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历史天空
诗人普希金决斗死亡之谜(2)

发布时间: 2017/8/14 0:49:28    被阅览数:
1837年1月26日,就在决斗前一天,普希金曾满怀怨恨,写信给盖克恩,对他质问和谩骂:“男爵先生!请允许我简单陈述一下发生的一切。贵公子的品行我早就了解……而阁下您自己的行为也并非得体。身为荷兰王国的代表,作为父亲,您竟然给贵公子拉皮条。他的所有行迹(相当让人感到难为情)似乎都得到了您的指示……您就像一个老淫棍一样,无处不在地尾随我妻子,对她(普希金的妻子娜塔丽娅)说您的私生子(或所谓的儿子)爱她。他染上花柳病、呆在家里时,您却说,他就要因为爱我的妻子而死掉了。您对她说:‘请把我的儿子还给我……’我不想再让我妻子听您(作为丹特士父亲)的规劝,也不能容忍贵公子在自己做出丑恶行径之后还敢去找我妻子;此外,我也不希望他再说粗野的俏皮话,装作忠诚和感情不幸的样子———而他实际上是一个混蛋、下流坯。男爵先生,我不得不请求您,结束这一切勾当……我将感到三生有幸。您忠实、驯顺的仆人,亚历山大•普希金。”
  
  随即,盖克恩鼓动义子丹特士与普希金决斗。1837年1月27日,普希金在与丹特士的决斗中腹部受重伤,于1月29日下午去世。
  
  丹特士被从轻发落
  
  决斗事件之后,总检察院审理该案件,同时,也收集了各级军官的意见。军事审判委员会认定丹特士中尉和丹扎斯中校(当时,按照决斗的惯例,普希金让朋友丹扎斯作为决斗的见证人)有罪:丹特士参与同士官普希金的决斗,并用手枪射击造成普希金受伤,很快他就因伤死去;而丹扎斯在决斗时在场。军事审判委员会依法判丹特士和丹扎斯绞刑。
  
  虽然军事审判委员会的成员对如何审判决斗相关人员意见不一,但总检察院认为,丹特士召普希金决斗,并给他造成致命伤,应该接受惩罚。尽管普希金给盖克恩写了一封带有侮辱性言辞的信,但那是被丹特士破坏其家庭安宁的行为激怒的。丹特士自己也承认,他曾送书、戏票给娜塔丽娅,并附有便条,这种行为是不值得尊重的。
  
  总检察院判定,丹特士因挑起决斗和谋杀,剥夺其官职和贵族称号,降为列兵,到军中服役;丹扎斯的罪过在于非法地同意接受决斗,未加制止,总检察院念他勤恳服役多年,道德良好,免于惩罚,软禁两月后恢复原职。普希金自身的犯罪行为应与丹特士一样受到惩罚,但因其死亡,就免于惩罚。
  
  沙皇在普希金的案件中作出如下批示:“准此(总检察院所作结论),但赫克恩(丹特士)并非俄罗斯臣民,应扣留其军官证,由宪兵将其驱逐出境。”(侯艾君)
来源:新京报      编辑:秋痕

诗人普希金决斗死亡之谜(1)
诗人普希金决斗死亡之谜(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