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月热点 □
  • 施一公: 基础研究的喜悦无与伦比
  • 国际著名钢琴家茅为蕙:博士是我们家“标配”
  • 专访苏童:我的作品是“改”出来的 不关心IP热
  • 《战狼2》编剧:两三年内会出现大量垃圾军事作品
  • 专访樊建川:让历史的像素更加清晰
  • 白先勇:现在是文化复兴的好时光
  • 对话王立群:经典还是要读原文 解读如同嚼过的馍
  • 专访《余罪》原作者常书欣:没有野心 不做IP
  • 王黎光谈中国乐派:文化的金字招牌
  • 女子英语没过六级 却将《冰与火之歌》译给中文读者
  • □ 同类更新 □
  • 她把琵琶介绍到西方 并获得外国人的肯定[ 2017/11/15]
  • 国家大剧院音乐艺术总监:要做一支会思考的乐团[ 2017/11/15]
  • 访科幻作家刘慈欣:中国科幻产业发展动力很足[ 2017/11/15]
  • 二月河成名后仍住农家小院:成功一靠运气二靠才气[ 2017/11/14]
  • 朱文颖:我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新”作家[ 2017/11/15]
  • 滕俊杰:文化既要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2017/11/11]
  • 陈俊秀:优秀传统文化是最典型的中国元素[ 2017/11/14]
  • 肖云儒三度重走丝路 三度担任丝路文化传播使者[ 2017/11/8]
  • 中国科幻正在更新我们的想象空间[ 2017/11/8]
  • 邓友梅:身外无累 心中无事[ 2017/11/6]
  • 张忠家:让文化自信激发创新活力[ 2017/11/7]
  • 叶少兰:京剧是我一生的事业,艺术不允许缺斤短两[ 2017/10/29]
  • 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采访活动 >> 人物专访
    朱文颖:我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新”作家

    发布时间: 2017/11/15 1:44:17    被阅览数:
    为了彰显江苏文学的实力和文学苏军的阵容,去年江苏作协在北京推出了“文学苏军”10位领军人物,今年江苏作协在南京又推出了“文学苏军新方阵”10人,他们是朱文颖、王一梅、戴来、韩青辰、李凤群、黄孝阳、育邦、曹寇、张羊羊、孙频。和老一代文学苏军方阵主要以小说为主不同,新方阵兼涉小说、儿童文学和诗歌等领域。近期,扬子晚报记者连线这10位作家,近距离了解他们的创作心路,感受他们作品的味道。所有采访,将在扬眼“娱无双”频道推出。首期亮相的是作家——朱文颖。 扬子晚报记者 蔡震
      记者访谈
      我觉得“新”这个词很有意思
      扬子晚报:此次入选文学苏军新方阵作家,你有何感想?
      朱文颖:“新”这个词,我觉得很有意思,其实早在近二十年前,我就已经是文学新人了。我的第一本书是著名文学评论家谢有顺主编的“文学新人类”丛书,一起收入丛书的一共有四位作家,分别是卫慧、周洁茹、金仁顺和我。几乎也是在近二十年以前,作为当时的热点新闻事件,在《作家》杂志,70后作家第一次集体登上中国文坛……所以说我其实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新”作家。
      这次入选文学苏军新方阵,有它另外层面上的意义。首先,就如同今年第七届江苏书展的主题——“文脉”。江苏有很多著名作家,如五六十年代出生的范小青、苏童、叶兆言、毕飞宇等,而这次被选入“苏军新方阵”的,基本都是七十年代后出生的作家。这就有着某种文脉的传承与延续的意味。而“新”在汉语里意味着生命力、旺盛的创造力和探索精神。因此,无论从哪个层面,我都深感荣幸。
      扬子晚报:有人说你和张爱玲很像。一是说长相气质,二是指文学上的承继——忧郁,你自己是否有这样的潜意识?
      朱文颖:我确实有一些照片和张爱玲的一些照片很像。这很有意思。或许也和我一半的上海生活背景有关。至于“忧郁”这个词,我是这样理解的。我觉得这个词更像隐喻着某种南方气息。在很多年前我就说过,我的小说肯定是和苏州有关的,它是我的“无底之底。”
      扬子晚报:文学梦想是何时产生的,你的独特文风又是怎样形成的,有过规划吗?
      朱文颖:我小时候以及少女时代都是一个内向的孩子,心里想的事情远远地比表现出来的要丰富和复杂。而写作就是有话要说,特别是在于它刚刚萌芽的时候。这或许就是我最初的文学梦想。
      梦想更趋向于梦的部分。它未必是可以实现的,但它让人生变得有趣而充实,并且永不厌倦。
      至于规划,其实也是自然而然产生的,真正意义上的写作其实无法规划。比如说,随着年龄和视野的变化,我开始注意到了一些以前没有注意过的题材和领域,比如人的社会性,比如阶级差异。我还悟出了一些与写作风格没有直接联系的道理,比如说:“对生活认知到什么层次,表达也必然在这个层次之内。作家不可能表达自己看不到的东西。”这也是从另一个侧面说明:写作是无法规划的。
      扬子晚报:你在“作家”后面还多了“策展人”和“艺术评论家”称谓,艺术感染对作家而言重要吗?
      朱文颖:无论是策展人还是艺术批评家,对作家身份都是一种补充或扩展,而非削减。我认为这件事本身带动了我的写作状态。它让我思维更加活跃,视野更为宽广。西方有很多大导演本身就是极棒的作家,或者剧作家,他们的知识结构和呈现能力是庞杂的,在各个面和点上互相补充和激发。艺术是相通的,文学的经验和视野一定也可以带入更为宽广的艺术领域。
      这种跨界的体验是美妙的,因为我并不是真正从事艺术策展的专业人士,但陌生的阅读或许带来新鲜的感受。画家夏回有一个观点:重要的是世界观,而不是方法论。技巧到底重要不重要?这恰恰是一个近年来我一直在思考的小说创作上的问题。每个人得出的答案可能会不同,但这种思考的碰撞是重要的。
      扬子晚报:你一直着迷“南方”这个词,当下正在创作什么题材的作品?
      朱文颖:长久以来,人们对于南方的想象充满了误读,“南方是柔软的、暧昧的、可以委屈的、往后退的”,我的写作则更想表达“南方的力量、粗鲁、呐喊和反抗”,所以新书用了《必须原谅南方》来替代“娓娓道来的南方”或者“体谅南方”。
      目前在写几个中短篇小说,以及一个长篇。与早年的写作不同,从前的我无论为人还是为文,都比较唯美、自我、潮湿,现在我会关注一些更本质的东西,回到“这篇小说是关于什么,要说什么”的基本概念上。
      作家介绍
      朱文颖 1970年1月生于上海,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七十年代后出生”的代表性作家之一。近年介入艺术策展和批评领域。著有长篇小说《莉莉姨妈的细小南方》、《戴女士与蓝》、《高跟鞋》、《水姻缘》,中短篇作品《繁华》、《浮生》、《重瞳》、《花杀》、《哈瓦那》、《凝视玛丽娜》等。有小说随笔集多部。小说入选多种选刊选本,并有部分英文、法文、日文、俄文、白俄罗斯文、韩文、德文、意大利文译本。曾获《人民文学》奖,《作家》“金短篇”小说奖,《中国作家》奖,紫金山文学奖,首届叶圣陶文学奖,金圣叹文学评论奖,《人民文学》年度青年作家奖等,2005年由“中国青年作家批评家论坛”评选为首届“年度青年小说家”。2011年入选 “娇子·未来大家TOP20”。其作品被中国评论界誉为“江南那古老绚烂精致纤细的文化气脉在她身上获得了新的延展”。现任苏州市作家协会副主席。
    来源:扬子晚报      编辑:秋痕

    滕俊杰:文化既要走出去,更要走进去
    二月河成名后仍住农家小院:成功一靠运气二靠才气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