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字源流
  • 字里乾坤
  • 汉字文化
  • 说文解字
  • 研究争鸣
  • □ 同类热点 □
  • 汉字解析中国人
  • 中日韩文字比较
  • 大写数字的谁发明的?
  • 殷墟甲骨文研究概说
  • 古文字与古文明:二十一世纪初的认识和展望
  • 汉字发展史
  • 诗词中一些多音字读法之我见
  • 结构的整体性——汉字与视知觉
  • 如何妥善处理繁体字的学习和使用
  • 论汉字文化圈
  • 汉字简化,得不偿失 对汉字演变的历史误解
  • 繁体字的没落
  • 汉字异体字论
  • 简化字有什么优劣?
  • 简化汉字到底简化了什么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字 >> 研究争鸣
    浅谈甲骨文中的军事信息(1)

    发布时间: 2017/9/8 0:23:49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一、殷商时期的部分军事问题 
      殷商时期,众多国家并存,但都难以将对方吞并。因此,殷商时期的军事实力未必是特别强大的,但是,这也并非意味着殷商在军事方面是毫无建树的。事实上,殷商的先民们,当时在军事上,已经取得了一定的突破与创新;但同时,由于囿于所处的时代,在军事上也保留着一些落后性的成分。 
      (一)战争方式的突破 
      “戊寅卜:生夕通,受囗?四” 
      “……【通】……又?四 ” ——《屯南》3568 
      在这一卜辞中,就专门提到了商王卜问来日夜晚征伐通方时能否得到祖灵的保佑。对于是否能得到祖灵保佑这一带有神秘色彩的内容,姑且略去不论,仅从这几个字中,可以推测:在殷商时期,已出现了夜袭敌人、出奇制胜的军事策略。诚然,这一策略在现代人的眼中,似乎是不值一提的。但是在那个时代,一切就显得与众不同了。因为对于殷商时期的先民来说,在那个迷信色彩浓厚的时代,夜间行军、偷袭都是需要极大勇气的,因为先民们对黑暗都存在着未知的恐惧,但为了战胜敌人,保卫自身,不得不采用这样的作战方式。从这个角度来看,这不仅仅是对战争方式的一种创新和突破,更是对自身迷信思想的一次突破。 
      “癸酉卜,贞:方其囗,今夕印,不執?余曰:不其囗,允不。” 
      ——《合集》20411 
      “癸亥贞:王叀今日伐……王夕步自 三陮……” 
      ——《合集》33149 
      在《合集》20411和《合集》33149等卜辞中,对利用夜晚进行军事调动这一方面的内容也有所涉及。从这些卜辞的记载中我们可以推断:夜间行军和夜间偷袭,在殷商时期都已经开始普遍化。 
      (二)军事策略的创新 
      在现代战争中,有先进的预防机制来防范敌人的偷袭。而在古代战争中,防范敌人的最有效方式,莫过于瞭望台和哨兵了。事实上,关于军情观察和情报传递这一创造性的军事策略,在殷商时期已经产生了。在当时,殷商虽然是中原地区的大国,但是在其周边依然存在着众多的部落国家,如土方、鬼方、北羌等,都对殷商虎视眈眈。为了确保自身安全,抵御周边部族的侵扰,殷商先民在一次次战争中,建立起了一套情报系统。郭旭东先生就提出:“在商代已建立起了一套从下到上、由远及近的情报制度,这套行之有效的系统包含了望敌、传告与报警等环节[1]。”  
      “贞,北羌有告曰;捍” ——《合集》6625 
      “乙酉卜,?,王惟北羌伐。” ——《合集》6626 
      在这两则卜辞中,我们可以很清晰地了解到,由于有了准确的情报传递,殷商不但实现了御敌于国门之外,甚至可以进行主动出击,先下手为强。李学勤先生在对《南》1·58卜辞和《前》4·2·50卜辞的研究中有过一段评论:“这两片卜辞表明了武丁对敌方的行踪掌握着很详尽的情况,并且依据实际情况决定自己的战略布置[2]。” 
      由以上这些卜辞和李学勤先生的评论中,可以推测出:商代的情报制度不但完备,而且异常高效,这对于巩固殷商王权和国家的稳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三)军事思想的迷信色彩 
      虽然在殷商时期,军事上已经有了一些新的突破与创新。但同时,依旧存在着落后性,其中最突出的就是浓厚迷信色彩的军事思想。 
      在《合集》20408中的两条卜辞为连日所卜,均是为了确认敌人夜晚会不会来进攻,这简直让人匪夷所思,在战争期间,无论敌人是否进攻,都要做好最基本的防御工作,比如设置暗哨,构筑普通的工事,防患于未然,使自己避免在战场上处于被动局面,这是最基本的军事思想。但在殷商时期,人们把这一切都交给占卜来决定,依靠这种带有迷信的手段去进行军事部署,肯定是不可靠的。在《合集》20411和《合集》6906中,又通过占卜来询问是否可以抓获前来侵扰的敌人,而战争的胜败是不能靠占卜来决定的,最重要的还是事在人为。 
      从这些卜辞中,我们可以推测,尽管殷商时期,人们在军事上已经有创新,但是军事思想的迷信色彩却依旧浓厚,这对于军事力量的增强和提高还是会有一定的负面影响。 
      从以上三点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到:在殷商时期,中原地区先民们在军事策略和战争方式上已经有了一定程度的突破与创新,这是值得肯定和称赞的。但是与此同时,军事思想上,依靠神灵来决定战争的迷信思想依旧强烈,对于抵御部族入侵还是产生了一定的不利影响。但是,我们也必须承认,在那样一个时代,迷信思想是时代的必然产物。 
      二、殷商同周邊的关系 
      殷商处于中原地带,在其四周,各类民族众多,根据陈梦家先生的研究:“武丁时代至少有三十多个方国,称为某方,即‘多方’[3]。”比较有名的包括鬼方、马方、基方、缶、土方、羌等民族,当然也有包括后来取商而代之的周。 
      殷商作为强国,渴望能够开疆拓土,不断扩大统治范围,以不断增强自身的实力,但这一目的并不能以和平方式取得,因此需要依靠战争手段。而殷商对周边部族征伐方式上的不同,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出了对每个民族的不同态度。 
      (一)部族单独出征 
      在《合集》6571正这一卜辞,记载了商王派两个部族讨伐基方之战事;《合集》6945卜辞中,亘这一部族奉命进击鼓部族之战事。
    编辑:秋痕

    关于汉语趋向补语“上”“上来”的历时考察(2)
    浅谈甲骨文中的军事信息(2)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