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清史稿  

 
  本纪一
本纪二
本纪三
本纪四
本纪五
本纪六
本纪七
本纪八
本纪九
本纪十
本纪十一
本纪十二
本纪十三
本纪十四
本纪十五
本纪十六
本纪十七
本纪十八
本纪十九
本纪二十
本纪二十一
本纪二十二
本纪二十三
本纪二十四
本纪二十五
志一
志二
志三
志四
志五
志六
志七
志八
志九
志十
志十一
志十二
志十三
志十四
志十五
志十六
志十七
志十八
志十九
志二十
志二十一
志二十二
志二十三
志二十四
志二十五
志二十六
志二十七
志二十八
志二十九
志三十
志三十一
志三十二
志三十三
志三十四
志三十五
志三十六
志三十七
志三十八
志三十九
志四十
志四十一
志四十二
志四十三
志四十四
志四十五
志四十六
志四十七
志四十八
志四十九
志五十
志五十一
志五十二
志五十三
志五十四
志五十五
志五十六
志五十七
志五十八
志五十九
志六十
志六十一
志六十二
志六十三
志六十四
志六十五
志六十六
志六十七
志六十八
志六十八
志七十
志七十一
志七十二
志七十三
志七十四
志七十五
志七十六
志七十七
志七十八
志七十九
志八十
志八十一
志八十二
志八十三
志八十四
志八十五
志八十六
志八十七
志八十八
志八十九
志九十
志九十一
志九十二
志九十三
志九十四
志九十五
志九十六
志九十七
志九十八
志九十九
志一百
志一百一
志一百二
志一百三
志一百四
志一百五
志一百六
志一百七
志一百八
志一百九
志一百十
志一百十一
志一百十二
志一百十三
志一百十四
志一百十五
志一百十六
志一百十七
志一百十八
志一百十九
志一百二十
志一百二十一
志一百二十二
志一百二十三
志一百二十四
志一百二十五
志一百二十六
志一百二十七
志一百二十八
志一百二十九
志一百三十
志一百三十一
志一百三十二
志一百三十三
志一百三十四
志一百三十五
表一
表二
表三
表四
表五
表六
表七
表八
表九
表十
表十一
表十二
表十三
表十四
表十五
表十六
表十七
表十八
表十九
表二十
表二十一
表二十二
表二十三
表二十四
表二十五
表二十六
表二十七
表二十八
表二十九
表三十
表三十一
表三十二
表三十三
表三十四
表三十五
表三十六
表三十七
表三十八
表三十九
表四十
表四十一
表四十二
表四十三
表四十四
表四十五
表四十六
表四十七
表四十八
表四十九
表五十
表五十一
表五十二
表五十三
列传一
列传二
列传三
列传四
列传五
列传六
列传七
列传八
列传九
列传十
列传十一
列传十二
列传十三
列传十四
列传十五
列传十六
列传十七
列传十八
列传十九
列传二十
列传二十一
列传二十二
列传二十三
列传二十四
列传二十五
列传二十六
列传二十七
列传二十八
列传二十九
列传三十
列传三十一
列传三十二
列传三十三
列传三十三
列传三十四
列传三十五
列传三十六
列传三十七
列传三十八
列传三十九
列传四十
列传四十一
列传四十二
列传四十三
列传四十四
列传四十五
列传四十六
列传四十七
列传四十八
列传四十九
列传五十
列传五十一
列传五十二
列传五十三
列传五十四
列传五十五
列传五十六
列传五十七
列传五十八
列传五十九
列传六十
列传六十一
列传六十二
列传六十三
列传六十四
列传六十五
列传六十六
列传六十七
列传六十八
列传六十九
列传七十
列传七十一
列传七十二
列传七十三
列传七十四
列传七十五
列传七十六
列传七十七
列传七十八
列传七十九
列传八十
列传八十一
列传八十二
列传八十三
列传八十四
列传八十五
列传八十六
列传八十七
列传八十八
列传八十九
列传九十
列传九十一
列传九十二
列传九十三
列传九十四
列传九十五
列传九十六
列传九十七
列传九十八
列传九十九
列传一百
列传一百一
列传一百二
列传一百三
列传一百四
列传一百五
列传一百六
列传一百七
列传一百八
列传一百九
列传一百十
列传一百十一
列传一百十二
列传一百十三
列传一百十四
列传一百十五
列传一百十六
列传一百十七
列传一百十八
列传一百十九
列传一百二十
列传一百二十一
列传一百二十二
列传一百二十三
列传一百二十四
列传一百二十五
列传一百二十六
列传一百二十七
列传一百二十八
列传一百二十九
列传一百三十
列传一百三十一
列传一百三十二
列传一百三十三
列传一百三十四
列传一百三十五
列传一百三十六
列传一百三十七
列传一百三十八
列传一百三十九
列传一百四十
列传一百四十一
列传一百四十二
列传一百四十三
列传一百四十四
列传一百四十五
列传一百四十六
列传一百四十七
列传一百四十八
列传一百四十九
列传一百五十
列传一百五十一
列传一百五十二
列传一百五十三
列传一百五十四
列传一百五十五
列传一百五十六
列传一百五十七
列传一百五十八
列传一百五十九
列传一百六十
列传一百六十一
列传一百六十二
列传一百六十三
列传一百六十四
列传一百六十五
列传一百六十六
列传一百六十七
列传一百六十八
列传一百六十九
列传一百七十
列传一百七十一
列传一百七十二
列传一百七十三
列传一百七十四
列传一百七十五
列传一百七十六
列传一百七十七
列传一百七十八
列传一百七十九
列传一百八十
列传一百八十一
列传一百八十二
列传一百八十三
列传一百八十四
列传一百八十五
列传一百八十六
列传一百八十七
列传一百八十八
列传一百八十九
列传一百九十
列传一百九十一
列传一百九十二
列传一百九十三
列传一百九十四
列传一百九十五
列传一百九十六
列传一百九十七
列传一百九十八
列传一百九十九
列传二百
列传二百一
列传二百二
列传二百三
列传二百四
列传二百五
列传二百六
列传二百七
列传二百八
列传二百九
列传二百十
列传二百十一
列传二百十二
列传二百十三
列传二百十四
列传二百十五
列传二百十六
列传二百十七
列传二百十八
列传二百十九
列传二百二十
列传二百二十一
列传二百二十二
列传二百二十三
列传二百二十四
列传二百二十五
列传二百二十六
列传二百二十七
列传二百二十八
列传二百二十九
列传二百三十
列传二百三十一
列传二百三十二
列传二百三十三
列传二百三十四
列传二百三十五
列传二百三十六
列传二百三十七
列传二百三十八
列传二百三十九
列传二百四十
列传二百四十一
列传二百四十二
列传二百四十三
列传二百四十四
列传二百四十五
列传二百四十六
列传二百四十七
列传二百四十八
列传二百四十九
列传二百五十
列传二百五十一
列传二百五十二
列传二百五十三
列传二百五十四
列传二百五十五
列传二百五十六
列传二百五十七
列传二百五十八
列传二百五十九
列传二百六十
列传二百六十一
列传二百六十二
列传二百六十三
列传二百六十四
列传二百六十五
列传二百六十六
列传二百六十七
列传二百六十八
列传二百六十九
列传二百七十
列传二百七十一
列传二百七十二
列传二百七十三
列传二百七十四
列传二百七十五
列传二百七十六
列传二百七十七
列传二百七十八
列传二百七十九
列传二百八十
列传二百八十一
列传二百八十二
列传二百八十三
列传二百八十四
列传二百八十五
列传二百八十六
列传二百八十七
列传二百八十八
列传二百八十九
列传二百九十
列传二百九十一
列传二百九十二
列传二百九十三
列传二百九十四
列传二百九十五
列传二百九十六
列传二百九十七
列传二百九十八
列传二百九十九
列传三百
列传三百一
列传三百二
列传三百三
列传三百四
列传三百五
列传三百六
列传三百七
列传三百八
列传三百九
列传三百十
列传三百十一
列传三百十二
列传三百十三
列传三百十四
列传三百十五
列传三百十六
 
 
列传七十八
发布时间:2005/10/25   被阅览数:3675 次
(文字 〖 〗)
 

          

海望

王国栋

海望,乌雅氏,满洲正黄旗人。初授护军校。雍正元年,擢内务府主事。累迁郎中,充崇文门监督。八年,擢总管内务府大臣,兼管户部三库,赐二品顶戴。九年,迁户部侍郎,仍兼管内务府,授内大臣。十一年,命偕直隶总督李卫勘浙江海塘,与卫议奏在海宁尖、塔两山间建石坝,使海潮外趋,并在仁和、海宁两县境改建大石塘。上命浙江总督程元章相度遵行。又奏请设专官总辖,令驻防将军、副都统协同监修,及议叙在工人员工价以银米兼发,并从之。十三年,振武将军傅尔丹虐兵婪索事发,命海望赴北路军营逮治。寻命办理军机事务。

世宗疾大渐,召同受顾命。是时办理军机事务鄂尔泰、张廷玉、讷亲、班第、索柱、丰盛额、莽鹄立、纳延泰及海望凡九人。高宗即位,命尚书徐本入直。旋设总理事务处,命鄂尔泰、廷玉总理,本、讷亲及海望协办,班第、纳延泰、索柱差委办事。寻命海望署户部尚书。海望还自军前,奏言:“鄂尔坤发遣罪人种地无实效,且恐生事,当改发他处。”世宗谓:“鄂尔坤方驻兵,当可弹压,海望奏非是。”高宗以海望奏下总理事务处议,议上,上谕曰:“海望奏,前奉皇考申饬。朕推皇考之意,盖以发遣罪人,皆身获重罪,今令军前种地,乃所以保全之。其中若有冤抑,自应声明具奏宽释。如但以不善开垦,遂尔改发内地,此曹既获重罪,又不肯急公趋事,转得遂其侥幸之心;且如以兵代之,兵若以不能力田为辞,则将移内地之民耕边塞之地乎?此事之断不可行者。海望心地纯良,但识见平常,所奏岂可尽以为是?议覆观望游移,后当以此为戒。”

乾隆二年,泰陵工成,授拖沙喇哈番世职。寻罢总理事务处,复设办理军机处,海望仍为办理军机大臣。叙劳,复加拖沙喇哈番世职。四年,加太子少保。初,上命停捐例,廷臣议但留收穀捐监,俾各省积穀备荒。六年,御史赵青藜请并停之,复下廷臣议,请仍其旧。海望奏:“外省收捐繁难,原议各省捐贮穀数三千馀万石,今报部者仅二百五十馀万石,不足十之一。不若停各省捐穀,令在部交银,转拨各省买穀,俟仓贮充盈,请旨停止。”上命在部交银,在外交穀,听士民之便。谕谓:“地方积穀不厌其多,赈恤加恩,亦所时有,正未易言仓贮充盈也。”

海望久充崇文门监督,御史胡定奏言:“崇文门徵税,有挂锤、顶秤诸名,百斤作百四五十斤。税额虽未增,实已加数倍。杂物自各门入,恣意需索,更数倍於税额。外省各关,如杭州北新关,自南而北十馀里,稽察乃有七处,留难苛索,百倍於物价。盖由官吏务欲税课浮於旧额,吏胥藉得恣睢无忌,请敕严禁。”上曰:“海望领崇文门税务,侭收侭解,尽行入官,因而见其独多。如定所奏,种种苛索,朕信其必无。外省关课,应令督抚严察。”海望旋调礼部尚书。

十年,上以海望精力渐衰,罢办理军机。十四年,复调户部尚书。十七年,以建筑两郊坛宇发帑过多,与侍郎三和等自行奏请严议,当夺官,上宽之。二十年,卒,遣散秩大臣博尔木查奠茶酒,赐祭葬,谥勤恪。

三和,纳喇氏,满洲镶白旗人。初授护军校,累迁一等侍卫。乾隆六年,授总管内务府大臣,迁户部侍郎,调工部,复调还户部。十四年,擢工部尚书。寻降授侍郎,调户部,复调还工部。三十二年,授内大臣。三十八年,卒,赐祭葬,谥诚毅。

莽鹄立,字树本,伊尔根觉罗氏,满洲镶黄旗人。曾祖富拉塔,居叶赫,天聪时来归,隶蒙古正蓝旗。祖莽吉图,从睿亲王伐明,徇山东,围锦州,击败洪承畴援兵;入关逐李自成至庆都;又从下云南。累擢正蓝旗满洲梅勒额真,授世职三等阿达哈哈番。

莽鹄立,事圣祖,初授理籓院笔帖式。累迁员外郎,迭充右翼监督、浒墅关监督。世宗即位,命协办理籓院侍郎,旋擢御史。莽鹄立精绘事,令恭绘圣祖御容。雍正元年,改入满洲,以本族别编佐领,俾莽鹄立世管。

出巡长芦盐政,疏言:“长芦诸商行盐地,有额引不能销者,有额外多销者。请通融运销,量增引目。”从之。二年,疏请元年积引宽限分销,部议不允,再疏请,特许之。又疏言:“山东加增引目,州县多寡不均。请减多增寡,以甦商困。”又疏言:“增复引目,视现办商人按名均分。”上允之。三年,疏言:“山东灶丁,遵康熙五十二年恩诏,审丁不加赋。”下部议行。又疏请清察灶地,敕直隶、山东督抚遣员清丈。迁大理寺卿,再迁兵部侍郎,领盐政如故。天津改卫为州,初议隶河间府。莽鹄立请改为直隶州,以武清、静海、青县属焉。并丁入地议起,莽鹄立以山东灶丁丁多地少,请以其半入地,其半仍按丁徵赋。下部议,从之。四年,以御史顾琮巡视盐政,仍命莽鹄立监理。寻调礼部,令与顾琮监造天津水师营房,工久未竣,上以责莽鹄立,调刑部,召还京。五年,复调礼部,仍署长芦盐政。

授甘肃巡抚。六年,师入西藏,谕莽鹄立赴西宁料理。西宁道刘之珍等误军兴,总督岳锺琪疏劾,上以责莽鹄立,解巡抚,召还京。署正蓝旗满洲副都统,兼管理籓院侍郎。七年,擢正蓝旗蒙古都统。八年,命协同办理直隶水利营田。十年,调镶白旗满洲都统。十三年,与都统袭英诚公丰盛额并命办理军机事务。高宗即位,改设总理事务处,莽鹄立与丰盛额罢直回本任。寻署工部尚书,又调正蓝旗满洲都统。乾隆元年,卒,赐祭葬,谥勤敏。

杭奕禄,完颜氏,满洲镶红旗人。初授中书。雍正元年,授额外员外郎。未几,补御史,即迁光禄寺少卿。三年,迁光禄寺卿。上蠲苏州、松江田赋四十五万,杭奕禄疏言:“此为未有殊恩。有田纳赋,既邀蠲免;无田而佃种人田者,纳租业主,亦宜酌减,俾贫富均霑实惠。”上谓此奏甚公,下廷臣议,定业户免额一钱,佃户免租穀三升。上命如议速行。擢左副都御史,仍兼管光禄寺。

五年,命与内阁学士任兰枝使安南宣谕。初,云南总督高其倬奏安南国界有百二十里旧属内地,应以赌咒河为界,安南国王黎维祹奏辩。上命云贵总督鄂尔泰覆覈,予地八十里,以铅厂山下小河内四十里为界,维祹复奏辩。上敕维祹毋以侵占内地为嫌,疑惧申辩。至是,复命杭奕禄等往谕意,未至,维祹上表谢罪。六年,命鄂尔泰以铅厂山下地四十里予安南,别颁敕命杭奕禄等赍往宣谕。杭奕禄至镇南关,维祹使出关迎。进次貂瑶营,维祹复使迎劳,请仪注,议行其国礼,五拜三叩。杭奕禄等持不可,乃请听命。渡富良江至长安门,维祹跪迎。杭奕禄等捧敕入自中门,维祹率将吏等听宣敕,敕曰:“朕前令守土各官清理疆界,未及於安南也。总督高其倬职任封疆,考志乘,访舆论,知开化府与安南分界当在逢春里之赌咒河,乃奏闻设汛。王疏陈,复命总督鄂尔泰秉公办理。鄂尔泰体朕怀远之心,定界於铅厂山下小河,缩地八十里。诚为仁至义尽,此皆地方大臣职分所当为。朕统驭寰区,凡属臣服之邦,皆隶版籍。安南既列籓封,尺地莫非吾土,何必较论此区区四十里之地?若王以至情恳求,朕何难开恩赐与?祗以两督臣定界时,王激切奏请,过於觖望,失事上之礼,朕亦无从施惠。顷鄂尔泰以王本章呈奏,词意虔恭。王既知尽礼,朕自可加恩,将此地仍赐王世守,并遣大臣前往宣谕。王其知朕意!”宣毕,维祹行三跪九叩礼。杭奕禄等复宣谕恩德,维祹誓世世子孙永矢臣节。杭奕禄等使还,维祹送至长安门,餽赆杭奕禄等,不受。至镇南关,维祹使赍谢表请转奏。杭奕禄等还京师,疏闻,请宣付史馆,允之。授刑部侍郎,署吏部尚书。

六年,湖南靖州诸生曾静遣其徒张熙变姓名投书川陕总督岳锺琪,略言清为金裔,锺琪乃鄂王后,劝令复金、宋之仇,同谋举事。锺琪大骇,鞫熙,熙不肯言其实;乃置熙密室,阳与誓,将迎其师与谋,始得熙及静姓名,奏闻。上命杭奕禄及副都统觉罗海兰如湖南,会巡抚王国栋捕静严鞫。静言因读吕留良评选时文论夷、夏语激烈,遣熙求得留良遗书,与留良子毅中,及其弟子严鸿逵,鸿逵弟子沈在宽等往还,沈溺其说,妄生异心。留良,浙江石门诸生,康熙初讲学负盛名,时已前死。上命逮静、熙、毅中、鸿逵、在宽等至京师。静至,廷鞫,自承迂妄,为留良所误,手书供辞,盛称上恩德。上命编次为大义觉迷录,令杭奕禄以静至江宁、杭州、苏州宣讲。事毕,命并熙释勿诛,戮留良尸,诛毅中并鸿逵、在宽等,戍留良诸子孙。高宗即位,乃命诛静、熙。

七年,授杭奕禄镶红旗满洲副都统。八年,命解部事,寻复补礼部侍郎,署前锋统领。上命杭奕禄偕侍郎众佛保宣谕准噶尔。九年,师征准噶尔,上虑陕、甘民或以用兵为累,命杭奕禄与左都御史史贻直、署内务府总管郑浑宝,率庶吉士、六部学习主事、国子监肄业拔贡生等宣谕化导。寻命杭奕禄协办军需。十年,命署西安将军,授钦差大臣,察阅甘、凉及山西近边营伍。十一年,谕责杭奕禄骄奢放纵,扰累兵民,夺官,在肃州荷校。

乾隆元年,召至京师,授额外内阁学士,补工部侍郎,充世宗实录副总裁。遣驻西藏办事。四年,奏言:“西藏西南三千里外巴尔布国有三汗:一曰库库木,一曰颜布,一曰叶楞,雍正十一年尝通贡。近三汗交恶,贝勒颇罗鼐宣谕罢兵,三汗听命,使呈进部落户口数,并贡金银、丝缎、珊瑚、念珠诸物。”报闻。寻召还,调刑部。五年,擢左都御史,列议政大臣。十年,以老乞休,谕留之。十一年,上察其老惫,命致仕。十三年,卒。

傅鼐,字阁峰,富察氏,满洲镶白旗人。初授侍卫。雍正二年,授镶黄旗汉军副都统、兵部侍郎。三年,调盛京户部侍郎。世宗在潜邸,夙知傅鼐好事,既即位,令隆科多察其为人。隆科多称傅鼐安静。傅鼐在上前尝言隆科多子岳兴阿甚怨其父,谓“我家受恩深,当将生平行事据实奏闻,若稍有隐饰,罪更不可逭”。及隆科多被谴追赃,岳兴阿隐其父财产。上以与傅鼐言不符,疑傅鼐与隆科多交结,虑且败,预为岳兴阿地。会傅鼐任侍卫时,浙江粮道江国英被劾,为关说,得银万馀。事发,上命夺官,械系逮诣京师,下刑部按治。谳上,免死,发遣黑龙江。

九年,召还,赴大将军马尔赛军营效力。寻予侍郎衔,授参赞大臣。十年,准噶尔台吉噶尔丹策零入寇,额驸策凌御之额尔德尼昭,噶尔丹策零大败,自推河窜走。时马尔赛驻拜里城,有兵万三千。策凌檄速发兵断噶尔丹策零归路,马尔赛不能用。傅鼐进曰:“贼败亡之馀,可唾手取也!请发轻骑数千,俾率以战,事成,功归大将军;事败,原独受其罪。”马尔赛默然,再三言不应,至长跪以请,终不许。傅鼐愤甚,将所部出城逐敌。噶尔丹策零已遁走,得辎重、牛羊万计。事闻,上诛马尔赛,赉傅鼐花翎。

平郡王福彭代为大将军,傅鼐参赞如故。噶尔丹策零既大创,不敢深入,师亦未能远征。上召策凌及大将军查郎阿诣京师廷议,庄亲王允禄及策凌等主进讨,大学士张廷玉等言不若先抚之,不顺则进讨。两议上,上问傅鼐,傅鼐赞抚议。降旨罢兵,遣傅鼐偕内阁学士阿克敦、副都统罗密谕噶尔丹策零。噶尔丹策零欲得阿尔泰山故地,傅鼐力折之。十三年,使还,予都统衔,食俸。

高宗即位,命署兵部尚书,寻授刑部尚书,仍兼理兵部。乾隆元年,疏言:“刑罚世轻世重。我朝律例,颁布於顺治三年,酌议於康熙十八年,重刊於雍正三年。臣伏读世宗遗诏曰:‘凡诸条例,或前本严而朕改从宽,此乃昔时部臣定议未协,朕与廷臣悉心斟酌而后更定,应照更定之例行;若前本宽而朕改从严,此以整饬人心风俗,暂行一时,此后遇事斟酌,若应照旧例者,仍照旧例行。’臣思圣心惓惓於此,盖必有所轸念而未及更正者也。皇上以世宗之心为心,每遇奏谳,斟酌详慎。臣见大清律集解附例一书,现今不行之例犹载其中,恐刑官援引舛错,吏胥因缘为奸。请简熟悉律例大臣,详加覈议。律文律注,当仍其旧。所载条例,有今已斟酌改定者,应从改定;有应斟酌而未逮者,悉照旧章:务归於平允,逐条缮摺,恭请钦定纂辑颁布。”得旨允行。又疏言:“断狱引用律例,宜审全文。若摘引律语,入人重罪,是为深文周内。律载:‘官吏怀挟私仇,故勘平人致死者,斩监候。’又载:‘若因公事干连在官,事须问鞫,依法拷讯,邂逅致死者,勿论。’律意本极平允。数年来,各督抚遇属员误将在官人犯拷讯致死,辄摘引‘故勘平人’一语,拟斩监候。尚书张照又奏准:‘如将笞杖人犯故意夹拷致死二命以上,及徒流人犯四命以上,俱以故勘平人论。’不思既非怀挟私仇,於故勘之义何居?若谓在官之人本属无罪,则必有诬告之人,应照律抵罪;若谓轻罪不应夹讯,命盗等案,当首从未分,安能预定为笞杖为徒流?若谓拷讯不依法,自有‘决罚不如法’律在,致死二人、四人以上,当议以加等。请敕法司酌改平允。”下部议行。

是秋,以勒借商银,回奏不实,夺官。寻命暂署兵部尚书。二年,授正蓝旗满洲都统。三年,坐违例发俸,发往军台效力。寻卒。

陈仪,字子翙,顺天文安人。康熙五十四年进士,改庶吉士,散馆授编修。为古文辞,治经世学,大学士硃轼器之。雍正三年,直隶大水,诸河泛滥,坏田庐。世宗命怡亲王允祥偕轼相度濬治。王求谙习畿辅水利者,轼以仪对。延见,谘治河所宜先,仪曰:“硃子言治河先低处。天津为古渤海逆河之会,百川之尾闾。今南北二运河、东西两淀盛涨,争趋三岔口,而强潮复来拒之,牴牾洄漩而不时下,下隘则上溢,其势宜然。故欲治河,莫如先扩达海之口。欲扩海口,莫如先减入口之水。入口之水减,则达海之口宽。北永定,南子牙,中七十二沽,皆得沛然入三岔口而东注矣。”四年春,从王行视水利,教令章奏皆出仪手。轼以忧归,王荐於朝,命以侍讲署天津同知。转侍读,擢庶子,仍署同知如故。

五年,王奏设水利营田四局,仪领天津局,兼督文安、大城堤工。二县地卑下,积潦不消。是秋复大水,堤内外皆巨浸。仪购秫稭十馀万束,立表下楗以御水。堤本民工,仪言於王,请发帑兴修,招民就工代赈,堤得完固。南运河长屯堤地隶静海,吏舞法,岁调发霸州、文安、大城民协修,百里裹粮,咸以为苦,仪为除其籍。畿辅大小诸河七十馀,疏故濬新,仪所勘定殆十六七云。

八年,擢侍讲学士。时议设营田观察使二员,分辖京东西,以督率州县。命仪以佥都御史充京东营田观察使,营田於天津。仿明汪应蛟遗制,筑十字围,三面开渠,与海河通。潮来渠满,闭渠蓄水以供灌溉,白塘、葛沽间斥卤尽变膏腴。丰润、玉田地多沮洳,仪教之开渠筑圩,皆成良田。十一年,大雨,山水暴发,没田庐。仪疏闻,谕筹赈,即命仪董其事,凡赈三十四万馀口。十二年,转侍读学士。寻罢观察使,还京师。

仪笃於内行,先世遗田数百亩,悉推以让兄。既仕,分禄畀昆弟,周诸故旧。有故人子贫甚,嘱门生为谋生业,事为人所讦,吏议当降调。乾隆二年,授鸿胪寺少卿。仪以老乞归。七年,卒,年七十三。子玉友,雍正八年进士,官台湾知府。勤其官,有惠政。

刘师恕,字艾堂,江南宝应人。父国黻,康熙二十一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户科给事中,历督捕理事官。在户科,建言民田亩有大小,地有上中下,请具载简明赋役全书,明示天下。在督捕,详考则例刊布之。往时以逃人为根,以一累百十,以逃案为市。取所历州县官职名待劾,弊不胜诘,皆剔除之,乃裁并兵部。改授鸿胪寺卿。

师恕,三十九年进士,选庶吉士,授检讨。累迁国子监祭酒。雍正元年,授贵州布政使。四年,迁通政使,转左副都御史,擢工部侍郎。上以宜兆熊署直隶总督,调师恕礼部,协理总督事。五年,奏获交河妖民孙守礼,严鞫治罪。上奖其遇事直达,不稍隐讳。师恕与兆熊议裁学政陋规,学政孙嘉淦言:“学政旧规,日得五十五两,今减半即足用。”师恕言:“减至一两亦不可行,当另奏拨解公费。”师恕与兆熊奏已与嘉淦会商裁革,嘉淦以实奏。上谕曰:“孙嘉淦非骚扰贪饕者比,尔等何不量至此?可仍循旧例而行。嘉淦,端士也,宜作成之。”初夏,保定诸府少雨,上以为忧。师恕等言:“今岁遇闰,此后得雨不迟。”上责其怠忽。寻奏裁驿站夫马工料羡馀银,上谕曰:“陋规自应裁,第当量情酌理为之,毋过刻,令后来地方诸事难於措办也。”调吏部,仍留协理。大名诸生窦相可诉知府曾逢圣贪劣,布政使张适杖杀之,以狱毙报,兆熊、师恕匿不以闻。上命尚书福敏等按治得实,兆熊坐降调,上宽师恕,谕责其徇隐,命何世璂署直隶总督,仍令师恕协理。

七年,命师恕以内阁学士充福建观风整俗使。八年,疏言:“海澄公旧以辖兵给印,后兵裁而印未缴。今海澄公黄应缵滥行印文,非所宜,当令缴销。”并言外省世袭武职,年及二十,当令咨部引见,分京外学习。部议从之。十一年,师恕以病告,省观风整俗使不复设。乾隆七年,宝应灾,治赈,非贫民例不给。师恕族人诸生洞嗾不得赈者,閧堂罢市。上责师恕不能约束,夺官。南巡迎谒,赐侍读学士衔。二十一年,卒。

是时广东、湖南皆置观风整俗使。焦祈年,字穀贻,山东章丘人。雍正元年进士,改庶吉士,授编修。考选云南道御史,擢顺天府丞,权府尹,迁右通政。八年,命充广东观风整俗使,修建十府、二州书院,延通人为之师。滨海多盗,设策钩捕,得剧盗百馀置诸法,盗差熄。奸民以符劄惑众,擒治之,赦其株连者。西洋人置天主堂,使徙归澳门。简阅营伍,军政以肃。擢光禄寺卿,召为顺天府尹,旋调奉天。行次山海关,疾作,乞归,卒於里。

李徽,字元纶,山西崞县人。康熙五十二年,乡试举第一。雍正元年进士,改庶吉士,散馆刑部主事。寻复授检讨。考选浙江道御史。是时遣御史巡察顺天直隶诸府,顺天、永平、宣化为一员,保定、正定、河间为一员,顺德、广平、大名为一员,徽巡察顺德、广平、大名三府。曾静、张熙事起,上虑湖南士民为所惑,议遣使循行训迪。以大学士硃轼荐,遣徽劝谕化导。寻授佥都御史,充湖南观风整俗使。徽在官四年,察吏安民,能称其职。坐事,降授仓监督。高宗即位,命复官,遽卒。

广西学政卫昌绩请设观风整俗使,御史陈宏谋继请。上谕宏谋等曰:“广西通籍者本少,乃已有狂悖如谢济世、陆生柟者,风俗薄劣可见。尔等不能端本澂源,躬先表率,而望秉铎司教之官,家喻户晓,易俗移风,所谓逐末而忘其本也。”议寝未行。

王国栋,字左吾,汉军镶红旗人。康熙五十二年进士,改庶吉士,授检讨。累迁光禄寺卿。雍正初,查嗣庭、汪景祺坐文字谤讪见法。上谓浙江士习浇漓,四年,设浙江观风整俗使,以授国栋。国栋至官,巡行宣谕,清逋赋,惩唆讼,饬营伍,严保甲,次第疏闻,上温谕奖之。迁宗人府府丞。五年,上以浙江被水,米贵,命国栋同巡抚李卫发库帑四万,於杭州、嘉兴、湖州三府修城、濬河、筑堤,俾饥民就佣食力。国栋奏:“杭州至海宁塘河淤,当濬治。太湖堤闸及嘉兴石塘多倾圮,当修理。冬春雨雪,工作多费,请俟九、十月水落兴工。”上韪之。

寻擢湖南巡抚,以许容代为浙江观风整俗使。上谕国栋曰:“初欲令尔在浙整饬数年,俾收成效。但湖南废弛久,今以命尔,尔其勉之!”上命湖广总督迈柱修两省堤工。国栋疏言:“湘阴、巴陵、华容、安乡、澧、武陵、龙阳、沅江、益阳九州县环绕洞庭,居民筑堤堵水而耕。地势卑下,江涨反灌入湖,是岸冲决,现有四百馀处。正饬刻期完筑,务加高培厚,工程坚固。”佥都御史申大成奏贵州屯田,民间贱价顶种,易启纷争。请仿民田买卖,亩纳税五钱,给照为业,并推行各省。国栋疏言:“湖南屯田瘠薄,应分别差等,微价顶种,令完税五钱,给照如时价平买。未过户者,视屯粮石税五钱,已过户者二钱。龙阳、武陵、长靖诸屯赋重,按券值两税三分。”均下部议行。

曾静、张熙事起,上令侍郎杭奕禄至湖南会鞫。国栋听静自列,未穷究党羽,允禩、允禟门下太监以罪徙广西,流言於路,直隶、河南督抚俱疏上闻。国栋奏言:“湖南监送兵役未闻一语。”又茶陵民陈蒂西传播流言,敕国栋按鞫,亦不得实证,坐是失上指,夺官,召还京。八年,命治刑部侍郎事,署山东巡抚。九年,河南祥符、封丘等县水灾,命往治赈。迭署江苏、浙江巡抚。十年,仍还刑部。十二年,以议福建民蓝厚正杀兄狱失当,吏议降调。十三年,复命署刑部侍郎。卒。

许容,河南虞城人。康熙五十年举人,授陕西府谷知县。内迁工部员外郎,考选广西道御史。雍正元年,改会考府郎中,仍兼御史。出为直隶口北道,迁陕西按察使。劾河东巡盐御史马喀以积盐变价入己,上夺马喀官,命兼管河东巡盐御史,按治。寻闻容刑逼商人,解容任,令总督岳锺琪覆按。锺琪言容无刑逼商人事,上擢浙江布政使。五年,代国栋为浙江观风整俗使。寻偕广东巡抚杨文乾清察福建仓库。六年,遭母丧,给假治丧毕,命仍还浙江。旋擢甘肃巡抚,以蔡仕舢代为浙江观风整俗使。容疏议更正律例,出赃过付人宜视完赃减二等,得赃者完赃减一等,倍完方减二等,连毙二命宜加等。上皆谓不当,责容愚妄。

八年,师征噶尔丹,上以容治军需多推诿,命尚书查弼纳赴陕西为之董理。及事竟,上谕容曰:“此次军需,朕为挽将覆之辙,回已颓之波,救汝身家性命。较自御史五年内擢至巡抚之恩大矣!汝当知之。”上闻容追逋赋抵兵饷,限一年全完,民以大扰。谕曰:“朕念甘肃自军兴以来,輓运转输,资於民力,特将雍正八年额徵钱粮蠲免。容何得於蠲免之年行催徵之举?令即停止。”九年,复以容查核钱粮过刻,谕毋累民。十二年,疏劾丁忧知府李绮亏空军需,绮,卫兄也。上知容与卫有怨,戒容毋迁怒报复。容旋奏檄绮赴兰州,亏空七千有奇,限半年回籍措缴。上谕曰:“所亏既有田房可抵,但当速遣回籍折变完补,何须勒限逼迫?”

乾隆元年,固原、环二县歉收,容请借给贫民三月口粮,大口日三合,小口日二合。高宗谕曰:“政莫先於爱民。甘肃用兵以来,百姓急公踊跃。今值歉收,当加恩赈恤。汝治事实心,而理财过刻。国家救济贫民,非较量锱铢时也。”寻,专筦军储大臣刘於义奏请加赈两月,上责容褊隘卑庸,命解任。於义及陕西总督查郎阿劾容匿灾殃民,夺官逮诣京师论罪,赦免。二年,署山西布政使。三年,调江苏,署巡抚。四年,遭父丧,去官。

五年,命署湖南巡抚。请终丧,不许。服阕,真除。八年,以劾粮道谢济世狂纵营私失实,夺官,发顺义城工效力。事互详济世传。九年,复命署湖北巡抚。御史陈大玠等疏诤,谓容既以欺罔得罪,不当复用,上命罢之。十五年,上巡中岳,迎谒,复原衔。寻授内阁学士。以病乞归,卒。

蔡仕舢,福建南安人。康熙三十二年举人。五十八年,自刑部主事考选御史,出为浙江粮道。雍正六年,授佥都御史,充浙江观风整俗使。七年,署巡抚。八年,坐事降调。上谕曰:“浙江风俗已渐改移,又有总督李卫善於训导,不必再遣观风整俗使。”仕舢旋卒。

论曰:海望、莽鹄立皆逮事圣祖,雍正、乾隆间参与政事。海望闻世宗末命,在军机处较久,虽建树未宏,要为当时亲信大臣。杭奕禄使安南,傅鼐谕噶尔丹策零,皆不辱君命,傅鼐尤知兵。仪领屯田,有惠於乡州。师恕、国栋等使车问俗,与民为安静。以皆世宗特置之官,特谨而书之。杭奕禄又与史贻直宣谕陕西,非专官,贻直相高宗,故不著於斯篇。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