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史==>元史  

 
  本纪第一
本纪第二
本纪第三
本纪第四
本纪第五
本纪第六
本纪第七
本纪第八
本纪第九
本纪第十
本纪第十一
本纪第十二
本纪第十三
本纪第十四
本纪第十五
本纪第十六
本纪第十七
本纪第十八
本纪第十九
本纪第二十
本纪第二十一
本纪第二十二
本纪第二十三
本纪第二十四
本纪第二十五
本纪第二十六
本纪第二十七
本纪第二十八
本纪第二十九
本纪第三十
本纪第三十一
本纪第三十二
本纪第三十三
本纪第三十四
本纪第三十五
本纪第三十六
本纪第三十七
本纪第三十八
本纪第三十九
本纪第四十
本纪第四十一
本纪第四十二
本纪第四十三
本纪第四十四
本纪第四十五
本纪第四十六
本纪第四十七
志第一
志第二
志第三上
志第三下
志第四
志第五
志第六
志第七
志第八
志第九
志第十
志第十一
志第十二
志第十三
志第十四
志第十五
志第十六
志第十七上
志第十七下
志第十八
志第十九
志第二十
志第二十一
志第二十二
志第二十三
志第二十四
志第二十五
志第二十六
志第二十七
志第二十七下
志第二十八
志第二十九
志第三十
志第三十
志第三十一
志第三十二
志第三十三
志第三十四
志第三十五
志第三十六
志第三十七
志第三十八
志第三十九
志第四十
志第四十一上
志第四十一下
志第四十二
志第四十三
志第四十四
志第四十五上
志第四十五下
志第四十六
志第四十七
志第四十八
志第四十九
志第五十
志第五十一
志第五十二
志第五十三
表第一
表第二
表第三
表第四
表第五上
表第五下
表第六上
表第六下
列传第一
列传第二
列传第三
列传第四
列传第五
列传第六
列传第七
列传第八
列传第九
列传第十
列传第十一
列传第十二
列传第十三
列传第十四
列传第十五
列传第十六
列传第十七
列传第十八
列传第十九
列传第二十
列传第二十一
列传第二十二
列传第二十三
列传第二十四
列传第二十五
列传第二十六
列传第二十七
列传第二十八
列传第二十九
列传第三十
列传第三十一
列传第三十二
列传第三十三
列传第三十四
列传第三十五
列传第三十六
列传第三十七
列传第三十八
列传第三十九
列传第四十
列传第四十一
列传第四十二
列传第四十三
列传第四十四
列传第四十五
列传第四十六
列传第四十七
列传第四十八
列传第四十九
列传第五十
列传第五十一
列传第五十二
列传第五十三
列传第五十四
列传第五十五
列传第五十六
列传第五十七
列传第五十八
列传第五十九
列传第六十
列传第六十一
列传第六十二
列传第六十三
列传第六十四
列传第六十五
列传第六十六
列传第六十七
列传第六十八
列传第六十九
列传第七十
列传第七十一
列传第七十二
列传第七十三
列传第七十四
列传第七十五
列传第七十六
列传第七十七
列传第七十八
列传第七十九
列传第八十
列传第八十一
列传第八十二
列传第八十三
列传第八十四
列传第八十五
列传第八十六
列传第八十七
列传第八十八
列传第八十九
列传第九十
列传第九十一
列传第九十二
列传第九十三
列传第九十四
列传第九十五
列传第九十六
列传第九十七
纂修元史凡例
 
 
列传第五十二
发布时间:2005/10/17   被阅览数:2691 次
(文字 〖 〗)
 

          

张禧

张禧,东安州人。父仁义,金末徙家益都。及太宗下山东,仁义乃走信安。时燕蓟已下,独信安犹为金守,其主将知仁义勇而有谋,用之左右。国兵围信安,仁义率敢死士三百,开门出战,围解,以功署军马总管。守信安逾十年,度不能支,乃与主将举城内附。率其部曲从宗王合丑平定河南,授管军元帅。后攻归德,飞矢入口,折其二齿,镞出项后,卒,赐爵县侯。

禧年十六,从大将军阿术鲁南攻徐州、归德,复从元帅察罕攻寿春、安丰、庐、滁、黄、泗诸州,皆有功。禧素峭直,为主将所忌,诬以他罪,欲置之法。时王鹗侍世祖于潜邸,禧密往依之,鹗请左丞阔阔荐禧与其子弘纲俱入见。岁己未,从世祖南伐,济江,与宋兵始接战,即擒其一将。进攻鄂州,诸军穴城以入,宋树栅为夹城于内,入战者辄不利,乃命以厚赏募敢死士。禧与子弘纲俱应募,由城东南入战,将至城下,帝悯其父子俱入险地,遣阿里海牙谕禧父子,止一人进战。禧所执枪中弩矢而折,取弘纲枪以入,破城东南角。有逗留不进者十余人,立城下,弘纲复夺其枪入。转战良久,禧身中十八矢,一矢镞贯腹,闷绝复苏,曰:“得血竭饮之,血出可生。”世祖亟命取血竭,遣人往疗之。疮既愈,复从大将纳剌忽与宋兵战于金口、李家洲,皆捷。

世祖即位,赐金符,授新军千户。三年,从征李璮。时宋乘璮叛,遣夏贵袭取蕲县、宿州等城,禧移兵攻之,贵走,尽复诸城。至元元年,升唐邓等州卢氏保甲丁壮军总管。宋侵均州,总管李玉山败走,帝命禧代之。三年,与宋将吕文焕战于高头赤山,乘胜复均州。四年,改水军总管,益其军二千五百,令习水战。五年,从攻襄樊。六年七月,夏贵率兵援襄阳,禧从元帅阿术战,却之。八年,江水暴溢,宋遣范文虎以战舰千余艘来援。元帅阿术命禧率轻舟,夜衔枚入其阵中,插苇以识水之深浅。及还,阿术即命禧率四翼水军进战,宋兵溃,追至浅水,夺战舰七十余艘。九年,攻樊城,焚其串楼,败宋将张贵于鹿门山。十年,行省集诸将问破襄阳之策,禧言:“襄、樊夹汉江而城,敌人横铁锁、置木橛于水中,今断锁毁橛,以绝其援,则樊城必下。樊城下,则襄阳可图矣。”行省用其计,乃破樊城,而襄阳继降。帝遣使录诸将功,授宣武将军、水军万户,佩金虎符,丞相伯颜因命禧为水军先锋。

十二年,败宋将孙虎臣于丁家洲,寻移屯黄池,以断宋救兵。九月,从阿术与宋都统姜才战,有功,加信武将军。十三年,从下温、台、福建。十四年,加怀远大将军、江阴路达鲁花赤、水军万户。十六年,入朝,进昭勇大将军、招讨使。十七年,加镇国上将军、都元帅。时朝廷议征日本,禧请行,即日拜行中书省平章政事,与右丞范文虎、左丞李庭同率舟师,泛海东征。至日本,禧即舍舟,筑垒平湖岛,约束战舰,各相去五十步止泊,以避风涛触击。八月,飓风大作,文虎、庭战舰悉坏,禧所部独完。文虎等议还,禧曰:“士卒溺死者半,其脱死者,皆壮士也,曷若乘其无回顾心,因粮于敌以进战。”文虎等不从,曰:“还朝问罪,我辈当之,公不与也。”禧乃分船与之。时平湖岛屯兵四千,乏舟,禧曰:“我安忍弃之!”遂悉弃舟中所有马七十匹,以济其还。至京师,文虎等皆获罪,禧独免。子弘纲。

弘纲字宪臣,年十八,父禧为主将所诬,系狱,将杀之,弘纲直入狱中,狱卒并系之。弘纲佯狂谑笑,守者易之,既寝,遂与其父逸去。后从其父攻城徇地,屡有功,自昭信校尉、管军总把,佩银符,换金符,为千户,升总管、广威将军、招讨副使,加定远大将军、招讨使,袭镇江阴。盗起安吉,弘纲率兵往捕,未逾旬,擒之。从参政高兴破建德溪寨诸贼,后赐三珠虎符,授昭勇大将军、河南诸翼征行万户。从右丞刘深征八百媳妇国,师次八番,与叛蛮宋隆济等力战而殁。赠宣忠秉义功臣、资善大夫、湖广等处行中书省左丞、上护军,追封齐郡公,谥武定。

子汉,当袭职,让其弟鼎。汉后为监察御史,累官至集贤直学士。鼎,袭江阴水军万户。

贾文备

贾文备,字仲武,祁州蒲阴人。父辅,仕金为祁州刺史。武仙惮辅胆略,密令所亲图之。辅以众归太祖,诏隶张柔,以兵攻蠡州、庆都、安平、束鹿诸县,皆下之。柔开帅府于满城,命辅行元帅府事于祁州。从定山东,迁左副元帅。柔将兵在外,辅常居守,累功改行军千户,赐金符,寻领顺天河南等路军民万户,卒。文备袭父千户职,张柔命屯三汊口,备宋兵。宋以云梯二十余来攻,文备率兵鏖战,却之,宪宗赐弓矢银盂。岁乙卯,复令袭父左副元帅职,兼领顺天路。中统二年,升开元府路女真水达达等处宣抚使,佩金虎府。三年,迁开元东京懿州等处宣慰使。四年,改授万户,领张柔所部军,屯亳州。宋兵时钞掠淮甸,文备战却之。至元二年,加昭勇大将军、真定路总管,兼府尹。六年,调卫辉路总管。七年,授西蜀成都统军,以疾不赴。八年,授宿州万户,寻改河南等路统军,围襄樊。九年,移蔡州,兼水陆漕运。宋兵时掠粮饷,文备败之,并夺其船。诏罢统军,文备入觐,赐弓矢、金鞍、锦衣、白金。十一年,复授万户、汉军都元帅,领刘整军,驻亳州。宋将夏贵知亳无备,盛引兵来袭,文备出奇邀击,大破之,帝赐金鞍、金织、文段、白金。

丞相伯颜伐宋,文备领左翼诸军以从,抵郢州。宋筑二城夹江,布战舰数千艘于江中,陈兵两岸,军不得进。文备泛舟,由沦河径出大江,攻武矶堡。乃从阿术先渡江,大军继之,遂取鄂、汉,以功赐白金,加昭毅大将军,守鄂州。十二年,从平章政事阿里海牙趣湖南,至潭州城下。文备冒锋镝,砲伤右手,流矢中左臂,攻战愈急,宋臣李芾死之,转运判官钟蜚英等以城降。十三年,加昭武大将军,守潭州。十四年,衡、永、郴等郡寇发,文备悉讨平之。十五年,进镇国上将军、湖南道宣慰使,徇琼崖等州及广东濒海诸城,追宋卫王昺。十六年,召还,拜淮东宣慰使,加金吾上将军,镇庆元。十八年,复授都元帅。二十年,改江东宣慰使,讨建宁盗黄华。二十二年,拜荆湖占城行中书省参知政事。二十三年,改湖广行省参知政事。二十四年,致仕。后十七年,以疾卒。延祐四年,赠江西等处行中书省左丞,追封武威郡公,谥庄武。

解诚

解诚,易州定兴人,善水战,从伐宋,设方略,夺敌船千计,以功授金符、水军万户,兼都水监使。焦湖之战,获战舰三百艘。宋以舟师来援,诚据舟厉声呵之,援兵不敢动,急移舟抵岸,乘势追杀之,夺其军饷三百余斛。既又从攻安丰、寿、复、泗、亳诸州,俱有功。又从下云南大理国,以功赐金虎符。从攻鄂,夺敌舰千余艘,杀溺敌军甚众。世祖嘉其功,尝降制奖之。至元三十年,卒,赠推忠宣力功臣、龙虎卫上将军、同知枢密院事、上护军,追封易国公,谥武定。

子汝楫袭,从讨李璮,平宋,累获功赏,卒,赠推忠效节功臣、资德大夫、中书右丞、上护军,追封易国公,谥忠毅。

子帖哥袭,从征广西,下静江府,改授水军招讨使。寻复为万户,从征交趾,有功,升广东道宣慰使,卒,赠资德大夫、河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左丞、上护军、平阳郡公,谥武宣。

子世英,由监察御史迁山南江北道佥事。

管如德

管如德,黄州黄陂县人。父景模,为宋将,以蕲州降,授淮西宣抚使。如德为江州都统制,至元十二年,亦以城降。先是,如德尝被俘虏,思其父,与同辈七人间道南驰,为逻者所获,械送于郡。如德伺逻者怠,即引械击死数十人,各破械脱走,间关万里达父所。景模喜曰:“此真吾兒也!”至是,入觐,世祖笑曰:“是孝于父者,必忠于我矣。”一日,授以强弓二,如德以左手兼握,右手悉引满之,帝曰:“得无伤汝臂乎?后毋复然!”尝从猎,遇大沟,马不可越,如德即解衣浮渡,帝壮之,由是称为拔都,赏赉优渥。帝问:“我何以得天下,宋何以亡?”如德对曰:“陛下以福德胜之。襄樊,宋咽喉也,咽喉被塞,不亡何恃!”帝曰:“善。”帝又命习国书,曰:“习成,当为朕言之。”一日,帝语如德曰:“朕治天下,重惜人命,凡有罪者必令面对再四,果实也而后罪之,非如宋权奸擅权,书片纸数字即杀人也。汝但一心奉职,毋惧忌嫉之口。”授湖北招讨使,总管本部军马,佩金虎符。

是年六月,丞相阿术南攻宋。如德以军为前锋,至扬州扬子桥,与宋战,昼夜不息,如德先登陷阵,擒其帅张都统等,宋军遂溃。七月,进军焦山江上,复大战,夺宋帅夏都统牌印衣甲及饷军海船,悉送阿术所。事闻,帝命赏之。军至镇江,如德招安诸郡,守将皆望风降附。丞相伯颜取临安,复选能招诸郡者,众推如德,如德衔命往喻,绍兴诸郡皆下。初,世祖以宝刀赐如德,及与敌战,刀刃尽缺。宋平,入觐,如德以刀上呈,曰:“陛下向所赐刀,从军以来,刀缺如是矣。”帝嘉其朴。

十二年,迁浙西宣慰使,上时政五条:一曰立额薄征;二曰息兵怀远;三曰立法用人;四曰省役恤民;五曰设官制禄。时法制未备,仕多冗员,又方用兵日本倭国,而军民之官,廪禄未有定制,故如德言及之。权臣抑不得上。二十年,丞相阿塔海命驰驿奏出征事,入见,世祖问曰:“江南之民,得无有二心乎?”如德对曰:“往岁旱涝相仍,民不聊生,今累岁丰稔,民沐圣恩多矣,敢有贰志!使果有贰志,臣曷敢饰辞以欺陛下乎!”帝善其言,且喻之曰:“阿塔海有未及者,卿善辅导之,有当奏闻者,卿勿惮劳,宜驰捷足之马,来告于朕。”

二十四年,迁江西行省参知政事,破豪猾,去奸吏,居民大悦。是时赣、汀二州盗起,如德指挥诸将讨平之,其胁从者多所全宥。二十六年,迁江西行尚书省左丞,时钟明亮以循州叛,杀掠州县,千里丘墟,帝命如德统四省兵讨之。诸将欲直捣其巢穴,如德曰:“嘻!今田野之氓,疲于转输,介胄之士,病于暴露,重困斯民,而自为功,吾不为也。”于是遣使喻以祸福,贼感如德诚信,即拥十余骑诣赣州石城县降。平章政事奥鲁赤怒其跋扈不臣,欲以事杀明亮,如德闻之曰:“皇元仁厚,未尝杀降,明亮叛人,何足惜,所重者,信不可失耳!”年四十有四,卒于军,赠江西行省左丞、平昌郡公,谥武襄。

子九,淳祖,积官中顺大夫、龙兴路富州尹。

赵匣剌

赵匣剌者,始以父任为千户,佩金符。中统三年,守东川。四年,宋夏贵以兵侵虎啸山寨,元帅饮察遣匣剌率兵往御之,贵败走,追至新明县,斩首三十余级。宋刘雄飞以兵犯青居山旧府,匣剌与战于都尉坝,败之,斩首二十余级。钦察攻钓鱼山,遣匣剌以兵千五百人略地至南坝,击败宋军,生获军士五十七人,老幼三百四十人。从攻大良平,宋昝万寿运粮至渠江之鹅滩,匣剌邀击之,斩首五十余级,宋兵大败。匣剌亦被三创,矢镞中左肩不得出。钦察惜其骁勇,取死囚二人,刲其肩,视骨节浅深,知可出,即为凿其创,拔镞出之,匣剌神色不为动。

至元三年,为东川路先锋使。四年,元帅拜答攻开州,至万宝山,遣匣剌以兵五百人击宋军,生获四十人。五年,兼管京兆、延安两路新军,戍东安、虎啸山两城。宋杨立以兵护粮,送大良平,匣剌察知之,遂率所部兵与立战于三重山,斩首百五十级,擒获四十余人。立败走,弃其粮千余石,因尽夺其甲仗旗帜而还。

六年,行院遣匣剌攻钓鱼山之沙市,焚其敌楼。从左丞曲力吉思等入朝,诏赏白金五十两,细甲一注。九年,统军合剌攻钓鱼山,时匣剌为先锋,领兵千人,略地至葛树坪,与宋兵遇,生获二十余人,斩首四十级。十年三月,复从行院合答攻钓鱼山之沙市,匣剌乘夜蚁附而登,杀其守兵,烧其积聚,生获二十余人以归。又击败宋将张珏兵于武胜军。行院新拔礼义山寨,命匣剌守之。十二年,率舟师会攻钓鱼山,战数有功。进围重庆,宋将赵安勒兵出战,匣剌迎击之,夜至二鼓,敌众大溃。行院以其功上闻,未报而疾作,乃遣往泸州治疾。至之夕,泸州复叛,匣剌舆疾出战,遂为其所获,与从者二十人皆死之。子世显,船桥副万户。

周全

周全,其先汝宁光州人。仕宋为武翼大夫、广南西路马步军副总管。至元十二年,丞相伯颜总兵下江南,全率众来归,遂以行省檄遥授衡州知州。是年秋七月,入觐,赐金符,授明威将军,遥授泉州知州,兼管军千户。冬十月,从元帅宋都䴙下江西诸城邑。明年,进兵福建,宋制置使黄万石降。冬十月,从大军征广东,十一月,至韶州城下,严攻具,率勇士先登,与宋兵合战,斩馘甚众,杀其安抚使熊飞。十二月,以游骑巡广中,过灵星海石门,敌势甚张,全奋戈杀敌,乘胜夺其旗鼓,火其船。及诸军下广州,全功居多。十四年,从攻广西静江府,宋安抚李梦龙率众来降。其有负固不下者,悉战败之,夺敌舰以千计,杀敌溺死者无算,两广以平。第功,赐虎符,授管军总管。十五年,盗据赣州崖石山寨,全率兵讨平之,焚其寨。十七年,进广威将军、管军副万户,镇守龙兴。二十年,以疾去官。大德九年,卒,赠怀远大将军、南安寨兵万户府万户、轻车都尉,追封汝南郡侯。子祖瑞,袭职。

孔元

孔元,字彦亨,真定人,骁勇有智略。岁丁酉,弃家从军,隶丞相史天泽麾下。戊戌,从取焦湖,围寿春,先登,拔其西堡。己亥,从征安丰,力战却敌。己酉,从围泗州,拔之。辛亥,从攻五堂山寨,俘其众以归。戊午,从攻樊城,亲王塔察兒命取樊西堡,元率死士挺枪大呼,击杀数百人,斩首十九级以献。中统元年,扈驾北征。二年,宣授管军总把。至元十一年,从伐宋,为前锋,所向克捷。十四年,进武略将军、管军千户。明年,还军北征,进武义将军、侍卫亲军千户,赐佩金符。又明年,国兵讨叛王失里木等,从行院别乞里迷失追其众至兀速洋而还。分军之半,扼其要害地,余众遂溃,获辎重牛马。帝大悦,赏赉甚厚,加宣武将军、右卫亲军总管。十九年,以疾卒。

子鹰扬袭,授昭信校尉、右卫亲军弩军千户,仍佩金符。至大元年,以疾卒。子成祖袭,延祐二年,卒。子那海袭。

硃国宝

硃国宝,其先徐州人,后徙宝坻。父存器,历官至修内司使。尝夜行卢沟桥,获金一囊,坐而待其主以付之,其人请中分,存器笑而遣之。宪宗将攻宋,募兵习水战,国宝以职官子从军,隶水军万户解诚麾下。己未,世祖以兵攻鄂,国宝摄千户,率锐卒于中流与宋师鏖战,凡十七战,诸军毕济。中统二年,授千户,佩银符。三年,围李璮于济南,佩金符,镇戍东海。从征襄阳,摄四翼镇抚,督造战舰,筑万山堡。至元十一年,拔沙洋,隳新城,皆与有力焉。初,师次江上,国宝请于丞相伯颜,愿当前锋,既而夺船二十艘以献,伯颜壮之。宋据上流,方舟数百,结为堡栅,伯颜指示曰:“复能夺取是乎?”国宝即奋往破栅。既渡江,下鄂、汉。十二年,进兵临岳州,与宋兵战于岳之桃花滩,获其将高世杰,进昭信校尉、管军总管。既降湖右,加宣武将军,统蒙古诸军,镇常德府,知安抚司事。时宋诸郡邑多坚守不下,国宝传檄招谕,逾月悉平,惟辰、沅、靖、镇远未下。宋将李信、李发结武冈洞蛮,分据扼寨,国宝击败之,其众退保飞山、新城。思、播蛮来援,国宝复与战,破之,擒张星、沈举等三百余人。进攻新城,获信、发等,献俘江陵。行省奏功,赐金虎符。十四年,会诸道兵攻广西静江,拔之,进秩管军万户,镇守梧州,领安抚司事。

十五年,加怀远大将军。初,宋临安之破也,张世杰挟二王由闽蹈海,众复滋蔓。时南恩、新州何华、张翼,举兵兴复,军势甚盛。国宝选精锐,击杀华、翼,擒其党二人,斩首万余级,俘五百余人、船七百艘,夺其兵器无算,降其将十余、军士二百、民三万余户。十六年,迁定远大将军、海北海南道宣慰使。蜑贼连结郁林、廉州诸洞,恣行剽掠,国宝悉平之,磔尸高化,以惩反侧。任龙光等率所部五千户降。移琼州,立官程,更弊政,训兵息民,具有条制。南宁谢有奎负固不服,国宝开示信义,有奎感悟,以其属来归。于是黎民降者三千户,蛮洞降者三十所。十八年,破临高蛮寇五百人,招降居亥、番亳、铜鼓、博吐、桐油等十九洞,遣部将韩旺率兵略大黎、密塘、横山,诛首恶李实,火其巢,生致大钟、小钟诸部长十有八人,加镇国上将军、海北海南道宣慰使都元帅。供给占城军饷,事集而民不扰。二十三年,迁广南西道宣慰使。二十四年,入觐,帝慰劳之。二十五年,进辅国上将军、都元帅、参知政事,行尚书省事。以军事至赣州,得疾,卒于传舍,年五十九。

子斌,袭职,累官加赐金虎符、海北海南宣慰使都元帅。赟,上副万户,佩金虎符,镇福州。次鼎;次铉。

张立

张立,泰安长清人。初隶严实麾下,略江淮有功,署为百户。岁戊午,宪宗征蜀,征诸道兵,立从行。次大获山,宋人阻山为城,带江为池,恃以自固,立统锐卒,攻陷外堡,夺战船百余艘。复从攻钓鱼山,有功,赐金帛。中统初,从世祖北征,还,授管军总把,赐银符,进侍卫军镇抚,换金符,改侍卫军千户。寻迁左卫亲军副都指挥使,赐金虎符。十四年春,率步卒千人转粟赴和林,道出应昌。会酋帅畔换谋不轨,以射士三千踵其后,欲乘间夺其资粮。立觉其有异,急命环车为栅以备之。贼众已合,矢如雨下。初,立之发上都也,每车载二板,以备不虞。至是,建板于车,矢不能入,骑卒稍前,即以戈撞之,强弩继发,贼不得近。相持连日,乃解去。是岁,增置前后卫兵,进明威将军、后卫亲军都指挥使,赐双珠虎符,加昭勇大将军,以老乞退。

子圭袭。圭卒,子伯潜袭。

齐秉节

齐秉节,字子度,滨州蒲台人。父圭,从严实攻归德、庐州,有功,授无棣县尹,摄征行千户,后兼总管,镇枣阳。中统三年,李璮以益都叛,征诸道兵进讨,枣阳精锐尽行,仅留羸卒千余。圭时摄万户府事,与宋襄、郢对垒。敌来觇虚实,圭城守周密,以东门外壕狭小可越,命浚之为备。宋将聂都统、陈总管果率兵万余抵城东门,以板渡壕,壕广,板不能及,圭率众力战,敌退走,城赖以完。事闻,赐金符,真授千户。至元三年,告老,举秉节自代。

秉节魁伟沉毅,涉猎书史,稍知兵法,袭父爵,仍镇枣阳。五年,从伐宋,筑新城白河口堡鹿门山,略地郢州大洪山黄仙洞,数著战功。七年,升上千户,权万户。十一年,从丞相伯颜至郢,荡舟由陆入江,攻武矶堡,擒宋将阎都统。十二年,国兵败宋贾似道、孙虎臣舟师于丁家洲,命秉节屯建康,与宋将赵淮战于西离山,追至溧阳,自辰及午,宋军乃退。八月,迁武义将军。十二月,从定太平、安庆诸郡,与宋将张咨议战于昆山,杀之。十四年,授宣武将军、管军总管。时黄州复叛,令秉节往讨,斩余总辖于阵。十七年,授明威将军。二十三年,移镇饶州。安仁剧贼蔡福一叛,秉节与有司会兵讨之,擒福一,余党悉平。二十五年,升广威将军、枣阳万户府副万户。二十八年,卒,年六十二。子英袭。

张万家奴

张万家奴,父札古带,事睿宗于潜邸。从破金有功,赐虎符,授河东南北路船桥随路兵马都总管万户。从西征,下兴元,围嘉定,殁于军。万家奴数从都元帅大答火鲁征讨,有功。中统二年,从都元帅纽璘入朝,授以父官。宋兵入成都,从行院阿脱击破之。至元四年,帅师会立眉、简二州。从也速答兒攻泸州,大败宋军,杀伤过半,俘四十余人以归。七年,率诸军城张广平,与宋人战,斩首三百余级,获都统一人。从攻重庆,破朝阳寨,围嘉定,栅平康、太和、怀远诸寨,分兵以守之,且日出师,水陆接战,功居多。而诸将攻泸州,往往失利,乃诣阙请自任以攻取之效,许之。遂率舟师百五十艘,自桃竹滩至折鱼滩,分守江面,谨风火,严号令,约日进攻。先据神臂门,为梯冲登城,杀二百余人,斩关而入,遂拔之,加昭勇大将军。会围重庆,将其众断马湖江,分兵水陆往来为游徼,加昭毅大将军。以所部转饷成都及下流诸屯,寻迁招讨使。与都元帅药剌海讨亦奚不薛蛮,平之,进副都元帅。诏其子孝忠为船桥万户。以万家奴将四川、湖南兵征哈剌章。时云南恶昌、多兴、罗罗诸蛮皆叛,杀掠使者,劫夺人民,州郡莫能制,遂以其兵讨之,剿其众,民为之立祠。二十年,从征缅,战死之。云南王命其子保童将其军从征,入太公城,有功,袭副都元帅。又从征至甘州山丹,亦战死。

孝忠少从父军中,好攻战。至元十九年,从都元帅也速答兒讨亦奚不薛蛮,遇其众于会灵关,追至沙溪,败之。进攻龙家寨阿那关,克之,遂攻亦奚不薛营,大破之。又以八百人败阿永蛮于鹿札河,乘胜至打鼓寨,连破之。诸蛮平,以功赐金帛、弓矢、鞍辔,还军成都。二十二年,从讨乌蒙蛮。复击降大坝都掌、蚁子诸蛮,加明威将军。二十七年,诏从西征,至沙、瓜诸州,还,赐虎符,佥书四川等处行枢密院事。院罢,以本军万户镇成都,卒。

郭昂

郭昂,字彦高,彰德林州人。习刀槊,能挽强,稍通经史,尤工于诗。至元二年,上书言事,平章廉希宪材之,授山东统军司知事,寻改经历,迁襄阳总军司,转沅州安抚司同知,佩金符,招降溪洞八十余栅。播州张华聚众容山,昂率兵屠之,山徭、木猫、土獠诸洞尽降。十六年,以诸洞酋入朝,帝赐金绮衣、鞍辔,进安远大将军。徇沅州西南界,复新化、安仁二县,擒剧贼张虎,纵之曰:“汝非吾敌,愿降即来,不然,吾复擒汝不难也。”明日,虎降,并其众三千余人,悉使归民籍。军还,众敛白金以献,一无所受。行至江陵,众复从致金而去,昂悉上之行省,宰臣令藏于库,以示诸将。二十六年,江西盗起,昂讨之,进逼南安明扬、上龙、岩湖、绿村、石门、雁湖、赤水、黑风峒诸蛮,立太平寨而还。会大饥,以贼酋家资分赈之。授万户,赐金虎符,镇抚州。未几,省檄昂赴广东监造战船,行至广东界,遇盗,移檄谕以祸福。广东素服其威信,及见其檄,即俱降。授广东宣慰使,卒,年六十一。

子震,杭州路镇守万户。惠,佥江西廉访司事。豫,知宁都州。

綦公直

綦公直,益都乐安人,世业农。至元五年,为益都劝农官。九年,为沂、莒、胶、密、宁海五州都城池所千户。十年,赐金符,命造征日本战船于高丽。时宋未下,世祖知其勇,遣使召见,俾与乎不烈拔都等领兵,同行荆南等处招讨司事。抵峡州青草滩,霖雨,不进,还屯玉泉山。率兵三千攻安进下寨,破之,杀宋军百余人,获牛马七百。还至襄阳,枢密院命督造战舰、运舟。襄阳既下,奉旨领郑州、光化、唐州汉军,及郢、复熟券军九千二百人,从诸军南伐。十二年冬,至隆兴。宋军突出城门逆战,公直败之,追抵城下,遂逾壕拔木,焚其楼橹,斩首万余级,生擒七百人,隆兴降。由是南安、吉、赣皆望风款附,平堡栅六百余所。公直又令第三子忙古台攻梅关,破淮德山寨,入广东,至南海,皆下之。诏授公直武毅将军、管军上千户。召入,加昭勇大将军、管军万户,佩金虎符,领侍卫亲军。时伯延伯答罕、秃忽鲁叛于西夏,命公直率军讨平之。十八年五月,升辅国上将军、都元帅、宣慰使,镇别十八里。

初,帝诏以子泰袭万户。公直自陈父年老,乞以泰为乐安县尹,就养其父,制可,仍终身勿徙他职。至是,乃以忙古台袭万户,佩金虎符,从之镇。公直陛辞,曰:“臣父丧五年,愿葬以行。”帝许之。至家,葬事毕,遂计乐安税课及贫民逋负,悉以赐金代输之,乃行。二十三年,诸王海都叛,侵别十八里,公直从丞相伯颜进战于洪水山,败之。追击浸远,援兵不至,第五子瑗力战而死,公直与妻及忙古台俱陷焉。二十四年,忙古台奔还,授定远大将军、中侍卫亲军副都指挥使,改湖州砲手军匠万户。讨衢州山贼,有功,加昭勇大将军。泰后终于知宁海州。

杨赛因不花

杨赛因不花,初名汉英,字熙载,赛因不花,赐名也。其先太原人。唐季南诏陷播州,有杨端者,以应募起,竟复播州,遂使领之。五代以来,世袭其职。五传至昭,无子,以族子贵迁嗣。又八传至粲,粲生价,价生文,文生邦宪,皆仕宋,为播州安抚使。至元十三年,宋亡,世祖诏谕之,邦宪奉版籍内附,授龙虎卫上将军、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慰使、播州安抚使,卒,年四十三,赠推忠效顺功臣、平章政事,追封播国公,谥惠敏。

汉英,邦宪子也,生五岁而父卒。二十二年,母田氏携至上京,见世祖于大安阁。帝呼至御榻前,熟视其眸子,抚其顶者久之,乃谕宰臣曰:“杨氏母子孤寡,万里来庭,朕甚悯之。”遂命袭父职,锡金虎符,因赐名赛因不花。及陛辞,诏中书锡宴,赐金币彩缯,赉其从者有差。二十五年,再入觐,时年十二,帝见其应对明敏,称善者三。复因宰臣奏安边事,帝益嘉之。是年,改安抚司为宣抚司,授宣抚使,寻升侍卫亲军都指挥使。

成宗即位,赛因不花两入见,赠谥二代。大德五年,宋隆济及折节等叛,诏湖广行省平章刘二拔都、指挥使也先忽都鲁率兵偕赛因不花讨之。六年秋九月,师出播境,连与贼遇,破之。前驻蹉泥,贼骑猝至,赛因不花奋击先进,大军继之,贼遂溃,乘胜逐北,杀获不可胜计。遂降阿苴,下笮笼,望尘送款者相继。七年正月,进屯暮窝,贼众复合,又与战于墨特川,大破之。折节惧,乞降,斩之,又擒斩隆济等,西南夷悉平。八年,赛因不花复入见,进资德大夫。至大四年,加勋上护军,诏许世袭。播南卢崩蛮内侵,诏赛因不花暨恩州宣慰使田茂忠率兵讨之,以疾卒于军,年四十。赠推诚秉义功臣、银青荣禄大夫、平章政事、柱国,追封播国公,谥忠宣。子嘉贞嗣。

鲜卑仲吉

鲜卑仲吉,中山人。岁乙亥,国兵定中原,仲吉首率平滦路军民诣军门降,太祖命为滦州节度使。从阿术鲁南征,充右副元帅,攻取信安、关州诸城,以功赐虎符,授河北等路汉军兵马都元帅。岁壬辰,平蔡有功,加金吾卫上将军、兴平路都元帅、右监军、永安军节度使,兼滦州管内观察使、提举常平仓事、开国侯,寻卒。

子准,充管军千户,从札台火兒赤东征高丽。中统元年,赐金符,扈驾征阿里不哥,以功受上赏。三年,从征李璮。至元十年,授侍卫亲军千户、昭武大将军、大都屯田万户,佩虎符,卒。

子诚袭,授宣武将军、高邮上万户府副万户,佩虎符,改授怀远大将军、佥武卫亲军都指挥使司事。领兵征爪哇,攻八百媳妇国,使广东,克勤于役,寻以疾卒。子忽笃土袭。

完颜石柱

完颜石柱,祖德住,仕金为管军千户。父拿住,归太祖,从征西域、河西,又从太宗攻下凤翔、同州,有功,赐号八都兒,佩银符,为同州管民达鲁花赤,改赐金符,兼征行千户,总管八都军。宪宗以拿住年老,命石柱袭其职。己未,石柱从世祖征合剌章还,都元帅纽璘攻马湖江,石柱夺浮桥,与宋兵战,有功,赏白金七百五十两。军隆化县,与宋兵战,大败之。中统二年,授征行万户,佩金符。三年,从都元帅帖哥攻嘉定,有功,改赐金虎符。至元四年,败宋兵于九顶山,生获四十余人。五年,攻泸州之水寨,击五获寨,渡马湖江,迎击宋兵,败之。从行省也速带兒攻建都,建都降,从攻嘉定,复泸州,取重庆,石柱之功居多。十四年,迁昭勇大将军。十六年,授四川东道宣慰使。十七年,改镇国上将军、四川西道宣慰使,总管随路八都万户。二十年,拜四川行省参知政事,卒。弟真童,袭为随路八都万户。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