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上古至周| 春秋战国| 秦汉| 魏晋南北朝| 隋唐五代| 宋元| 明清| 史学|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史家史著
  • 研究评论
  • 史学动态
  • 文献史料
  • 文史博览
  • 历史专题
  • 史学流派
  • □ 同类热点 □
  • 中国十大古墓被盗事件
  • 货币的起源与发展史
  • 历史研究外的“四大家族”
  • 古代战车结构图
  • 古代为什么要在“午时三刻”开刀问斩
  • 中国历史小知识(2) 
  • 唐朝历史上的四位公主
  • 揭秘古代宫女的选拔制度 “选美”堪比科举
  • 中国人为何称“龙的传人”
  • 鲁迅爱过的人:与北大校花马钰通信7年(1)
  • “三寸金莲”摇千年:宋朝不裹小脚被视为粗人
  • 小报史话
  • 民国四大美女
  • 三位美女影响埃及历史
  • 趣读史记——不可不知的史记事件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历史 >> 史学 >> 文史博览
    施蛰存与丁玲的同学之谊(2)

    发布时间: 2010/5/18 9:28:31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华读书报
    文字 〖 〗 )

    三 
      丁玲被绑架数年,后脱逃辗转,去了陕北。1949年后,丁玲是文艺界领导人,施蛰存在上海从事教学研究,两人便基本没有过联系。但是,丁玲后来的遭遇,施蛰存则在报纸上和朋友那里,听到很多,所以,对于这位老同学友人,他还是颇为惦念的。 
      1979年3月,施蛰存“右派”问题得到改正,教授级别及工资得到恢复,他又开始了任教工作,心情也为之振奋。此时,又恰好看到丁玲公开露面,并读到丁玲发表的文章,这两重的好消息,叫他思念起往日的同学之谊。在这样的心情中,1979年6月24日,施蛰存写下了一组七绝《怀丁玲诗四首》:〈一〉丁玲不死真奇迹,弱骨珊珊大耐寒。幽谷春回恩怨泯,好扶健笔写桑干。〈二〉滔滔不竭瞿秋白,讷讷难言田寿昌。六月青云同侍讲,当时背影未曾忘。〈三〉登楼双笑自矜夸,买得和瓷好建家。曾许新年邀茗叙,岂知缘悭一杯茶。〈四〉万类霜天竞自由,白云苍狗乱吟眸。浮沉今日谁为主,莫遣书生悲白头。 
      诗中包含了许多内容,施蛰存以小注略加解释。如第一首注为:“文化大革命期中,上海盛传丁玲同志已逝世,言之凿凿,我亦信之。近日阅报,始知其依然健在,犹有续写《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的壮志。欣喜之余,不免感怀,故作小诗寄怀。” 
      第二首是写在上海大学同学时的情景:瞿秋白讲课的风采,田汉(寿昌)讲外国文学,但讷讷不能言。“当时背影”是指丁玲。当时男女同学交往极有限,施蛰存他们大都只见丁玲等女生背影,故“未曾忘”。 
      第三首诗说了这样一件事。当时施蛰存与戴望舒办了一家水沫书店,丁玲、胡也频、沈从文自办了《红黑》月刊。他们彼此常相往来。一次,丁玲和胡也频一人捧了一个大纸盒,来到水沫书店。他们取出刚从日本商店买的一套咖啡饮具,不断夸赞制作精美,并且答应新年里邀请施蛰存他们去喝茶。岂料不久,胡也频便遭残杀,丁玲也遭绑架,邀请当然没能实现。这就有“岂知缘悭一杯茶”的诗句。 
      《怀丁玲诗四首》写出后,施蛰存寄给了一家报纸,希望发表。在附信中还告诉编辑,如果发表不了,请他将诗转给丁玲。这当然是想与老同学联系的意思。 
      但诗作未能发表,连信也退了回来。信上批了一句:“丁玲地址不明。”施蛰存又将这四首诗寄给一家文艺刊物,但久没有回音。施蛰存怕稿子丢失,连发了三封信,才将原稿追讨回来。 
      这样的诗作不能发表,施蛰存不明白为何。“想来想去”,推测出两个理由:“(一)我没有资格怀念丁玲。(二)怀念丁玲还不是时候。”  
        四 
      当时,丁玲的作品才刚刚在刊物上露面;她头上的“帽子”,还没有完全摘除。经过无数运动的报刊编辑,仍如惊弓之鸟,不敢发表这样的诗作。诗作终于还是发表出来,但已距写作相隔了两年多时间。 
      1981年,《艺谭》编辑去向施蛰存约稿。施便交出这四首怀念丁玲的诗,《艺谭》刊发了出来。施蛰存后来宽容地说:这四首诗“文章不合时人眼”,当时发表不出来,也并不奇怪。 
      这几首诗,丁玲读到了。“白云苍狗”的变幻情景,这几十年她也深有体会。她便开始给施蛰存写信,相互恢复了往来。1982年,丁玲将自己新出的著作寄给施蛰存。在扉页上写着“施蛰存同学指正”。以“同学”称呼,使施蛰存“甚感其犹未忘学谊”。 
      施蛰存所在的华东师大,有两位中文系学生专门研究丁玲创作。他们知道施与丁玲的同学之谊,便请他帮助引荐。施蛰存写了介绍信,让他们到北京去访问丁玲。也算是友人间的一种关切吧。 
      1982年暑假,施蛰存应邀前往山西长治讲学。在讲课参观之际,无意间听说丁玲曾在此劳动过,便专门前往了较偏僻的老顶山公社嶂头村,访问丁玲1975年出狱后与陈明下放时的地方。当他看见丁玲当时所住房屋时,不胜感慨。施蛰存对同学怀念之情的深度,由此行可以印证。这叫我们后来的读者也“不胜感慨”起来。 
      1986年,丁玲病逝。对于这位老同学,施蛰存仍难忘怀。1989年,世事激荡,施蛰存感慨万端。他又开始续写中断有15年的“浮生杂咏”诗。在这组诗的第36节,又专门写到丁玲:冰之落落难谐俗,骨重神寒志不降。晚岁自知多傲气,故人犹幸许同窗。 
      “冰之”是丁玲本名的字。“多傲气”自然是指丁玲晚年对自己在上海大学时的神态描摹;许“同窗”,是丁玲赠施蛰存书以“同学”相称之事。 
      从时间看去,施蛰存与丁玲直接交往并不算长。中间中断的时间,却有近50年之久。但是,丁玲被捕时,施蛰存在黑暗沉重的环境里,勇敢披露消息,进行追怀,这是令人敬佩的;数十年后,听到丁玲消息,又写诗怀念;外出讲学,又专程去了丁玲落难时的山村居处……这段友情,全无功利,而颇多难得之处。在风云变幻的历史缝隙里,这段友情投射出一抹暖色。 
        作者:杨之

    编辑:何燕

    施蛰存与丁玲的同学之谊(1)
    萧乾的1957年:成作协的头一条“大鲨鱼”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