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大众评述
乡村复兴要留住乡愁,走向摩登

发布时间: 2019/3/26 0:19:06    被阅览数:
近日,四位建筑师接过聘任证书,正式成为浦东乡村建筑设计师。他们将各自承担一项建筑设计任务,成为乡村的“梦想改造家”。  

  这些年来,如何在留住乡愁的同时让乡村展露摩登的一面,绽放新活力,是不少国家研究的重大课题。法国乡村美景世界闻名,但在乡村复兴的过程中也遇到了一些问题,他们的实践或将带来一些启发。  

  彰显独有的乡村文化意象  

  法国乡村地区凭借其优美的自然环境、良好的设施条件和独特的人文情怀,成为知名的旅游目的地之一。  

  2000年起,法国颁布了《国家旅游道德准则》《乡村旅游的组织与构成》等一系列国家政策,将可持续发展的概念融入乡村旅游发展中。为此,法国采取了两大类措施:一是通过设施建设减少旅游活动对环境的冲击,例如,建立生活污水净化站、垃圾分类中心、景点内采用无污染的慢行交通方式等;二是通过旅游管理改变人们的行为模式,包括设定旅游景点的合理接待上限,组织在空间上不过分集中的旅游活动,加强对可持续旅游理念的宣传等。  

  法国乡村的复兴不仅仅是人口和功能的复兴,更是乡村文化的复兴。当今法国的乡村文化首先是基于农耕文明、根植于乡村物质空间的;其次是“地方精神”的诠释,意在彰显地方的特性,使之拥有不同于城市等其他地域的特色。法国是传统农业大国,拥有悠久的农耕历史。因此,法国农民对于其从事的行业与自我身份都有较高的认同感。他们致力于农产品生产、加工工艺的传承、品质的改善乃至品牌的塑造,尤为重视传统技艺和家族传承(法国大部分农民的农业活动以家族或者家族企业的模式进行)。  

  位于法国西南部的波尔多以及周边地区的葡萄种植文化便是法国农耕文明传承与发扬的典型代表。历经几个世纪,精湛的葡萄酒酿造工艺、博大精深的品酒文化、世代传承的葡萄酒庄园共同构成了该地区的文化意象。  

  当然,农耕文明本身也历经变迁。农业机械化使得农业生产越来越少地依赖人工。地块的合并使每个农民可以拥有更多土地,实现了从个体农民向企业主的身份转变。除了农业技术,他们更需要了解资本市场的规则,规避风险,进行合理投资。与此同时,随着交通机动性的改善、媒体的延伸和社交网络的扩展,乡村越来越受到城市主流文化的影响。  

  在此背景下,法国乡村尤为注重地方特色的传承与彰显,尊重地方内在的固有特征。不同乡村地域依托当地的特征资源逐渐建立起独有的文化意象。普罗旺斯地区便是一个典范。乡间的薰衣草田,古罗马遗迹,中世纪村落,红土城传承至今的天然颜料制作工艺,凡·高挚爱的阿尔小城和他笔下的向日葵,这些元素无不源于当地的自然、历史、文化资源,继而又融入这一地域图景,从而构成“普罗旺斯”这一地区独有的乡村文化意象。  

  “最美乡村协会”助推  

  法国乡村特色保护在关注自然、人文景观的同时,尤为重视乡村特色产业的保护和发展,并将此视为实现乡村复兴计划的重要推手。  

  2005年开始实施的“卓越乡村”项目作为法国乡村复兴政策第二阶段的核心项目,是“自上而下”的国家顶层设计与“自下而上”的市镇联合体方案策划相结合的公共干预方式的代表。国家确立了“卓越乡村”项目的对象和产业主题:对象为属于“乡村复兴区”的人口不超过3万人的乡村市镇或市镇联合体;四大类乡村特色产业包括促进乡村文化、旅游产业的发展,推进生态资源的保护与可持续开发,吸引新的乡村居民并为其提供服务,发展高水平的农业、工业、手工业和服务业。  

  国家为“卓越乡村”项目的主要出资方,辅以大区和省政府的资助。在乡村复兴的政策导向下,法国民众对乡村的保护意识以及自发的乡村保护与发展行动构成了乡村更新的内生动力。其中,民间协会是民众参与乡村保护运动的主要形式。  

  “最美乡村协会”成立于1982年,是法国最具影响力的乡村保护协会之一。如今法国共有155个最美乡村,分布在21个大区和68个省。协会创立之初便确立了以下宗旨:维护和提升乡村历史文化遗产的品质,在控制人流的同时提高它们的知名度,促进当地经济发展。  

  首先,协会设定了近30项条件作为参选乡村的评价标准,这些标准简明而实用,确保了对入选乡村的品质。其次,入选的“法国最美乡村”获国家注册商标。协会非常重视品牌的维护和推广,通过米其林地图、旅游指南等产品的品牌进行宣传,并借助媒体宣传提升入选乡村的知名度。最后,协会倡导的特色乡村旅游发展模式是在充分考虑游客需求的基础上,为他们量身定制个性化的旅游产品,在吸引“过路式”游客的同时注重吸引“度假式”游客,并通过组织有当地特色的文化活动丰富游客的旅行体验。  

  此外,法国媒体对乡村的关注和宣传也对乡村吸引力的提升起到了助推作用。一方面,媒体捕捉到大众对于乡村景观、生活、文化的兴趣,大量制作以乡村为题材的节目以提高收视率;另一方面,乡村宣传诉求者,如法国最美乡村协会,将媒体宣传作为推广乡村旅游业的策略之一,与媒体积极配合协作,促成了以乡村观光娱乐、度假休闲为主题的营销方式。  

  实现多样化经营需要条件  

  然而近年来,随着全球化竞争加剧、欧盟不断削减农业补贴,法国人引以为傲的乡村生活日益萎缩。当失业和贫困的担忧在昔日富庶的农庄蔓延,法国农民如果不想“坐以待毙”,就要来一场变革拯救家园。  

  每天早上6点半,法国农妇贝尔纳黛特·波色罗和丈夫开始一天的劳作:喂猪、放羊、做奶酪,还要打理自家经营的一个土特产商店和一家家庭旅馆。波色罗夫妇居住在距法国西南部小镇巴约讷不远的乡村。他们的农庄每年吸引近万人来访。两人为此忙个不停,只有午餐时休息20分钟,直到晚上8点才能停歇。  

  然而近年来,他们所熟悉的法国乡村却越来越荒芜,甚至大规模萎缩。过去40年里,法国农业从业人口减少了400万,目前只占全国劳动力的3%。全球化背景下,法国传统农庄难以与大型农场和跨国食品加工企业抗衡。这些大企业借助规模优势压低市场价格,以传统方式生产的小农庄难以赢利。另一方面,法国农业严重依赖欧盟农业补贴。随着欧盟削减农业补贴、提高申请门槛,法国传统农庄生存状况更加恶劣,乡村失业率居高不下。  

  凋零中的法国乡村不乏波色罗夫妇这样的“留守人士”。他们意识到,要捍卫自己的家园、拯救法国乡村,唯有采取变革适应时代潮流,例如将农庄发展成集吃、住、玩一体的“农家乐”目的地。  

  法国有75%的人住在城里,但法国文化痴迷乡村生活。城里人无限向往乡下的风光、人文和美食。波色罗夫妇看准方向,放弃务农为主的传统,以生态农庄和有机产品直销吸引游客。他们辛苦经营农庄,制作本地特产的腊肠、奶酪,在自家的土特产商店销售。他们开设的家庭旅店有5间客房,接待来乡村旅游的客人,收入远远高于以前务农所得。  

  80岁的拉科鲁瓦在波尔多附近有一个农庄,专门种植玉米和猕猴桃。他和妻子改建了一间客房、添置了两个工作室,供前来旅游的城里人用,所得可大大贴补农庄收入。如今,他们把农庄转让给儿子经营,客房和工作室的收入则留作自己养老。  

  法国农业联合会数据显示,旅游业每年为法国乡村经济贡献250亿美元收入,但转行发展旅游业的农庄数量毕竟是少数。“尽管大部分农民急需发掘新的收入来源,但其中多数毫无能力和设备实现多样化经营。”专家这样分析。  

  其实,面对全球化挑战和瞬息万变的市场,没有可供法国乡村大规模复制的成功秘方,唯有大胆创新、找准定位,才能确保成功。  

  拉布丹家的农场位于法国北部布里乡村,占地100公顷,常年种植小麦和大麦。由于不堪忍受市场低价和欧盟补贴的严苛标准,他们在几年前放弃出售庄稼,以农场出产的粮食为原料,转行酿造啤酒。如今,拉布丹农场每年出产7万升啤酒,是农场的主要收入来源。  

  城里人也投入这场拯救乡村的运动。亚历山大·德鲁阿尔是一家专营乡村风味网站的创始人之一。他们与法国乡村50多个农庄合作,向消费者推出当地特有的高品质农产品。这家网站的顾客甚至包括巴黎名厨阿兰·迪卡塞。“风味美食历来是法国乡村和农民对法国文化的最大贡献,它也是法国乡村的未来所在。”德鲁阿尔说。  

  (吴越 综合自搜狐财经、东方头条、环球网)
来源:解放日报      编辑:秋痕

数字文化万亿市场空间正待开启
以辛勤汗水孕育乡村振兴希望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