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教育
  • □ 同类热点 □
  • 欧洲忘记了汉语却“发现”了汉字
  • 中国古代韵书综述
  • 新加坡华语特有词语探微
  • 现代汉语中的曰语“外来语”问题(上)
  • 二十年来台湾社会语言学的研究
  • 台风语词命名的女性化现象
  • 从新词语看语言与社会的关系
  • 用数字表示历史事件的几种写法
  • 论言语意义与传意效果
  • 古汉语副词的来源
  • 赵翼的诗和史学(2)
  • 汉语称谓研究十年
  • 生活·语言·形象:关于语言构建形象的再思考
  • 浅谈汉语新词语发布的词汇学意义
  • 通假字的流传、成语的变迁和所谓余秋雨的“误读”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研究时评
    论汉字繁简与书同文(1)

    发布时间: 2018/8/10 0:07:34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一、书同文是祖国统一的呼唤

          书同文,就是指文字的相同与统一。随着 时代 的 发展 ,古今“书同文”的概念也有所区别。古代的文字,无论是用于日常交际还是官方文书等,都是手写的。而自从印刷术产生后,出现了写与印的分家,个人 应用 与 社会 应用的界线也比较严格了。故,今天的书同文,主要是指社会用字的书同文,再严格点说,是指印刷用字的书同文。因为“书同文”是 历史 上形成的固定称说,所以我们仍沿用之。

          书 同文历来是一个国家、民族团结统一的象征。《礼记·中庸》载:“今天下车同轨,书同文,行同伦。”那实际是指周王朝大一统时的情形。到了战国时代就不同,那时是“言语异声,文字异形”(许慎《说文解字叙》)。随着秦统一大业的告成,秦始皇进行了一番“一法度衡石丈尺、车同轨、书同文字”(《史记·秦始皇本纪》)的工作,书同文的局面又出现了。自秦代的书同文以后,汉字自身又经过了隶变和楷化的演进,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唐代统一以后,在重视经学、校理典籍的同时,也对文字进行了一番较大规模的整理厘正,大胆地将后起的楷书立为用字规范,使汉字呈现了一番新的面貌。

          自唐代官定“字样”和雕版印刷的兴起而使楷书定型化以后,汉字又经过了千余年的发展历程。这千余年来,语言和人们的意识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使原来的“正字”显得越来越不“正”,构形理性越来越丧失,而徒具笔画繁杂之外壳。同时,人们为了适应语言和社会的新的发展与书写等的便利,又造出了大量的新字、异体字,就以《康熙字典》来算,我们的汉字已有四万七千多字。汉字经过这千余年的变迁,正字不正,异体繁多,越来越给人们的使用和 学习 带来诸多不便。而千余年来,也再没有那一个朝代站出来对汉字进行一次整理和规范的工作。

          本世纪初,随着新文化运动的兴起,一批仁人志士痛感于汉字的繁难和汉字系统的庞杂,开始了对汉字的简化整理,并受到政府的重视。1935年民国政府正式公布了《第一批简体字表》。但是由于宣传准备工作做得不够,又于次年下令收回。接下来便是八年抗战、三年内战,这次汉字规范化的运动便搁浅了下来。5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公布了《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和《汉字简化方案》(后归《简化字总表》),才使汉字重新走上了规范化的大道。遗憾的是,此时,大陆与 台湾 已处于 政治 上的分裂与对立状态,文字政策也分道扬镳,不能同步前进了;同时,香港和澳门,由于是历史上遗留下来的 问题 ,也是 中国 政府的政令行不到的地方。这样,中国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大地上,实际上有两种文字制度,现行汉字的印刷正字是“一字两体”,存在着事实上的“书二文”。

          进入新时期以来,大陆率先打开了对外开放的大门,提出了“和平统一祖国”的主张。而今,香港、澳门回归祖国指日可待,台湾与大陆的关系也日渐缓和与密切,各方面的交流日益增多。书同文正是两岸四地交往与祖国统一美好前景的呼唤, 自然 也应是祖国统一后的必然结果。因为,祖国不统一,文字形体的彼此差异自是无可奈何之事;文字本身虽然没有阶级性,但文字政策却有一定的政治性,当然谈不上书同文。如果祖国统一后,中国政令一统,仍久久不能实现书同文,那就会让全世界人民看笑话,也是与全体中国人民的愿望相违背的。

          二、书同文是时代发展的要求

          语言文字是人类最重要的交际工具,这已成为人所共知的常识。之所以重要,是因为语言文字是人们日常生活中要经常、反复运用的工具。一般说来,文字是记录语言的辅助交际工具,可是进入 现代 社会以后,文字的重要性又显得尤为突出。现代化时代,社会交往日益频繁, 科技 、文化等知识日益增多,这些知识又多以书面的形式出现,报纸、杂志、书籍等,成了不可缺少的信息产品,是人们进行交流的重要途径。而文字,作为书面语言及信息的载体,其重要性自不待言。这就要求文字的形体要高度规范化和标准化,不然就会给信息产品的制作和交流带来不便。

          就文字的规范化来说,大陆和台湾都重视了这个问题。大陆的文字规范卓有成效不必说,台湾的现行汉字也是进行了一番规范化工作以后的结果,其间也经过了简化和整理。只不过由于客观的原因,台湾的文字规范化无法与大陆协调一致,而是形成了自己的两套标准,一套是印刷正字《常用国字标准字体表》,一套是手写规范《标准行书范本》。所以大陆与台湾(以及港澳),可以说都实现了自己的规范化,达到了相对的统一。但是,从双边交流的角度来看,从祖国统一的高度来看,这样两套规范,就不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了,现代化社会是一个讲速度效率的社会。文字工作的效率直接关系到现代化建设的速度。如果我们在日常工作中将大量时间和精力耗费在繁简的选择和转换上,就会 影响 工作的效率。所以,时代的发展,现代化的社会,对祖国的书同文提出更高的要求。

          随着信息社会、电脑时代的到来,信息已成为一种重要资源,信息处理用的文字标准化也提到日程上来了。文字形体不一致,就会给 计算 机处理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印刷技术已表明,同样的字号,笔画繁难的字,清晰度差,阅读性能差,为了印刷清楚,就要加大字号,这样就加大印刷文本的厚度。电脑处理也存在这样的问题,因为无论以什么方式输入,但最终结果都是以书面形式输出才能供人使用。计算机处理技术表明,15×16点阵是表示汉字字形的最低信息量。实际证明,经过简化的汉字,如“尝、宝、应、击、粮、响、惊、丽”等,比相应的繁体字,无论在点阵字形的设计还是输出方面,都获得了方便。笔画繁多,就得加大点阵规格才能使字形清晰,但这样就要减少计算机信息的存贮量。特别是现在信息处理技术已经由健盘输入向语言和文字的自动识别过渡,这就对文字的规范化、标准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当然,电脑技术的发展,也克服了汉字“难写”的烦恼,一按键盘,马上就可以做到简繁转换。但是,这绝不能成为汉字繁简两套标准并存的理由。由于客观原因,我们的电脑有时不得不进行繁简转换的工作;可是,祖国统一了,我们能老是在电脑上玩这种繁简变换的 电子 游戏吗?再说,当今的信息处理与交换,需要面向全球。就世界范围来说,要把各文种的字符集,集合为一个全球性通用编码字符集。 目前 国际标准化组织已提出一个国际标准草案,叫ISO/DIS 10646《信息处理——通用编码字符集》。各国都将根据其要求起草自己的字符集,以便纳入国际标准,促使多文种处理的环境早日实现。那么我们中文这样一个世界上使用人口最多的文种,将来能带着繁简二体的标准进入国际标准吗?答案只能是否定的。我们的汉字是以一个个方块符号来记录词或语素的表意文字,进入电脑本来就比拼音文字稍逊一筹,如果再背着繁简二体的包袱,是难以在现代化世界信息高速公路上奔驰的。有识之士曾断言:二十一世纪是汉字在世界上发挥威力的时代。不错,但是,作为我们泱泱大国的文字,它应该以规范统一的面目走向世界,而不应长期以繁简双重面孔去发挥威力。

          现代化的基础是 教育 。文字不统一,首先对教育有极大影响。祖国统一后,我们应尽快使汉字形体统一为一种正字标准,让小孩子有所适从。有人看到台港澳与大陆之间存在着实际上的繁简对立,从统一祖国的角度出发,提出在全国范围内确立繁简皆为现行的合法交际工具。其愿望虽是良好的,但却没有顾及实行起来后的客观效果,那样首先受累的就是教育,特别是基础教育。亿万少年儿童,由于汉字的繁难,只学一套规范正字已感到很吃力,同时学两套,陡然增加了学习负担,怎么会不叫苦连天?孩子们正处在长身体长知识的黄金时代,把大量黄金时间用在学习繁简二体上,岂不影响学习科技文化知识的步伐?繁简皆正,小孩子们应用起来,必然出“亦繁亦简,忽繁忽简”的情形(社会应用亦复如是),这却如何是好?所以从“救救孩子”的立场出发,我们也要做到文字规范化,并进而实现全国范围内的书同文。

          现代社会是高度文明的社会,文字的规范化对一个国家和民族来说,是其文明程度的一种标志。如前所说,台港澳和大陆相对说来都实现了自己的规范化,但从中华民族一体的角度考虑,这就成了两套规范。当前,国际间的交往日益扩大,世界范围内的信息交换在日益拓宽。国际上的交流和交往,唯独到我们中国这儿得被迫使用和接受两套文字规范,长此以往,外国友人不会不对此“耿耿于怀”,无形中也就影响了我们民族的文明形象。所以,不尽快实现大一统的书同文,不仅与现代文明社会的要求不相适应,面对世人,我们炎黄子孙也自感脸上无光。因此可以说,形势和时代的发展呼唤着书同文!

          三、书同文前的汉字繁简

          全国范围的书同文,毕竟是将来的事,目前我国大地上毕竟存在着繁简两套印刷体并立的客观现状。由于历史的原因,繁简两套规范正字,以前是井水河水两不犯,相互对立,各自为政。但事物总是发展的,对立和隔绝不会永久。“文革”结束后不久,大陆便打开了对外开放的大门,也揭开了与台港澳关系的新篇章。于是,原来的隔绝状态消除了,台港澳与大陆逐渐开始了各个领域的频繁交流。而作为双方最重要的交流工具和信息载体的文字,再相安无事,办不到了。其结果只能是繁简两套印刷规范的接触和交流。既交流,就难免此一规范冲击彼一规范,彼一规范冲击此一规范,这就给双方各自的文字规范化造成影响和困难,也给在新形势下如何搞好文字规范化提出了新课题。

          首先,文字规范化一定要坚持,文字规范无论何时都重要,不能因为开放交流而先自乱标准。这就是说,双方既不能立即放弃自己的规范而改从对立的规范(例如让大陆首先恢复繁体字的主张);又不能首先让对方的规范改从自己的规范(比如我们不能让台港澳的书刊、合同契约、商品说明书等先改成简化字再进来);也不能把两套规范混合起来(例如在全中国搞繁简并用的主张是错误的)。但另一方面又要坚持开放交流,不能因为现行汉字印刷形体的暂时差异而影响双方交流。这就需要灵活对待,具体情况具体 分析 。比如1993年4 月大陆海协与台湾海基会举行的汪(道涵)辜(振甫)会谈,最后签署了《汪辜会谈共同协议》等四项协议,各协议都列明,该协议“一式四份,双方各执两份”。四份就是简繁文本各两份,双方分别执简繁文本各一份。这是在比较正式的场合双方交流时采取的最好的折中办法,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编辑:秋痕

    论汉字的性质(2)
    论汉字繁简与书同文(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