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国学新闻 >> 专题报道 >> 古琴专题
重振浙派第一人 论古琴家徐元白的成就与贡献

发布时间: 2010/6/22 8:40:59    被阅览数:
徐元白先生(1892—1957)是我国现代著名的古琴音乐家,是蜚声海内外的一代古琴艺术大师。在古琴艺术领域里,包括琴学理论研究、琴曲整理创作、古琴演奏技艺、培养古琴弟子以及古琴乐器制作等方面,都有广泛而又深入的钻研、改进和创造,成就卓著,贡献重大。他不啻是一位具有代表性和影响力的古琴艺术巨匠。


    徐元白原籍台州海门(今椒江),出生于民间的音乐世家。其父徐月秋是当地精通东海渔歌、擅长于丝竹演奏的著名民间艺术家。徐元白从小受到家庭音乐的熏陶,学会了演奏三弦琵琶等民族乐器,养成了热爱民族器乐的情愫。1912年,师从苏州天平山大休法师习奏古琴,尽得大休真传,打下了浙派古琴艺术的厚实基础。从此开始了献身于古琴文化事业的生涯。


  徐元白先生在古琴艺术园地辛勤耕耘了整整四十五年,建树良多,光彩纷呈。他在古琴艺术上的成就主要有下列五个方面。


    一、发展了琴学理论。他的理论来源于传统琴学和实验研究。1953年,徐元白将其部分旧作汇集出版,题名为《天凤琴谱摘抄》。除琴曲《西泠话雨》外,收入其琴学论著《弦度分段取音述略》《弦度分段取音诀》《弦度分段取音与三分损益取音对照》等篇。在取音法述略中,通过对历代音律学说的分析批判,他提出了新的古琴取音法:弦度分段取音。徐元白认为,历代推崇的三分损益法,并非取音的绝对法门,它只是为十二律吕循环而设,未必为七音取准而用。他在长期研究和演奏实践中,不断探索,另觅新声,发现了弦度分段取音法。如以三弦为例,将弦长分为90等分,则宫、商、角、徵、羽、高宫分别在90分、80分、72分、60分、54分、45分处。各分段都是整数。这不仅在理论上有根有据,而且经历了实践证明其正确性,对广大初习琴者听音取音有很大帮助。徐公当年曾说,《摘抄》仅收录其一部分著作,还有《制调旋宫》《以弦音表达万籁》等篇将另有续刊,但由于他过早逝世,又经世事沧桑,这些宝贵篇章业已散佚,十分可惜。


    二、形成了现代浙派的演奏风格。徐元白古琴演奏风格的形成主要来源于三个元素:一是家学渊源,受到滨海渔歌和民间丝竹音乐的熏陶;二是秉承了浙派古琴大师大休的传授和教导;三是由于他具有虚怀若谷的品质和不拘泥于某一流派的观念,反对门阀之见,抱琴访友,足迹遍于国中,不计辈份,能者为师,博采众长,广纳各地琴家之优点,然后吸收融汇于自己的个性风格之中,终于形成了他独特的演奏特色:明朗清新,高逸雄健。他十分重视音准、节奏和曲意表述,他的演奏有骨有肉有血,具有充沛的艺术生命力和动人的艺术吸引力。在他一生中,曾出现过两次演奏高潮,第一次是在前世纪30年代,他应上海百代公司之邀灌制了《渔樵问答》《平沙落雁》《潇湘水云》《阳关三叠》《鸥鹭忘机》《普庵咒》等十余曲古琴独奏唱片;第二次则是在解放后50年代中央音乐研究所进行全国琴人普访时,录制了《高山》《墨子悲丝》《泣颜回》等十余曲录音带。这三首琴曲后来被收录于《古琴曲集》。2002年,香港龙音公司出版了徐元白古琴演奏曲集《浙派古琴遗韵》。


    三、移植、创作、整理了一批琴曲。《泣颜回》(又名《思贤操》)是一首短小、精彩、动听的琴曲,它是徐元白从民间乐曲移植而成。该曲首次刊载于1937年出版的《今虞琴刊》上,徐元白在附识中写道:“泣颜回,古调,惟流传海滨箫管中。先父月秋公雅擅琵琶,熟繙此操。当更深人静,慢捻轻拢,韵永音悲,闻者太息。元白少时,夜读既毕,伏枕欲寐,闻此则魂梦俱清,故其节奏,耳聆最熟。及学操缦,乃为繙谱入琴,抚弄多年,始得韵味。”可见移植并不是简单的把它放在古琴上弹出来就完事,而是一个艰苦的研磨工程,一要对被移植曲子的熟习和喜爱,二要把握古琴的作曲、演奏技巧,三要舍得花精力不断试奏、修改,以使其臻于至善。《泣颜回》是由民间乐曲移植为琴曲的典范。徐元白一生中曾创作过多首琴曲,如《叮咛曲》《海水天凤》等曲可惜散佚了,今仅存《西冷话雨》和《浮槎》二首。《西泠话雨》作于1945年抗战胜利之时,徐公自蜀返杭,“吊钜创于劫后,逢旧雨于湖边,悲喜交集,无以自况,故借变声作曲,以荡胸臆。”该曲无论立意、选材、体现琴曲特色诸方面,不仅继承了传统的脉络,而且又注入了创新的血液,它是一首声情并茂的现代创作琴曲,气度宏伟,曲趣盎然,堪与《潇湘水云》遥相媲美。此外,徐公还整理了一些著名琴曲,如为《鸥鹭忘机》《秋江夜泊》和《静观吟》等曲定拍,以利普及。他非常重视乐曲节拍,认为:“调之有板,如马之有繮,马无繮则逸,调无板则驰。”


    四、培养了一批古琴家和众多的古琴爱好者。徐元白普及和推广古琴艺术、培养琴人的主要途径,一是组社,二是授徒。1936年,他积极协助查阜西、彭祉卿、张子谦诸琴家,筹组了今虞琴社,同时在南京组成了“清谿琴社”。抗战时期在重庆成立了“天风琴社”,许多知名琴人参加了活动,还吸收了一批社会上层人士参加听琴学琴,盛极一时。同时结识了荷兰、英国的汉学家高罗佩、毕铿等人,并教他们弹琴,他们回国时,把古琴带到了国外,扩大了国际影响。徐元白在1930年起便陆续收徒教琴,当时的学生有黄雪辉、张士杰、谭方成、吕佛庭、赵乃文、吴士龙、江树籙、徐蕴华、林博丽、赵义正等多人。其哲嗣徐匡华也在这个时期开始从父学琴。抗战胜利后,徐元白定居于杭州,重修半角山房,以文会友,以琴结社,成立了西湖月会(西湖琴社的前身),弹琴、赋诗、作画。同时收受学生习琴,先后投入门下的有姚炳炎、叶名珮、徐晓英、高醒华、张亮、叶军引、郑云飞、章家琪、黄德源等人。在他的学生中,姚炳炎、徐匡华、徐晓英、叶名珮、郑云飞等都做出了很大成绩,成了知名的古琴家。在其直接或间接影响下成为古琴爱好者则不计其数。


    五、改进了斲琴技艺。徐元白对古琴制作有多年的研究和实践。他一生斵琴五十多床,大都为名家收藏。在造型和体制上有许多改进,所创“徐氏式”琴,为当年琴家所称道。为了克服一般古琴制作中由于琴面张弦的高度不当而引起的损音碍指之现象,经过不断探索改进,总结出“左一纸,右一指”的定律,为琴家奉为圭臬。


    如所周知,浙派兴起于宋,自宋至明曾出现过鼎盛时期,迄于明末,由于当时的代表人物,日益趋向媚俗,偏离了古琴艺术传统,且又过分强调门派,门阀之见日深,阻碍了古琴艺术的健康发展,导致了浙派的渐趋衰落。到了清代,虽然也曾出现过一些杰出琴家,但也无法挽救浙派的颓势。清末民初,范季英、释德辉等琴家重刊《春草堂琴谱》,维系了浙派遗绪。其时,释德辉与大休、张味真等琴家过往甚密,而徐元白是大休的高徒,又与张味真时相切磋琴艺,且当时正值盛年,琴艺精进,因此,继承浙派艺术的重任便历史地落在了徐元白的身上。他重新竖起了浙派大旗,成了重振浙派古琴第一人。这是他的重要贡献之一。


    开创解放后浙江古琴文化发展的新局面,为繁荣浙江古琴艺术事业铺平道路,这是徐元白先生的第二个重大贡献。解放前,他长期从事古琴艺术事业,在古琴艺术上具有卓荦造诣。因此,解放后查阜西先生曾打算邀请他到北京参加古琴教学、研究工作,后因故而未能如愿。这虽然是一个重大损失,然而却给浙江的琴运带来一个非常有利的契机。他在杭州积极参加古琴演奏,勤奋从事写作,尽心培养学子,为普及推广古琴音乐不遗余力。现在,浙江古琴事业正在蓬勃发展,以杭州为中心,古琴艺术之光已经辐射到全省各地,除了西湖琴社、霞影琴馆、太音琴社之外,许多地方和学校也先后成立了琴社组织,广泛开展教学、演奏和交流活动,琴人发展到近千人之众。展望前景,令人欣喜不已。


    徐元白先生对古琴事业的贡献具有划时代和开创性的意义。1957年,徐公的过早逝世,无疑是一个重大损失。五十年来,我们国家经历了重大的变化和发展,国民经济迅速增长,人民生活水平日益提高,古琴艺术也得到很大发展。2003年,联合国宣布中国古琴被列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之一。如今,古琴艺术园地百花齐放,春光无限。在徐元白先生逝世五十周年的日子里,我们可以告慰于他的在天之灵了。  (高醒华) 
来源:中国古琴网      编辑:秋痕

天一阁“琴宴”高山流水觅知音
东皋心越琴学研究纲要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