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字源流
  • 字里乾坤
  • 汉字文化
  • 说文解字
  • 研究争鸣
  • □ 同类热点 □
  • 汉字解析中国人
  • 中日韩文字比较
  • 大写数字的谁发明的?
  • 殷墟甲骨文研究概说
  • 古文字与古文明:二十一世纪初的认识和展望
  • 汉字发展史
  • 诗词中一些多音字读法之我见
  • 结构的整体性——汉字与视知觉
  • 如何妥善处理繁体字的学习和使用
  • 论汉字文化圈
  • 汉字简化,得不偿失 对汉字演变的历史误解
  • 繁体字的没落
  • 汉字异体字论
  • 简化字有什么优劣?
  • 简化汉字到底简化了什么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字 >> 研究争鸣
    论汉字繁简与书同文(2)

    发布时间: 2019/1/23 15:35:13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随着开放交流,双方的规范也就无法像以前那样壁垒森严,而是相互冲撞,相互渗透。比如在大陆,由于台港澳的繁体字不断进来,大陆的其些单位和个人,出于 经济 或文化等方面的心理,而有意去趋奉,这就造成了大陆某些 社会 用字的“繁体回潮”。对社会用字的不规范现象,除了加强宣传和管理外,有些地区和单位还 总结 出了“堵源截流”的经验。“堵源”就是堵住产生不规范用字的源头,除了让新闻传媒率先垂范外,还预先向书法家和牌匾、广告的制作单位做好宣传,使各种信息产品一产生就以规范字的面貌出现。这无疑是很值得提倡和推行且行之有效的办法。但这种堵源只能是堵大陆一方的源,却不能也无法堵台港澳方面的源。由于有台港澳这个“源”在,大陆对不合于本方规范的社会用字,禁止而难以禁死,但搞活又绝不能搞乱。一方面要坚持文字规范化,不能自已搞乱,另一方面又要坚持对台港澳的开放交流。这就是新形势下的文字规范化面临的新 问题 。  

          由于开放交流,大陆的文字规范化难以做到“禁死”,甚至出现了那么一点繁体字的“回潮”,这似乎是不利的一面。但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看到,事物总是相互作用的,大陆的规范也 影响 着台港澳的规范,君不见,在台港澳,简化字却正在“升潮”。据报道,近几年在 台湾 ,大陆的《简化字总表》成了抢手货,台湾《自立晚报》1992年3月13 日发表专论,公开提倡推行简化字。香港的一些刊物,为了开通大陆的稿源,也开始提倡“繁简由之”。事情就是这样变化多端。  

          这就是说,台港澳与大陆文字上存在的繁简的差异,在交流中发生了“碰撞”,给双边的交流及文字规范化带来了一定的“麻烦”,但从长远看,这又是一件好事。因为如果不交流,差异将永远是差异。相互碰撞和交流的结果就是相互熟悉和接近,并进而达到最终的融合统一。这是书同文前的必然的过渡阶段,也是向着书同文目标的曲折前进。比如黄河在入海的时候,河水与海水也有个相互冲击的阶段,也有“回潮”,但最终还是走向融合与统一。秦代的书同文,中间也经过了交流与融合的过程,经过春秋时期各诸侯国间相互征伐和兼并,到战国时期,形成了七国争雄的形势,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百家争鸣,也必然“百家交流”,各国都在交流,文字也不能例外。不交流,只通本国文字就够了;一交流,由于各国文字的“异形”,即秦大篆与六国古文的并立, 自然 会遇到不少麻烦。由于特殊需要,如外交家和游说之士,甚至要通晓和使用数国文字。因为客观形势如此,不能先统一文字再交流,而是先交流,然后才能统一。怕麻烦也没办法。正是通过这种交流和“碰撞”,各种字形才越来越为大家所熟悉,差异之所在才越来越为大家所体察,为走向最后的统一奠定了基础。战国的七国文字就是这样经过交流和融合,最终走向了统一。  

          当前的汉字,一方面各自维持现状,既不放弃自己的规范,也不强迫对方改变规范;一方面又要进行开放交流,特殊情况下采取灵活变通的对策。在开放交流的大潮中,由于客观形势的逼迫,大陆的人们要来一下“识繁”,台港澳的人们则来一下“识简”。虽然“麻烦”这么一下,但这样一来,人们对两种字形的差异所在也就熟悉了;有比较才能有鉴别,各字形的长短得失也就显露出来了,制定共同的标准也就有了选择的基础。繁简的交流,最终也会走向融合和统一,走向书同文。  


          四、书同文的指导思想  


          前面说,由于 中国 的现行汉字印刷体存在繁简的差异,所以大陆和台港澳在各项交流和合作中就不能怕麻烦。但是,这种不怕麻烦,是硬着头皮的不怕,因为客观现状如此,而麻烦终归是麻烦。大家对繁与简,不得不硬着头皮去“识”不说,有时还得硬着头皮去“用”。比如前举汪辜会谈签协议,本来我们是同一种文字,但却要签一式四份。所以,我们这一代炎黄子孙,也有责任早日消除这种麻烦,尽快实现祖国的书同文。  

          那么,书同文的标准又该如何呢?书同文的基础是什么呢?书同文的标准,不能退回到老祖宗那里去找,也不能从外国引进。书同文的基础,只能是中国的现行汉字,包括大陆的现行简化字,台港澳的印刷体以及台湾的手写范本。书同文的标准,只能在此基础上产生。  

          可是,我们在现行基础上进行选择的时候,在统一书同文的标准的时候,总体指导思想应该是什么呢?这不能以个人偏见而论,也不能以 政治 或其他偏见而论,而是要从 历史 发展 的观点,从便利群众的观点,从符合 时代 要求的观点来考虑。在这点上,汉字自身形体发展的历史和老祖宗对待此类问题的做法,会给我们以某种启示。  

          翻开汉字发展史,我们可以发现,汉字的形体不断在变,其中既有点画的增减,偏旁的更换这样的小变化,又有整个体系面貌的大变化(如隶变)。变的原因不外两条,一是便利书写,二是准确表达。文字是交际工具,是工具就得求便利,所谓“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而书写的材料及工具也是在变的,由龟甲兽骨、竹简布帛以至后来的纸,由刀刻、笔写到印刷。工具材料变了,字的线条笔画就会出现新的风格,人们便在新工具新材料的基础上追求新的便利。这就促使汉字形体发生不断的改变,有时竟变得与原来形貌迥异。例如主要基于书写便利而发生的“隶变”,就使古汉字的象形表意性丧失殆尽。文字又是记录语言的。先民们造字之初,绞尽脑汁,尽量使语言中的意义在文字的形体上表现出来,所谓象形、指事、会意,就是形体直接跟意义挂钩的;而语言是有声的,文字是可读的,于是先民们又尽量让汉字形体与语言中的声音挂起钩来,这就是形声字大量产生的原因。《说文》小篆形声字已占80%以上,后来更多,以至于有人干脆把我们的汉字叫做“形声体系”。形声体系的汉字就像人有两只手,一只手伸向语义,一只手伸向语音,确乎高明。依义造形,依音造形,这充分体现了我们祖先的聪明智慧和我们汉字的形体之“美”。  

          按说,这样的文字是不该变的,这样的“美”是不该丧失的。可是无情的事实表明,汉字原有的那种形体之“美”,却逐渐地退化乃至消失。问题很简单,正因为文字是表达语言的,而语言却是不断地发展演变的,语音、语义都变了,先民们以原来的音与义造的形,其“美”也就自然消失了。比如我们常说的“汉族”“汉语”“汉字”“男子汉”等词语当中的“汉”字,其形、声之“美”早已消失净尽了,但却并非简化所致。其形符“氵”的表义原理在常用义中,随着汉王朝的兴盛,早就不复存在了。在繁体的“汉”中,其右边的声符,也早已表不出声来了。许慎在《说文》中说它是“难省声”,段玉裁则以为是“浅人所改”,认为应该从“堇”声。可是从“堇”声的道理,即是古音学家也得绕好几个弯子才能得出声来,所以有声也是等于无声。事实证明,还是许慎说得对。中国历史博物藏有50年代发现的春秋时期楚国的一枚铜节:鄂君启舟节。上面两次用到“汉”字, 确实从“难”。但那样一来更糟。“汉”就成了“滩”,而《说文》明明另外收有“难”字。那么“汉”在过去到底该读han还是该读tan或者别的什么音,“汉”与“滩”古代到底是一个字还是两个字,这只好留待好古之士去考究了。类似这样的构形之“美”消失的例子是不胜枚举的。
    编辑:秋痕

    论汉字繁简与书同文(1)
    论汉字繁简与书同文(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