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首页|||国学宝库| |国学私塾| |国学大师| |国学新闻| |国学商城| |国学论坛|| 国学农历|
     
属于:子==>善恶图全传  

 
  第一回 闻仆报赶奔金陵 见世兄得授图章
第二回 张三闻报回溧水 教习擒拿没毛虎
第三回 张三被捉遭擒 邵青起造火牢
第四回 班兄弟李府做解 巡捕官奉命拿人
第五回 李雷收铁头太岁 闻公子阴鬼托梦
第六回 李振远赶母逐弟 十月朝看会抢掠
第七回 林孔昭哭诉城隍 金毕山改妆行刺
第八回 众英雄一闹李府 猿大仙相救汤雄
第九回 进卧室强奸表妹 遇义士相救千金
第十回 夏秋声遭凶丧命 火汉延相会高奇
第十一回 高奇关王庙卖拳 铜头太岁会天贼
第十二回 权昆仑带刀拼命 白茅岭好汉称雄
第十三回 公子小姐夫妇相会 铜头铁头并拼输赢
第十四回 投盟兄偏不相遇 心思虑撞破寿烛
第十五回 摩云师彩阴补阳 雷部神降凡点化
第十六回 石匣善恶图出现 奉差遇恶贼送命
第十七回 李鸣远花园遇难 王夫人救婚脱身
第十八回 老变种李府受聘 弥勒佛得遇世兄
第十九回 使教习杀弟杀母 受惊吓买榇收尸
第二十回 因看会又收好汉 使杆棒得遇故友
第二十一回 邓小姐烧香被抢 畜生脸计害邓端
第二十二回 李震远追赶姐弟 邵畜生计赚陆杭
第二十三回 因贪财奸人丧命 奈怕急英雄错路
第二十四回 无忧楼天火化焚 假朋友计骗东翁
第二十五回 假花超枪伤天贼 扮经略三闹李府
第二十六回 探虚实恶贼埋伏 祭大树猿仙解围
第二十七回 活阎罗出城捕盗 恶奸人乡村遇雨
第二十八回 权画堂心生歹意 登高楼又起是非
第二十九回 员小溪设计进宝 闹程庄抢虏兰英
第三十回 阿铁鞭劈破天贼 一杆枪屡败仇罗
第三十一回 臧知县程庄吃粪 李震远投奔太湖
第三十二回 王素洁虎丘被抢 郭鹏举征剿马脊
第三十三回 强梁盗太湖示众 林孔昭公府吟诗
第三十四回 公爷收捊李雷门生 天子观星驾设雷音
第三十五回 众冤魂梦中告状 卖茧绸私访李府
第三十六回 唐经略狱中受难 猿大仙相救钦差
第三十七回 周甸求黄公写状 黄辉捉李雷全家
第三十八回 唐大人斩王志远 林孔昭夫妇相逢
第三十九回 天子览奏批圣旨 唐端接旨剐李雷
第四十回 奏凯来京受官职 还乡祭祖大团园
 
 
第三十九回 天子览奏批圣旨 唐端接旨剐李雷
发布时间:2007/1/20   被阅览数:2561 次
(文字 〖 〗)
 
词曰:
渔翁执竿问樵夫,问道何处有酒沽。过得板桥三五步,不知今日有若无。
渔船停泊在两边。连日天阴少酒钱。几次欲把笠衣当。又恐明日是阴天。
话说林爷在衙用过下顿饭,打轿至辕门候审。但见堂上灯烛辉煌,点得如同白昼。只听得三声大炮,奏乐开门,三声点响,大人升了公座。案上秉烛,俨然一位神道。林爷堂上打了一恭告坐,一旁大人吩咐:带李雷邵青二犯。“是”下面旗牌一声答应,走到辕门,喊声“带李雷邵青二犯进”。只见得一声答应,铁索声响,报门而进。喊道:“犯人李雷邵青进”。两旁一声威武,拍通一声,将二犯掼入丹墀,开了刑具。大人一见,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一声喝道:“奴才!你知罪么?”李雷喊道:“大人在上,我李雷无过,不知何罪。”大人京堂一拍,骂道:“狗头!你恶贯满盈,罪在弥天,还讲无过!你私造府第,如王公大臣之宅,此事已是欺君。擅造火土二牢,所有罪恶滔天之至,你且抬起头来看看,在都堂身旁所坐何人!”李雷将头一抬,看见是林孔昭,吓得心惊胆颤,魂消魄散。想:他已烧死,如何还在?喊道:“原来是林孔昭兄弟么?”林爷道:“李雷恶贼!当日一家无有养活,是我赠银周济,数载后得图章发达,不思报恩,反行禽兽之事!若非神人搭救,焉到今日?你行种种恶事,罪在不赦。今日在大人法堂之上,将所行之事快快供招,免受刑法!”大人喝道:“李雷,你当日受恩于林孔昭,可是有的么?”回道:“有的。”大人道:“既然受恩,不思报答,反生歹心恶念,你与禽兽何异!”李雷道:“大人呀!李雷并未加害他,此乃真实冤枉...”大人一听喝道:“你还敢抵赖么!是了,你仗着是公爷的门生,本都堂不能加刑与你?”吩咐取大夹棍伺候。哦一声吆喝,取了一付头号夹棍,往李雷面前一掼。李雷喊道:“大人呀!此事不关我事,都是邵青主使。”大人吩咐将邵青带上,大人一看,只有容颜奸诈,吩咐:“先打四十杠子,再问口供。”“哦”拖将下去,打了四十杠。邵青口喊冤枉,大人问道:“邵青,你主使李雷种种之事,快快供招。”邵青说:“大人,李大老爷行事,与邵青何干?望大人开恩。”大人吩咐夹起,一夹三绳,邵青熬不起,死去还魂,只得将设计害林孔昭一案,细细招出,画了供。大人吩咐带去收监,明日再审。
不言人犯收监,再说林爷告辞回衙,大人退堂,各人皆散。一宿已过,次日天明,大人起身冠带,吩咐旗牌前往高府,请程春实并高奇来官厅候审。旗牌奉命,一直来至高府,言了一遍。程大人并高公子来到官厅伺候。大人又吩咐带齐人犯,旗牌去提人犯。少顷只听得三声大炮,奏乐开门点响,大人入了公座,众官衙役分班站立。大人叫传高奇进见,高公子报名而入,来到公堂,参拜大人,然后将夏府被害情由细诉一遍。大人吩咐带李雷进,下面答应,传到外边,不一刻李雷被抓进,投门而入,掼下丹墀,开了刑具。大人问道:“李雷,怎么样到夏府拜寿,摔杀姑爹,硬抢表妹,快快招来,免动非刑!”李雷喊道:“大人呀!夏府拜寿是有的,没有摔死姑爹抢表妹,实在冤枉!”大人说:“你还要赖么!夏公女婿高奇在此,还想赖么!”李雷见铜头太岁高奇在上,大叫道:“大人,此人诬告李雷的。”高公子道:“李雷,你不要赖了。俺高奇闻知丈人被你摔死,妻子被你抢去,我便赶奔夏府,入殓收尸。回头到溧水投奔你家,会见夏氏。二杀你家未得成功,你此时,还要赖到哪里去?”大人大怒,骂道:“狗头!不动刑法,焉肯招认?左右与我夹了!”两旁哦一声吆喝,如狼似虎,将李雷撩倒,褪去鞋袜,套上夹棍。李雷口中还喊冤枉,上面吩咐“收”,下面收了一绳。李雷昏晕过去,凉水喷面,苏醒过来。大人问道:“招也不招?”李雷大叫道:“愿招了口供。”便将夏府祝寿,怎样见表妹人才起念,怎么摔死姑爹,怎样抢了小姐回家不能成婚,小姐自尽,被雷击去身形,一一招了画供,松了夹棍。大人又问程庄躲雨之事,李雷也细细招了,说此事只是邵青主见,员小溪露出真情。大人吩咐带邵青员小溪上堂,二人外面报门而入,来到丹墀,开了刑具。大人不问情由,将二人夹起,问他二人的供。二人熬刑不起,各人招认情由,画了供,又吩咐带月桂。左右将月桂带上丹墀,大人问了几句,吩咐传稳婆当堂验看,果然未曾失节,着人送还程府。后来程府夫人继作螟蛉义女,后有交待。
且说大人又把张三带上,细问来历。张三将闻听恶人,回家拼命,被众捉住火牢,降服李雷,看守大门,细细诉了一遍。带在一旁。
书是并行,李雷被拿之时,李二公子李电闻知哥哥被捉,忙叫了小船赶到南京,下了饭店。那日听得店小二说今日大人审问李雷,二公子闻听,即刻离了下处,赶到辕门。只听堂上喊叫不绝,走将上去,叫了声:“哥哥呀!”不觉一阵伤心,二目掉泪。“兄长呀!你听信邵青谗言,两次三番欲杀兄弟,更兼连母亲都要杀害,着你人伦全无,你母亲兄弟不亏神人暗中救护,已作刀头之鬼...”大人闻听,十分大怒,不由分说,将邵青又是一夹棍,四十掌嘴,打得鲜血流流,带过一旁。正然审问,只听辕门外有人大喊冤枉。大人问道:“什么人在外喊冤?与我抓来。”旗牌出去抓到丹墀,大人一看,乃是一个白面书生。大人问有何冤枉,闻二公子跪下道:“我乃是谏议大夫之子闻仁义。那日与哥哥会文,误入李府...”就将哥哥被害,我被押,细诉一遍。大人点头,又将李雷问了几句,一一供招。正然问供,辕门又有人喊冤,大人吩咐带进来。旗牌去了,带进一位少年英雄,上堂跪倒,喊道:“大人呀!邓林乃是邓端之子,父母全家被李雷陷害在狱。妹子抢去,不知下落,求大人伸冤!”大人听罢大怒,又将李雷邵青带上拷问一番。二人细细供招。又有樊会昌家人喊状,说家主被冤在狱,大人知道,随即吩咐将邓端樊会昌二人提出,当堂问了几句,果是冤枉,仍就收监,候旨定夺。又吩咐将李雷等带去监中,候本都院奏闻圣上,旨下施行。有人带去收监。各原告叩谢大人,皆回住处,专等圣旨。
单言大人退了大堂,用过饮食,在书房取过文房四宝,修了一道本章,差旗牌背本进京,升了九通大炮巡旗牌纵马不分星夜,赶至京都,在金亭馆住下。次日五鼓圣上登殿,只听净鞭三下响,文武两边班排。众臣山呼已毕,各自归班。当驾官喝道:“有事出班早奏,无事卷帘退班。”一言未尽,早有黄门官奏道:“今有东南经略唐端有本奏圣上。”接本官接过奏章,递与近侍官,呈上龙书玉案。天子展开举龙目观看,看罢龙颜大怒,将奏章与阁臣看过,着该朝臣议罪。圣旨下,着校尉将冯承受绑出午门斩首示众。不日该朝臣议定,奏闻皇上:李雷碎剐,邵青凌迟,员小溪无过,枷责放回。余者教习家人,一道斩首。樊会昌邓端被释放归家。未知是否,复乞圣裁。天子览罢准行,即书圣旨一道,用了玉印,着天使赉旨出朝,赶奔南京。在路行程非止一日,来到南京上了辕门,下马报进内堂,唐大人闻听,吩咐摆焚香案,冠戴齐全。迎接圣旨。跪倒尘埃,天使站立上边,打开圣旨道:圣旨下,跪听宣读:
皇帝诏曰:兹尔唐端所奏,李雷恶积如山,碎焚其身犹嫌其轻。今着该朝臣议定:冯承受斩首,李雷定罪碎剐,邵青凌迟,员小溪枷责。余众家口数百,一概枭首,将家财分散被害之人,以慰无辜。房屋改为大仙观,以报猿仙善念。所有邓端樊会昌二姓被屈,提出审明释放。钦哉。
谢恩万岁万岁万万岁。圣旨供奉,与天使见礼,坐下献茶,茶毕摆宴款待天使,略饮三杯,告辞起身,回京复旨。大人立刻升了大堂,吩咐旗牌传林孔昭监斩。林爷换了吉服,来至辕门见过了大人。不一刻,百十余口人犯,尽是刀头之鬼。都用五花大绑,堂前点名,用过朱招。李雷邵青等在前,家口在后,中军官带领人马兵丁,法场上破锣破鼓咚咚之声,敲得惨然。点声响亮,大人吩咐响炮,只听炮声响亮,李雷以苎麻缠裹,加上桐油,满身绑缚,一声撕开,李雷昏死。如此十余次后,身躯不见人形,一命身亡。邵青凌迟,正法家口尽皆斩首。大人念上天好生之德,家口概行挖坑掩埋。事毕回衙。这才是李雷一身作恶,累及家口斩杀:
为善无亏己,作恶不饶人。善恶皆有报,只争早与迟。
话言唐大人遵旨将李雷等全家明正国典,正欲修本复旨进京,且暂将此事按住,拨转书词,单言白马关离关三十里之遥,有座红胡子山,山下出了一个妖怪异兽,似妖非妖,刀斧不入,火器难伤。守关主将总兵陆雄提兵捉拿四次,伤了无数人马,只得拜本来京,请旨定夺。又发报单与唐大人知道。
且言天子接得告急本章,见伤了四起人马,龙心大惊失色,连忙道:“朕立位数载以来,干戈平息,八方宁静。如今白马关外出了妖兽,伤了无数人马,不能降服。哪位卿家与朕分忧,前去捉来,与民除害?”连问数声,两旁文武目顿口痴。天子正然发怒,忽见黄门官奏:“今有唐端表章,启奏万岁。”天子旨下,取上本章呈览:
臣唐端为遵旨,已将李雷等以正国法。后接得边报,白马关外妖兽作闹伤人,臣情愿保举程春实等众盟弟兄,皆英雄可以前去,马到成功。复祈陛下宣召,前往除怪兽,代皇家出力。谨表奏闻陛下主裁。
天子看完了本章,回忧作喜,道:“好一个程春实,朕都忘却此人了。”立刻发了圣旨,差天使前往南京。君臣散朝。且言天使捧了圣旨,无分昼夜,赶至南京,到了辕门,早有旗牌官报了大人。唐大人冠戴齐全,摆焚香案,天使手捧圣旨道:圣旨下,跪听宣读。皇帝诏曰:
今据唐卿所奏,保举程春实等众英雄好汉可以力降天形兽。朕今准奏。旨下之日,即着程春实率众,不必来京见朕,就着该地起人马,前往白马关捉拿兽。成功之日,来京定自封官赐爵。钦哉。
谢恩万岁万岁万万岁。唐大人山呼谢恩已毕,捧过圣旨,与天使礼别,分宾而坐,备酒款待天使,又差官去请程大人高奇等并众英雄,在辕门议事。饮酒已毕,告辞回京复旨。
且言旗牌官奉了大人之差,来至高府下了坐骑:“呔!你们听着,今有大人令下,要见你家公子快快与我报来。”“请老爷少待。”回转身进内报知了公子,高奇正与众英雄闲坐,闻言吩咐去请。众人唤差官到厅前叙礼,坐下献茶,茶毕,高公子道:“不知大人有何吩咐?”旗牌道:“只因白马关外出了一怪兽,无人降服。大人上了一本,保举程大人并公子等前往。方才旨已下,即着大人等就此起马。大人请公子在辕门点兵,以便起行。”那一众英雄闻听,个个欢心。连忙备酒,旗牌略饮三杯而散。各人换了衣服,收拾行装,带了兵器。高二公子又进内堂禀知太太告辞,与众英雄一齐动身。记点人数,乃是:程春实、高奇、高英、杨天盛、权昆仓、邓林、关雄、李鸣远、汤朝佐、周甸、彭猛、叶子超、闻仁义、景福、陆荣、火汉延,一行十六位英雄好汉。相同差官出离了高府,赶至辕门,下了坐马,上了官厅坐下。旗牌入内报知大人,大人随即请程春实到书房与大人见礼坐下,唐大人即将保举之事细细言了一遍。程大人连忙称谢,告辞出外,会众英雄。大人发令箭一支,挑选了三千人马,立刻起程,赶奔白马关来降服怪兽。不知后事如何,且听下文分解。
 
 

 
|关于我们 | 招聘信息 |联系我们 |友情链接 |相关介绍 |免责申明 |
copyright©2006 Power By confucianism®  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6005458号