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清史稿  

 
  本纪一
本纪二
本纪三
本纪四
本纪五
本纪六
本纪七
本纪八
本纪九
本纪十
本纪十一
本纪十二
本纪十三
本纪十四
本纪十五
本纪十六
本纪十七
本纪十八
本纪十九
本纪二十
本纪二十一
本纪二十二
本纪二十三
本纪二十四
本纪二十五
志一
志二
志三
志四
志五
志六
志七
志八
志九
志十
志十一
志十二
志十三
志十四
志十五
志十六
志十七
志十八
志十九
志二十
志二十一
志二十二
志二十三
志二十四
志二十五
志二十六
志二十七
志二十八
志二十九
志三十
志三十一
志三十二
志三十三
志三十四
志三十五
志三十六
志三十七
志三十八
志三十九
志四十
志四十一
志四十二
志四十三
志四十四
志四十五
志四十六
志四十七
志四十八
志四十九
志五十
志五十一
志五十二
志五十三
志五十四
志五十五
志五十六
志五十七
志五十八
志五十九
志六十
志六十一
志六十二
志六十三
志六十四
志六十五
志六十六
志六十七
志六十八
志六十八
志七十
志七十一
志七十二
志七十三
志七十四
志七十五
志七十六
志七十七
志七十八
志七十九
志八十
志八十一
志八十二
志八十三
志八十四
志八十五
志八十六
志八十七
志八十八
志八十九
志九十
志九十一
志九十二
志九十三
志九十四
志九十五
志九十六
志九十七
志九十八
志九十九
志一百
志一百一
志一百二
志一百三
志一百四
志一百五
志一百六
志一百七
志一百八
志一百九
志一百十
志一百十一
志一百十二
志一百十三
志一百十四
志一百十五
志一百十六
志一百十七
志一百十八
志一百十九
志一百二十
志一百二十一
志一百二十二
志一百二十三
志一百二十四
志一百二十五
志一百二十六
志一百二十七
志一百二十八
志一百二十九
志一百三十
志一百三十一
志一百三十二
志一百三十三
志一百三十四
志一百三十五
表一
表二
表三
表四
表五
表六
表七
表八
表九
表十
表十一
表十二
表十三
表十四
表十五
表十六
表十七
表十八
表十九
表二十
表二十一
表二十二
表二十三
表二十四
表二十五
表二十六
表二十七
表二十八
表二十九
表三十
表三十一
表三十二
表三十三
表三十四
表三十五
表三十六
表三十七
表三十八
表三十九
表四十
表四十一
表四十二
表四十三
表四十四
表四十五
表四十六
表四十七
表四十八
表四十九
表五十
表五十一
表五十二
表五十三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列传十五
列传十六
列传十七
列传十八
列传十九
列传二十
列传二十一
列传二十二
列传二十三
列传二十四
列传二十五
列传二十六
列传二十七
列传二十八
列传二十九
列传三十
列传三十一
列传三十二
列传三十三
列传三十三
列传三十四
列传三十五
列传三十六
列传三十七
列传三十八
列传三十九
列传四十
列传四十一
列传四十二
列传四十三
列传四十四
列传四十五
列传四十六
列传四十七
列传四十八
列传四十九
列传五十
列传五十一
列传五十二
列传五十三
列传五十四
列传五十五
列传五十六
列传五十七
列传五十八
列传五十九
列传六十
列传六十一
列传六十二
列传六十三
列传六十四
列传六十五
列传六十六
列传六十七
列传六十八
列传六十九
列传七十
列传七十一
列传七十二
列传七十三
列传七十四
列传七十五
列传七十六
列传七十七
列传七十八
列传七十九
列传八十
列传八十一
列传八十二
列传八十三
列传八十四
列传八十五
列传八十六
列传八十七
列传八十八
列传八十九
列传九十
列传九十一
列传九十二
列传九十三
列传九十四
列传九十五
列传九十六
列传九十七
列传九十八
列传九十九
列传一百
列传一百一
列传一百二
列传一百三
列传一百四
列传一百五
列传一百六
列传一百七
列传一百八
列传一百九
列传一百十
列传一百十一
列传一百十二
列传一百十三
列传一百十四
列传一百十五
列传一百十六
列传一百十七
列传一百十八
列传一百十九
列传一百二十
列传一百二十一
列传一百二十二
列传一百二十三
列传一百二十四
列传一百二十五
列传一百二十六
列传一百二十七
列传一百二十八
列传一百二十九
列传一百三十
列传一百三十一
列传一百三十二
列传一百三十三
列传一百三十四
列传一百三十五
列传一百三十六
列传一百三十七
列传一百三十八
列传一百三十九
列传一百四十
列传一百四十一
列传一百四十二
列传一百四十三
列传一百四十四
列传一百四十五
列传一百四十六
列传一百四十七
列传一百四十八
列传一百四十九
列传一百五十
列传一百五十一
列传一百五十二
列传一百五十三
列传一百五十四
列传一百五十五
列传一百五十六
列传一百五十七
列传一百五十八
列传一百五十九
列传一百六十
列传一百六十一
列传一百六十二
列传一百六十三
列传一百六十四
列传一百六十五
列传一百六十六
列传一百六十七
列传一百六十八
列传一百六十九
列传一百七十
列传一百七十一
列传一百七十二
列传一百七十三
列传一百七十四
列传一百七十五
列传一百七十六
列传一百七十七
列传一百七十八
列传一百七十九
列传一百八十
列传一百八十一
列传一百八十二
列传一百八十三
列传一百八十四
列传一百八十五
列传一百八十六
列传一百八十七
列传一百八十八
列传一百八十九
列传一百九十
列传一百九十一
列传一百九十二
列传一百九十三
列传一百九十四
列传一百九十五
列传一百九十六
列传一百九十七
列传一百九十八
列传一百九十九
列传二百
列传二百一
列传二百二
列传二百三
列传二百四
列传二百五
列传二百六
列传二百七
列传二百八
列传二百九
列传二百十
列传二百十一
列传二百十二
列传二百十三
列传二百十四
列传二百十五
列传二百十六
列传二百十七
列传二百十八
列传二百十九
列传二百二十
列传二百二十一
列传二百二十二
列传二百二十三
列传二百二十四
列传二百二十五
列传二百二十六
列传二百二十七
列传二百二十八
列传二百二十九
列传二百三十
列传二百三十一
列传二百三十二
列传二百三十三
列传二百三十四
列传二百三十五
列传二百三十六
列传二百三十七
列传二百三十八
列传二百三十九
列传二百四十
列传二百四十一
列传二百四十二
列传二百四十三
列传二百四十四
列传二百四十五
列传二百四十六
列传二百四十七
列传二百四十八
列传二百四十九
列传二百五十
列传二百五十一
列传二百五十二
列传二百五十三
列传二百五十四
列传二百五十五
列传二百五十六
列传二百五十七
列传二百五十八
列传二百五十九
列传二百六十
列传二百六十一
列传二百六十二
列传二百六十三
列传二百六十四
列传二百六十五
列传二百六十六
列传二百六十七
列传二百六十八
列传二百六十九
列传二百七十
列传二百七十一
列传二百七十二
列传二百七十三
列传二百七十四
列传二百七十五
列传二百七十六
列传二百七十七
列传二百七十八
列传二百七十九
列传二百八十
列传二百八十一
列传二百八十二
列传二百八十三
列传二百八十四
列传二百八十五
列传二百八十六
列传二百八十七
列传二百八十八
列传二百八十九
列传二百九十
列传二百九十一
列传二百九十二
列传二百九十三
列传二百九十四
列传二百九十五
列传二百九十六
列传二百九十七
列传二百九十八
列传二百九十九
列传三百
列传三百一
列传三百二
列传三百三
列传三百四
列传三百五
列传三百六
列传三百七
列传三百八
列传三百九
列传三百十
列传三百十一
列传三百十二
列传三百十三
列传三百十四
列传三百十五
列传三百十六
 
 
列传一百三十七
发布时间:2005/10/25   被阅览数:3761 次
(文字 〖 〗)
 

          

李长庚

许松年 黄标

李长庚,字西岩,福建同安人。乾隆三十六年武进士,授蓝翎侍卫。出为浙江衢州营都司,累迁乐清协副将。五十二年,署福建海坛镇总兵。邻海有盗,误指所辖界,坐褫职。罄家财募乡勇,捕获巨盗,起用,补海坛游击,迁铜山参将。自乾隆季年,安南内乱,招濒海亡命劫内洋,以济饷为患,粤东土盗凤尾、水澳两帮附之,遂益肆扰。五十九年,夷艇始犯福建三澎,长庚击走之。

嘉庆二年,迁澎湖协副将,擢浙江定海镇总兵。三年,迭击洋匪於衢港及普陀。四年,凤尾帮引夷艇入温州洋,败之,赐花翎。五年夏,夷艇合水澳、凤尾百馀艘萃於浙洋,逼台州。巡抚阮元奏以长庚总统三镇水师击之,会师海门。贼泊松门山下相持,飓风大作,覆溺几尽,其泊岸及附败舟者皆就俘,获安南伪侯伦贵利等四总兵,磔之,以敕印掷还其国。是年,擢福建水师提督,寻调浙江。安南乌艚船百馀号,总兵十二人,分前中后三队,所获四总兵,其后队也。

未几,安南新阮内附,受封守约束,艇匪无所巢穴。其在闽者,皆为漳盗蔡牵所并,有艇百馀,粤盗硃濆亦得数十艘。牵,同安人,奸猾善用众,既得夷艇,凡水澳、凤尾诸党悉归之,遂猖獗。阮元与长庚议夷艇高大,水师战舰不能制,乃集捐十馀万金付长庚,赴闽造大舰三十,名曰霆船,铸大砲四百馀配之。连败牵等於海上,军威大振。

八年,牵窜定海,进香普陀山,长庚掩至,牵仅以身免,穷追至闽洋,贼船粮尽帆坏,伪乞降於总督玉德,遣兴泉永道庆徠赴三沙招抚,玉德遽檄浙师收港,牵得以其间修船扬帆去。浙师追击於三沙及温州,毁其船六。牵畏霆船,贿闽商造大艇,高於霆船,出洋以被劫报,牵得之,渡横洋,劫台湾米以饷硃濆,遂与之合。

九年夏,连宗八十馀入闽,戕总兵胡振声,诏治闽将不援罪,长庚总统两省水师。秋,牵、濆共犯浙,长庚合诸镇兵击之於定海北洋,冲贼为二,自当牵,急击,逐至尽山。牵以大艇得遁,委败硃濆,濆怒,於是复分。十年夏,调福建提督。牵闻长庚至,遂窜浙,追败之青龙港,又败之於台州斗米洋。复调浙江提督。

十一年正月,牵合百馀艘犯台湾,结土匪万馀攻府城,自号镇海王,沉舟鹿耳门阻援兵。长庚至,不得入,谍知南汕、北汕、大港门可通小舟,遣总兵许松年、副将王得禄绕道入,攻洲仔尾,连败之。二月,松年登洲仔尾,焚其藔,牵反救,长庚遣兵出南汕,与松年夹击,大败之。牵无去路,困守北汕。会风潮骤涨,沉舟漂起,乃夺鹿耳门逸去,诏夺花翎、顶戴。四月,蔡牵、硃濆同犯福宁外洋,击败之,追至台州斗米洋,擒其党李按等。

长庚疏言:蔡逆未能歼擒者,实由兵船不得力,接济未断绝所致。臣所乘之船,较各镇为最大,及逼近牵船,尚低五六尺。曾与三镇总兵原预支养廉,捐造大船十五号,而督臣以造船需数月之久,借帑四五万之多,不肯具奏。且海贼无两年不修之船,亦无一年不坏之槓料。桅柁折则船为虚器,风篷烂则寸步难行。乃逆贼在鹿耳门窜出,仅馀船三十,篷朽硝缺;一回闽地,装篷燂洗,焕然一新,粮药充足,贼何日可灭?诏逮治玉德,以阿林保代。既至福建,诸文武吏以未协剿、未断岸奸接济、惧得罪,交谮长庚。阿林保密劾其逗留,章三上,诏密询浙江巡抚清安泰。清安泰疏言:长庚熟海岛形势、风云沙线,每战自持柁,老於操舟者不及。两年在军,过门不入。以捐造船械,倾其家赀。所俘获尽以赏功,士争效死。八月中战渔山,围攻蔡逆,火器瓦石雨下,身受多创,将士伤百四十人,鏖战不退。贼中语:不畏千万兵,只畏李长庚。实水师诸将之冠。且备陈海战之难,非两省合力不能成功状。时同战诸镇,亦交章言长庚实非逗留。仁宗震怒,切责阿林保,谓:朕若轻信其言,岂不自失良将?嗣后剿贼专倚长庚,傥阿林保从中掣肘,玉德即前车之鉴!并饬造大同安梭船三十,未成以前,先雇商船备剿。长庚闻之,益感奋。是年秋,击贼於渔山,受伤,事闻,复还翎顶。

十二年春,击败牵於粤洋大星屿。十一月,又击败於闽洋浮鹰山。十二月,遂偕福建提督张见升追牵入澳,穷其所向,至黑水洋。牵仅存三艇,皆百战之寇,以死拒。长庚自以火攻船挂其艇尾,欲跃登,忽砲中喉,移时而殒。时战舰数十倍於贼,见升庸懦,遥见总统船乱,遽退,牵乃遁入安南外洋。上震悼,褒血卩,初拟俟寇平锡以伯爵,乃追封三等壮烈伯,谥忠毅,於原籍建专祠。

长庚治军严,信赏必罚,自偏裨下至队长水手,耳目心志如一,人人皆可用。与阮元同心整厉水师,数建功,为玉德所忌。及阿林保之至闽也,置酒款长庚,谓曰:大海捕鱼,何时入网?海外事无左证,公但斩一酋,以牵首报,我飞章告捷,以馀贼归善后办理。公受上赏,我亦邀次功,孰与穷年冒风涛侥幸万一哉?长庚谢曰:吾何能为此?久视海船如庐舍,誓与贼同死,不与同生!阿林保不怿。既屡劾不得逞,则飞檄趣战。长庚缄所落齿寄其妻,志以身殉国。既殁,诏部将王得禄、邱良功嗣任,勉以同心敌忾,为长庚雪仇。二人遵其部勒,卒灭蔡牵,竟全功焉。

长庚无子,养同姓子廷钰为嗣,袭伯爵,授二等侍卫。道光中,出为南昌副将,累擢浙江提督。因病不能巡洋,夺职家居。咸丰初,治本籍团练,迭克厦门、金岛、仙游,授福建提督。寻以误报军情解任,仍会办团练。十一年,卒,孙经宝袭爵。

胡振声,亦同安人,提督贵子。起行伍,累擢至温州镇总兵。从长庚大破夷艇於台州松门洋,自是屡从长庚击贼海上。嘉庆九年六月,率二十六艘运舟材赴福建,至浮鹰洋,遇贼,与总兵孙大刚夹攻,歼贼甚众,而舟为砲焚,闽师不能救,遂被害。优恤,谥武壮,予骑都尉兼云骑尉世职。

王得禄,字玉峰,福建嘉义人。林爽文倡乱,陷县城。得禄家素丰,捐赀募乡勇,助官军复之,授把总。明年,贼复围城,从总兵柴大纪固守。及围解,率乡勇搜捕大坪顶等处馀匪,焚琅峤贼巢,贼渠庄大田就擒。台湾平,赐花翎、五品顶戴,迁千总。嘉庆元年,巡洋至獭窟,遇贼,得禄先登,擒吴兴信等。历年出洋捕海盗,号勇敢,累擢金门营游击。七年,从李长庚击蔡牵於东沪洋,擒贼目徐业等百馀人,又擒吕送於崇武洋,被奖叙。九年,从总兵罗仁太击贼於虎头山洋面,获船械甚多。十年,击蔡牵於虎井洋,败之,署澎湖协副将。九月,遇牵於水澳,焚其舟,擒歼硃列等百馀人。十一年春,牵入台湾,围府城。李长庚令得禄与许松年驾小舟自安平港入侦之,帆樯弥望,夜纵火焚贼舟,遂入屯柴头港。明日,贼自洲仔尾攻府城北门,得禄率兵蹑其后,大呼以前,贼惊却。城内军出夹攻,大败之,乘胜至洲仔尾,破其营,贼乃遁。五月,牵复窜鹿耳门,得禄首先冲击,获船十,沈船十一。叙功,加总兵衔。寻擢福宁镇总兵。

十二年,调南澳镇。七月,败硃濆於鸡笼洋,获船十四。十一月,又败其党於古雷洋,射殪贼目硃金,擒张祈,被奖叙。未几,李长庚战殁,命得禄与邱良功继任军事。十三年,擢浙江提督。既而调福建,邱良功代之。时阮元再任浙江巡抚,张师诚为福建巡抚,两省合力,得禄与良功同心灭贼。十四年八月,同击蔡牵於定海渔山,败之。牵东南走,追至黑水洋,合击累日,良功以浙舟骈列贼舟东,得禄率闽舟列浙舟东,战酣,良功舟伤暂退,得禄舟进,附牵舟,诸贼党隔不得援。牵铅丸尽,以番银代,得禄额腕皆伤,掷火焚牵舟尾楼,复冲断其柁。牵知不免,举砲自裂其舟沉於海。诏以牵肆逆十有四年,渠魁就歼,厥功甚伟,锡封得禄二等子爵,赐双眼花翎。馀党千二百人,后皆降,海盗遂息。

得禄为福建提督历十载,屡疏陈缉捕事宜,改定水师船制,皆如议行。二十五年,调浙江提督。道光元年,乞病归。十二年,台湾张丙作乱,得禄率家属擒贼目张红头等,加太子少保。十八年,台匪沈和肆掠,输粮助守,晋太子太保。二十一年,英吉利犯厦门,命驻守澎湖。次年,卒,赠伯爵,谥果毅。次子朝纶袭子爵,官户部员外郎。

邱良功,福建同安人。起行伍,屡以获盗功,洊擢闽安协副将。嘉庆十年,偕许松年会剿蔡牵,追至小琉球,见台湾师船二为贼围,赴援,松年举旗招之,未至。以违调遣被劾,褫职逮讯。得白,复原官,署台湾副将。十一年春,从李长庚击蔡牵,破洲仔尾贼巢,牵乘间逸,夺顶戴。五月,破牵於鹿耳门,赐花翎。十二年,硃濆犯淡水,偕王得禄追至鸡笼洋,连败之,擒歼甚众,被优叙。十三年,擢浙江定海镇总兵。十四年,擢浙江提督。偕王得禄合击蔡牵於渔山外洋,乘上风逼之,夜半浪急,不得进。明日,复要截环攻,牵且战且走,傍午逾黑水洋,见绿水。良功恐日暮贼遁,大呼突进,以己舟逼牵舟,两篷相结。贼以椗冲船,陷入死斗。良功腓被矛伤,毁贼椗,得脱出。闽师继之,牵遂裂舟自沉。论功,锡封三等男爵,次於王得禄。或为之不平,良功曰:海疆肃清,已为快事,名位轩轾何足计?二十二年,入觐,卒於途,赐恤,谥刚勇。子联恩袭男爵,官直隶河间协副将。

陈步云,浙江瑞安人。入伍隶水师,数获盗,以勇力称,授温州营把总。从良功追蔡牵,步云以四十人驾舟径逼牵舰鏖斗,舟小不相当,见两提督至,亟投火罐焚贼舰,以长戟钩舷,率数卒跃登,短兵相搏,歼牵妻及其党。贼舰已坏,牵犹持利刃踞柁楼,顾欲取之。良功隔船疾呼,船与水平,速去,放长绳水中援之起,而牵船没矣。步云身被十数创,两提督皆临慰视。事闻,赐奖武银牌,擢千总。累迁闽安副将。总督孙尔准欲裁减师船,步云言李提督所造船高大坚緻,其利远胜同安夹板、快驹诸船、裁之缉匪无具,有事不能制敌,议乃寝。尔准荐其才可胜专阃,入觐,宣宗曰:汝即随邱、王两提督攻沉蔡牵之陈步云耶?询战功甚悉。遂擢定海镇总兵,历琼州、福宁、金门、海坛诸镇。道光十九年,以伤发,乞解职。三十年,卒。

许松年,字蓉俊,浙江瑞安人。以武举效力水师,从李长庚积功至提标参将。嘉庆十年,护理金门镇总兵。击蔡牵於小琉球;又击硃濆、乌石二於宫仔洋,从李长庚追败之於闽、粤交界甲子洋。又迭击牵於青龙港、斗米洋。十一年,偕王得禄败牵於台湾洲仔尾,跐海水而登,焚溺无算。是年夏,李长庚攻牵於鹿耳门,松年扼张坑、返埕洋面,获贼船一,沉船三,又於水澳擒蔡三来等。李长庚论水师将材,举松年可独当一面,总督阿林保以疏闻。十二年,从长庚击蔡牵於大星屿、浮鹰洋,松年跃入贼船获之,被优叙。十三年,硃濆潜匿东涌外洋,命松年蹑剿,遂移师入粤。追至长山尾,了见贼船四十馀,知其最巨者为濆所乘,并力围攻,濆受砲伤,未几毙。诏嘉松年奋勇,克歼渠魁,赐花翎,予云骑尉世职。粤匪张保仔窜闽洋金门、厦门,松年遣渔船诱之,以舟师围击,获船七,沉船六,被优叙。十五年,伤发回籍,寻丁母忧。十九年,授甘肃西宁镇总兵,历延绥、漳州、天津、碣石诸镇。道光元年,擢广东陆路提督,调福建水师提督。六年,台湾械斗,松年方阅兵,弹压解散,总督孙尔准与之不协,寻以治理轻纵,被议褫职,留台效力。乞病归,卒於家。子锡麟,袭世职。

黄标,字殿豪,广东潮州人。由行伍拔补千总,擢守备。乾隆五十五年,艇匪肆掠,总督福康安议练水师,募奇才异能者领之。标技勇过人,生长海壖,习知水道险易,能久伏水底,视物历历可数,特被识拔。以捕获龙门洋盗及狗头山匪功,擢都司,署游击。

嘉庆元年,剿匪於南澎外洋,获李超胜等三十馀名。仁宗素知其名,诏嘉缉捕勤能,擢参将。二年,俘洋盗胡三胜等,复击毙安南匪首,尽获其众,被优叙。三年,迁澄海副将。未几,擢广东左翼镇总兵,命总统巡洋水师,责以肃清海盗。四年,剿匪大放鸡山及双鱼桅、夹门外洋,歼获甚众,赐花翎,命绘像以进。寻以盗劫盐艘被劾,诏原之。六年,复击贼於南澎外洋,获田亚猛等。七年,偕提督孙全谋剿博罗会匪,连破羊矢坑、罗溪营要隘,捣其巢。事平优叙,并被珍赉。自将水师,饮食寝处与士卒共,先后获匪六百馀名,粤海倚为保障。八年,偕孙全谋出海捕贼,贼遁广州湾。标议合兵守隘,俟贼粮尽可尽歼。全谋虑持久有风涛患,乃分兵,贼得突围逸出。标叹曰:此机一失,海警未已!愤懑成疾。寻坐师久无功,吏议夺职留任。未几,卒。

自安南夷艇散后,馀党留粤者分五帮:曰林阿发、曰总兵保、曰郭学显、曰乌石二、曰郑乙。提督钱梦虎、孙全谋皆庸材,不能办贼。标殁后,益无良将,惟林国良、许廷桂以死事闻。

国良,福建海澄人。世袭骑都尉,授广东碣石镇标游击,累迁海澄副将,继标为左翼镇总兵。十三年,追剿乌石二於丫洲洋,击沉数艘,贼舰续至益多。国良以伤殒,优恤,谥果壮。

廷桂,广东归善人。由行伍擢千总。乾隆中,从征台湾,累迁海门营参将。国良殁,护理左翼镇总兵。十四年,击歼匪首总兵保於外洋,围其馀党。张保仔率大队来援。众寡不敌,廷桂死之。赐恤,予云骑尉世职。

洎蔡牵既灭,惟粤匪存,於是百龄为两广总督,乃断接济,整军纪,越一年,剿抚以次定。东南海氛始靖。

论曰:东南海寇之扰,始末十有馀年。惟浙师李长庚一人能办贼,以闽帅牵掣而阻成功,然长庚忠诚勇略闻於海内,上结主知,庙算既孚,乃专倚畀。洎闽、浙合力,贼势浸衰,不幸长庚中殒,而王得禄、邱良功等以部将承其遗志,卒歼渠魁。粤将惟黄标可用,而未尽其才。百龄乘闽、浙殄贼之后,剿抚兼施,遂如摧枯拉朽。要之海战惟恃船坚砲利,与断接济而已,循之则胜,违之则败。得失之林,故无幸哉!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