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教育人物| 教育思想| 学校学制| 今日教育| 教育研究| 教育相关|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教育史话
  • 教育文摘
  • 教育万象
  • □ 同类热点 □
  • 中国古代教育制度的特点
  • 一张清代殿试卷
  • 教育严苛 清朝皇子除夕也要准时上课
  • 唐朝设宾贡科安排科考 朝鲜留学生小史
  • 陈青之和《中国教育史》
  • 古代的教育制度
  • 历史上最著名科举人物全接触(1)
  • 开八股文之肇始 王安石悔之莫及
  • 光绪年间毕业证
  • 罗素来华讲学记
  • 历史上最著名科举人物全接触(3)
  • 中国古代史上最富传奇色彩的十大状元
  • 历史上最著名科举人物全接触(2)
  • 隋唐的中外教育交流
  • 古代状元是怎样炼成的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教育 >> 教育相关 >> 教育史话
    明代的家族文化积累与科举中式率(4)

    发布时间: 2019/9/12 13:27:0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中国论文联盟
    文字 〖 〗 )
    天启二年(1622)二月,第七次参加会试。“会闻辽警,丧师蹙地,患且剥肤。妄计此番试事,主者必别有一段振作精神,罗真才以掸实用。二十年来热血不得洒之神宗前者,今或洒之皇上之前,故复从事计偕。比至,见部科条陈,无不切切于真才实用,而吃紧尤重后场。臣更私喜,度必有以自见。于是三入闱中,呕竭心髓,而五策指事直陈,不惜咳许,尤臣所为,感殊遇于先朝,图报称于今者。迨发榜极,臣仍黜落。臣伏思之,放臣之身,不过免一家之哭,臣身可废也。而废臣之言,恐不止一路之哭,臣言决不可不收也,况今时事日迫。”(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3《拟上救时万言书》,第452页。)“未几发榜,仍报罢。余时自分老矣,此归便须烧郄笔砚。遂尽收前帙,缄废簏中,弃置僧庐去。”(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1《题五集》,第393页。)此时,赵维寰“公车之牍,七上七黜”(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2《三谕诸士论文章》,第440页。)。   
      天启二年三月,赵维寰回忆道:“辛丑来,公车又凡七上,盖搰搰此道者四十年。除再丁艰、一挂议,实坐斗室中跼蹐伛偻者,计昼凡三十四,夜凡六十八。往返长安道上,计程踰五万八千里。即铁汉乎,恐精魄不能无销亡也。年来闱事,虽亦勉强支持,每延及中宵,孤灯荧荧然,不禁目之眯,而两耳隆隆作雷呜也。过此乙丑,是为六十三,将弄孙曝背,犹虞日不假!更能从事鞍马,谓五万八千里未足,更益之七千?三十四昼,六十八宵之伛偻未足,更益以六七宵昼乎?则是役也,毋论售与不售,是余举子业获麟之日也。因题端曰《麟集》。壬戌三月朔旦,题于场前邸舍”(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1《题麟集》,第394页。)。   
      尽管如此,赵维寰心里仍放不下,“余年运而往矣,犹然鸡肋公车,则与一二忘年友结社谈制举义”(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1《叙陆石合稿》,第383页。)。“鸡肋公车”,充分地刻画出了赵氏的不甘心态。天启四年,称“寰自庚子来,一往沉沦者二十五年,云霄之望绝矣。徒以残局未结,浪逐公车。自长至入者门,斤斤裹足萧寺,一切知故,绝不敢通姓名。乃直指使翰,忽自天西下,且愕且疑,良久,长跪捧读,不觉涕泗横集。嗟夫,老骥伏枥长呜,伯乐不靳一顾,谓剪拂之犹堪效于千里之用也。如寰巳矣,鞭策靡所施矣”(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8《报蒋泽虆侍御》,第530页。)。不过,赵维寰已经有预感,不会有好的结果。“吾辈总□欠此一步,坐令英雄无从用武。故二十年来,弟□□困蹶,而意未肯降。乃今头白矣,齿落矣,计无□之。挨过此番,恐明年春暮,赵生居然一广文也,悲哉!早知命中只此一物,何不乘朝气,而乘暮气□,兄何以振我。”(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8《与李玄同同年》,第527页。)   
      天启五年(1625),已经62岁的赵维寰,第八次参加会试,又失败了。“此番三日夜劳悴,不佞亦心知可省。徒以七龄就博,攻苦此道者,垂今六十年。展转徘徊,柔肠难割,且姑忍死须臾,以觊或然之幸。而不图迩者,梦中鬼物,连宵报罢。弹指间,永与闱事决矣。生平意气如许,竟以一猴冠结局,嗟乎,尚忍言哉!”(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8《与陆筠修学宪》,第537页。)   
      赵维寰喜欢读史,万历三十八年,从北京购得二十一史,带回平湖。万历四十一年,得系统阅读二十一史。天启四年,成《雪庐读书快编》60卷,刊刻于世。这一年,得见董其昌(1555-1636)。天启五年,给董氏信中称:“维寰不肖,自分潦倒,与先生仙凡逈隔。不谓昨岁邸中,得承謦咳,先生眷眷焉,若犹侧之故人之末者。临岐手书,指我颠隮,竟以热肠未泠,事复不果。冬仲抵家,兀坐孤愤,窃计彼苍似制我以富贵,而独纵我以贫贱。今贱矣,不能更益之贱,而贫则犹可益之贫。为卒读史一业,付之劂氏,名曰《快编》。盖某一生,所历皆极不快之境,而心所企慕,口所喜谭,必皆世间极快之人、极快之事。是编所收,苟其无当于快者,一切刊削弗恤也”(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8《上董思白先生》,第517页。)。   
      有人说,“天生才士,亿老其才而用之,有是言也,然验者半,不验者半。奇穷如弟,其不验者也”(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8《报刘特倩同年》,第528页。)。八次会试失败,对他的打击可想而知。苦无结局,无奈之余,出任海宁县学教谕。“忆自壬午游庠迨今,中更浙闱六蹶,南宫八蹶。与巾绦相守者,馀四十年。苦无结局,乃弃而之广文。夫今之广文,孟夫子所谓行乞也。无论长上鄙之,无复青眼相看,抑且省台憎之,屡用白简从事。即不佞家食时,目击诸丑状,亦自矢此生纵不得志,宁老死牖下,断不堕此坑堑,以辱生平。”(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1《初与宁庠诸士矢》,第437页。)从万历二十八年中举,做了25年举人,最后仍不得已就教职。   
      赵维寰为何一生追求科考?“余生平微有用世志,念今世资格太拘,可以行志者,独进士一途耳。孝廉非无晋九列者,而晋九列之孝廉,非独不能行志也,且并无志。……余之栖栖道路,历六十九年而弗惮,意盖在此。”(注:赵维寰:《焚余稿续》卷1《自述》,第619页。)赵维寰确实是一个有自己想法的用世之人,可惜一直没有机会做官,实现自己的理想。“风臣节事,臣东海贱士,谬列贤书,生平向性,独慨慕古志节之林,恒谓世间爵禄功名无不可,窃惟忠孝节义不可。窃瑕瑜好丑,无不可混,独清议必不可混。念臣老困公车,壮心消灭几尽,而独此一事耿耿不能去。”(注:赵维寰:《雪庐焚余稿》卷4《拟直陈第一清议疏》,第461页。)科考历程曲折,但读书人的清贫之风仍保持。分析赵维寰失利之因,一是性格因素,为人负气,所至不肯依阿权贵。头过身就过,头不过,身自然也过不了,无法成为人上人。中国的官员角色是双重性的,先得在长官面前做小,然后才有机会做官,在下属面前做大。二是文风过于高奇,难以让考官认同。政治考试讲究稳重,而不是新奇,这是江南人赵维寰无法理解的。幸福是相似的,不幸则各有各的不幸,赵维寰的科举人生正应验了这句俗话。   
      自天启五年,赵维寰到海宁县任教职。他知道乙榜非行志之官,但因为心里还想着参加会试,所以也就甘心了。明朝时期,允许地方部分教官可以参加会试。崇祯元年(1628),第九次参加会试,又失利。崇祯四年(1631),由海宁县学教谕升为南京国子监丞。做了国子监博士,就不能考会试了。如此,彻底断了计偕之路,此时已经68岁了。这年九月,上《乞休呈》,祭酒没有同意。后擢刑部主事,转郎官。以小臣屡讦大僚,在刑部,上疏弹劾抚宁侯朱国弼,罢之;又与尚书甄淑相互上奏指责,终被罢职。罢归后,杜门著书,崇祯十七年(1644)卒,享年81岁(注:(清)沈季友:《檇李诗系》卷16《忠介先生赵维寰》,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幸赵维寰寿命长,62岁以后仍做了几年小官。从今天的眼光来看,工作时间相当短,这就是科举体制所带来的弊端。   
      据陆惟鍌所编《平湖经籍志》,赵维寰有多种著作存世,《尚书蠡》4卷、《读史快编》60卷、《宁志备考》13卷(崇祯三年刊本)、《谕宁迂略》2卷、《雪庐焚余稿》10卷、《雪庐焚续稿》4卷。维寰对《尚书》研究用力尤深,颇有心得,所著《尚书蠡》有崇祯八年(1635)刊本,松江董其昌为其作序,序中称:“我明以经述论士,士之治《尚书》者,闽推莆,浙推檇李,而檇李尤著,若黄学士葵阳、冯司成开之、陈宫詹孟尝,皆用《尚书》登坛名世。其所论撰,经生家珍之,不啻天球弘璧也。孟尝后寥寥寡和,而吾友赵无声崛起当湖”(注: 赵维寰:《尚书蠡》董其昌序。)。
    编辑:秋痕

    明代的家族文化积累与科举中式率(3)
    明代的家族文化积累与科举中式率(5)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