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国学胜地
(随笔)湘西,悠悠武陵山(2)

发布时间: 2011/11/28 11:13:20    被阅览数:
%1. 张家界,如画的武陵源,还是武陵源如画?
  
  张家界景区,别号“武陵源”。如果不考虑什么经济、社会、民生等等恢宏大事,仅仅从景观看,说它是神仙住的地方,绝不为过。在大庸地区,形成于大约4亿年前泥盆纪的石英砂岩,因地壳运动,隆起成山。在以后的漫漫岁月中,经过各种自然力作用和水流侵蚀,垂直节理充分发育的石英砂岩,不断地解体、崩塌和残留,形成丛丛叠叠的奇峰。这些形态各异的无土奇峰,在扎根于石缝的常绿树木,攀附在危岩上的奇花异草,似蓄意,又似天成的装点中,随四季变化,千姿百态,无比壮丽之中掩饰不住千娇百媚。
  
  一位朋友说,到张家界能体会何谓中国山水画的“自然本源”。
  我在农历九月初来到这个如诗如画的地方。春秋两季,武陵一带多云雾。张家界景区那数不尽的奇峰,点缀着苍翠欲滴的草木和姹紫嫣红的野花,直耸天际,在缭绕的云雾中若隐若现,如梦如幻,分明就是一幅幅中国山水画。朋友说得有理,中国古代的山水画,尽管找不出对应的真实景致,却非画师的无中生有。
  
  中国古典山水画,妙就妙在其与真实景物的“似与不似之间”,或者说,是画之精髓与真实景物的“神似”。
  可是,又何为“神似”?
  直接一点说,所谓“神似”无非自以为是的赏画者彻头彻尾之主观判断。学究一点说,“神似”就是观察者与观察对像心之共鸣。
  主观判断可以说是认识的出发点。经典案例莫过于欧氏几何。大约2300年前,古希腊人欧几里德写成了不朽巨著《几何原本》。在这部划时代的巨著里,欧几里德创立了一个形式系统,从而为数学,乃至整个科学大厦奠定了基础。
  所谓形式系统(亦称公理系统,Axiomatic System),由一些“公理”和“规则”构成,并由这些“公理”和“规则”逐步生成(即推导出)新的定理,直到我们需要的定理出现为止。同时,生成的新定理必须满足所谓的“一致性”――该系统中生成的每个定理都是真的;和“完备性”――每个为真的定理都在该系统之内。
  我想,看到这里一定让很多朋友头痛。头痛归头痛,欧几里德创立的形式系统,是整个数学,乃至现代科学体系的基础,却绝无争议。艺术方面,西洋画讲究的“透视原理”,基础就是几何学。
  有意思的是,所谓“公理”,通俗说就是“不证自明”的道理――这听上去是多么的主观!记得否,初中时,难倒多少同学,尤其是女同学的平面几何,就是从5条主观到家、“不证自明”的公理开始的。主观未必有问题。中国古典山水画,落笔总在山水外,说是完全彻底的主观行为也不为过。明代大画家王履有《华山画册》。画册中合共40帧“华山画”,竟然全是王履心中的“华山”,完全没有对应的真实华山景致。对此,王履的解释是“吾师心,心师目,目师华山”。这说法何等经典,与唐之大画家张璪的“外师造化,中得心源”;丹青天才、“清初四僧”之石涛的“搜尽奇峰打草稿”,真是异曲同工。
  
  问题是,从一个十分主观的起点出发,下一步向哪儿走?
  欧几里德及其孝子贤孙们,坚持按规定的规则走,并且坚持每一步都必须保证“一致性”和“完备性”。我们的先贤则是义无反顾地跟着主观感受走,不断地用自己脑瓜蹦出的新“主观意念”,证明自己永远正确。结果呢?结果是西人最终以船坚炮利把中华帝国打翻在地;结果是我们面对先贤那些历经千百年不朽的山水画,依然会产生无边无际的遐想;结果是我们万万千千到如画的张家界旅游的民众,面对鬼斧神工的造化物,总是做作地惊呼:啊啊,这山峰像……像下凡的多情仙女!
  难道这就是王履的“心师目”?多情仙女,天那,我怎么看它像高攀仙女的凡夫俗子董永?
  
  张家界是国内大热的旅游点,游人如过江之鲫。张家界景区的管理,堪称国内一流。管理之细致,连入景区“武陵源”大门,也要检查游人指纹。真是有意思极了。入境美国以指纹验明正身,为的是防范恐怖袭击;入武陵源以指纹核实身份,为的却是越演越烈的逃票行为。
  张家界景区一流的管理,让这个魅力非凡的武陵一隅,尽管有潮水般一浪接一浪的游人,环境依然秀丽优美,说一尘不染亦不为过。美中不足的是,那些地质公园必备的地质科学知识介绍牌,怎么看也像是敷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玩意。
  那天我站在一块刻有解释石英砂岩“垂直节理”的水泥牌前,许是眼拙,我根本没有看出牌牌后面的石头有什么“垂直节理”。当我绝望地站在这块相当醒目的牌牌边上发愣的时候,身边走过不下百人,却没有一个人看那块可怜的水泥“科学知识”牌一眼。
  
  密执安州立大学教授Jon Miller在2007年发表过一份研究报告。报告担忧地称,只有28%的美国公民具备基本的科学素质,有70%的美国公民读不懂《纽约时报》的科学版。对比一下中国情况,Miller 教授或许可以宽慰一点:官方调查显示,我国2010年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公民为总人口的3.27%。
  如此巨大的差距,你信不信?如果你有疑问,试试告诉你的游伴们,眼前这山,看上去像早已谢世的“伟大领袖”,一定会引来他们大惊小怪的啧啧称奇声。可是你要是企图给他们讲解,从地质学的角度这奇峰是如何形成的,你一定被视为天下最无趣的讨厌鬼。
  
  我国具备基本科学素质的公民,仅仅占总人口的3.27%。听起来真让人沮丧。
  站在张家界国家地址公园那块可怜的“科普”牌前面,对这个可怜的3.27%――至于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来源:天涯      编辑:Jina

(随笔)湘西,悠悠武陵山(1)
(随笔)湘西,悠悠武陵山(3)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