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契丹王朝神秘失踪:契丹人今在何方?(3)
  • 《连山》《归藏》名称由来考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下)
  • 二十世纪的中国历史地理研究——回顾与展望
  • 中国谏议制度
  • 二十世纪的中国明史研究(上)
  • 《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
  • 宋代“衣服变古”及其时代特征
  • 陕西商帮的文化思考:重振秦商育商魂(1)
  • 西周金文中的小臣
  • 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1)
  • 李鸿章私访俾斯麦 推心置腹谈中国变革
  • “九鼎”的传说及其史实素地的思考
  • 中国历代疆域变迁(6)
  • 历史学的基本学术理念:怀疑的态度与历史演进的方法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研究评论
    额简始建国二年诏书册“壹功”试解

    发布时间: 2010/7/13 10:46:52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社会科学院院报
    文字 〖 〗 )
     在新出额济纳汉简始建国二年诏书册涉及赦免有罪吏民的简文中,有“蒙壹功[无]治其罪”、“上吏民大尉以下得蒙壹功无治其罪”、“具上吏民壹功蒙恩勿治其罪者名”、“具上壹功蒙恩勿治其罪人名”、“具上壹功蒙恩勿治其罪者”等语(《额济纳汉简》,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5年)。其中“壹功”一词多次出现,且于文意难通,颇有争议。一种意见认为“壹功”即“一旦立功”之意;另一种意见认为“壹功”意指“一件功劳”。但是,考虑到此诏颁布的背景,这两种解释均似未安。
         始建国二年,王莽发动了大规模讨伐匈奴的军事行动,意图匈奴单于知的势力。其行动方案实际上包括三个步骤。第一步,从各地抽调精锐部队,招募天下囚徒、丁男和甲卒三十万,分别向边境进发,到沿边各指定地点集结。同时征发人力从各郡向边境运输粮草、兵器。第二步,各路兵马、粮草在边境集结完毕之后,三十万大军兵分十路,携带三百天的粮草,在规定的时间同时“十道并出”,追击匈奴单于知,将其赶到丁零之地。第三步,落实“分匈奴国土人民以为十五,立稽侯狦子孙十五人为单于”的治理方略。即采取分化政策瓦解匈奴的势力,将匈奴分为十五部,把呼韩邪单于的十五个儿子均封为单于,各自统领一部。
         额济纳汉简始建国二年诏书册中关于赦免有罪吏民之事,可与《汉书·王莽传》中始建国二年“募天下囚徒”从军之事相印证。为了补充兵力,凑满三十万大军之数,新莽下令招募囚徒从军,即赦免罪囚的刑罚,令他们从军打仗。《王莽传》只是笼统地称“募天下囚徒”,额济纳汉简始建国二年诏书册则提供了更详细的内容,称“吏民诸有罪、大逆无道、不孝子绞,蒙壹功[无]治其罪……以咸得自新,同心并力除灭胡寇逆虏为故。”可见,本次招募和赦免的对象可能主要是犯有大逆无道罪、不孝罪等当处绞刑的重罪死囚。此乃有条件的赦免,免除他们死罪的条件是到边境从军杀敌,戴罪立功。诏文还勉励他们改过自新,同心并力除灭胡寇逆虏,而且如果他们杀敌立功,还可以跟普通士兵一样受到奖赏。
         据此,王莽颁布本次赦令时,还处在对匈战争的筹备阶段,大规模的战事尚未开始,这些有罪吏民还没有机会立功,也就谈不上因功蒙受皇帝的大恩获得赦免。王莽颁布赦令的目的是为了补充兵力,凑足三十万之数。愿意从军是有罪吏民获得赦免的条件,反过来说,获得赦免也是有罪吏民愿意从军的条件。因此,只要有罪吏民愿意从军,他们就能够立即获得赦免,并非要等到他们杀敌立功之后才能得到赦免,所以“壹功”似不能作“一旦立功”解。如作“一旦立功”解,则意指有罪吏民只有在杀敌立功之后才能得到赦免。同理,如作“一件功劳”解,亦须在立功之后才能得到赦免。这与王莽颁布此道诏书的意旨甚不相符。而且,从赦免罪人令其从军的传统做法来看,其逻辑顺序通常是赦罪在前,从军在后。比如秦二世二年赦骊山刑徒以击周章军。高祖十一年秋七月,淮南王布反,上赦天下死罪以下,皆令从军。武帝元封六年,益州、昆明反,赦京师亡命令从军。这些接受赦令从军的罪人,当是完全消灭了刑罚,并解除罪人身份,他们应该是以自由人的身份在军队中服役。这也正是简文中所谓“勿治其罪”的意含。
         那么,简文中“壹功”一词,究竟应当如何理解呢?今从字形、文例、词义等几个方面来看,“壹功”当作“壹切”解。
         首先,根据图版,“壹功”之“功”字,左旁不甚清晰,凭肉眼和放大镜均难辨识,右旁则非常清楚,确写作“力”。单从字形上讲,释为“功”字应该是有道理的。但是在汉隶阶段,“刀”旁和“力”旁经常相混,比如汉印“动”字和“勋”字的“力”旁均写作“刀”旁(见《汉印文字征》卷十三)。因此,简文“壹功”或可径作“壹切”,正是汉隶阶段“刀”和“力”二旁相混的表征,或者是因为“功”、“切”二字形近而讹。“壹切”又作“一切”,如《史记·酷吏列传》“禁奸止邪,一切亦皆彬彬质有其文武焉”,《汉书·酷吏传》作“壹切禁奸,亦质有文武焉”。
         其次,根据文例,“一切勿治”、“一切勿案”、“一切勿问”、“一切勿论”等是汉代赦令中的惯用句式,如始建国四年,王莽下书曰:“诸名食王田,皆得卖之,勿拘以法。犯私买卖庶人者,且一切勿治”(《汉书·王莽传》)。建武五年五月丙子,光武帝诏曰:“其令中都官、三辅、郡、国出系囚,罪非犯殊死一切勿案,见徒免为庶人。”建武七年春正月丙申,诏中都官、三辅、郡、国出系囚,非犯殊死,皆一切勿案其罪。见徒免为庶人。耐罪亡命,吏以文除之。初平四年夏,诏曰:“灾异屡降,阴雨为害,使者衔命宣布恩泽,原解轻微,庶合天心。欲释冤结而复罪之乎!一切勿问”(《后汉书·光武帝纪》)。永平十七年秋八月丙寅,令武威、张掖、酒泉、敦煌及张掖属国,系囚右趾已下任兵者,皆一切勿治其罪,诣军营(《后汉书·显宗孝明帝纪》),等等。
         第三,关于“壹切”的含义,前人多有注解。“壹切”即暂且、权时之意。《汉书·张敞传》“愿得壹切比三辅尤异”条注引如淳曰:“壹切,权时也。”《汉书·路温舒传》“偷为一切,不顾国患”条注引如淳曰:“偷,苟且也。一切,权时也。”《后汉书·光武帝纪》五月丙子诏“其令中都官、三辅、郡、国出系囚,罪非犯殊死一切勿案,见徒免为庶人”条注引《前书音义》云:“一切谓权时,非久制也。”《汉书·平帝纪》“元始元年春正月,赐天下民爵一级,吏在位二百石以上,一切满秩如真”条注引师古曰:“一切者,权时之事,非经常也。犹如以刀切物,苟取整齐,不顾长短纵横,故言一切。他皆放此。”额简始建国二年诏书册中“壹切”一词的含义与此相同,也即权时、暂且之意,强调本赦令赦免犯有大逆无道、不孝子绞等罪行的效力是暂时的,而非永久的。王莽时期的一道诏令可以看作是对“壹切”一词之义的最好诠释,其文云:“惟设此壹切之法以来,常安六乡巨邑之都,枹鼓稀鸣,盗贼衰少,百姓安土,岁以有年,此乃立权之力也。今胡虏未灭诛,蛮僰未绝焚,江湖海泽麻沸,盗贼未尽破动摇。今复殄,又兴奉宗庙社稷之大作,民壹切行此令,尽二年止之,以全元元,救愚奸”(《汉书·王莽传》)。
    编辑:梁利

    汉代士人论“诽谤”罪名的构成要素
    秦汉帝国舆论政策之比较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