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私塾 |资讯| 汉字| 汉语| 语林| 文库| 论坛
□ 站内搜索 □
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
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
□ 同类目录 □
  • 汉语史话
  • 汉语方言
  • 汉语探微
  • 研究时评
  • 汉语教育
  • □ 同类热点 □
  • 欧洲忘记了汉语却“发现”了汉字
  • 中国古代韵书综述
  • 新加坡华语特有词语探微
  • 现代汉语中的曰语“外来语”问题(上)
  • 二十年来台湾社会语言学的研究
  • 台风语词命名的女性化现象
  • 从新词语看语言与社会的关系
  • 用数字表示历史事件的几种写法
  • 论言语意义与传意效果
  • 古汉语副词的来源
  • 赵翼的诗和史学(2)
  • 汉语称谓研究十年
  • 生活·语言·形象:关于语言构建形象的再思考
  • 浅谈汉语新词语发布的词汇学意义
  • 通假字的流传、成语的变迁和所谓余秋雨的“误读”
  • 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汉语 >> 汉语 >> 研究时评
    当代中国的话语转型(2)

    发布时间: 2017/9/5 0:03:46 被阅览数: 次 来源: 论文联盟
    文字 〖 〗 )
    在合法的私有财产得到保护的情况下,经济层面的“富二代”不应承担原罪。但权力层面的“官二代”构成原罪,合法的私有财产可以继承,官员的权力却不应是世袭的。“恨爹不成刚”,说明公众不再简单地把“富二代”和“官二代”等同起来,开始明确责任归属。与此类似的是,关于房价上涨,此前公众所批评的焦点是开发商或者经济学家,后来逐渐意识到这与土地财政有关。
      许多只能意会不能言传的内容,在二○一○年简约为三个字“你懂的”,这说明网民之间逐渐形成默契和共识,通过各种“造句”练习,拥有了共同语言。
      话语转型一直被视为网民的专利。与话语转型同时出现的是话语断裂,个体话语与标准话语无法对话,一旦对话往往表现为话语冲突。二○一○年,虽然话语冲突不断,比如“感谢国家”,比如江西宜黄官员的“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但是也出现话语共享的迹象。
      二○一○年十一月十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标题《江苏给力“文化强省”》,“给力”进入标准话语。在此之前,《人民日报》多次给力,曾三次刊发评论批评宜黄强拆导致公民自焚:九月十四日发表《公民主张权利不能总靠自焚》,指出同一事件存在截然不同的表述,“究竟是‘强制拆迁’还是‘思想教育’,是‘风力作用’还是‘悲愤自焚’,是‘上前施救’还是‘冷眼旁观’”;九月二十日发表《围堵上访无助化解矛盾》,引用“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批评“谁影响嘉禾发展一阵子,我就影响他一辈子”“我只懂拆迁法,不知道什么物权法”等“蛮横言语”,这篇评论出现“给力”一词;十月十四日发表《值得警思的“强拆论”》,批评“没有强拆就没有‘新中国’”,称之为“强拆发展观”。网络话语和标准话语,开始共享一些“新词”。尽管这种共享仅是个案,但从无到有,有着一定的象征意义。
      二○一○年最受欢迎的文体是“凡客体”。“爱网络,爱自由,爱晚起,爱夜间大排档,爱赛车,也爱二十九块的T-SHIRT,我不是什么旗手,不是谁的代言,我是韩寒,我只代表我自己。我和你一样,我是凡客。”——这段广告文案加上韩寒的形象代言,使得“凡客体”迅速被模仿,几乎当下所有的公众人物都成为主角。
      对话和共享最终能否取代断裂和冲突,取决于话语空间是否充分开放,取决于网上和线下能否互相呼应。这个问题目前难以给出答案,但可以确定的是,话语转型会以加速度的方式继续进行,不可逆转,也不会停止。
      二○一○年,话语转型主要出现两个趋势:从造词到造句,从网上到线下。此外,还有从中文到英文的趋势,比如“给力”被翻译为“GEilivable”,“不给力”则被相应翻译为“Ungeilivable”,但这个趋势目前尚未对文化转型产生影响。
      从公共话语到公共行动
      自二○一一年以来的公共事件依然处于高发时期,一点也不比往年少。比如“七二三”动车事故、以及掀动红十字会的“郭美美”,都引发广泛的讨论。但是与往年比,新的话语方式并没有产生,“郭美美”的造词法来自二○○八年的“范跑跑”。
      “新词”依然不断产生:“五道杠”、故宫博物院的“撼祖国强盛”、铁道部的“这只能说是生命的奇迹”和“至于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元芳你怎么看”……但是,公民已经不再满足于发明“新词”,而是更多地从公共话语转入了公共行动,他们更关心的问题是:很多事情已经说了很多遍,怎么才能改变现实?
      个体话语和标准话语的断裂没有弥合,但个体话语却逐渐形成共识,比如对个人权利、个人尊严的守护。在思想观念具有一定共识之后,公众不再满足单纯语言层面的变革,而是直接参与到行动中去——与汶川大地震之后公众向红十字会慷慨解囊不同,此后的历次灾难,对红十字会的质疑都会非常强烈,很多网友参与到对它的监督上;“七二三”动车事故,更是有大量的网友赶赴现场。很多公民行动,会有志愿者(不是“被志愿者”)进行直播。
      公民行动和公民运动的区别在于,前者是个体的,后者是群体的。但两者没有截然的区分,公民运动化整为零,就成了公民行动;公民行动“零存整取”,就成了公民运动。
      自二○一一年以来的公共事件,涉及领域非常广泛,但核心是重新界定社会、市场与国家的边界。比如红十字会、宋庆龄基金会、希望工程,这些更像政府部门而非民间机构的组织,长期处在几乎缺乏质疑的环境中,现在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围观”。
      对列车事故,铁道部有一套驾轻就熟的处理方式,但是在网络“围观”之下,这套应急方式千疮百孔。处理事故本来被视为属于政府范围之内,外人不必关心,只要“打酱油”即可,但是在这次事件中,社会进行了充分的介入,最后甚至探讨到铁路运输是否应该由政府交还给市场等深层问题。
    编辑:秋痕

    当代中国的话语转型(1)
    当代中国的话语转型(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