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清史稿  

 
  本纪一
本纪二
本纪三
本纪四
本纪五
本纪六
本纪七
本纪八
本纪九
本纪十
本纪十一
本纪十二
本纪十三
本纪十四
本纪十五
本纪十六
本纪十七
本纪十八
本纪十九
本纪二十
本纪二十一
本纪二十二
本纪二十三
本纪二十四
本纪二十五
志一
志二
志三
志四
志五
志六
志七
志八
志九
志十
志十一
志十二
志十三
志十四
志十五
志十六
志十七
志十八
志十九
志二十
志二十一
志二十二
志二十三
志二十四
志二十五
志二十六
志二十七
志二十八
志二十九
志三十
志三十一
志三十二
志三十三
志三十四
志三十五
志三十六
志三十七
志三十八
志三十九
志四十
志四十一
志四十二
志四十三
志四十四
志四十五
志四十六
志四十七
志四十八
志四十九
志五十
志五十一
志五十二
志五十三
志五十四
志五十五
志五十六
志五十七
志五十八
志五十九
志六十
志六十一
志六十二
志六十三
志六十四
志六十五
志六十六
志六十七
志六十八
志六十八
志七十
志七十一
志七十二
志七十三
志七十四
志七十五
志七十六
志七十七
志七十八
志七十九
志八十
志八十一
志八十二
志八十三
志八十四
志八十五
志八十六
志八十七
志八十八
志八十九
志九十
志九十一
志九十二
志九十三
志九十四
志九十五
志九十六
志九十七
志九十八
志九十九
志一百
志一百一
志一百二
志一百三
志一百四
志一百五
志一百六
志一百七
志一百八
志一百九
志一百十
志一百十一
志一百十二
志一百十三
志一百十四
志一百十五
志一百十六
志一百十七
志一百十八
志一百十九
志一百二十
志一百二十一
志一百二十二
志一百二十三
志一百二十四
志一百二十五
志一百二十六
志一百二十七
志一百二十八
志一百二十九
志一百三十
志一百三十一
志一百三十二
志一百三十三
志一百三十四
志一百三十五
表一
表二
表三
表四
表五
表六
表七
表八
表九
表十
表十一
表十二
表十三
表十四
表十五
表十六
表十七
表十八
表十九
表二十
表二十一
表二十二
表二十三
表二十四
表二十五
表二十六
表二十七
表二十八
表二十九
表三十
表三十一
表三十二
表三十三
表三十四
表三十五
表三十六
表三十七
表三十八
表三十九
表四十
表四十一
表四十二
表四十三
表四十四
表四十五
表四十六
表四十七
表四十八
表四十九
表五十
表五十一
表五十二
表五十三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列传十五
列传十六
列传十七
列传十八
列传十九
列传二十
列传二十一
列传二十二
列传二十三
列传二十四
列传二十五
列传二十六
列传二十七
列传二十八
列传二十九
列传三十
列传三十一
列传三十二
列传三十三
列传三十三
列传三十四
列传三十五
列传三十六
列传三十七
列传三十八
列传三十九
列传四十
列传四十一
列传四十二
列传四十三
列传四十四
列传四十五
列传四十六
列传四十七
列传四十八
列传四十九
列传五十
列传五十一
列传五十二
列传五十三
列传五十四
列传五十五
列传五十六
列传五十七
列传五十八
列传五十九
列传六十
列传六十一
列传六十二
列传六十三
列传六十四
列传六十五
列传六十六
列传六十七
列传六十八
列传六十九
列传七十
列传七十一
列传七十二
列传七十三
列传七十四
列传七十五
列传七十六
列传七十七
列传七十八
列传七十九
列传八十
列传八十一
列传八十二
列传八十三
列传八十四
列传八十五
列传八十六
列传八十七
列传八十八
列传八十九
列传九十
列传九十一
列传九十二
列传九十三
列传九十四
列传九十五
列传九十六
列传九十七
列传九十八
列传九十九
列传一百
列传一百一
列传一百二
列传一百三
列传一百四
列传一百五
列传一百六
列传一百七
列传一百八
列传一百九
列传一百十
列传一百十一
列传一百十二
列传一百十三
列传一百十四
列传一百十五
列传一百十六
列传一百十七
列传一百十八
列传一百十九
列传一百二十
列传一百二十一
列传一百二十二
列传一百二十三
列传一百二十四
列传一百二十五
列传一百二十六
列传一百二十七
列传一百二十八
列传一百二十九
列传一百三十
列传一百三十一
列传一百三十二
列传一百三十三
列传一百三十四
列传一百三十五
列传一百三十六
列传一百三十七
列传一百三十八
列传一百三十九
列传一百四十
列传一百四十一
列传一百四十二
列传一百四十三
列传一百四十四
列传一百四十五
列传一百四十六
列传一百四十七
列传一百四十八
列传一百四十九
列传一百五十
列传一百五十一
列传一百五十二
列传一百五十三
列传一百五十四
列传一百五十五
列传一百五十六
列传一百五十七
列传一百五十八
列传一百五十九
列传一百六十
列传一百六十一
列传一百六十二
列传一百六十三
列传一百六十四
列传一百六十五
列传一百六十六
列传一百六十七
列传一百六十八
列传一百六十九
列传一百七十
列传一百七十一
列传一百七十二
列传一百七十三
列传一百七十四
列传一百七十五
列传一百七十六
列传一百七十七
列传一百七十八
列传一百七十九
列传一百八十
列传一百八十一
列传一百八十二
列传一百八十三
列传一百八十四
列传一百八十五
列传一百八十六
列传一百八十七
列传一百八十八
列传一百八十九
列传一百九十
列传一百九十一
列传一百九十二
列传一百九十三
列传一百九十四
列传一百九十五
列传一百九十六
列传一百九十七
列传一百九十八
列传一百九十九
列传二百
列传二百一
列传二百二
列传二百三
列传二百四
列传二百五
列传二百六
列传二百七
列传二百八
列传二百九
列传二百十
列传二百十一
列传二百十二
列传二百十三
列传二百十四
列传二百十五
列传二百十六
列传二百十七
列传二百十八
列传二百十九
列传二百二十
列传二百二十一
列传二百二十二
列传二百二十三
列传二百二十四
列传二百二十五
列传二百二十六
列传二百二十七
列传二百二十八
列传二百二十九
列传二百三十
列传二百三十一
列传二百三十二
列传二百三十三
列传二百三十四
列传二百三十五
列传二百三十六
列传二百三十七
列传二百三十八
列传二百三十九
列传二百四十
列传二百四十一
列传二百四十二
列传二百四十三
列传二百四十四
列传二百四十五
列传二百四十六
列传二百四十七
列传二百四十八
列传二百四十九
列传二百五十
列传二百五十一
列传二百五十二
列传二百五十三
列传二百五十四
列传二百五十五
列传二百五十六
列传二百五十七
列传二百五十八
列传二百五十九
列传二百六十
列传二百六十一
列传二百六十二
列传二百六十三
列传二百六十四
列传二百六十五
列传二百六十六
列传二百六十七
列传二百六十八
列传二百六十九
列传二百七十
列传二百七十一
列传二百七十二
列传二百七十三
列传二百七十四
列传二百七十五
列传二百七十六
列传二百七十七
列传二百七十八
列传二百七十九
列传二百八十
列传二百八十一
列传二百八十二
列传二百八十三
列传二百八十四
列传二百八十五
列传二百八十六
列传二百八十七
列传二百八十八
列传二百八十九
列传二百九十
列传二百九十一
列传二百九十二
列传二百九十三
列传二百九十四
列传二百九十五
列传二百九十六
列传二百九十七
列传二百九十八
列传二百九十九
列传三百
列传三百一
列传三百二
列传三百三
列传三百四
列传三百五
列传三百六
列传三百七
列传三百八
列传三百九
列传三百十
列传三百十一
列传三百十二
列传三百十三
列传三百十四
列传三百十五
列传三百十六
 
 
列传二百八十五
发布时间:2005/10/26   被阅览数:4208 次
(文字 〖 〗)
 
mso-hans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敢母血三合,那忍不报?

潘天成,字锡畴,江南溧阳人。年十三,遇家难,父母挈子女出避仇。天成行后,几为仇所毙。既得免,乃行求父母。经青阳白沙庙,宿废庙,闻虎声,为诗述悲。往来徽州、宁国所属州县,迹父母所在,至则又他徙。天成行经村聚,辄播{兆鼓}作乡语大呼。至江西界,母金自巷出,就问之,始相识。乃得父及其弟、妹,皆无恙。时天成年十五,欲归苦无赀,出行贷。又六年,使其弟从父归,天成奉母挈妹以行。遇风雪,负母行数里,还抱妹,往复跣行,足流血,入雪尽殷。既归,出行贩以养,暇则读书。荆溪汤之锜出高攀龙门,治性理之学,贤天成,天成从受业焉。同县许国昌遇天成尤厚,使为童子师。邻家兒詈母,天成召其乡老人呼兒共惩之,兒悔谢乃巳。及父母卒,游学桐城,遂隶籍为安庆府学生。居二十馀年,移家江宁,天成学益进,狷洁不以干当道。终穷饿,年七十四卒,葬惠应寺侧。国昌子重炎,师天成,编刻其遗书为铁庐集。

翁运槐,字楫山;运标,字晋公:浙江馀姚人。父瀛,往广西,道湖南。一夕,泊舟祁阳新塘,失所在,舟人求不得,还报,归其行箧,锁在而钥亡。时运槐、运标皆幼,运槐年十三,行求父不得,以病归。运标,雍正元年成进士,与运槐复求父,遍湖南境,更二年不得。一夕,复泊新塘,遇土人郑海还,言距今三十年,弟海生堕水,格败苇不死。视苇间有尸,因瘗之白沙洲,身有钥在囊,藏为识。乃遣力以囊钥还,钥与行箧锁牝牡合,囊则运槐女兄昔年制以奉父者也。乃痛哭启攒,以父丧还葬,而于瘗处留封树焉,时雍正五年八月也。

运标谒选,得湖南武陵知县。尝有兄弟争田讼,运标方诣勘,忽掩涕。讼者请其故,曰:吾兄弟日相依,及官此,与吾兄别。今见汝兄弟,思吾兄,故悲耳。讼者为感泣罢讼。县东堤圮,水虐民,县又无书院,运标为修筑,民以运标姓名其堤与书院。擢道州知州,县通

郴、桂,凿山八十馀里为坦道。疫,亲持方药巡视,曰:我民父母,子弟病,奈何不一顾耶?年六十,卒官。

运标知武陵,建祠白沙洲,起钥亭,买田,俾郑氏世董之。知道州,拜祠下,哀感行路。

杨士选,字有贞,江南吴县人。方六岁,入塾,塾师为说古人孝行,辄穷其本末,归告父母:兒他日亦当如是。父商于河南。丧赀而病。士选年十六,往省,渡河风雨,士选泣祷得不覆,人称孝子舟,奉其父还里。岁饥,士选与妻唐食糠籺,共营甘旨奉父母。居丧营葬,身穿负土,唐为姑吮疽。

徐大中,湖北潜山人。潜山俗重风水,大中丧母,厝棺居室傍未葬。乾隆四十七年,县大水,齧前和,失其尸,大中大恸。水初退,求尸于沙中,得一足,衤蔑败犹未尽,色馀黄,其母敛时装也。大中抱足泣,路人见者语曰:去此二里许,树上悬尸,湿绵裹,缺一足。奔视良是,但脱颐下骨,负归改敛。忽有人若丐入其家,曰:吾拾得颐下骨。取与合,人传为异。学官欲上其事,大中曰:我久不葬母,乃遘此祸,我天地间一罪人耳。举我孝,於及时葬亲者谓何也?坚卻之。

沈仁业,字振先,江苏吴县人。父贾于安南,娶妇生子女,仁业八岁从父归,而母为外国女,例不得入中国,不能从。仁业长而思母,父卒,乃图父像,渡海省母。安南有兵事,母挟幼子女窜山谷中,仁业行求得之,不食七日矣。居二年,有义其行者为具舟,舟入海,飓作,触海中山。仁业抱母泣,风转,挟母过山至琼州。吏执例拒仁业母不得入,仁业涕泗请,莫应。久之,有老吏谓康熙间有故事,检文书得之,仁业乃奉母及弟妹以归。

魏树德,陕西蒲城人。父季龙,出佐幕客游,树德犹在娠。幼劬学,母力针黹以活。季龙久不归,树德以嘉庆十五年举於乡,乃行求父。初闻季龙自福建转客广东,先诣福建,求不得,乃诣广东,遇知季龙者,为约略言葬处,遍求之,得志石荒冢中,乃持丧还。逾年,母卒,庐墓三年。除高陵训导,求吕柟遗书,授诸生。久之,以老乞归,卒。

李汝恢,江西庐陵人。父仲鸿,业医,游无方。汝恢年十三,出求父。初至四川,又至广东,皆未遇。乃节日用得百金,复出,遍涉江湖,遇仲鸿贵筑。仲鸿有弟亦出游,既归,日念弟。汝恢乃更出求其从父,得诸柳州。仲鸿乃乐甚,遽无疾而卒,汝恢丧葬尽礼。母痺,奉事尤谨。

郑立本,江苏萧县人。父相德,坐罪戍新疆,立本方四岁。年十八,辞母以求父,母哭而诫之曰:汝父左手小指缺一节,中有横纹,幸相值,以此为验。立本贫无赀,乞且行,至库车。闻父戍绥来,绥来至库车,三千馀里,张格尔乱未定,官道塞,乃里粮求路,独行迷失道,还库车。待乱定,乃行至绥来,则父殁已数年。相德在戍授同戍子弟读,殁,弟子为治葬。立本哭墓而病,居二年,相德弟子力护视,故得不死。病起,启父瘗,体久化,左手独存小指,缺一节,有横纹,如母言。立本骇恸,闻其事者皆叹异,乃负骨归葬,往还凡八年。同治中,大学士曾国籓驻军徐州,闻立本事,招往见,立本举孟子召役往,召见不往语,谢不往见。国籓高其义,檄知县以时存问。

李学侗,山西介休人。诸生。生廷仪,道光中客死贵州荔波县,有同行者敛而葬焉。学侗志欲归父丧,贫,客授十馀年,积数百金,始克行。诣荔波,时方乱,贵州境亦骚动,屡遇险,乃达。廷仪葬社稷坛山下,或以为先农坛,语廷仪同行者音转,又以为西龙塘。学侗至,求西龙塘,无其地。恸哭周行诸丛冢,乃於社稷坛得焉。学侗持丧还葬,族人有客死而旅殡者,并载以归。既葬,日必往视,持盂饭以祭。晚治易,有所撰述。

董士元,直隶临榆人。父行健,嘉庆中出关,去三月而士元生,行健遂不归。士元幼思父,六岁,尝失所在,翼日得之关外二里店。母问其故,涕泣言曰:欲寻父也。年十五,戚商于奉天,士元请于母,从之往,求父消息不能得。越十馀年,至阿什河,有言十年前在三姓南淘淇,尝遇临榆人,董姓,今不知存亡。士元乃往淘淇,地僻,行失道,久之始得达。举父姓名里居问居人,有知者,曰:是尝渔於此,死数年矣。士元大恸,得藁葬地,发冢审视,齧指血滴入骨,函以归。至奉天,乃具棺还葬。居二十馀年,母殁,丧葬如礼。至光绪初卒。

李复新,湖北襄城人。崇祯末岁饥,复新出籴於郾。土寇贾成伦劫杀其父际春,复新归,痛甚,誓复仇。时方乱,法不行,而成伦悍甚,复新乃谬懦示无复仇意,成伦易之。顺治初,复新始告官,狱成,会赦,成伦得减死。吏监诣徒所,复新伏道旁,俟其至,举大石击之,死。诣县请就刑,县愍其孝,上府,请勿竟狱,且旌表其门。府駮议,谓成伦已遇赦减死,复新擅杀,当用杀人律坐罪。县有老掾复具牍上府曰:礼言父母之仇,不共戴天。又言报仇者,书于士杀之无罪。赦罪者一时之仁,复仇者千古之义。成伦之罪,可赦於朝廷,复新之仇,难宽於人子。成伦且欲原贷,复新不免极刑,平允之论,似不如是。复新父子何辜,并遭大戮?凡有人心,谁不哀矜!宜贳以无罪,仍旌其孝。府乃用县议,表其门日孝烈

党国虎,陕西富平人。明末,父兄为族子所杀,国虎方幼。顺治初,国虎稍长,诱族子於野,挝杀之,并其子,诣县自首入狱。知县郭传芳将贷之,国虎念父兄仇已雪,遂自经狱中。唐时县人梁悦复亲仇,传芳立孝义祠,首悦而配以国虎。

严廷瓚,浙江乌程人。父时敏。族子旸,以姑为明大学士温体仁妻,怙馀势,时敏尝斥其非。旸阳与出游,挤堕水死。廷瓚稍长,闻父死状,讼旸论斩。旸贿上官反其狱,得脱,益肆。廷瓚奉母避长兴,买斧誓复仇。岁还里省墓,遇旸,阳暱就之,旸以为畏己也。母卒,以丧归。方村演剧,旸高坐以观。廷瓚直前斧裂其首,断项,诣县自首。县嘉其孝,欲生之,狱上,按察使将援韩愈复仇议为请,廷瓚遽死狱中,或曰旸家贿狱吏杀之。

陆起鹍、起鹏,贵州安顺人。父希武。明末水西安邦彦叛,破安顺,陆氏举室自焚,希武与起鹏幸得脱。起鹍自火中跳而出,遇贼,为所掠。居数月,贼攻贵阳,自间道出求父及弟,未得。顺治初,师下安顺,起鹍乃归。诇知起鹏所在,鬻产赎以归。起鹏具言父为邦彦党罗戎所杀,被掠鬻入土司中。时戎已就抚,起鹍兄弟诉父前为戎杀事,下巡道,巡道判戎罚鍰。起鹍始不肯受,既而曰:不受金,是使戎知吾必报也。乃受金,戎谓讼已决,不为备。起鹏故善骑射,结壮士七,日夜伺戎隙。一日,戎以事入安顺,其徒皆从,起鹍、起鹏与七人者盟,挟弓弩伏城外,令所亲醉戎。戎既醉而出,起鹏射戎中肩,即前斫之,七人者皆起,尽缚其徒,得与戎同杀父者四人,剖心以祭父。起鹍令起鹏走避,戎党诉巡道,起鹍赴质,抗辩不稍屈,巡道释不问。

虞尔忘、尔雪,江南无锡人。国初江南多盗,尔忘、尔雪父罕卿董乡团,捕盗,盗惎焉。一日自县还,闻门外呼,罕卿出,为盗缚去。尔忘、尔雪方田作,闻驰救,罕卿死桥下矣。尔忘、尔雪既葬父,仍董乡团,乃更其初名,,警忘仇;,冀雪恨也。每获盗,必诘执杀罕卿者,久之,知为盗杜息。息方谋入海,与所左右二人夜治行,尔忘、尔雪诇知之,将壮士奄至息家,絷息及二人者至罕卿死所。比明,尔忘抱罕卿木主至,尔雪于其旁爇釜,尔忘取息舌,尔雪探心肝,且祭且敢,尔忘乃断息头。将刃二人者,一詟死,一乞哀,沉诸河。尔忘、尔雪持息头悬罕卿墓,时距罕卿死方逾月。

黄洪元,江南丹阳人。父国相,与同里虞庠不相能。方社,国相被酒夜行,庠遣恶少绑而沉诸河。洪元与弟福元皆幼,稍长,微闻父死状,庠欲壻洪元以自解,洪元巽言谢之。母丧,既葬,洪元、福元同诇庠所在。又值社,洪元见庠在社所,还呼福元,各持斧往,洪元入迫庠,字庠曰:逸群,我死汝!庠起犹曰:孺子醉耶?洪元曰:将醉汝血!两斧并举,遂杀庠。诣县自陈状,有司义之,免福元,下洪元狱。明年,亦赦出,为浮屠以终。

颜中和,吴县人。父弘仁。顺治初,怨家周昌乘乱诱而杀之,弃其首。中和砺斧束藁如人形,书昌姓名以试斧。昌闻之,轻中和幼,不为备。中和怀斧出迹昌,值市中,尾之行。稍前,遽挥斧中昌,昌左右顾,又斧之。母遣其兄孟和走视弟,昌已死。乃相与诣县,兄弟争自承杀人,市人言杀昌者实中和,乃下中和狱。明年巡按御史录囚,释中和。中和,明义士佩韦从孙也。

同时又有颜鼇,父仲常,国初为其仇金瑞甫所杀。鼇淬刃挟以出入,一日,遇诸胥口,鼇刺瑞甫,入水,鼇从之。瑞甫脱去,诬鼇以盗。兵备道王纪、同知刘瑞讯得实,为诛瑞甫。

中和复仇时年十六,鼇年十八。

王恩荣,字仁庵,山东蓬莱人。县有小吏宠于官,恩荣父永泰与有隙,被殴死。恩荣方九岁,祖母、母皆刘氏。祖母以告官,不得直,畀埋葬银十两,内自伤,遽缢。母泣血三年,病垂死,以官所畀银授恩荣曰:汝家以三丧易此,汝志之不可忘!

恩荣依其舅以居,稍长,补诸生。志复仇,以斧自随,其舅戒之曰:汝志固宜尔,然杀人者死,汝父母其馁矣。乃娶妻,生子,辞於舅,挟斧行。遇小吏,挥斧不中,投以石,仆,得救免;又遇於门,直前斫其首,帽厚,伤未殊。诉官,时去永泰死十九年,事无证。恩荣出母所授银,其上有硃批,旁钤以血书。知县叹曰:孝子也!吾欲听尔,违国家赦令;吾欲挠尔,伤人子至情。周官有调人,其各相避已耳。於是恩荣哭,堂上下皆哭,小吏避之栖霞。

居八年,一日,方入城,过小巷,恩荣与遇,小吏无所逃,乞贷死。恩荣曰:吾父迟尔久矣!斧裂其脑,以足蹴其心,死。乃诣县,小吏家言永泰故自缢,非殴死,当发棺以验。恩荣曰:民原抵罪死,不原暴父骸。叩头流血。知县谘於众,皆曰:恩荣言是。具状上按察使,按察使议曰:律不言复仇,然擅杀行凶人,罪止杖六十,即时杀死者不论,是未尝不许人复仇也。恩荣父死时未成童,其后屡复仇不遂,非即时,犹即时矣。况其视死无畏,刚烈有足嘉者,当特予开释,复其诸生。有司将请旌,其舅为辞罢。

杨献恆,山东益都人。父加官,与济南杨开泰有隙,詈其门,开泰讼焉。加官率献恆走求援,开泰遣其徒绐使出小径,要而殴之,加官死焉。献恆死复苏,开泰以他事诬之,下济南狱。山东初设总督,献恆讼焉,下青州府勘问,直献恆,开泰以贿免。献恆走京师叩阍,下山东巡抚会鞫,罚开泰纳埋葬银四十两,迫献恆具领。献恆藏银典肆,再走京师叩阍,下山东巡抚,以狱已定罪,献恆妄诉,笞四十。开泰计必欲杀献恆,遣其子承恩至青州谋诸吏。献恆潜知之,持铁骨朵挟刃至所居。承恩方与吏耳语,伺其出,以铁骨朵击之,仆,急拔刀断其喉,又抉其睛啖之,诣县自陈,出所藏银为证。县具狱,得末减,遣戍。

任骑马,直隶新城人。父为仇所戕,死以四月八日,方赛神,被二十八创。骑马时方幼,至七岁,问母,得父死状,恸愤,以爪刺胸,血出。悲至,辄如是,以为常。其仇姓马,因自名骑马。长,虑仇且疑,乃字伯超,诡自况马超也。母欲与议婚,力拒。母死,治葬,且营祭田。年十九,四月八日复赛神,骑马度仇必至,怀刃待於路。仇至,与漫语,指其笠问值,骑马左手脱笠授仇,蔽其目,右手出刃急刺,洞仇胸,亦二十八创乃止。仇妻子至,怖甚,骑马曰:吾杀父仇,於汝母子何与?乃诣县自首。知县欲生之,曰:彼杀汝,汝夺刃杀之耶?骑马对曰:民痛父十馀年,乃今得报之,若幸脱死,谓彼非吾仇,民不原也。因袒,出爪痕殷然,见者皆流涕。狱具,得缓决。

在狱十馀年,知县尝使出祭墓,辞,怪而问之,曰:仇亦有子,假使效我而斫我。我死,分也,奈何以累公?新城人皆贤之,请于县,筑室狱傍,为娶妻生子。久之,赦出。知县后至者欲见之,辄辞。闻其习形家言,以相宅召,又谢不往,曰:官宅不同於民,若言不利,且兴役,是以吾言扰民也。既卒,总督曾国籓旌其庐曰孝义刚烈

李巨勋,甘肃礼县人。回乱,土豪罗五杀其父,巨勋欲赴死,母以弟幼沮之,命之娶,不可,乃讼五,五系狱,始娶生子。五以贿出狱,巨勋与弟恆挟刃伺五。光绪初,竟击杀五,巨勋自首系狱,瘐死。母不食,亦卒。妻张,抚孤子成立。

任四,甘肃渭源人,农也。徙家狄道,父死於虎,四乃习鸟枪,誓杀百虎报父仇。遇虎,枪一发立殕。邻县有虎,辄迎四往捕,必得。四已老,计所杀虎九十有九,复入山伺虎,虎骤至,枪不及发,几为所噬。俄云起昼晦,虎自去,四归祭父,戒子孙毋更仇虎,遂以无疾卒。卒时,犹寝虎皮也。

王国林,湖南长沙人。有膂力。虎咥其父,国林奋击,折虎左牙。虎怒,爪其腹,腹破,肠出尺许,而父卒死。国林死复甦,家人纳其肠,为缝腹,得愈。乃制火器猎虎,最后获一虎,左牙折,知为咥父者,烹之,告父墓。

蓝忠,福建漳浦人。家万山中,父元章,与叔裕比屋居。有虎夜出,中伏弩,跳踉入所居村。裕梦中闻虎至,呼,虎扑门不得入,登屋毁杗桷直下,齧杀裕。元章闻裕为虎杀,复呼,虎循声至,破屋扑元章,仆。忠持长刀直前,刺虎中喉,刃入腹三尺许。虎舍元章扑忠,忠拔刀柄脱,妻卓搤虎颈,连呼曰:斧!忠自门后取斧力斫之。天明:力且尽,视虎已殪。元章尚卧地,忠与妻扶就寝,越日,创甚竟死。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