道理,广招贤才,网络英豪,以图大举。这时有人向他推荐了王猛。苻坚便派部下吕婆婆去请王猛出山。

    苻坚与王猛一见面便如平生知交,谈及兴废大事,句句投机。于是,王猛留在苻坚身边,为他出谋画策。晋升平元年357),苻坚一举诛灭苻生及其帮凶,自立为大秦天王,改元永兴,以王猛为中书侍郎,职掌军国机密。

    始平县(治今咸阳市西北)是京师的西北门户,地位极为重要。但长期以来,那里豪强横行,劫盗充斥,百姓叫苦连天。苻坚派王猛担任始平县令。王猛下车伊始,便明法严刑,禁暴锄奸,雷厉风行。有个树大根深的奸吏,作恶多端,王猛把他当众鞭死。奸吏的狐群狗党起哄上告,上司逮捕了王猛,押送到长安。苻坚闻讯亲自责问王猛:“为政之体,德化为先。你莅任不久就杀掉那么多人,太残酷了!”王猛平静地回答说:“我听说过这样的道理:治安定之国可以用礼,理混乱之邦必须用法。陛下不以臣为无能,让臣担任难治之地的长官。臣一心一意要为明君铲除凶暴奸猾之徒。才杀掉一个奸贼,还有成千上万的家伙尚未伏法。如果陛下因我不能除尽残暴、肃清枉法者而要惩罚我,臣岂敢不甘受严惩以谢辜负陛下之罪?但就现在的情况而论,加给我‘为政残酷’的罪名而要惩罚,臣实在不敢接受。”苻坚听罢,且叹且赞,向在场的文武大臣说:“王景略可真是管仲、子产一类人物呀!”

    3

    王猛由于政绩卓著、并得到苻坚赏识,很快升为尚书左丞、咸阳内史、京兆尹,既管朝政,又负责京师的工作。随后又接连升为吏部尚书、尚书左仆射、辅国将军、司隶校尉,并加骑都尉世职,兼任宫廷侍卫的工作。这一年他才三十六岁,一年之中官职升了五级,“权倾内外”。那些皇亲国舅和元老旧臣无不妒火中烧,恨得咬牙切齿。姑臧侯特进樊世是氐族豪帅出身,有大勋于苻坚。他负气倨傲,当众侮辱王猛说:“我们都是和先帝共同打江山的人,却不得参与朝政。你没有汗马之劳,凭什么专管大事?这不是我们种庄稼而让你来吃吗!”王猛笑道:“我还要让你做我的厨子呢,岂止是种粮食而已!”樊世大怒道:“我一定会叫你头悬长安城门,如果不这样,我就不和你一同不活在人世上!”王猛把此事告诉了苻坚,符坚怒道:“必须杀此老氐,然后群臣方能整肃。”不久樊世进宫言事,符坚对王猛说:“我要让杨壁做我的女婿,可是杨壁是怎样的人?”樊世勃然大怒,说:“杨壁是我的女婿,订婚已经很久了,陛下怎么能让他当你的女婿呢?”王猛责备樊世说:“皇上拥有四海,你怎么敢和皇上争抢女婿呢?这不是有两个天子了吗?这还有上下尊卑的礼仪吗?”樊世起身就要殴打王猛,被左右拉住。他又破口大骂,秽言不堪入耳。苻坚大怒,立命将其斩首。樊世一死,诸氐族首领都哗然,纷纷指责王猛的短处。符坚对这些人或者谩骂,或者拳打脚踢,甚至在宫殿上用鞭子抽打。至此,公卿大臣没有不害怕王猛的。

    后来,王猛升至三公之位,苻坚还要加给地位居三公之上的录尚书事,王猛对此殊宠辞而不受。

    东汉名将马援曾说过:“当今之世,非今君择臣,臣亦择君。”古来有多少怀才之士只因没有“择君”之明,空使一腔报负付诸东流。曹操手下的谋士荀文若同样有王佐之才,却因不愿随同曹操篡汉,被曹操害死。而诸葛孔明“躬耕陇亩”,潜龙勿用,直到刘备三顾茅庐,才出山相助,助刘备成就三分天下的大业,而自己也成为千古名臣,世代受人敬仰。而王猛则与张良、孔明同类,识英雄于草创之先,择明君于患难之时,因而取得了事业成功的重要保证。从此王猛就在十六国纷争、南北对峙的历史舞台上大显身手,倾其文韬武略,干出了一番轰竞烈烈的大事业来。而苻坚呢,仅从他独识伟才、用才不疑这一点来看,已经够得上一位“英主”了!

    4

    杂草不除,良苗不莠,乱暴不禁,善政不行。王猛深明此义,执政以来,首先着力整顿吏治,严明赏罚,选拔贤能。当时朝廷内外有一批氐族显贵,仗恃与皇室同族或“有功于本朝”等,身居要津,恣意妄为,无法无天。王猛的矛头首先对准他们。甘露元年359),王猛刚由咸阳内史调任侍中、中书令兼京兆尹,便听说贵族大臣强德酗酒行凶,抢男霸女,但谁也不敢“太岁头上动土”--因为他是皇太后的弟弟。王猛立即收捕强德,不及奏报,便将他处死。待到苻坚因太后之故派入持赦书飞马赶到时,强德早已“陈尸于市”了!紧接着,王猛又与御史中丞邓羌通力合作,全面彻查害民乱政的公卿大夫,一鼓作气,无所顾忌,弹指之间即将横行不法的权贵二十多人铲除干净。于是,百僚震肃,豪右屏气,路不拾遗,令行禁止。苻坚感叹道:“直到今日,我才知道天下是行法的,天子是尊贵的!”王猛又让苻坚下令挑选得力官员巡察四方及戎夷地区,查处地方官长刑罚失当和虐害百姓等劣行,整顿地方各级统治机构。

    在”有罪必罚“的同时,王猛还力求做到”有才必任“。他在接受司隶校尉等新职务之前曾力荐在职官僚苻融、任群和处士朱彤等人,使他们各得要职。灭燕后,他又很快推荐房默、房旷、崔逞、韩胤、田勰等一批关东名士担任朝官或郡县官长。“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行高于人,众必非之”。王猛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对贤才遭嫉有着深刻的体会,所以他也象苻坚一样保护贤才,用才不疑。苻融为人聪辩明慧,文武出众,善断疑狱,见识远大。他曾因微过而局促不安,王猛赦而不问,信用如初。燕臣梁琛于亡国后仍然不屈其志,因而末得重用。王猛不避嫌疑,推荐他做了自己的重要僚属。反之,对居官不称职者,王猛弃之如腐鼠。伯乐再高明,遇到的千里马毕竟有限,王猛懂得,吏治和用人问题只有从制度上去考虑,才能有出路。他帮助苻坚创立了荐举赏罚制度和官吏考核新标准。其主要内容是:地方官长分科荐举名为孝悌、廉直、文学、政事的人才,上报中央,朝廷对被荐者一一加以考核,合格者分授官职;凡所荐人才名实相符者,则荐举人受赏,否则受罚;凡年禄百石谷米以上的各级官吏,必须“学通一经,才成一艺”,其不通一经一艺者统统罢官为民。荐举赏罚制度和选官新标难的规定,沉重地打击了早已成为士族垄断政权工具的九品中正制,也否定了十六国以来许多胡族军阀统治者迷信武力、蔑弃文化知识的落后观念;有效地提高了秦国各级官僚的智能素质,“才尽其用、官称其职”的新局面日益形成,社会风气和社会治安也为之一变,贿赂请托、恣意妄举的腐败现象逐渐消灭,而养廉知耻、劝业竞学之风日盛。

    5

    王猛治国的第二项重要措施是兴办教育,培养人才。在他的赞导下,前秦恢复了太学和地方各级学校,广修学宫,聘任学者执教,并强制公卿以下子孙入学。苻坚每月亲临大学一次,考问诸生经义,品评优劣,并与博士等教官讲论学问,以督察学校教育,扩大号召力和影响力。灭燕后,苻坚亲率太子、王侯公卿大夫士之长子祭祀孔子,宣扬儒教。这样先进的汉族传统文化在北方很快得到复苏和振兴,而官僚后备队伍的培养工作也走上了正规化。

    其三,调整民族关系,促进民族融合。前秦是氐族建立的国家,氐族又是少数民族中较小的一个。前秦国内存在着氐汉之间的矛盾,也存在着氐与其他少数民族的矛盾。王猛作为汉人而能尽忠于前秦政权,与苻坚名为君臣,形同兄弟,为氐汉两族的团结做出了很好的榜样。前秦废除了胡汉分治之法,确立了“黎元应抚,夷狄应和”的基本国策,诸族杂居,互相融合。有人别有用心地建议苻坚把西北氐族各部尽迁入京城,而将关中各族大户驱逐到边地,王猛劝苻坚将其人处死。边将贾雍所部攻掠匈奴,立被罢官。于是,匈奴、鲜卑、乌桓、羌、羯诸族纷纷归服,有才干者皆被委以要职,“四夷宾服,凑集关中,四方种人,皆奇貌异色”。

    其四,兴修水利,奖励农桑,努力发展社会生产。为解决关中少雨易旱问题,前秦政府征调豪富童仆三万人开泾水上游,凿山起堤,疏通沟渠,以灌溉梯田及盐碱地,”百姓赖其利“。又通过召还流民、徙民入关等途径增加农业劳动力,并注意节约开支、降低官僚俸禄、减免部分租税,以减轻人民负担。前秦政府还经常派员巡察地方,推广先进的生产技术,奖励努力种田的农民。于是,荒芜多年的田地重长五谷,空废多年的仓库又满帛粟,前秦立国的物质基础大大增强了。

    6

    在王猛的主持下,革新措施带来了一派崭新气象。史载当时秦境安定清平,家给人足,“自长安至于诸州,皆夹路树槐柳,二十里一亭,四十里一驿,旅行者取给于途,工商贾贩于道”。百姓歌唱道:“长安大街,杨槐葱茏;下驰华车,上栖鸾凤;英才云集,诲我百姓”、“兵强国富,垂及升平,(王)猛之力也。”他处事果断,讲究效率,从不拖泥带水。河北人麻思请假回故里葬母,王猛说:“您可以马上收拾行李上路,今晚我即通知沿途郡县。”待到麻思刚出潼关,就发现沿途官府均已接到通知,并照章验看其路照,安排食宿。

    王猛执政,苻坚让他裁夺一切军国内外之事,自己则“端拱于上”。他曾怀着十分感激的心情对王猛说:“您日夜操劳,忧勤万机,我好象周文王得到了姜太公似的,可以优哉游哉享清福啦。”王猛说:“没想到陛下对臣评价如此之高,臣哪里配得上比拟古人?”苻坚说:“据我看来,姜太公岂能比您强啊!”他经常嘱咐太子等皇家子弟说:“你们敬事王公,要象敬事我一样!”

    王猛治国,使前秦成为诸国中最有生气的国家,因而敢于与群雄角逐并且愈战愈强,十年之间366376)便统一了北方。在这个过程中,王猛经常统兵征讨,攻必克,战必胜,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才干和大将风范,比“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而不能“独当一面”的张良还要略胜一筹,苻坚比之于”文武足备“的姜尚,并不过分。

    公元四世纪6O年代至7O年代前期,前秦四面受敌,北有建都平城(今山西大同)的鲜卑拓跋氏代政权以及其他部族的军事集团,西有盘踞今甘肃地区的汉人张氏前凉政权、氐族杨氏仇池政权以及分布于今甘肃、青海间的吐谷浑军事集团,东有立都邺城的前燕鲜卑慕容氏政权;南有以建康(今南京)为都的东晋司马氏政权。其余尚有若干时生时灭的割据势力。苻坚与王猛都没有苟安关中或偏霸一隅的想法。王猛的愿望是统一北方,为将来统一全国打好基础,苻坚则更雄心勃勃”混一六合,以济苍生“。他们的策略是稳定西北,使无后顾之忧;争锋东南,以图大业。

    7

    第一步速见成效,通过政治、军事手段,到建元二年366)五月,匈奴刘氏部、乌桓独孤部、鲜卑没奕干部和拓跋部的代国等都先后归服了前秦。同年七月,王猛即率军进攻东晋荆州北境诸郡,初战告捷,掠取一万余户北还。翌年二月,王猛讨平羌族叛乱头目敛歧,四月,大破前凉国主张天锡军,斩首一万七千级,继而兵不血刃,智擒原张氏部将李俨,夺占重镇罕(今甘肃临夏东北)。同年十月,暴君苻生之弟、晋公苻柳据军事要冲蒲坂(今山西永济西蒲州)起兵反叛,赵公双、魏公、燕公武亦同时各据要冲叛乱。当初,王猛曾劝苻坚除去苻柳等,苻坚未听。这时他们同时并起,气势汹汹,扬言要一举攻下长安。翌年春王猛与诸将前往讨伐,苻柳出城挑战,王猛闭垒不应。苻柳以为王猛怯阵,便留下世子守城,自己亲率二万人偷袭长安。王猛假装不知,暗中却派邓羌率精兵伏击苻柳军,苻柳军败还又遭王猛全师伏击,两万人只有苻柳及其随从数百骑逃入蒲坂,其余全都当了俘虏。不久,王军攻破浦坂,苻柳身首异处。其余三公也都被俘或被杀。四公叛乱被平定后,前秦扫清了通往中原道路上的障碍,积极难备消灭强邻前燕。

    建元五年369)四月,桓温伐燕,七月,温军至枋头(今河南浚县西),邺都震动,燕主慕容玮,派人求救于秦,答应割虎牢(今河南荥阳汜水镇)以西之地给秦。群臣反对救燕。王猛暗地向苻坚献策,先出兵与燕共退晋军,然后乘燕衰颓而取之,是为“先救后取”之计,否则让桓温攻占了中原,则秦“大事去矣”。苻坚赞同,即出兵救燕。同年九月,燕、秦联军大败晋兵,杀敌四万余人,桓温狼狈逃归。事后,燕毁约不割地给秦,使秦找到了伐燕的借口。十二月,王猛统兵三万伐燕,翌年正月,秦军占领前燕西部重镇洛阳,王猛又遣将击走燕乐安王慕容臧出荥阳(今荥阳东北),留兵屯守,凯旋西归,完成了灭燕第一阶段的战略计划。

    8

    建元六年370)六月,王猛辞苻坚于灞上,赴军再伐前燕。苻坚表示他要亲率大军随后东进,王猛却胸有成竹地说:“荡平残胡,如风扫叶,不劳陛下亲受风尘之苦,只消敕命有关部门给燕国被俘君臣预先造好住房就行了。”苻坚大喜。王猛统领杨安等十将,战士六万人,前燕执政慕容评率精兵二十万抵御秦军。面对着五倍于己的劲敌,王猛毫无惧色,取南路一举攻下壶关(在今山西黎城东北大行山口),活捉燕南安王慕容越,所过郡县无不望风而降。北路杨安攻晋阳(今太原市南),因城固兵多,两月未下。王猛即率部分军队驰赴晋阳。到了晋阳,王猛马不停蹄,绕城察看,迅速弄清了症结所在,并想出了克敌妙策。他命令士卒连夜挖通地道,继派壮士数百人潜入城中,大呼而出,杀尽守门燕兵,打开城门,秦军蜂涌而入,转瞬间占领了晋阳全城,又活捉了燕东海王慕容庄,幕容评闻报,魂飞胆丧。十月,王猛挥师南下,直趋潞川(今山西东流入河北、河南交界的浊漳河),与慕容评对垒。这时,秦军有相当数量留戍新取之地,王猛所率部队与慕容评军相差悬殊。慕容评认为王猛孤军深入,粮草不济,想以持久战拖垮秦军。谁知尚未开战,王猛即派五千骑兵放火焚烧燕军辎重,火光冲天,连邺城官民都望见了!慕容玮派人严责慕容评,促令出战。于是秦燕之间的一场大战开始了。

    王猛在渭原结阵誓师,他对将士们说:“我王景略受国厚恩,兼任内外要职,现在与诸君深入贼地,大家要竭力致死,有进无退,共立大功,以报答国家。在这次战斗中,如能克敌制胜,受赏拜爵于明君之朝,欢庆痛饮于父母之室,将士们,那该是多么荣耀、多么值得自豪啊!”王猛的话使得将士们热血沸腾,大家都踊跃争前,把锅和粮食都扔了,大呼竞进,显示出要和敌人决一死战的决心。

    9

    头一天傍晚,秦将徐成侦察敌营归来误期,王猛要以军法从事。邓羌替徐求情,未被允准,邓便回营整队要攻王猛。王猛出人意料地“枉法”赦徐,并赞扬邓羌说:“将军对同郡部将尚且如此仗义,何况对国家呢?我不再为破敌担忧了!”当时慕容评有兵四十万,王猛看到敌人如此之多,也感到头痛。便对邓羌说:“今天一战,非将军不能大胜。胜败就在此一举,将军可要努力啊!”邓羌却趁机讨价还价说:“如果您答应回去后让我当司隶校尉,那么您就不必忧虑敌人了!”王猛摇头说:“这不是我能做得了主的,不过我可以让你当安定太守并且封万户侯。”邓羌很不高兴地退回营帐。当两军交战时,王猛派人去叫邓羌,邓羌居然蒙头大睡不加理会。于是,王猛驰马径入邓营,答应了条件。邓羌乐得翻身跳起,捧起酒坛子大喝了一顿,然后跃马横枪,与猛将徐成、张蚝等直扑敌阵,往来冲杀,如入无人之境。战到中午,燕军大败,损失五万余人。王猛指挥部队乘胜追击,又歼灭敌军十万余人。慕容评单人匹马逃回邺城,残军四散逃尽。王猛也率大军围住了邺城。

    王猛容忍邓羌的以下犯上、临阵要挟,并取得了胜利,但此事很难说是王猛急难从权的英明策略。也或许是氐族建立的政权和汉族文化有很大的不同,但也暴露了王猛执政的缺陷,一个大帅对部将处处容让、事事依从,军法何存!即便一时得到便利,从长远观点看,却是得不偿失。

    王猛包围邺城后,,苻坚亲率十万精兵前来会师,同年十一月燕臣开城门投降,逃走的幕容玮、慕容评等都被前秦的大将郭庆捉了回来,前燕灭亡了。邺城附近原先劫盗公行,这时变成了远近清静。王猛号令严明,官兵无人敢犯百姓,法简政宽,燕民无不额手称庆,奔走相告。苻坚给王猛加官晋爵,封为清河郡侯,又赐予美妾、歌舞美女共五十五人,良马百匹,华车十乘,王猛固辞不受。他镇守邺城,选资举能,除旧布新,安定人心,发展生产,燕国旧地六州之民如同旱苗逢雨,欢欣雀跃。而符坚却任命慕容玮为尚书,慕容垂为京兆尹,慕容冲为平阳太守,为自己以后的覆败留下了祸根。

    10

    后来,王猛入朝任丞相,都督中外诸军事,与苻坚回过头来解决残存于西北等地的割据势力,先灭仇池,孤立了前凉。当初王猛大败张天锡时,曾俘获其将阴据及甲士五千人,这时即派人送他们回去,并捎去王猛给张天锡亲笔信一封。王猛在信中引古论今,透辟地分析了天下大势和凉国的危险处境,劝张幡然悔过。张见信大惧,寝食不宁,终于向秦谢罪称藩。接着,陇西鲜卑乞伏部、甘青之间的吐谷挥等也都臣服于秦。建元九年373)至十年(374),秦定巴蜀及其以南地区。到王猛死前,秦已基本上统一了北方(前凉与代虽然保有一隅之地,但已臣服于秦),十分天下,秦居其七,东南地区的晋政权己感到巨大的压力,无人再敢“北伐”。

    王猛由于事必躬亲,积劳成疾,终于在建元十一年375)六月病倒了。苻坚亲自到南北郊、宗庙、社稷为王猛祈祷,并派侍臣遍祷于名山大川,没有一处漏下的。可是王猛病情依然没有起色,符坚看这一着不灵,便下令在境内大赦,除了反叛、杀父母、祖父母这些殊死罪以下全部赦免。王猛上疏说:“想不到陛下因贱臣微命而亏损天地之德,自开天辟地以来绝无此事,这真使臣既感激又不安!臣听说报答恩德最好的办法是尽言直谏,请让我谨以垂危之命敬献遗诚。陛下威烈震摄八方荒远之地,声望德化光照六合之内,九州百都,十居其七,平燕定蜀,如拾草芥。然而善作者未必善成,善始者未必善终。所以,古来明君圣王深知创业守成之不易,无不战战兢兢,如临深渊。恳望陛下以他们为榜样则天下幸甚!”苻坚看到王猛所上的遗表,悲恸万分,左右侍臣都为之感动。

    11

    这年七月,王猛病危,符坚亲临王猛家中探望,并询问后事。王猛睁开双眼,望着苻坚说:“晋朝虽然僻处江南,却是华夏正统相承继的,而且上下安和。臣死之后,陛下千万不可图灭晋朝。鲜卑、西羌降伏贵族贼心不死,是我国的仇敌,迟早要成为祸害,应逐渐铲除他们,以利于国家。”说完便停止了呼吸。苻坚三次临棺祭奠恸哭,对太子苻宏说:“老天爷是不想让我统一天下呀,怎么这样快就夺去了我的景略阿?”他按照汉朝大将军霍光的葬礼仪式,隆重地安葬了王猛,并追谥王猛为“武侯”,这或许是因为诸葛亮被蜀汉追谥为“忠武侯”,后人称之为“诸葛武侯”,而有意把王猛与之相比。朝野上下巷哭野祭三日,也如同诸葛亮死时一样。诸葛亮死前表奏后主刘禅:“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项,子孙衣食,自有余饶。。。。。。。”其余一无所求。王猛临死,嘱咐其子,以十具牛(二十头牛)耕田务农,其余亦一无所求,比诸葛亮还要清俭。苻坚常把自己与王猛的关系比为刘备与诸葛亮的关系,但刘备比孔明年长二十岁,而苻坚却比王猛小十三岁,尽管限于君臣名分,苻坚却始终把王猛当作兄长敬重,双方感情极为深厚。王猛五十一岁死时,苻坚才三十八岁,一旦失去这位兄长、老师和最得力的助手,苻坚顿时陷于极度悲痛之中,经常潸然泪下,不到半年便已须发斑白了。半年之中,苻坚恪遵王猛遗教,兢兢业业地处理国家,着重抓了扩大儒学教育和关心民间疾苦两件大事,并且都大有成效。其后,苻坚迅速灭掉前凉和代国,完全实现了北方的统一,东夷、西域六十二国和西南夷都遣使前来朝贡,原属东晋的南乡、襄阳等郡也被攻夺下来。至此,前秦臻于极盛。

    遗憾的是,苻坚后来忘记了王猛的遗教,于王猛死后八年,即建元十九年383)不顾群臣的普遍反对,悍然调集九十余万大军进攻东晋,结果在淝水(在今安徽境内)之战中一败涂地。而王猛叮嘱再三要苻坚除掉的鲜卑、羌族上层阴谋分子,如慕容垂、幕容冲、姚苌之流,因为未被除掉,这时便乘机举兵造反,纷纷割据自立,把前秦的一统江山搅得七零八落。到了建元二十一年,苻坚被姚苌杀害了,年仅四十八岁。又过了九年,前秦也终于灭亡。大分裂的局面一直延续到元嘉十六年(439)北魏统一北方才告一段落。

    12

    符坚在淝水之战后,常常想到王猛的遗嘱,可惜为时已晚。但王猛能力除贪官污吏,先斩后奏,却眼看着这些可能成为后患的鲜卑、羌族降虏却无能为力,也是让人不解的事。符坚的失败不在灭晋,而在于慕容垂、幕容冲、姚苌的内部分裂,古人说不遗贼虏于君父,王猛可谓愧对此言,岂仅是符坚的错误!

    柏杨曾经如此评论这位非同寻常的人物:

     “王猛先生是中国最伟大的政治家之一,在他之前有诸葛亮,在他之后有王安石。诸葛亮先生欠缺军事上的成就,王安石先生欠缺强大的支持力量,所以王猛先生得以独展长才,把-团乱糟糟的流氓地痞、土豪恶霸,硬是凝成一个整体;不但国泰,而且民安。距今虽已一千余年,但仍使我们对那个辉煌的年代怦然心动。”

    王猛确实像诸葛亮一样是最出色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但他也和诸葛亮一样,事必躬亲,没有培养出一批出色的官吏队伍,更没能培养出一个自己的接班人。诸葛亮死后,蜀汉便迅速衰弱下去。王猛死后,前秦更是只有十几年的寿命,而究其原因不在于东晋的淝水之战,而在于内部的分化瓦解。这些问题在王猛活着时就已经存在,王猛身为宰相,朝政尽出己手,却不能尽力去解决,终成大患,所以柏杨先生的话固然有道理,但也有不足的一面,当然这也不过是求贤责备,人无完人,可为千古一叹。

    编辑:汀滢


    车胤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