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类别:首页 >> 新版国学 >> 国学工具
中国古代文学要籍简介:文史类笔记(3)

发布时间: 2011/7/31 9:36:18    被阅览数:

41、《朝野类要》

  介绍宋朝的各种典章制度、习俗用语的由来与变迁类笔记,五卷,南宋赵升编纂。赵升,字向晨,文昌(今属海南省)人。生卒年均不详,宋理宗端平末(1236))尚在世。生平事迹不详。赵升生平唯一的最直接的史料,就是赵升本人的《朝野类要序》:“仆自幼入京都,观公朝仪刑政事名理,及闻夫缙绅间众所称谓,皆蒙然无所知识。求之于书,甚为简略,或无载记,后历闻诸师友老先生指诲。岁月浸久,虽曰强记,终不如弱文。遂寄之毫楮,姑目曰朝野类要。逮今岁自九江归舍,而旧所记述,间为鼠蠹之余,弃之可惜。又以好事者来需,第须别录。既病且懒,遂移书札之费,增而锓之于木。不独有以应酬,亦足以广四方之见闻。惟其宫禁内职,不复纪录。非曰缺文,实不敢也,观者当察焉。端平重九、文昌赵升向辰识于双桂书院”。端平是宋理宗年号,丙申是公元1235年,可见作者最早死于1235年重阳节之后。

  《朝野类要》五卷,分为十二类,按类排比材料,每条各标小题,共两万余字,分门别类地对宋朝的各种典章制度以及习俗用语的由来与变迁做了扼要的介绍。宋代公牍文字和士大夫的一些习用词语,有许多是我们不懂的,如“上庠”、“补混”“捧恩香例”、“进拟”等,以及“诏书”、“制书”、“手诏”、“御札”的区别,“白麻”、“堂剳”、“白剳子”等含义,这部书是可以当作辞典来查阅的。所以近代以来,已为学者们所重视。80年代出版的最大的汉语辞书《汉语大词典》就引述了许多《朝野类要》的条目,《中国历史大辞典》的《宋史卷》中有关制度史的词条,几乎就是《朝野类要》的现代语译。此外,《宋史》点校本的校勘记,也广泛利用了《朝野类要》。《朝野类要》所解释的词条,也被各个领域的学者和文人所重视。比如,“新闻”一词的出处、依靠妻族而得官的“裙带官”、形容长篇奏疏的“万言书”、防止官僚间结党营私的“禁谒”,以及“脚色”、“爵禄”“清要”等,不断被反复引用。以上都显示出《朝野类要》在研究传统中国的官僚制度和古代文化时不可或缺的重要性。出书也引起国外学者的重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年代日本出版的《中国法制大辞典》就收录了许多《朝野类要》的条目。

  《朝野类要》的版本见王瑞来《朝野类要的版本与流传》《中国典籍与文化》2009年1期。

  今有:《朝野类要》王瑞来点校,唐宋史料笔记丛书,中华书局2007年版;研究论文:《朝野类要编撰者赵升考》王瑞来《中国典籍与文化论丛》第九辑,2007年4月,北京大学出版社。

42、《能改斋漫录》

  宋代记载史事、辨证诗文典故、解析名物制度的笔记集,18卷。南宋吴曾撰。吴曾,字虎臣。崇仁(今属江西)人。生卒年不详。博闻强记,知名当时。因应试不第,于绍兴十一年(1141)献书秦桧,得补右迪功郎,后改右承奉郎、宗正寺主簿、太常丞、玉牒检讨官,迁工部郎中,出知严州,后辞官。

  《能改斋漫录》共18卷,分为事始、辨误、事实、沿袭、地理、议论、记诗、记事、记文、类对、方物、乐府、神仙鬼怪十三类。以考证为主,阐释史事制度,辨证诗文典故,解析名物制度,资料丰富,援引广泛,且保存了不少已佚文献。其论诗注重炼字、立意,于前人诗作用典、事实之误,与个别语词之诠释,多所考辨。因而为后世文史研究者所重视。诸家考证之文,往往征引其说。但作者党附秦桧,曲意取媚,在书中亦有所表现。考证也有不少失实处,故曾遭到同时代人普遍指摘。《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认为不能因人而废其言:“曾记诵渊博,故援据极为赅洽,辨析亦多精核。当时虽恶其人,而诸家考证之文,则不能不征引其说,几与洪迈《容斋随笔》相埒。置其人品而论其学问,弃其瑕纇而取其英华,在南宋说部之中,要称佳本,则亦未可竟废矣。”

  《能改斋漫录》刊刻于绍兴二十四至二十七年间,孝宗隆兴初(1163)因仇家告讦,诬此书“事涉讪谤”,遂被禁毁。至光宗绍熙元年(1190)始重刊版。但新版经过删削,已非旧观。下及元明,刊本又绝。今所见者为明人从秘阁抄出,有《武英殿聚珍版丛书》《墨海金壶》本《守山阁丛书》本等。

  今有:《能改斋漫录》上海古籍出版社1979年版;《能改斋漫录》北京·团结出版社1993年版;《能改斋漫录》台北·广文书局1959年版;《能改斋漫录》中华书局1985年版。

43、《避暑录话》

  宋代历史轶事笔记,2卷,北宋叶梦得撰。叶梦得(1077—1148),字少蕴。苏州吴县人。哲宗绍圣四年(1097)登进士第,历任翰林学士、户部尚书、江东安抚大使等官职。晚年隐居湖州弁山石林,故号石林居士,所著诗文多以石林为名,如《石林燕语》、《石林词》、《石林诗话》等。绍兴十八年卒,年七十二。死后追赠检校少保。叶梦得是南宋重要词人,在北宋末年到南宋前半期的词风变异过程中,起着先导和枢纽作用。作为南渡词人中年辈较长的一位,叶梦得开拓了南宋前半期以“气”(英雄气、狂气、逸气)入词的词坛新路。

  《避暑录话》撰于南宋绍兴年间,据书前作者自序称,绍兴五年(1135)因酷暑难熬,不能安其室,于是每日早起,即择泉石深旷、竹松幽茂处避暑,与其二子及门生“泛话古今杂事,耳目所接,论说平生出处及老交亲戚之言,以为欢笑,皆后生所未知”。后由其子栋据以择记之,因名《避暑录话》。此书所记虽为泛话闲谈,然多可补史乘之阙,如《咸淳临安志》卷六一《国朝进士表》载仁宗嘉佑二年(1057)科试登第的叶温叟,未见史料记载其人其事,但《避暑录话》下卷则有详载:其人与苏轼同年登第,以及此后两人的交往。《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其所叙录亦多足资考证而裨见闻”。

  但叶梦得为蔡京门人,故论苏轼等元祐党人,语多偏激狭有门户之见,为读者所讥评。

  晁公武《读书志》载此书作十五卷,《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已指出为传写之谬,《宋史·艺文志》和《文献通考》皆作二卷。通行本有:《稗海》本、《津逮秘书》本、《四库全书》本、《学津讨源》本、《丛书集成初编》本皆为二卷,涵芬楼据项德棻宛委山堂本所刊《宋人小说》则分为四卷,且书前有叶梦得自序。

  今有:《避暑录话》,2册,丛书集成初编本,商务印书馆1934年版;《避暑录话》徐时仪点校《全宋笔记》第二辑大象出版社2006年版,《避暑录话》2册,中华书局1985年版;《避暑录话》,宋元笔记小说大观,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版。

44、《铁围山谈丛》

  宋代历史琐闻类笔记,六卷。北宋蔡绦撰。蔡绦,生卒年不詳,宋興化軍仙游(今屬福建)人,字約之,自號百衲居士,別號無為子。宋徽宗时宰相蔡京之子。年二十,入館閣為侍從。政和中,官至徽猷閣待制,八年(1118),坐不受道錄事勒停,後復官。宣和中,拜禮部尚書兼侍講。宣和五年(1123),以私自撰著詩話,為言者論列,再勒停。六年,蔡京為相,年老不能視事,蔡絛任龍圖直學士兼侍讀,代為決事,竊弄威柄,恣為奸行,中外側目。靖康元年(1126)蔡京败,蔡絛貶竄白州(治今廣西博白),高宗紹興末(1162)尚在謫所。著有《铁围山丛谈》、《西清诗话》,今存。又着有《国史后补》、《北征纪实》,前书已佚,后书部分载入《三朝北盟汇编》。

  《铁围山丛谈》是蔡绦流放白州时所作笔记。白州境内有山名铁围山,位于今广西玉林西,古称铁城。绦尝游息于此。该书记载从太祖建隆至高宗绍兴年间二百年来朝廷掌故、宫闱秘闻、历史事件、人物轶事,旁及诗词典故、文字书画、金石碑刻等诸多内容,色彩斑谰,异常丰富,可谓一部反映北宋社会各阶层生活状况的鲜活历史长卷。在众多的宋代史料笔记中,《铁围山丛谈》是很重要的一种,颇受历代学者重视,多为后人所征引。但蔡绦为蔡京之子,故记蔡京事,语多粉饰,挟有个人恩怨之私,亦为读者所讥。

  《直斋书录解题》著录《铁围山丛谈》五卷,《皕宋楼藏书志》著录旧抄本六卷。今有明嘉靖庚戌雁里草堂钞本、《四库全书》、《知不足斋丛书》、《学海类编》诸本。

  今有:《铁围山丛谈》冯惠民、沈锡麟点校,中华书局1983年版,该书以《知不足斋丛书》本为底本,以《学海类编》本、《说郛》本参校);《铁围山丛谈》大象出版社“宋代笔记”第三编,2007年版;《铁围山丛谈》,宋元笔记小说大观,上海古籍出版社2007年版。

45、《湘山野录》

  宋代历史琐闻类笔记,三卷。另有《续录》一卷。北宋文莹撰。文莹,字如晦,一说字道温,北宋时期钱塘人。生卒年月不详,大约生活在真宗至神宗这一段时间。与苏舜钦为诗友,舜钦尝介绍他到滁州谒欧阳修,又游丁谓门下,谓待之甚厚。熙宁中,居荆州之金銮寺。据《文献通考》引晁公武《郡斋读书志》,说文莹是吴地僧人,而《四库全书总目》则认为《文献通考》有误,认为文莹在荆州之金銮寺隐居并著成《湘山野录》一书。因书作于荆州金銮寺,故以湘山为书名,约写成于神宗熙宁年间(1068—1077)。著有《湘山野录》三卷,《续录》一卷,《玉壶野史》十卷.据《四库全书总目》又有《渚宫集》三卷。

  《湘山野录》主要内容是记载自北宋开国至神宗时期的历史,内容十分广泛,涉及朝章国典、宫闱秘事、将相轶闻,下及风俗风情,主要内容仍是朝廷内斗和高官轶事。《真宗求占城稻种》条记载宋真宗从印度、越南求占城稻种和粒大子多绿豆种的经过:宋真宗“深念稼穑。闻占城稻耐旱,西天绿豆子多而粒大,各遣使以珍货求其种。占城得种二十石,至今在处播之。西天中印土得绿豆种二石。始植于后苑,秋成日近臣尝之,仍赐占稻及西天绿豆御诗。”这则为记录中国农业史中不可多得的资料。

  宗徽宗崇宁二年(1103),朝廷下诏禁毁元祐党人书籍,文莹虽不属于元祐党人,但由于《湘山野录》某些记载暴露了北宋朝廷的阴暗面,如朝廷高官陷害种放,宋太祖“斧声烛影”疑案等,使其也上了禁毁书目。太祖“斧声烛影”记载说:是夕,太祖“召开封王(即太宗赵光义),延入大寝,酌酒对饮。宦官、宫妾悉屏之,但遥见烛影下,太宗时或避席,有不可胜之状。饮讫,禁漏三鼓,殿雪已数寸,帝引拄斧截雪,顾太宗曰:“好做,好做!”遂解带就寝,鼻息如雷霆。是夕,太宗留宿禁内,将五鼓,周庐者寂无所闻,帝已崩矣。太宗受遗诏于柩前即位。”

  今有:《湘山野录》郑世刚点校,中华书局1984年版;《湘山野录》大象出版社“宋代笔记”第一编,2005年版。

46、《玉壶清话》

  宋代历史琐闻类笔记,又称《玉壶野史》,十卷,北宋文莹撰。《玉壶清话》是文莹于神宗元丰元年(1078)作于荆州的又一部野史笔记,内容、体例与两年前所撰《湘山野录》、《续录》相仿。本书前八卷近一百六十条,杂记北宋开国至神宗朝百年间君臣行事、礼乐宪章、诗文逸事、市井见闻等;而第九卷《李先主传》、第十卷《江南遗事》,则详细记录了五代后期南唐政权“累世之隆替”、“圣贤治乱之迹”,是研究五代史和北宋史的珍贵资料;其中谈诗论文之语,清曹溶则冠以“玉壶诗话”辑入《学海类编》,显现它的诗话价值。

  《玉壶清话》在南宋时已有《玉壶野史》的别称,宋元时均著录为十卷。明初编修《永乐大典》后,逐渐散阙,仅得前五卷流传,天一阁范钦等人抄访得后五卷,遂合成十卷刊行。《玉壶清话》现通行本有《知不足斋丛书》本、《笔记小说大观》本、《说郛本》;称《玉壶野史》则有《四库全书》本、《墨海金壶》本、《守山阁丛书》本。

  今有:《玉壶清话》上海古籍出版社“宋元笔记小说大观”2001年版;《玉壶清话》大象出版社“宋代笔记”第一编,2005年版。

47、《鸡肋篇》

  宋代考据辨证类笔记,三卷。北宋末年庄绰撰。庄绰字季裕,约宋钦宗靖康年(1126)前后在世清源(今福建泉州)人,上海辞书出版社《中国人名大词典·历史人物卷》说是太原人(历史上太原也曾有清源之称),误。生卒年均不祥,约北宋末前后在世。状貌清癯,人目为“细腰宫院子。”北宋末年,历摄襄阳尉、原州通判等。宋室南渡后,历任建昌军通判、江西安抚制置使司参谋官,最高官职是“朝奉大夫知鄂州、筠州”。庄绰学有渊源,是一个考证学家、民俗学家、天文学家、医药学家,对针灸尤有研究。著有《本草节要》、《明堂灸经》、《脉法要略》,皆已散佚;今尚存世的有《膏肓腧穴灸法》二卷和《鸡肋篇》。

  庄绰博物洽闻,又喜游历,足迹遍及大江南北,见闻广博,《鸡肋篇》中记载了大量全国各地民俗、物产、饮食和医药知识,对我们认识宋代社会以及生产生活状况有一定帮助,如记载“皂荚”的制作过程:“京师取皂荚子仁煮过,以糖水浸食,谓之‘水晶皂儿’”;定州丝绸织花的独特方法:“定州织刻丝不用大机,以熟色丝经于木杼上,随所欲作花草禽兽状。以小梭织纬时,先留其处,方以杂色线缀于经纬之上,合以成文,若不相连”。当时寒食祭祖风俗:“寒食上冢亦不设香火,纸钱挂于茔树。其去乡里者,皆登山望祭。裂帛于空中,谓之掰钱”。湖南沣州“社日”祭祀瘟神,然后装载在船上送走,为之“送瘟神”毛泽东《七律·送瘟神二首》诗题可能源于此俗。书中记载的一些医药知识如针灸、偏方也可作为今日借鉴参考。

  今有:《鸡肋篇》萧鲁阳校点,唐宋史料笔记丛书,中华书局1983年版;《鸡肋篇》上海书店1990年版。

48、《墨庄漫录》

  记载两宋典章制度、历史故实、诗文的笔记,十卷。北宋末张邦基撰。张邦基,字子贤,高邮人。生卒年、生平事迹均不祥,约宋高宗绍兴初(1131)前后在世。喜藏书;有《墨庄漫录》十卷行於世。

  《墨庄漫录》杂录宋代杂事,间有考证,多有见地。尤留意于诗文词的评论及记载,较多地保存了一些重要的文学史资料,本书为研究我国古代文学史提供了丰富的资料。其中有诗词欣赏:着重举出当代人的作品(或完整地举出,或摘句),并概括评论,评论颇为精当,如如称杜甫《丹青引赠曹霸》诗“微意深远”,王令《假山》诗“笔力豪放”,舒亶“香泛”联“刻削”,韩驹“倦鹊”联“太工”等。评论也颇具见地,认为作诗、读诗、概关于际遇:唐人行役,怀归感叹,故诗多“佳作”;蔡绦身“处富贵”,辄不悟杜甫晚居西川之“闷”;有诗词考释,如谓杜甫玄都坛歌“王母画下云旗翻”之“王母”乃蜀鸟,谓李商隐《锦瑟》中间四句乃形容瑟谱四曲,谓苏轼儋耳山“君看道傍石”之“石”当“者”,或出自个人发明,或祖述他人,往往有独到之处。关于文的评论;如谓苏轼、黄庭坚善题跋,属散文;谓孙觌(仲益)、汪藻(彦章)工四六,属韵文,谓张舜民(芸叟)、秦颧(少游)文法干愈(退之),属师承渊源。皆可资参考。有文人轶事,如关于苏轼者,即达二十则,除个别则外,皆不见他书。以上四个方面加在一起,略及本书一半篇幅略多。《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许为“宋人说部之可观者”。但论诗重“箴讽”,谓元稹《连昌宫词》高过白居易《长恨歌》,以前者“微而显”,后者“终篇无所规正”,未脱儒家诗教窠臼,失诸片面。

  《墨庄漫录》十卷,宋代书目未见著录,《四库全书》收于子部杂家类。《宋诗纪事》称引其文达三十八条。

  今有:《墨庄漫录过庭录可书》中华书局,唐宋史料笔记丛刊,1985年版;《东坡志林》(附老学庵笔记·考古编·演繁录·墨庄漫录)京华出版社2000年版;《墨莊漫錄》大象出版社“宋代笔记”第三编,2007年版。

49、《默记》

  主要记载北宋时期朝野遗闻的笔记,南宋王铚撰。王铚,生卒年不详,字性之,汝阴(今安徽阜阳)人。王铚出生于世代书香之家,是宋初著名学者王昭素的后裔。父亲王萃(字乐道)是歐阳修的学生。家中藏书甚富,绍兴(1131-1162)初,官迪功郎,权枢密院编修官。因纂集祖宗兵制,受到高宗赵构的赏识,诏改京官,晚年,遭受秦桧的據斥,罷为右承事郎、主管台州崇道观。避地剡溪山中,日以角咏自娱,人稱雪溪先生。王銍少而博学,善持论,强记闻。據说他读书能五行俱下,别人才三、四行,他已尽一纸。南宋的大诗人陆游很推崇王铚,在老学庵笔记中写道:“王性之记问该洽,尤长于国朝故事,莫不能记,对客指画育说,动数百千言。退而質之,无一语缪。予自少至老,惟见一人。”王铚对北宋一代的历史有著很深的造诣。據《建炎以来系年要录》、《宋会要》等书的记载,他曾经编修过祖宗兵制、七朝国史、哲宗皇帝元祐八年补录,著有《太玄经义解》、《国老谈苑》、《默记》《补侍儿小名录》,《雪溪集》、《四六话》。《宋史翼》等。可惜的是这些书大都没有保存下来。

  《默记》主要记载了北宋时期的朝野遗闻。由于王铚“尤长於国朝故事”,所以在他的《默记》中保存了很多北宋时期的遗闻轶事,可以补正史之不足,对于研究宋代的历史有一定的参攷价值。其中如记宋太祖攻取滁州清流关的经过,李煜因思念故国写《虞美人·春花秋月》而被害经过可补史料文学史之缺。其中记人物又颇幽默风趣,如记宋初宰相王溥之父王祚的父道尊严以及被瞎子糊弄的经过,颇为风趣:

  王溥,五代状元,相周高祖、世宗,至本朝以宫师罢相。其父祚,为观察使致仕,待溥甚严,不以其贵少假借。每宾客至,溥犹立侍左右,宾客不自安,引去。

  祚居富贵久,奉养奢侈,所不足者未知年寿尔。一日,居洛阳里第,闻有卜者,令人呼之,乃瞽者也。密问老兵云:“何人呼我?”答曰:“王相公父也。贵极富溢,所不知者寿也。今以告汝,俟出,当厚以卦钱相酬也。”既见,祚令布卦,成,又推命,大惊曰:“此命惟有寿也。”祚喜,问曰:“能至七十否?”瞽者笑曰:“更向上。”答以至八九十否,又大笑曰:“更向上。”问曰:“能至百岁乎?”又叹息曰:“此命至少亦须一百三四十岁也。”祚大喜曰:“其间莫有疾病否?”曰:“并无。”固问之,其人又细数之曰:“俱无,只是近一百二十岁之年,春夏间微苦脏腑,寻便安愈矣。”祚喜,回顾子孙在后侍立者曰:“孙儿懑切记之,是年且莫教我吃冷汤水。          

  《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称:“铚熟于掌故,所言可据者居多。但提要也指出:“惟所记王朴引周世宗夜至五丈河旁见火轮小儿,知宋将代周一事,涉于语怪,颇近小说家言,不可据为实录耳。”

  《默记》有涵芬楼宋元人说部本、明嘉靖二十三年雲山书院刻本、清张载华、瞿巸邦两抄本汪季青古香楼本。通行本有《稗海》本、《津逮秘书》本、《知不足斋》本、《四库全书》本、《学津讨源》本、《丛书集成初编》本

  今有:《默记》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初编》本,1935年版;《默记·燕翼诒谋录》朱杰人点校,中华书局“历代史料笔记丛刊”本,1981年版;《默记》江苏古籍出版社2004年版。其中中华书局朱杰人点校本较佳。

50、《挥麈录》

  宋代历史轶事笔记,南宋王明清撰。王明清(1127-1202)字仲言,著名学者王銍次子,汝阴(今安徽阜阳)人。自幼继承家学,酷爱文史。孝宗即位之初,以父荫入仕。乾道间奉祠山阴。淳熙十二年(1185)以朝请大夫主管台州崇道观。光宗绍熙三年(1192),为杂买务杂买场提辖官。四年,任宁国军节度判官。宁宗庆元元年(1195),添差泰州通判。嘉泰初(1201),为浙西参议官。与尤袤(字遂初)、陆游(字敄观)、李焘(字仁甫)等有过交往。王明清以博闻洽识著称于世,其父王銍善治史,著有笔记小说《默记》。明清承修父业,亦以史才冠有宋,史笔精湛,态度严谨,所撰《挥麈录》为其三十余年心力所灌就,另著有笔记小说《摭青杂说》、《投辖录》、《玉照新志》等。

  《挥麈录》二十卷。其中前录四卷,后录十一卷,三录三卷,余话二卷。主要记述两宋典章制度、文人士大夫轶闻,兼及诗文碑铭,内容涉及当时的政治、军事、文化、社会、经济等诸多领域等。如谈及徽宗朝对布衣荐举的不重视和民间对荐举的轻蔑,包括由荐举获得高位人品的卑劣:“本朝以来,以遣逸起达者,惟种明逸、常夷甫二人而已。徽宗朝,王易简、蔡崈、吕注自布衣拜崇政殿说书,然荐绅问多不与之也。王君仪、尹彦明后亦登禁从,距今亦三十年矣。虽屡下求贤之诏,州郡间有不应聘者,而羔雁不至于岩穴也。易简即寓之父,九江人,大观中家祖守郡,首荐之。其后改节,以媚权臣,官至资政殿大学士。寓仕靖康,骤拜二府,被命使虏,托梦寐以辞行,钦宗震怒,窜岭外。”这也可能就是北宋灭亡主要原因之一。另外谈及当时避讳和世人对此的态度:“本朝刘温叟以父名岳,终身不听乐。至其孙几,乃自度曲,预修《乐书》,可笑。”

  作者不仅能够继承北宋传统笔记的编修体例及其记事特色,而且还能凭借博闻强识的自身优势,以高度的历史责任感,采取存录基本文献史料、注重汇聚当时诸多人物及事件的记事方法,主要用来补足处在南北宋之交时的史料史实不足。因内含丰富的当代文献史料,多是作者亲历的当代史事,其资料来源大多得自当时的文献以及亲友的口述,加之作者选择和笔录的态度比较严谨,因此它在问世后就得到了一些著名学者的称道,被官私历史著作屡加征引,是宋代史料笔记的上乘之作。

  《挥麈录》有明汲古阁本,《说郛》本,四库全书本,四部丛刊本,《知不足斋丛书》、《学海类编》本等。

  今有:《挥麈录》中华书局上海编辑所1961年版;《挥麈录》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版,《挥麈录》上海书店2001年版。

51、《侯鲭录》

  宋代名物考据辩证类笔记,8卷。南宋赵令畤撰。赵令畤(1051—1134),北宋末南宋初词人。字景贶,又字德麟,自号聊复翁,又号藏六居士。宋太祖次子燕王德昭之后。哲宗元祐六年(1091)签书颍州公事。苏轼知颍州,与他共治颍州西湖,并荐之于朝;因此与苏轼、陈师道等来往甚密,日相唱和。后被人告发与苏轼交通,罚金,入党籍。不久依附内侍以求晋升,颇被清议所非。高宗绍兴初,袭封安定郡王,迁宁远军承宣使,同知行在大宗正事。亦赵令畤能文,但文集已佚。他所作的咏张生崔莺莺故事的12首《商调蝶恋花》鼓子词,是研究宋元说唱文学与戏剧文学的重要资料,在中国戏剧史上是块里程碑。

  《侯鲭录》取汉代娄护合制美食“五侯鲭”的故事作为书名,意即多方采取合制成的精品。全书8卷,诠释名物、习俗、方言、典实,记叙时人的交往、品评、佚事、趣闻及诗词之作。但所记故实,多为习见者,而且以讹传讹。有些条目,即采自唐宋人笔记,如《封氏闻见录》、《唐国史补》、《刊误》、《江邻几杂志》等。其考辨之语,亦无新异,唯谈诗文者,颇有可取。由于作者在元祐年间与苏轼、黄庭坚等人交游,故所记诸人轶事、议论,多得之见闻,较为可信,如卷七记王安石对当时填词的另一种见解:“荆公云:古之歌者,皆先有词,后有声,故曰:‘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如今先撰腔子,后填词,却是永依声也”。此外,像卷四记苏轼在韩子华家即席赋诗,因韩子华的舞姬鲁生为游蜂所蛰,故有“窗摇细浪鱼吹目,舞罢花枝蜂绕衣”,上句用典故点破“鲁姓,下句言蜂蛰事。虽是叙席间谈笑,则可为苏诗作注。卷中记黄庭坚父黄庶的《怪石》诗句:“山鬼水怪著薜荔,天禄辟邪眠碧苔”就很怪诞恣肆,可见江西派的家学渊源。又如记苏轼长子苏迈少年时所作诗句:“叶随流水知何处,牛带寒鸦过别村”,苏轼笑为“村长官诗”,这类零章断句当代辑录,亦有助于研究宋诗,考证宋人轶事。

  《侯鲭录》通行本有《稗海》本,《知不足斋》本。

  今有:《侯鲭录墨客挥犀续墨客挥犀》,孔凡礼点校,中华书局2002年版;《侯鲭录》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2001年版,;《侯鲭录》大象出版社“宋代笔记”第二编,2006年版。

52、《曲洧旧闻》

  追述北宋历史轶事以及诗文评的笔记,十卷。南宋朱弁撰。朱弁(1085~1144)字少章,号观如居士。婺源(今属江西)人,朱熹叔祖,太学生出身。建炎元年自荐为通问副使赴金,为金所拘,不肯屈服,拘留十六年始得放归,高宗诏为“忠义守节”,有司提议论朱弁之功应晋升数级,因曾劝宋高宗恢复中原,得罪秦桧,仅授奉议郎。绍兴十四年四月病逝。其侄孙朱熹写有《奉使直秘阁朱公行状》,《宋史》即据此立传。他在留金期间写下了不少怀念故国的诗作,深切婉转,是南宋初期的重要诗人。元好问《中州集》收入38首。另有《曲洧旧闻》、《风月堂诗话》等传世。还著有《杂书》一卷,《骫骳说》一卷,《聘游集》四十二卷、《书解》十卷、事迹见《宋史》本传。

  《曲洧旧闻》写于留金期间,主要记述北宋太祖以来诸帝及名臣遗闻轶事,无一语及金,显然寓有怀念故君与家国之思。其中保存了大量的文人逸事,对宋代文学的研究很有价值。书中对蔡京等有所揭露,推崇司马光而对王安石不满,对名臣言行记述得甚为详细,兼有诗文与考证,亦有神怪谐谑之谈。《四库全书》将该书四卷全部收录,称朱弁写《曲洧旧闻》“意在申明北宋一代兴衰治乱之由,深于史事,有补实。”书中还不时回忆故国家乡景物,寄托自己对遥远的家乡的思念。他写道:“新安郡婺源境中产一种草茎,叶柔弱而不长,叶类似甘菊叶,俗呼‘蔗’,今讹为‘遮’字。吃起来有苦又有甘甜味。性温、行血,尤宜产妇。煮熟揉去苦汁,产后多服之无害。因此,又叫‘苦益茶’。这里的医家无一人知道。”

  《文献通考》载弁《曲洧旧闻》一卷,但宋刻本临安府太庙前尹家书籍铺本已明十卷,《文献通考》可能是将“十”误记为“一”。通行本有《宝颜堂秘笈》本、《说郛》本、四部全书本,四部丛刊本,《稗海》本,《知不足斋》本等。

  今有:《曲洧旧闻》中华书局1985年版;《曲洧旧闻》吉林出版集团有限公司2005年版;《曲洧旧闻》大象出版社“宋代笔记”第三编,2007年版。

53、《闻见前录闻见后录》

  追述北宋代历史轶事类笔记,20卷。邵伯温撰。该书又名《河南邵氏闻见录》或《邵氏闻见前录》,“前”字乃是后人所加,为的是有别于邵伯温之子邵博所撰《邵氏闻见后录》。邵伯温(1037—1134),字子文,北宋洛阳(今属河南)人。元祐中,以荐授大名助教,调潞州长子县尉。徽宗即位,上书数千言,欲“复祖宗制度”。知果州,请罢发输沪南诸州绫绢、丝绵数十万以宽民力,后擢提点成都,弟子赵鼎评其一生为谓“以学行起元祐,以名节居绍圣,以言废于崇宁”(《宋史·邵伯温传》)。邵也是理学家,丰富了理学”穷理尽性”的命题。著有《河南集》、《闻见录》、《皇极系述》、《辨诬》、《辨惑》、《皇极经世序》、《观物内外篇解》等。

  《邵氏闻见录》全书20卷。主要辑北宋轶闻,大都信实。作者早年逢王安石变法,中年经过元祐党争,晚年遭遇靖康之祸,故其见闻极为丰富。本书对王安石变法所记颇多,还记载了一些北宋初年的朝章制度及逸闻趣事。本书的内容大体有这样几类:一、记录王安石变法中变法者与反对变法者的言行、思想、逸事,甚至连一些家庭琐事也不厌其烦地记入卷中,为后世了解这段历史提供了具有独特价值的历史资料。邵伯温对双方代表人物如王安石、司马光等各有褒贬,但总的来说,他盛赞的还是那些反对变法的人物,对他们思想道德、政治立场的肯定程度要远远大于变法者。二、记载了北宋时期朝廷和宫廷中的一些典章制度、轶闻趣事。本书对邵雍的描述含有一些虚诞文字,但也可以使后人从其日常起居、过从交游等方面了解这位大学问家的道德文章。三、前16卷记宋太祖以来故事,其中杂及北宋著名文人王禹偁、柳开、穆修、尹洙、欧阳修、苏洵、王安石等,有助于了解北宋古文运动的兴起和发展。本书也有很多纪事不实甚至是恶意诽谤之处,原因在于邵伯温对于变法的政治偏见和党争之见。但总括来看,《邵氏闻见录》是一部研究北宋历史尤其是熙宁变法的十分有价值的史料笔记。

  《邵氏闻见后录》30卷,邵博撰。邵博(?—1158)字公济,洛阳人,邵伯温之次子。生平事迹不详。只知绍兴八年(1138)赐同进士出身,绍兴九年除秘书监校书郎,不久知果州。

  《邵氏闻见后录》虽亦辑北宋轶闻,但参以经义诗话,论古事较多,内容不免芜杂,但关于诗文的评论比《邵氏闻见录》丰富。其中卷十四至卷二十七,比较集中地记述宋代著名文人轶事,以苏轼为详,王禹偁、欧阳修、梅尧臣、苏洵、王安石、曾巩、苏辙等次之。书中所记轶事往往得之亲闻,比较可靠,保存了不少文学史资料。其谈诗,上起楚辞、乐府,中有唐之李白、杜甫、韩愈、白居易、刘禹锡等,下及北宋各大家,其中不乏卓见。如认为杜甫诗“所以独立千载之上”,不在于字字句句“有所本”,其功夫在诗之外。其论文,涉及司马迁、曹植、王勃、韩愈、柳宗元、樊宗师、李商隐及北宋欧、王、曾、苏诸大家与李格非。书中认为韩文“自经中来”,柳文“自史中来”,欧文“和气多英气少”,苏(轼)文“英气多和气少”,亦可备一说。

  《邵氏闻见录》《邵氏闻见后录》通行本有《津逮秘书》本、《学津讨原》本、丛书集成初编本。

  今有:《邵氏闻见录》《邵氏闻见后录》商务印书馆1935年排印丛书集成初编本;《邵氏闻见录》《邵氏闻见后录》中华书局1983年点校本;《邵氏闻见录》《邵氏闻见后录》大象出版社“宋代笔记”第二编,2006年版;

54、《容斋随笔》

  宋代以考证、议论、记事为中心内容的文史笔记,74卷,南宋洪迈撰。洪迈(1123~1202)。字景卢,别号野处。鄱阳(今江西鄱阳县)人。出生于一个士大夫家庭。他的父亲洪皓、哥哥洪适,都是著名的学者、官员,洪适官至宰相。父亲洪皓使金,遭金人扣留,洪迈时年仅七岁,随兄适、遵攻读。他天资聪颖,“博极载籍,虽稗官虞初,释老傍行,靡不涉猎。”绍兴十五年(1145),绍兴十五年(1145)洪迈中进士,授两浙转运司干办公事。因受秦桧排挤,出为福州教授。其时洪皓已自金返国,正出知饶州。洪迈便不赴福州任而至饶州侍奉父母,至绍兴十九年(1149)才赴任。二十八年(1159)归葬父后,召为起居舍人、秘书省校书郎,兼国史馆编修官、吏部员外郎。三十一年,授枢密院检详诸房文字。三十二年春,金世宗完颜雍遣使议和,洪迈为接伴使,力主“土疆实利不可与”。朝廷欲遣使赴金报聘,迈慨然请行。于是以翰林学名义充贺金国主登位使。至金国燕京,金人要迈行陪臣礼。迈初执不可,既而金锁使馆,自旦及暮不给饮食,三日乃得见。金大都督怀中提议将迈扣留,因左丞相张浩认为不可,乃遣还。洪迈回朝后,殿中御史张震弹劾迈“使金辱命”,论罢之。乾道二年(1166),知吉州(今江西吉安),历知赣州婺州。后因孝宗召对,力主抗战得到嘉许,提举佑神观兼侍讲,同修国史,又进敷文阁直学士,直学士院,深得孝宗信任。淳熙十三年(1186)拜翰林学士。光宗绍熙元年焕章阁学士,知绍兴府。二年上章告老,进龙图阁学士。嘉泰二年(1202)以端明殿学士致仕。卒赠光禄大夫,谥文敏。除《容斋随笔》外,今尚存文集《野处类稿》、志怪笔记小说《夷坚志》,编纂的《万首唐人绝句》。

  《容斋随笔》共《五笔》,74卷,1220则。其中,《容斋随笔》16卷,329则;《容斋续笔》16卷,249则;《容斋三笔》16卷,248则;《容斋四笔》16卷,259则;《容斋五笔》10卷,135则。据作者自述,该书写作时间历经近三十年。该书内容丰富包罗万象,大致包括下列几个方面:历史事件评论、历史人物评论,史料、典章、物产考察、宋代专著评介、天文、历算、星相等几个方面,以考证、议论、记事为中心内容。《容斋随笔》不但涉猎广泛,而且考证辨析之确切,议论评价之精当,皆倍受称道。其最重要的价值和贡献是考证了前朝的一些史实,如政治制度、事件、年代、人物等,对历代经史典籍进行了重评、辨伪与订误,提出了许多颇有见地的观点,更正了许多流传已久的谬误。其中对一些历史经验的总结亦颇有见地,许多资料为官方史志所不载。该书以资料丰富、格调高雅、议论精彩、考证确切等特点,卓然超越众多的同类著作之上,与沈括的《梦溪笔谈》、王应麟的《困学纪闻》,是南宋三大最有学术价值的笔记,被历史学家公认为研究宋代历史必读之书。明人李翰说:洪迈聚天下之书而遍阅之,搜悉异闻,考核经史,捃拾典故,值言之最者必札之,遇事之奇者必摘之,虽诗词、文翰、历谶、卜医,钩纂不遗,从而评之。”《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更将其推为南宋笔记小说之冠。不仅在中国历史文献上有着重要的地位和影响,而且对于中国文化的发展亦意义重大。  

  《容斋随笔》也是毛泽东一生中比较喜欢读的一部书。早在延安时代,他就将该书赠给谢觉哉阅读。1972年又将此书送给他青年时代的朋友、湖南第一师范的同学周世钊。1959年10月30日,毛泽东出京巡视,指名要带的有限书籍中,就有《容斋随笔》。1976年8月26日毛泽东病情开始恶化。仍索要《容斋随笔》。9月8日,也就是毛泽东去世的前一天,还由别人为他代读《容斋随笔》37分钟。

  《容斋随笔》通行本有《洪氏晦木斋丛书》本,四部丛刊续编本,商务印书馆“四部丛刊初编”本等。

  今有:《容斋随笔》中州古籍出版社1994年版;《容斋随笔》中华书局2005年版;《容斋随笔》北京燕山出版社2008年版;《容斋随笔》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年版。

55、《高斋漫录》

  记载两宋典章制度、历史故实、诗文的笔记,一卷。南宋曾慥撰。曾慥(?—1155),两宋之际道教学者、诗人。字端伯,号至游子,晋江(今福建泉州)人。北宋大臣曾公亮四世孙。北宋靖康(1126)初,任仓部员外郎。金人陷京师后,曾随其岳父翰林学士吴幷降金,充事务官,并助纣为虐:“金人限三日立张邦昌,慥挟势督促,都人震恐累日”。南宋绍兴元年,曾慥因降金并协立张邦昌,被罢官,寓居银峰。《类说》和《高斋漫录》即写于此间。绍兴九年(1139),秦桧当权,曾慥又投靠秦桧,起为户部员外郎,十一年(1141)曾慥为擢大府正卿,“总领湖广江西财赋,京湖军马钱粮,置司鄂州,诸军并听节制,不独职馈粮饷也,总领官正名由此始”。曾慥正当权利高峰时,不知何故,也许是看到秦桧不会长久得势,不久,以疾请祠,除秘阁修撰,提举洪州玉隆观。曾慥晚年隐居银峰,潜心修道,学养生,成为道教学者,编成《道枢》四十二卷。另著有《类说》六十卷,《高斋漫录》一卷,《集仙传》一卷,《乐府杂雅》三卷,《拾遗》二卷。

  曾慥在《类说》序中谈到自己的创作动机是“资治体,助名教,供谈笑,广见闻”,同期创作的《高斋漫录》的创作动机也与此相类。全书一卷,书中上自朝廷典章,下及士大夫事迹,以至诗文评,诙谐嘲笑之属,随听见闻,皆纪闻其中,如:东坡闻荆公《字说》新成,戏曰:“以竹鞭马为笃,以竹鞭犬,有何可笑?”又曰:“‘鸠’字从九从鸟,亦有证据。《诗》曰:‘鸣鸠在桑,其子七兮。’加上爹和娘,恰是九个。”、书中记王安石退居钟山后的平易与低调,很有意思:“王和父守金陵。荆公退居半山亭,每出跨驴,从二村仆。一日入城,忽遇和父之出,公亟入编户家避之。老姥自言病痁求药,公随行偶有药,取以遗之。姥酬以麻线一缕云:‘相公可将归与相婆也。’公笑而受之。”

  《高斋漫录》有:清光绪15年(1889)上海鸿文书局版;《后山丛谈高斋漫录》商务印书馆丛书集成初编本1936版;《高斋漫录》中华书局1985年版;《高斋漫录》,宋元笔记丛书,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高斋漫录》大象出版社“宋代笔记”第二编,2008年版。

56、《梁溪漫志》

  记载两宋典章制度、历史故实、诗文的笔记,十卷。南宋费衮撰。费衮,字补之。无锡人,衮幼承家训,博学而能文绍熙(1190-1194)国子监免解进士。负用世辅政奇才而不得志,以著作自见。平生所著除《梁溪漫志》外,还有《续志》三卷、《文章正派》十卷、《文选李善五臣注异同》若干卷,今皆佚。

  《梁溪漫志》十卷,160余篇。据此书前作者《自序》所称,其著作过程是平日暇时,把所欲述、欲言者记之于纸,经过多年的积累,最后汇集成编。故名为“漫志”。“梁溪”是因他居于无锡县城西梁伯鸾寓居而得名。该书记述了宋代政事典章,考证史传,评论诗文,间及传闻琐事。第四卷则全记苏轼事,如:“陆宣公谪忠州,杜门谢客,唯集药方。盖出而与人交,动作言语之际,皆足以招谤,故公谨之。后人得罪迁徙者,多以此为不。至东坡则不然。其在惠州也,程正辅为广中提刑,东坡与之中外,凡惠州官事,悉以告之。”“凡此等事,多涉官政,亦易指以为恩怨,而坡奋然行之不疑,于为义如此。谪居尚尔,则立朝之际,其可以死生祸福动之哉。”

  《梁溪漫志》是宋代笔记中史料价值较高的一种,对于研究宋代典章制度、人物遗闻以及史考、史评和文学等都是一部较重要的文献。《梁溪漫志》书成于宋绍熙三年(1192年),首刊于宋嘉泰元年(1201年),刊行五年后,即宁宗开禧二年即被国史实录馆征收。以备编修高、孝、光三朝正史参用。清修《四库全书》对此书亦颇为推崇,称其“持论有根抵,旧典遗文往往而在”。

  今有:《梁溪漫志》,唐宋史料笔记,中华书局1982年版;《梁溪漫志》宋元笔记丛书,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

57、《四朝闻见录》

  南宋历史轶事笔记,五集。南宋叶绍翁撰。叶绍翁(1194—?),南宋中期诗人,字嗣宗,号靖逸,处州龙泉(今属浙江丽水)人,祖籍建安(今福建建瓯),本姓李,后嗣于龙泉叶氏。曾任朝廷小官。其学出自叶适,他长期隐居钱塘西湖之滨,与真德秀交往甚密,与葛天民互相酬唱。叶绍翁是江湖派诗人,他的诗以七言绝句最佳,代表作有《游园不值》《夜书所见》《嘉兴界》等。

  《四朝闻见录》分为甲、乙、丙、丁、戊五集,凡共209条,记载南宋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事迹,所记多为作者亲历或耳闻,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宋室南渡以后,有关记载颇为简略。李心传的《建炎以来繁年要录》和《朝野亲记》号稱详赅,可以补史传之关。二书之外,便要数到四朝闻见录。不过李氏二书止於宋高宗一朝三十六年之事,《四朝闻见录》则延续到高宗、孝宗、光宗、宁宗四朝事蹟,丁集仅记宁宗受禅、庆元黨禁三事,眉目清楚,史料足采。尤其是对韩侂胃由得幸到被诛的缘由经过,记述详尽具体,为他书所不及。如丙集“虎符”条记诛韩经过:由夏震遣其部下拦韩侂胄车于六部桥,以铁鞭击韩死。并云当时定计甚疏漏,事几乎不成。它书所述,皆无此详细。《宋史·韩侂胃传》采此书情节颇多,如谓韩侂胄凿山为园,下瞰宗庙以及宠幸四夫人事,即出于此书戊集。对南宋四朝的朝章国政、名物制度以及时人轶事等,也有不少重要记载。所以当时人程公许阅其二帙,稱其“记载详博,事得实而词旨微婉。他日足以备史官,补放失”。

  四朝闻见录成书时,理学盛行,绍翁师承叶适,又与真德秀善,故为朱熹门人。但书中所载有涉及朱熹的,却能无所隠讳,实为难能可贵。如乙集“洛学”条云:“予嘗与闽士同舟,相与欢息在之弗绍,且谓在尽根尽骨卖了武夷山。”深惜朱在颓其家聲,便是一例。所以《四库全书提要》称叶绍翁“非攀援门户者比”,“所论颇属持平”;清周中孚郑堂读书记也一云“足知其是非之公”。这些评论是比较公允的。

  《四朝闻见录》是研究南宋史不可缺少的著作之一。但是也有不少疏误之处。如“甲集”恭孝仪王大节条,把刘禹锡的《甘棠馆》诗误以为赵仲湜游天竺时所作。同一集中记光宗内禅,慈懿皇后自卧内取玉玺与宁宗一事,周密《齐东野语》卷三也提出异议;”乙集“函韩首”条载侂胃被诛以后,章良能建议以韩首和金,王介抗议,以为不可。周密认为“此非是实”,当是林大中、楼錀、倪思主之尤力。此外,王士祯《居易录》卷八批评是书“颇有涉烦碎者”,认为“不及李氏《朝野亲记》”,也是事实。前人把李书归入史部,把《四朝闻见录》列入小说家类,大概也与上述缺点有关。不过这並不影响它的参考价值。

  《四朝闻见录》的通行本是乾隆戊戌(1778)年间刊刻的《知不足斋》本。

  今有:《四朝闻见录》沈锡麟,冯惠民点校,唐宋史料笔记,中华书局1989年版,以知不足斋》本为底本;《四朝闻见录》符均注,三秦出版社2004年版;《四朝闻见录》上海古籍出版社宋元笔记小说大观,2007年版。

58、后山谈丛

  南宋南宋历史轶事笔记,四卷,陈师道撰。陈师道简介见“中国古代文学要籍简介(二)后山集”《后山谈丛》是宋代一部重要的史料笔记。对北宋重要史实人物关注尤多,记录了一些仁宗庆历新政期间,朝廷上层之间的斗争,如丁谓陷还苏舜钦以撼宰相杜衍一条,吕公著厌恶改革派韩琦、范仲淹、富弼一条,丁晋公赂中使沮张乖厓一条,张乖厓买田宅自污一条等。书中间或涉及书法绘画、农事水利、佛徒道流以及奇闻异物等。如载宣城画家包鼎画虎时的怪诞行为:“每画虎,扫溉一室,屏人声、塞门、涂牖。穴屋取明,一饮斗酒,脱衣据地卧。起行,顾自视真虎也。复饮斗酒,取笔一挥,意尽而去,不待成也”。书中记阎立本对张僧繇江陵壁画经反复观摩才由轻视到膺服的经过,说明知人之难,也很有启迪作用:“阎立本观张僧繇江陵画壁曰:‘虚得名尔’。再往,曰:‘犹近代名手也’。三往,于是寝食其下,数日而后去夫。阎以画名一代,其于张髙下间尔,而不足以知之。世之人强其不能而论能者,之得失不亦踈乎!”

  今有:《後山谈丛·萍洲可谈》李伟国点校,上海古籍出版社1989年版;《后山谈丛》大象出版社“宋代笔记”第二编,2006年版;《后山谈丛·萍洲可谈》中华书局唐宋史料笔记丛刊,中华书局2007年版。

59、石林燕语

  辑录宋代的典章制度和人物轶事笔记,南宋叶梦得撰,十卷。叶梦得(1077—1148),字少蕴,号石林居士,原籍吴县,居乌程。北宋哲宗绍圣四年(1097)登进士第,遂迁祠部郎官。徽宗大观初(1108),任起居郎、翰林学士,以龙图阁直学士知汝州,积极参预朝政。高宗初,曾官户部尚书,迁尚书左丞;绍兴时,任江东安抚使。以崇信军节度使致仕。宋史有传。叶梦得能诗工词,词风早年婉丽,中年学东坡,南渡后多感怀国事,转向简淡宏阔,晚年简洁。著有《建康集》、《石林词》、《石林燕语》等。据南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着录,尚存者有《春秋传》二十卷、《春秋考》十六卷、《春秋谳》二十三卷、《石林奏议》十五卷、《石林燕语》十卷、《避暑录话》二卷、《岩下放言》三卷、《石林家训》一卷、《建康集》八卷、《石林诗话》二卷、词一卷共十一种,佚书包括《玉涧杂书》等近十种。

  《石林燕语》成书於宋南渡之初。据自序称,叶梦得於徽宗宣和五年(1123)归隐湖州,至高宗建炎二年(公元一一二八年)由其子编集成书,大约经过了四、五年的时间。其书中所记建炎二年之后事,当属后人增益。石林燕语是作者在湖州宴游之余,随笔札记的故实旧闻或古今嘉言善行。叶梦得历神宗、哲宗、徽宗、钦宗、高宗五朝,暗熟朝廷的典章制度、琐闻轶事。在宋代人同类著作中,尤详於官制科目,《四库提要》称其“颇足以补史传之阙,与宋敏求《春明退朝录》、徐度《却扫编》可相表里”。如卷二记宋代集贤院学士、讲读官的品秩与除授,卷三记唐宋中书、门下、尚书三省滞职掌的变迁等等皆有益于考证。其中记宋太祖的胸怀云:“太祖英武大度,初取僭伪诸国,皆无甚难之意。将伐蜀,命建第五百间于右掖门之前,下临汴水,曰:‘吾闻孟昶族属多,无使有不足。’昶既俘,即以赐之。召李煜入朝,复命作礼贤宅于州南,略与昶等。尝亲幸视役,以煜江南嘉山水,令大作园池,导惠民河水注之。会煜称疾,钱俶先请觐,即以赐俶。二居壮丽,制度略侔宫室”。李煜降宋后于七夕夜死于宋太宗的牵机药,可见帝王手段。

  由於《石林燕语》成书於动乱之时、偏僻之地,缺少可供参考的图书资料;又因作者记忆失真和考据未详,出现了若干谬误。於是在石林燕语之后,南宋产生了两部纠谬之作,一是玉山汪应辰(圣锡)的《石林燕语辨》,一是成都宇文绍奕的《石林燕语考异》。石林燕语辨,陈振孙已云“未见”,说明南宋传本已稀;考异今亦无单刻本。《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曰:“是一朝故事,得梦得之书而梗概是存,得绍奕之书而考证益密,二书相辅而行,於史学弥为有裨矣。”这个论断是恰当的。

  《石林燕语》有明初刻本、明正德元年(1506)杨武刻本、《说郛》本、《稗海》本、《琳琅秘室丛书》本、《四库全书》本。其中收入《琳琅秘室丛书》本的《石林燕语》,为清咸丰初叶珽琯、胡珽以文澜阁所抄之永乐大典本,校以明正德元年杨武刻本及重刻本、商浚《稗海》本,参校了清何焯、沈钦韩校语,辑采了《四库全书考证》、宋李心传《旧闻证误》等书资料,补充考订了《石林燕语》之误,是《石林燕语》与考异较为完善的本子。

  今有:《石林燕语》侯忠义点校,中华书局1984年版;《石林燕语》江苏广陵古籍刻印社;《石林燕语》大象出版社“宋代笔记”第二编,2006年版。

60、《春明退朝录》

  辑录宋代的典章制度和人物轶事笔记,二卷。南宋宋敏求撰。宋敏求(1019—1079),字次道,赵州平棘(今河北赵县)人。北宋文学家、史地学家。赐进士及第。官至史馆修撰、累迁龙图阁直学士。英宗治平中(1065),为宋仁宗实录检讨官,起居注,知制诰。神宗时以忤王安石外迁。宋敏求家中藏书丰富,士大夫中喜读书者,多迁居到其附近居住,春明里周围的房价因此变得昂贵。尝预修《新唐书,又私撰唐武宗以下六世实录148卷。所著的《长安志》考订详备,详细记载长安城郭、宫殿、坊市等,是我国古代有关长安地志的重要著作。亦为地市志之宗。《四库总目》载有宋敏求《春明退朝录》3卷,《唐大诏令集》130卷。《长安志》20卷。

  《春明退朝录》成书于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所居地曰春明里,每日退朝以后即撰见闻,故名之《春明退朝录》。其内容涉及宋代官诰礼仪、仕宦进拟、差除制度等。如谈到庆历年间对将相待遇的改革:“旧制,将相食邑万户,即封国公。王太尉为相,过万户,而谦挹不封。庆历七年南郊,中外将相唯夏郑公合万户,中书请封英国公。因诏使相未满万户皆得封,於是王康靖封遂国公,章文简封郇国公,王武恭封冀国公。其后遂以邑封合。万户者彻国。国朝以来,封国公者:范侍中(鲁)、王文献(祁)、向侍中拱(谯、秦)……”《四库提要》说它颇足以补史传之阙,与叶梦得《石林燕语》、徐度《却扫编》可相表里。其中卷下叙宋太宗时命儒臣编辑的类书除《太平广记》、《文苑英华》和《太平御览》外,还有医方一千卷,叫做《神医普救总类》,为别的笔记所未道,可补史阙。

  《春明退朝录》通行本有:《百川学海》本、《学津讨原》本《丛书集成》本等。

  今有:《东斋记事春明退朝錄》,汝沛诚刚点校,中华书局1997年版;《春明退朝錄》上海古籍出版社1991年版;《春明退朝录》中国文史出版社1999年版。


来源:国学网      编辑:Jina

中国古代文学要籍简介:文史类笔记(2)
中国古代文学要籍简介:文史类笔记(4)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101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